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控制所有昆蟲!

而隨著簫聲的擴散,這些密密麻麻的毒蟲竟硬生生的讓開了僅餘一人通過的狹小通道,供人行走而過。

向慕少狂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后,君影寒一邊吹奏鳳簫,一邊向前走去。

因為是第一次吹奏這首蟲翠明明,所以君影寒控制的並不十分熟練,再加上女孩子對蟲類這種東西總有一點恐懼的心理,因此這不到百米的距離,慕少狂等人卻走得險象環生。

最後以三人輕傷為代價,走出了這萬蟲之谷。。。。。。

萬蠱門大殿。

坐在首位的白衣男子突然輕咦了一聲,閉著的雙眸緩緩睜開。。。。。。

「這麼快就突破第二關了嗎?看來本座等的人,終於來了……」一聲輕嘆,彷彿帶著歷經歲月的滄桑。。。。。。

隨即輕聲對著面前的空氣道:「來人,準備迎接貴客。」

「是!」面前的空氣中突然傳出一陣扭曲的波動,之後再緩緩趨於平靜。。。。。。

另一邊君影寒等人已經來到了浮萍弱水的面前。

對待這條奇怪的小河,君影寒秀眉微皺,低沉的曲調忽而轉變為清悅。


只見河中突然湧出一條條通體透明的小魚,之後在慕少狂等人震驚的目光中緩緩用自己的身體搭成了一座——魚橋!

「靠!這樣也行?」澈兒實在忍不住爆出了一句粗口,他們剛才可是親眼看見一隻大雁是怎樣因為失重而落入水中,之後被這群看似無害的透明小魚給一瞬間就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的。

這些小魚看著可愛,實際卻是有著赫赫凶名的三級群居型異獸——食人魚。

可是現在這些可怕的食人魚,卻被君影寒給搭成了一座橋?

澈兒不得不在心裡感嘆一句,姑娘,你要不要這麼彪悍啊喂!

眾人膽戰心驚的走過這條看上去十分不安全的魚橋,之後君影寒收回鳳簫,一行人終於來到了萬蠱山前。

… —

–>

萬蠱山下,早有一些白衣人在此等候多時了,看到君影寒等人,飛快的迎了過來。

「歡迎貴客!」為首的一名白衣女子優雅的向君影寒拱了拱手,臉上帶著職業化的微笑:「姑娘,請吧!」

「貴客?我?」抬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君影寒被這白衣女子的態度搞得一頭霧水。

白衣女子微笑著輕輕點頭,解釋道:「凡能闖過我萬蠱門三道險關,並毫髮無損者,便是我門貴客。」

「可我們這麼多人,你怎麼就認定闖關之人是我?」

「因為……」白衣女子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門主有言,能闖過三道險關之人,只可能是一名女子。」視線掃過一旁臉色略顯蒼白的澈兒,她剛剛可被那萬蟲之谷的毒蟲以及浮萍弱水中的食人魚嚇得不輕,此時還沒有恢復過來。

白衣女子的眼中露出一絲不屑:「該不會姑娘以為,小女子的眼力還沒有辦法分辨出那位姑娘與姑娘你的實力對比吧!」

「實力並不代表一切!」這白衣女子對澈兒那不屑的態度,讓君影寒有些不滿的皺眉。

「呵呵!當然,但姑娘這種淡定自若的心態,也不是常人所能擁有的吧!」白衣女子掩口輕笑:「姑娘還是快上山吧!我家門主已經等候多時了。」

君影寒沒有回答,偏頭看向一旁的慕少狂,冷眸中帶著詢問。

見此白衣女子提醒道:「門主說了,不論姑娘來我萬蠱門是有何事相求,都只許你一人上山,如果姑娘不願,那小女子也無話可說,還請你們速速離開,我萬蠱門不喜外客。」

「這……」聞言,君影寒眼露遲疑。

「姑娘放心,這裡的人小女子會妥善安排,姑娘只管上山去見門主便是。」白衣女子笑道。

與慕少狂對視一眼,見他點頭,君影寒這才開口應道:「那好吧!」

白衣女子笑笑,在前面為君影寒引路,君影寒趕忙跟上,在路過慕少狂身邊時,給了他一個讓他安心的眼神。

看著那一道倩影漸漸消失在視線盡頭,慕少狂隱於袖中的手,緩緩握成拳。。。。。。

萬蠱門大殿。

白衣女子將君影寒帶進了大殿後,便退了出去,整個大殿中只余她和另一個白衣男子。

男子劍眉星目,五官溫和俊挺,一襲白衣,將他的身材襯托的修長又完美,周身是出塵如謫仙的氣質,整個人宛如一朵不受絲毫污染的濁世白蓮。

若光論長相,任誰也無法將一個如此乾淨出塵的男子看成是大陸第二勢力萬蠱門的門主吧!

尤其是,這還是一個以令人聞風喪膽的蠱蟲而聞名的門派。

這樣美好的男子,卻成天和那些噁心的毒蟲為伍,君影寒的心中那叫一個不可思議。

於是略帶遲疑的開口問道:「你,就是萬蠱門的門主,蠱君萬千行?」

「當然,難道姑娘不信?」萬千行淡淡的笑道。

抬眼看向面前的少女,為她的驚世姿容而驚嘆了一番后,萬千行的視線驟然凝固在了少女的耳垂之上,之後臉上的笑容不由一僵。

那裡,是一對精美的水滴狀耳墜,一紅一黑。。。。。。

異靈大陸上,若論勢力的大小,素影可論第一,萬蠱門第二,花影第三。

其中,素影和萬蠱門實力其實相差不大,但由於素影過於神秘,這才穩壓萬蠱門一頭。

而如果只因為這個原因,那麼試問,同為以天才著稱的萬千行又如何能服氣?

因此只要有機會,萬千行便會不遺餘力的給楚郗暗中使絆子,而素影中的很多事情,也根本瞞不過他的耳目。

對於這個同自己一樣出色的男子,楚郗在感到頭疼的同時,也把他當成了自己唯一的對手,兩人雖未真正見過面,但之間宿敵的關係,冥冥之中早已註定。

因此萬千行一看到君影寒耳垂上的烈焰焚情,便得知了她的身份。

再轉念一想,自己等了這麼多年的人竟然是自己宿敵的未婚妻,他的臉色能不僵硬嗎?

當下,他的臉色便略微冷漠了幾分,淡淡的道:「只是不知,本座應該稱呼你為素影夫人呢?還是君姑娘?」


「你知道我的身份?」君影寒的冷眸中閃過一絲驚訝。

「呵呵!素影影主楚郗的未婚妻君影寒,素影與花影的雙影夫人,大陸上除鳳女之外最尊貴的女人。雖然我萬蠱門只是大陸第二勢力,但也不至於連這點消息都查不到吧?」萬千行淡淡的反問,語氣中含了一絲極為明顯的譏諷:「還是楚夫人認為,本座比不上楚郗?」

聞言,君影寒秀眉微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僅僅只是驚訝你只一眼便能認出我的身份罷了。」

「這又有何驚訝?楚夫人難道不覺得你耳朵上戴著烈焰焚情說這話,顯得太可笑了嗎?」萬千行冷笑。

果然這女人和楚郗一樣討厭,一樣的喜歡把別人都看成白痴嗎?

這也未免太搞笑了吧!

就在萬千行心中不屑之時,君影寒冷冷的話語卻讓他心中不由一驚。

只見君影寒面無表情的冷聲道:「雖然我不知哪裡得罪了門主,讓門主對我有如此大的偏見,但我要說的是,我是我,楚郗是楚郗,我不是誰的附屬,也不是誰的什麼人,我戴烈焰焚情僅因它是我愛的人送我的定情信物,與其象徵的身份與地位無關。不說我現在並沒有嫁於楚郗,就算我已經嫁給他,我也依舊是我,不是什麼楚夫人,而是君、影、寒、僅、此、而、已!」

頓了頓,清冷的聲音直直擊進萬千行的內心深處。。。。。。

「所以,還請門主稱呼我的名字,而不是什麼楚夫人!」

看著面前這清冷又孤傲的絕色、少女,萬千行完全愣住,內心深處似乎有什麼地方被劇烈的震動了一下,之後少女這般絕代的風姿,便深深印入腦海,再也無法忘卻。。。。。。

「喂!門主。」君影寒見萬千行愣神,便冷冷的出聲將其驚醒。

… —

–>

神智回歸,萬千行深深的看了面前的少女一眼,之後微微笑道:「好吧!那我就叫你小寒,你也不要再叫我門主,叫我千行就好。」

聞言君影寒不滿的皺眉:「喂!你叫我小寒?我們貌似還沒這麼熟吧!」

「認識認識就熟了。」萬千行淡淡一笑,溫潤如玉的俊臉上竟然破天荒的帶上了一絲無賴之氣。

「你……」君影寒氣結,之後隨意的擺了擺手:「好了,隨便你。」

萬千行的眸中閃過一抹笑意,淡淡開口:「那小寒,你來找我,所謂何事?」

「自然是求醫。」

「為誰?」萬千行詫異挑眉。

「自己。」君影寒的表情平淡。

「哦?這世上竟還有花影影主無法醫治之病?」萬千行的眸中掠過一抹不屑,他知道花影影主其實就是楚泠心,楚郗的親妹妹,也是那個廢物花瓶的異冥帝國九公主,彩月公主。

不過因為與楚郗敵對的原因,他對楚泠心也就一直有著偏見,畢竟在他想來,同一個娘胎里生出來的兄妹,性格也一定一樣的讓人討厭。

「你是說心兒?」君影寒緩緩解釋道:「心兒的醫術是很厲害,但我卻是中蠱。」

言下之意就是說術業有專攻,你拿自己的長處去跟人家的短處比,你也真好意思?

有什麼可不屑的,無聊!

被君影寒如此委婉的鄙視了一通,萬千行卻一點也不生氣,抬手把玩著垂於胸、前的一縷青絲,低低笑道:「原來是中蠱啊!怪不得你要來找我了,不過,小寒,你應該也明白讓我出手的規矩吧!你剛剛說你是你,不是什麼素影和花影的夫人,那麼現在的你,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高級異能師罷了。就算是以你雙影夫人的身份,你也依然沒有高貴到讓我出手的地步啊!」

優雅淡然的話語,卻充滿了無盡的冷酷無情之意。

這個男子確實如他的外表一般,無情無義到不食任何人間煙火,只靜靜而高貴的俯視著他腳下的芸芸眾生,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她!

能讓他萬千行出手的人,就只能是這天下最尊貴的人。

君影寒聽著萬千行這略帶貶低的話語,平靜的臉上沒有一絲變化,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之後緩緩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了一樣東西。

那是一把極為精美的玉簫,通體七彩色光暈流轉,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而最讓人驚訝的,則是從這把玉簫之上所自然而然散發出的那種優雅高貴之氣。

不用說,能使用這把玉簫之人,定是有著極為高貴的身份和地位,不然,是配不上這支絕世之簫的,不是嗎?

鳳簫,每一代鳳女的身份象徵。

「鳳女,天下最尊貴的女人,這個身份,足夠了嗎?」手握鳳簫,君影寒眉目流轉間,淡淡反問。

「自然是夠了。」萬千行淡淡的笑著,對於君影寒鳳女的身份,他沒有絲毫的驚訝,如果要是君影寒不是鳳女,那他才會驚訝的吧!

因為他所設置的那三道險關,便是專為鳳女而設。

當然,除鳳女之外能過那三道險關而毫髮無傷的人,也只有超高級大成層次的異能師才能做到,也就是所謂的半步絕滅異能師。

所謂的尊貴,有兩種,一是地位上的得天獨厚,而是憑藉自己絕強的,無人能敵的實力。

無疑,鳳女便屬於前者,是上天眷顧的寵兒,一生下來便是極為的尊貴。

而以萬千行的高傲,能讓他出手之人,必定要極為尊貴,要麼是地位,要麼是實力。

所以他便設下了三道險關,正好對應鳳簫的第一、二、三章樂譜的特殊能力。

當然,也不是說只要是鳳女他便會出手幫忙,要知道,畢竟也不是各代鳳女都能準確無誤的記住鳳簫的前三個樂章的。

就比如楚郗與楚泠心的母妃青碧雨,不也才記住了前兩個樂章嗎?

而像君影寒這種將七章樂譜全部都記了下來的怪胎,恐怕也只有第一代鳳女軒轅瑩珂才能與其相提並論了吧!

畢竟,人的記憶力是天生的,與天賦地位無關!

就算是君影寒,她也只因為兩世為人精神力才特彆強大而已,而在現代之時,她根本就沒有這種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能過這三關之人,要麼是美貌與智慧並存的當代鳳女,要麼便是實力相當於半神的半步絕滅異能師。

可這種實力的異能師,貌似自從第一代鳳女消失之後,異靈大陸上便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這也是為什麼在山腳下時那白衣女子會說,能闖過三道險關,並毫髮無傷者,一定會是女子這種話了,甚至,還是萬蠱門的貴客。

因為無論是鳳女還是半步絕滅異能師,都絕對當得起這「貴客」二字。

對外,想上萬蠱門必須要過三道險關,而萬蠱門內部則還有另一條暗道通往外面,所謂的三道險關,不過是做給外人看的罷了。

他們自己人則是走暗道。

正因為是暗道,所以外界人並不清楚,在他們看來,上萬蠱山,只有過三道險關一條路而已。

對於萬千行似乎早料到了自己是鳳女的身份這件事,君影寒並不感到奇怪,因為她闖關時用的那幾種能力,實在是太明顯了,萬千行身為萬蠱門的門主,不可能沒有看過這類古籍,所以猜到她的身份也很正常。

「既然如此,那要如何治療?」君影寒冷冷的問道。

「等等,讓我先看看是什麼蠱。」萬千行淡淡一笑,露出隱在袖下的手,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掌中,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枚晶瑩剔透的小針。

「這是……」手腕一轉收回鳳簫,歪頭看著這枚毫無出奇之處的小針,君影寒疑惑的問道。

「驗蠱的。」揚了揚手中的小針,萬千行不再多做解釋,指尖一動,小針便迅速在君影寒的手腕處劃過。

待君影寒反應過來低頭一看,白皙的手腕處竟已經緩緩地出現了一道血線。

… —

–>


「這是什麼?」下意識的出聲問道,君影寒卻在抬頭時看到了萬千行那不太好看的臉色。

「蠱線。」隨口回答了君影寒一句,萬千行盯著手中已變成了深紫色的小針,臉色異常凝重,陷入了沉思之中。

見萬千行在沉思,君影寒便不再出聲打擾,靜靜的等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