自己成為靶子,還甩去攻擊,完全是挑釁的模樣,野獸都看懂了,直向她奔來!

葉靈迅速的後退逃逸!

她明明已經計算過它的最快速度,可還是差點被它一掌拍飛,當然,即使沒有拍中,掌風都把她送了十米開外!

也好!

遠離事故圈!

葉靈忍痛回頭!

很好,進陷阱了!

當初凌驚雲叫她去準備東西的時候,她就買了這麼一個「天羅地網」,沒想到真用上了!

不過這不是貴東西,困不久!

她剛想喊凌驚雲一起逃跑,可是凌驚雲卻一躍而起,手上出現了紅光,還隱隱透著紫……這是要逆天么!說好是橙級夥伴呢!

這使出全力的一擊直接從四不像的頭部落下!用她五點二的視力看見光最開始是從四不像眼裡進去的……

想想都疼!

四不像果然發狂了,疼痛使它掙脫了陷阱,震山的怒吼驚起了各路同類,嘰喳慌亂的逃竄聲從周圍傳來!

凌驚雲不給它緩和的機會,又是一個炫彩技能,打在了四不像的下頜位置,要抹脖子的樣子!

之後的技能不要命一般往它身上砸!

她是第一次看見技能用得如此熟練之人,完全不需要醞釀期的嗎?! ……

德納點了點頭:「好,我說……我說……」

就看到德納的嘴巴動了一下,林逸一愣,趕忙衝上要掰開德納的嘴,可是已經晚了,德納開始翻起了死魚眼,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林逸放棄了,眉頭緊鎖,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和普通的殺手一樣,嘴裡還裝著毒藥,一開始林逸還在防備,萬一這傢伙要是有這種想法,馬上動手,可是德納的恐懼讓林逸開始懈怠,等到林逸真的以為他會說的時候,然後就咬破了毒牙。

林逸恨得牙痒痒,常年打雁,今年卻被雁啄了眼,真是氣死人了。

櫻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傢伙挺有血性的,不過這樣主動送上門來自殺,卻是為什麼?為什麼他不跑?」

「估計是他背後的人太可怕了,讓他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了,」林逸無奈道:「這傢伙剛剛對我動手的那一下,才是他這次來的真正目的,現在他的目的已經落空了,所以只有去死了。」

「可是我們現在還沒有得到我們想要知道的。」櫻子皺眉道。

「好了,也不用著急,能讓德納恐懼的人就那麼幾個,而且德納死了,他肯定還會想別的辦法,總有一天我會抓住他的。」林逸冷聲道。

櫻子不再說什麼,而是就這樣默默的站在林逸的身後。

就在林逸準備離開的時候,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美姬子的電話,林逸的心跳立刻停滯了一下,趕忙按了一下接聽鍵:「美姬子,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主人,那個約瑟夫攬住了我們的車子……」美姬子有些焦急道。

「喬絲琳呢?她去哪裡了?」林逸有些生氣道。

「喬絲琳大小姐因為公司裡面有些事情,所以就沒有和我們一起出來,讓她的司機來送我們回去,可是約瑟夫這傢伙就……」美姬子的表情當中儘是無奈:「主人,如果他要是動粗的話,我能不能幹掉他?」

「能,當然能,不過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千萬不要這樣做,這裡畢竟是共濟會的地盤。」林逸道。

美姬子應了一聲:「是,主人,我知道了。」

「行了,你現在就先應付那邊的情況,我馬上過去。」林逸趕忙道。

美姬子那邊掛斷了電話,櫻子則是皺眉道:「這個約瑟夫也實在是太過分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林小姐的頭上,真是不怕死。」

「他確實不怕死,這裡是共濟會的地盤,他可以為所欲為。」林逸無奈道。

「怎麼,他就讓他一直這麼囂張下去?」櫻子憤憤道。

「別著急,我會讓他知道他錯在哪裡了。」林逸笑了笑,然後帶著櫻子離開了。

夫貴逼人 共濟財團通往海邊別墅的路上,一輛加長林肯被攔在了路中間,林若煙和美姬子兩個人就站在車外,對面是約瑟夫。

約瑟夫的嘴角掛著笑容:「林小姐,我的提議有沒有興趣?」

林若煙的心中非常反感眼前這傢伙,可是這傢伙畢竟是共濟會長老會大長老的兒子,在洛杉磯這個地頭上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能把關係搞得太僵了,不然可就不太好了。

「約瑟夫先生,你的提議我很有興趣,不過今天我沒有時間,很抱歉,我要回去了!」林若煙冷聲道。

約瑟夫絲毫不氣餒,繼續道:「林小姐可不要這麼不近人情嘛,我可是滿懷著真誠來的,再者說了,我與林小姐也是老朋友了,老朋友在一起吃個飯喝點酒,也沒什麼吧?」

林若煙差點噴出血來,怪不得喬絲琳見到這個傢伙頭皮就發麻,就算是泡妹紙,也沒有這種泡法吧,以前林若煙在華海的時候,那也是見過各式各樣追求方式,可還從來沒見過約瑟夫這種追求方法,簡直能把林若煙給氣死。

「抱歉,約瑟夫先生,我是真的有事情。」林若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了。

約瑟夫趕忙對一旁的手下道:「快準備一下,我要與林小姐共進晚餐。」

「啥玩意?」林若煙差點爆粗口了,自己分明說的是有事情,很抱歉,可這傢伙居然……

「林小姐莫不是要拒絕我吧?」約瑟夫挑了挑眉頭,環視了一下四周:「我這裡有五十多名保鏢,全部都是共濟會裡面的高手,而你這裡就只有一名保鏢,如果我要是用強的話……」

「嗯?」林若煙黛眉輕蹙了起來,約瑟夫這傢伙直接開始威脅了。

美姬子趕忙攔在了林若煙的前面,冷冷的注視著約瑟夫:「約瑟夫先生,我希望你能自重一些,林小姐是喬絲琳大小姐的客人,你要是用強的話,恐怕你連喬絲琳大小姐那一關都過不去。」

「怎麼?我做點什麼事情還需要給喬絲琳彙報?」約瑟夫不屑道。

美姬子有些不相信,約瑟夫居然一點也不拿喬絲琳放在眼裡,當下道:「你就不怕我把這些話告訴喬絲琳大小姐嗎?」

「去吧去吧,我巴不得呢!」約瑟夫一揮手:「給我動手!」

一聲令下,約瑟夫身後那幾十名保鏢俱是開始圍了過來,美姬子馬上把手放在了腰間的忍刀上面,這些保鏢全部都是共濟會當中的高手,憑著美姬子一個人,不足以保護林若煙,不過在這麼近的距離裡面,制服約瑟夫那肯定不是問題。

擒賊先擒王,制服了約瑟夫,那剩下的就好辦了,只是林逸交代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千萬不能對約瑟夫動手,所以美姬子仍舊道:「約瑟夫先生,我希望你能自重一些!」

「狗屁,上!」約瑟夫已經有些歇斯底里了,回想起來林逸在這些日子以來對他的侮辱,他就快要崩潰了,現在林逸的女人就在面前,他已經顧不得那些了。

「呦吼,約瑟夫先生,你挺厲害啊,居然要對我的人動手!」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一輛車子停在了路邊,從車子上面下來了林逸,嘴角叼著一支煙,饒有興緻的環視著四周的一切。

約瑟夫一見到林逸,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表情當中儘是恐懼,趕忙道:「殺了他,快殺了他!」

一聲令下,幾名保鏢就圍著林逸過來了,林逸冷哼一聲,一把抓住了一名保鏢的肩膀,一個用力,就把這名保鏢的肩胛骨卸了下來,緊接著就是一腳,踹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到了一旁。

一旁的櫻子也趕忙動手,與這些群保鏢斗在了一起。

美姬子則是趕忙讓林若煙坐上了車子,防止林若煙被這群人誤傷了,場面一時之間混亂不已,一場大亂斗就開始了。

林逸脫身之後,立刻直奔約瑟夫而來,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美姬子懂,林逸更懂。

約瑟夫也不傻,倉皇的往後退:「擋住他,快,擋住他!」

圍在約瑟夫四周的這群保鏢才是真正的高手,眼看林逸要過來,俱是對視一眼,然後拿出了手槍,林逸一看情況不對,幾個轉身,然後抽出了腰間的手槍,抬手就是一擊,一名保鏢的胸口中彈,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眼見著剛剛還生龍活虎的手下,現在不停的抽搐著,最後變成了冰冷的屍體,約瑟夫的嘴角忍不住抽動了一下,雙腿發軟,開始走不動道了。

就在這個時候,美姬子抽出手來,抓起一把菱形暗器,直奔這邊而來。

保護約瑟夫的這群保鏢,光顧著地方林逸了,卻沒想到突然來了一個這東西,俱是沒反應過來,好幾名保鏢中了暗器,緊接著就開始口吐白沫,抽搐身體。

用毒這種事情雖然卑鄙,可在這種亂斗中還是非常好用的,畢竟只要中了招對方就會丟掉性命,甚至比火器還要好使。

林逸趕忙拿起手槍,對著人群就打出了一梭子子彈,約瑟夫這邊的保鏢也開始混亂了起來,一連打死了五個保鏢以後,林逸這才來到了人群當中,一把抓住了快要倒在地上的約瑟夫。

約瑟夫開始顫抖了起來,吃驚道:「你……你……」

林逸微微一笑:「約瑟夫,你現在落到了我的手中,還不趕快讓你的人停下?」

「停下,快停下!」約瑟夫是個嬌生慣養的富家公子,從小到大都是在金窩窩裡長大的,遇到這種危難的事情,第一時間想的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一大群保鏢俱是停止了下來,只是他們的損失慘重,丟了一地的屍體,共濟會還從來沒有這麼慘過。

林逸望著約瑟夫,冷冷道:「你不是要對我的女人動強么,來呀,再來一個讓我看看!」

約瑟夫顫巍道:「不敢,不敢,刀鋒先生,我就是開個玩笑,呵呵……開個玩笑……」

見過臉皮厚的,還沒見過這麼厚的,林逸是徹底被打敗了,當下冷冷道:「約瑟夫,別廢話,給你父親打電話,讓他過來!」

「給我父親打電話?」約瑟夫瞪大了眼睛:「這……這……」

「快點,再廢話我就廢了你!」林逸冷冷道。

…… 葉靈看著走近來的凌驚雲,想好的讚美之詞還沒出口,就領了一個爆栗!

凌驚雲毫不留情的敲她腦袋:「你能不能再笨一點!」

「我怎麼了?」

「不是叫你跑嗎?你跑回來幹什麼?!」

「我回來幫你呀!」好心沒好報了是吧?她要不是想起自己的道具,她也不會跑回來不是?

凌驚雲看著她又氣又無奈。

「這種危險的情況,第一時間是要保護自己!沒本事別逞強。」

「再說我生氣了。」葉靈抿嘴抗議。

「生氣?你還有理了是不是?」他也生氣好嗎?

「我怎麼了我?我回來幫你也錯了?看你被它纏死要不要?」

「我沒那麼差。」頂多是勢均力敵而已。

「哼哼,不知道剛才誰打得氣都喘不上來了。」葉靈高傲的撇開臉!

「哎,你這個臭丫頭怎麼說話的?剛才讓你們先跑都不知道感恩嗎?!」凌驚雲沒想到她是這樣的人!

「哼哼,別倚老賣老,你就大我二歲而已!」說年齡更來氣,大她二歲級別就高那麼多!

「哼哼,大你一天也是大,你就應該禮貌的尊稱一聲兄長!」凌驚雲也學著她的樣子哼回去!

「兄?我看你是凶!要不要叫你一聲爺爺呀?」

「死丫頭,還真什麼話都敢說,我是爺爺那你是什麼?」

孫子……好傻呀,怎麼就自己認作孫子了呢?

葉靈決定不跟他一般見識,沒看過男生還跟女生吵架的,不理他!

凌驚雲看她傲嬌的模樣,沒忍住伸手往她頭上揉了揉,成功的把她那半依半掛的布條給散落了。

披頭散髮的葉靈:……

心虛又強作鎮定的人:……

凌驚雲沒想到自己的動作這麼大,臉上一熱,有些不自然的幫她撿起布巾遞迴去。

葉靈用力一扯,拿回頭巾。

綁發困難戶:……

旁觀的某人:噗嗤……

葉靈瞪眼!布巾遞過去:有本事你來啊!

凌驚雲嘴邊還帶著笑,接過布巾,繞到她後面,為她挽起發來。

本來嘟著嘴的葉靈故意仰起頭。

凌驚雲無奈的把她的頭扶向前一些。

葉靈作對似的把頭仰得與他對了眼……

凌驚雲一愣,下意識就雙手扶了她的肩,怕她摔倒。

可是葉靈噘起嘴,就不要順他的意。

凌驚雲抿唇。

呼吸噴到她的臉上……

凌驚雲往前邁了小半步,保證她不會摔倒,然後雙手捧了她的臉,輕輕扶回正直的位置,才挽起她的長發,用修長的手指當梳,要把她的秀髮綁好。

「挺柔順的。」

好像是表揚她。

「你的也不差。」

凌驚雲聽到表揚,下意識把自己的髮絲側過來看了一眼,微風吹過,揚起的髮絲吹向她,莫名就共同飄揚起來,並有絲絲糾纏……

斂斂眸,凌驚雲沒有言語,只是輕輕的動著手指,挽起了她的長發,用心的綁好。

「這麼快好了?」

葉靈意外的甩了甩,竟然沒有掉?

「技術不錯呀。」

葉靈是服氣的。

凌驚雲看人一眼,淡淡說道:「可能某些人比較笨。」

「喲,你三分顏色還上大紅了是吧?」

「什麼意思?」一時沒聽懂。

「不懂就算。」她才不想解釋呢。

葉靈觀察著死去的四不像:「它值錢嗎?」

「可以賣錢,但前提是你在它新鮮的時候把它帶回去。」

葉靈看看人家腿都和自己一樣粗,想想還是算了。

看著她嘆氣,凌驚雲一笑:「你也可以原地烤來吃。」

燒烤?

葉靈看看四不像,搖搖頭,吃這個東西心裡還是有點膈應……

凌驚雲輕揉她的頭:「它的身體里有個東西還是蠻值錢的,挖出來吧。」

現在的年輕人呀,整天就想著錢。

不想錢想什麼?

凌驚雲下意識的看看自己戰鬥后的滿身污穢,衣服也蹭破了好幾處。

「你先挖,我去去就來。」

葉靈還沒問東西什麼樣,怎麼挖呀?

可人已經跑遠了。

看著四不像,那就先開膛吧。

可能是聽到動靜沒了,君子蘭慢慢的走了過來,看見地上的龐然大物的時候驚訝的掉了下巴,壯了壯膽走近的時候,發現了動手的葉靈。

「師姐,野獸……死了?」

葉靈看是她,點頭。

「你……打死的?」面對龐然大物,君子蘭還在震驚中。

她倒是想呀,不過功勞真不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