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中劇烈的翻騰,心情如同波濤般洶湧澎湃,在幾秒鐘之內,撒旦努力的使自己平靜下來,他到要看看,眼前這個傢伙,到底要做什麼?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既然這個詭異的事情出現在他的面前,那麼就要勇於去面對,他是惡魔,他要成為未來的黑暗之王,這點事情,決不能使他的心動搖。


「看來,還不夠!」

「仍舊沒有做到江河崩毀,天地覆滅而不動搖的意志。」

撒旦自嘲了一下,嘴上浮現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他看著眼前的人,再次問道:「你到底是誰?裝神弄鬼的傢伙,有種顯露出你的本體。」

這個與他一模一樣的傢伙,沒有任何回答,反而用略顯空洞的眼睛看著撒旦,不,因該說是看著撒旦的身後。

「終於,看到了啊……」

「終於找到了你所在的時間節點啊……」

「因果……黑暗……循環……黑暗的世界即將終結……我們找到了黑暗的源泉之地,未來的多次元宇宙,將會迎來光明…….」

男子空洞的眼睛中,浮現出一絲絲異樣的藍色火焰,他看著撒旦,又像是看著撒旦的後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郁,配合上那死亡寂靜的空洞眼睛,更加讓人頭皮發麻。

「你在說什麼?」

「裝神弄鬼!」

撒旦怒喝而出,他認定,眼前的這個傢伙,絕對在裝神弄鬼,絕對不是他的本體。

「我看到了……最黑暗的靈魂,就在這個維度次元中遊盪…….因果在糾纏……阻止他,這可能是他最重要的時刻……」

「我能感覺到,在億萬萬的時空背後,在無盡的次元之中,在多次元的神秘晶系壁中,通過這裡的黑暗世界,跨越煞與無的界限,有一個門戶……」

「在那裡……就在那裡……他就在門戶的背後……找到他……找到他……阻止多次元宇宙的絕望未來……」

這一次,男子似乎真的看到了撒旦,眼神釋放出湛藍色的光芒,似乎要把整個毀滅魔窟都照耀在藍色的範圍內,一股越發詭異的氣息,在四周蔓延,越來越濃,越來越濃,凌烈的鋒芒,撲面而來。

無數細密的文字環繞在他的眼中,這種氣勢,甚至要崩塌世界。

隱隱的,撒旦似乎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從無盡遙遠的空間,無盡遙遠的未來,甚至是無盡遙遠的上古時期,突破而來。

正在跨越時間與空間的距離!

他看到我了!!!!

撒旦心中怒吼,不安在此刻達到了巔峰。眼前這個男子。絕對不是他。甚至不屬於他所在的惡魔宇宙,這傢伙到底是誰?

「該死!」

「滾出去,這裡是本座的地盤!」

撒旦終於忍不住了,不過這個宇宙的壓制,強行爆發自身的實力,眼中黑氣一閃而逝,無盡的殺戮氣息伴隨著黑色的魔氣,向著另一個自己撲去。同時惡魔羽翼驟然浮現,熾熱的黑色焰火,在羽翼上憑空燃燒,還未修復好的惡魔左手,如同毒蛇,轟然探出。

死!!!

轟!

撒旦竟然從另一個他的身上直接穿過,沒有任何接觸。

竟然是幻影!

「這到底是…..」

在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的時候,體內的死亡時空書,陡然間震動起來,一股股奇異的波動不斷的向四周擴散而去。深入四周的時空。

緊接著,可以看到。一幅幅畫面不斷的閃現,不斷的調轉,以現在為起始點,再到撒旦剛剛踏出光門歸來的時候,不斷的逆著時間軸,向後倒退,如同倒著播放錄像一般。

撒旦與泰羅絲塔位面意志戰鬥,絕殺巴哈姆特,幻影之龍的隕落,阿加雷斯與十四城聯邦的戰鬥,在到他解救巴哈姆特……

畫面一直的迴轉,撒旦的身體似乎也被死亡時空書帶著,進入了莫名的恐懼,他甚至看到自己剛剛進入泰羅絲塔世界的那個巨大光門,甚至看到了一路上碰到的各種詭異現象。

一直在倒轉,直到撒旦在毀滅魔窟,準備突破的時候。

轟!

他看到自己的身體,然後在一股天旋地轉的感覺中,似乎自己被投入了某個東西之中,緊接著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

一秒……兩秒……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撒旦睜開了眼睛,剛從星空荒野進入這裡,他剛才在努力的調整自己的身體,為了突破做準備,但是不知為何,總覺得欠缺點什麼,就是不能突破。

「到底是什麼呢?」

好像他忘記了某些重要的東西,不知為何,總有一種時間錯亂的感覺。


似乎現在的一切經歷,都很熟悉,就像當初經歷過一般,這種感覺很古怪,讓他略微有些不安。

他又試了幾次,但是每次都以失敗而告終,明明體內的能量越來越多,積蓄也越來越深厚,但是為何就是不能突破成為正式的惡魔呢?

「鍛魔軀,聚魔血,凈魔魂,這是魔功的前三個步驟,前兩者自己已經做到極致了,沒有魔功接下來的修鍊方法,已經不可以再往下修鍊,但是凈魔魂,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只是讓自己的靈魂之中,不參雜任何的雜質嗎?」

對於凈魔魂這個東西,撒旦總感覺不可能如此的簡單,但是按照魔功修鍊下去,對於魔功這第一階段的第三個步驟,他的身體卻沒有任何反應。


這或許就是他不能夠徹底晉級正式一級小惡魔的原因?

「凈…..」

轟!


突然,撒旦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意志突然從死亡時空書中傳遞出來,這股意志是何等的強大,簡直比他現在強大百倍,並且蘊含著濃濃的,不可抑制的黑暗力量,磅礴的靈魂之力,厚重的黑暗負面情緒,一瞬間便把他淹沒了。

正當他心驚膽戰的準備誓死抵抗的時候,這股力量,一分為二,所有的力量全部進入了他的身體中,而蘊含著種種知識與規則的靈魂之力,則如同水乳交融一般的,融入了他的腦海中,不分彼此。

下一刻~

撒旦一直不曾突破的那層正式惡魔界限,開始如同崩塌的河堤一般,轟然間炸裂。洶湧澎湃的力量,向著四肢血肉蔓延而去,每一寸血肉,每一寸細胞,每一寸筋骨,都在急速的強化著。

通往脊椎大龍處的血脈空間之路,在不斷的被開啟,甚至憑空製造。

強行的打開血脈空間!

無法想象。

翁~

一對漆黑無比的惡魔羽翼,在他的背後緩緩的展開,取代了曾經屬於時空血脈的那枚血紅色翅膀,顯得更加霸氣,更加的非凡。

撒旦在烈烈的黑色焰火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智慧之光,在他的眼中浮現。

「原來如此…..」

「原來一直欠缺的就是我自己嗎……」

「這才是死亡時空書真正的能力……」

……(未完待續。。)

… ps:訂閱幾乎為零,我也是醉了。感謝各位的打賞,你們的支持,似雪看到了,謝謝還在支持似雪。

阻隔撒擔晉陞正式一級小惡魔的隔層,就好像面對洶湧澎湃的洪水來襲的堤壩一般,轟然間破碎開來,那弱小的阻礙與體內層層疊疊的能量相比,簡直不可同日而語,一個是螢火之光,一個則是皓月之芒。

太強了!

體內這股洶湧的能量,讓撒旦都為之失神。

「這就是死亡時空書的能力?」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如同鏡花水月一般,到底我去過的泰羅斯塔世界,是真實的世界,還是僅僅是死亡時空書構造出的一片幻影?」

腦海中的知識,與撒旦水乳交融,他之前總感覺自己欠缺著什麼,現在這一刻才發現,自己欠缺的就是那不知何時已經丟失的一份靈魂,這份靈魂在死亡時空書的作用下,如同經歷了時間輪迴一般,帶著他進入了一個莫測的大世界,成為了一個名為黑暗之王的天外來者。

他知道,這絕對是他自己的經歷,但是又感覺有些不太真實,因為這些經歷,都是發生在未來的世界之中,未來的世界之中,自己沒有突破成功,引起了泰羅斯塔書頁的變動,所以才有了泰羅斯塔世界的一行,而現在他卻突破了,就好像藉助從未來歸來的自己,以無上的力量,強行突破。

這一刻,體內的能量。仍舊洶湧澎湃的強悍著魔軀。不曾停止。

死亡時空書傳來了一道信息。吸引了撒旦的注意。

「獨立於時空之中,屹立與緯度之外,擁有死亡時空書的王者,億萬萬宇宙,千萬萬緯度,無盡時空,只有一個自己,也只能擁有一個自己。」

「凈魔魂——顧名思義。凈化黑暗的魔之魂魄,在這個萬花筒般的世界中,無論是不同的緯度,亦或是不同的層面,有些世界是彼此相連的,他們互相影響著自己,互相作用著對方,有的如同陰陽對立,有的如同平行之層,在某一個世界之中。或許就存在著與你靈魂,幾乎完全相同的靈魂。無論是靈魂波動,無論是靈魂印記,亦或是靈魂的根本,都與你有著本質的聯繫。」

「這些聯繫,並不因為你們而改變,只是因為這個位面與你所在的位面,冥冥中產生過映射,產生過交流,很可能在某一個交流的時刻,某一個屬於你,或者屬於他的印記,在對方的位面烙印而出,形成了另一個自己。」

「凈魔魂,便是凈化這些與你有著相同本質的靈魂,每一個靈魂,都有著自己本質的上線,凈化與你相同本質的靈魂,吸納他們,你將突破這些上線,成為前所未有的終極黑暗之王,成為無上混沌中的至尊。」

「第一次凈魔魂完成,第一階段封印解開,請儘快尋找下一個與你靈魂類似的存在…..」

撒旦看著這些信息,若有所思。

死亡時空書的作用,原來就是幫助自己尋找這個世界的另一個與他擁有類似靈魂的存在,無論是在未來的時空,亦或是在恆古久遠的過去,只要被它探測到,它就可以幫助撒旦找到這枚靈魂,並降臨之中,吸取它。

在泰羅斯塔的久遠世界,曾經就有這麼一個人物——阿爾斯特,這傢伙的靈魂,就是與撒旦有著某種類似的本質,而這一次撒旦吸納了他的靈魂,自身的靈魂上線解封,所以制約他晉級的正式惡魔枷鎖,應聲告破。

之所以產生時空錯亂,那是因為這是死亡時空書的第一次時空旅行,還是它帶著撒旦進行的逆時空的履行,逆時空穿越遠古時代,逆著時間長河上行,這個難度可是與穿越未來相媲美,與在平行時空穿越,亦或是在不同緯度之間穿越,有著本質的不同。

「死亡……時空……」

撒旦喃喃自語。

死亡時空書找的都是已經死亡的時空,因為這些死亡的時空,從死亡的那一刻起,他們之後的時間長河就開始混沌不堪,沒有生靈的參與,單獨的時間長河,只能單調的日復一日的重複這個世界的死亡進程。

這種單獨的死亡時間長河,穿越起來是很簡單的,比如泰羅斯塔書頁,撒旦一共收集了死亡之力,黃金詛咒之力,魔鬼之力,黑暗以太之力,一共四種力量!八個節點一共湊齊了四個,而另外的四個,則在泰羅斯塔下半頁中。

現在的這四種力量,就是和泰羅斯塔世界的死亡有關,也就是說,這些力量在泰羅斯塔世界出現的時間節點,將是泰羅斯塔世界最重要的時間節點與大事件。它們預示著泰羅斯塔世界,最終將走向死亡的徵兆。

「這麼說,泰羅斯塔世界,最終無論如何都將走向死亡,那麼現在這個世界,以現在看來,那裡的世界應該是死亡了,畢竟現在自己身處的世界,也被稱作泰羅斯塔世界,整個世界一片的破敗,化為了詭異之物橫行的地方,看不到一絲的文明跡象。」

「如果這樣推理的話……可是永夜之地,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那所謂的泰羅斯塔下半頁,又是怎麼回事?」

撒旦一時間也有些頭疼,現在已經涉及到了四個泰羅斯塔世界,第一個便是星空荒野那個遺迹,很可能是泰羅斯塔世界遺留下來的,這表明,撒旦所在的世界,肯定也有一個泰羅斯塔世界的存在,最起碼是曾經存在過。

而蘊含泰羅斯塔上半頁的這個世界,也是一個徹底毀滅的泰羅斯塔世界,如果沒有穿越光門的經歷,撒旦肯定以為這個世界是惡魔世界泰羅斯塔的平行世界,但是穿越了光門后,撒旦就感覺不對勁了。

那裡同樣也有一個泰羅斯塔世界!

「那就是不同的時間緯度里的世界,以死亡后的世界為起點,洞開時間門戶,穿越最重要的時間節點之中,吸納與自身相同的靈魂,見證這個世界是如何走向死亡的!」

死亡時空書,再次傳來信息。

「見證…..」

「怎麼可能,那我的行為……」

撒旦微微一愣,緊跟著臉色一變,他可不是見證者,而是實實在在的參與者,無論是死亡能量,還是黃金詛咒之力,亦或是魔鬼之力,甚至是黑暗以太粒子,這些都是因為他才出現的,如果他是見證者,那這些力量的出現……

死亡時空書,這一次沉默了,不知道是因為它也不知該怎麼回答,還是因為有什麼秘密,仍舊對撒旦隱瞞著。

到底是怎麼回事?

關於死亡時空書的事情,越來越顯得詭異。

……(未完待續。。)

… 魔軀繼續在突破,血肉在強化,一切都在變強。

「暫且先把泰羅斯塔的事情放到一邊,現在是突破的時候,我等待這一天已經太久太久了,曾經的屈辱,曾經的一切……」

撒旦漠然無語,黑色的魔氣在眼中肆意流轉,直徑最少有四五米的巨大惡魔羽翼,緩緩的浮動,配合著羽翼上面燃燒的能量焰火,顯得越發的猙獰,以及霸氣無比。

他回憶著曾經的一切,從初生到現在,在巴墨迪家族屈辱的十年,再到自己被驅逐,獨自一人在危險的星空荒野流浪,這其中,有辛酸,有苦難,也有死亡的危機,然而最終他卻堅持了下來,苟延殘喘的活了下來,並且,一步步的在變強。

塔米娜,露西,愛朵爾……甚至是貓貓,巴哈姆特,塵世幻龍,萊茵……

一個又一個魔影在他的腦海中浮現,曾經的朋友,死去的敵人,過往的經歷,如同鏡花水月一般,不可捉摸,不可抓取,凝聚在一起,卻又隨風而逝,消失開來。

點點滴滴,都化為涓涓細流,化為推動晉陞的精神動力,化為鑄就通往血脈之路的力量,不斷的強化撒旦!

「晉陞!」

撒旦驟然站了起來,揚天-怒吼,浩瀚的風雲隨之而起。

翁翁翁~

黑色的魔氣,不知何時已經在撒旦的頭上浮現,烈烈的血氣,何等的充足,在他的頭頂凝成血海。混合著魔氣滾滾翻騰。

一絲絲奇異的魔紋,從身體各個部位浮現,從手心當中,從腳心當中,從惡魔羽翼上。無數的花紋浮現,寸寸的生長,這些花紋充滿了莫名的氣息,莫秒至極,蘊含著天地至理,最後這些花紋。 閃婚,總裁一婚到底 ,團團的凝聚,不斷的濃縮變化,如同一團混沌在孕育,在變化。

恐懼!

惡魔左眼。一半的黑色一半的紅色,紅色之中,時空荊棘齒輪在飛速的旋轉,這些齒輪幻化出一道道虛影,加入了撒旦頭頂上的血氣海洋。黑色之中,恐懼之力一點點的融入他的身體,混合著黑暗的魔氣,不斷的在血肉內部。形成獨特的恐懼魔紋。

恐懼魔紋與撒旦體表顯現的魔紋並不相同,這是情緒之力特有的東西,這種東西的作用就是讓情緒之力的擁有者。進一步轉化身體以更加適應情緒之力。

魔鬼!

左胸之上,這是屬於魔鬼靈魂分身的地盤,魔鬼之力在這裡形成,並在魔功的支配下,參與到撒旦的體內能量合成,成為魔功的一部分。此刻魔鬼之力也在以一種固有的頻率跳動著,而且這種跳動的頻率越來越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