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林聽到這個問題突然沉默了下去,然後嘴脣顫抖的張了張,不知是說服自己,還是說服李寒“有的,有的,一定有的,要不然都要死,都要死!”

好吧,這個總裁雖然沒瘋,但離瘋也不遠了!

很明顯萊卡集團也不知道那個超級電池到底有沒有製作成功,沒有大家一起死,有了就能活下去。

他們錯誤的估計了超級淨化機所需要的電量,普通的電量更本無法帶動,更何況,真個萊卡島都已經沒有電力了,純靠柴油發電機的力量,不足以帶動超級淨化機。

所以,他們需要哪個超級電池!

也只能依靠那個超級電池了!

似乎是明白自己的形象過於瘋癲,胡林閉上嘴,喘了一口氣,然後對沙啞的李寒說道“去地下試驗室吧,在那裏你可具體的看一下超級淨化機,並且他會告訴你一些關於超級電池的具體信息!”

李寒點頭應允,現在準備越充分,之後才能更好的虎口奪牙。

坐着電梯一路向下,李寒手中握着錢莊儲藏室鑰匙,鑰匙的真假,毋庸置疑,只要腦袋沒缺的人,不至於爲了區區拿不走的現金,而最後活命的機會都不要了!

不過想想,如果當時沒有人購買防毒面具呢?

很大可能就是萊卡集團在之後將會買走或者搶走,然後,現在恐怕早就派人深入毒霧去取超級電池了!

然後,超級淨化機成功誕生,毒霧被清除,萊卡集團力挽狂瀾?

所以,其實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安安穩穩活到最後,然後進入中心酒店就能平安過關?

想到這裏,李寒不僅搖了搖頭,這簡直就是蠢貨的想法,萊卡集團能不能取回電池另說,只要有一個人攪局,那麼這個就會產生無窮的變數,到時候,是生是死,就全部掌握在別人的手裏邊。

而且他有種感覺,這個超級電池就是此次災難的源頭,奪取島上無數人生命的罪魁禍首。

而李寒則必須站在危險的最前頭,要麼趟過去,活下來,要麼死在裏邊。


他恐懼,他害怕,但他絕不將命交給別人!

人一定要靠自己!

命運!

始終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裏!

叮!

地下三層實驗室到了!

胡林率先走了出去,然後李寒纔看清楚了這裏的全貌,一條長長的銀白色金屬走廊出現在他的面前,乾淨整潔的連一絲灰塵都沒有,白色的牆壁上鑲嵌着厚實的玻璃,將整個走廊分成了數個房間。

頭頂明瓦瓦的燈光,讓李寒的眼睛都不敢與其直視,整個小島電力中斷數日,這裏的燈光刺的人眼睛疼。

這裏很安靜,玻璃窗裏是一個個忙忙碌碌的研究員,比對着數據,比對着藥瓶,比對着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物品。

而走到走廊的最盡頭,卻是一個超級大的玻璃,裏邊的實驗室也是這裏最大的,而裏邊正站立着三個穿着白色防化服的科研人員,比對着眼前的數據,指着實驗室最中間的一個巨大的橢圓形奇怪機械,討論着什麼。 “那就是超級淨化機!”扶着玻璃窗,胡林有些激動,又有些頹喪的說道。

李寒到沒有關注那個超級淨化機,而是將注意力轉向了裏邊三個人穿着的防化服,那一身衣服怎麼看都比一個簡陋的防毒面具要強的多。

似是看出了李寒的疑惑,胡林解釋道“那個是實驗級別的防化服,可以有效隔絕各種細菌、病毒、有毒氣體!但是,它的極限使用期限只有一個小時,毒霧中無法進行替換!”

瞭然的點了點頭,李寒又將視線挪回了那個橢圓形高大機械,外表並不華麗,甚至可以說是極度簡陋,沒有外殼的它看起來有些灰暗,李寒甚至還能看見凸起的螺絲以及裸露的電線。

它的前邊略微窄小,後方比較寬大,形成了一個類似於出氣筒一樣的形狀。


這玩意真的有用?

就在李寒暗自猜測的時候,其中一個研究員走了出來,帶着斯文的眼睛,頭髮梳得光滑可見,不像胡林的邋遢慌張,反而非常鎮定自若。

他看了看胡林,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去,探究的看着李寒,詢問道“如果猜的沒錯的話,你能進入毒霧?”

李寒微微點了點頭,胡林走過來介紹到“這是我們這個實驗室的負責人,也是首席研究員,菲瑪斯!他會給你詳細的說一下零工研究所的情況以及那個超級電池的樣子!”

菲瑪斯接過話語,也沒有過多的寒暄,直接平鋪直述的開始告訴李寒關於零工研究所的一切。

他所講述的零工研究所比凱盛講述的還要詳細,詳細到他纔像那個從零號實驗室跑出來的研究員。

零工研究所卻是是研究電池的一個機構,也是零工集團主攻的方向之一,畢竟這個世界動力、能源是人類亙古不變的一個話題,誰能掌握這些,誰就能成爲世界的巨頭!

所以,零工集團對於零工研究所的投入,他們從全世界招募了許多,著名的物理、化學、地理、自然甚至是神學家,一切一切只爲創造出史無前例的動力大革命!

他們開始時候勢如破竹,確立方向,不斷突破,很快就有了成果,但是最後他們還是失敗了,從此以後,他們沒有一次成功過,想想也是,如果新動力能源要是能那麼容易創造出來,也就不會有第一次工業革命了。

以人類現在的科技似乎無法打破技術與材料上的壁壘,就在研究所日復一日消耗幾乎拖垮了零工集團所有資金之時,已經被人拋到腦後的神學家卻從地球浩瀚的歷史中找到了一個新的方向!

亞特蘭蒂斯,沉沒的大陸,超古代文明,以及神話中他們能從水中提取能量的方法!

也許是走投無路,零工集團同意了這個荒謬的提案,甚至可以說是孤注一擲!

當時,零工集團差點成了業界的笑話,放棄科學,擁抱神話?

說到這裏,菲瑪斯的嘴角帶上了一絲苦笑,那是一種不能言喻,不能明說的情緒,似是懊悔,又像是仇恨。

這個苦笑複雜的程度令李寒微微一愣,似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菲瑪斯輕咳一聲,繼續說到。

但是!

事情往往就是這樣,某些你不相信的東西,他確實存在,在零工集團組成的探險隊三次探險以後,他們真的在百慕大區域,找到了關於亞特蘭蒂斯的隻言片語!

以及那個不可言喻的神裔技術!

那是利用從水中提取能量的技術!

他們真的得到了!


說到這裏,菲瑪斯又停止了下來,似乎是在回憶,又似在恐懼。

李寒不懂,但他知道這項技術要是放在現實世界,估計會提高整個文明的層次,想想取之不竭的海水,也就是用不完的能量!

零工集團獲取這項技術以後,找人破譯,然後進行試驗,製造,他們對外宣稱已經制造出了改變社會的超級電池。

只是……

說到這裏,話語被旁邊的胡林接去“只是他們根本就還沒有完全掌握這項技術!”

“他們不得不用活人獻祭,製造超級電池!”

胡林的話就像一道驚雷,震的李寒是裏外發麻,雖然從凱盛的話裏,他已經聽出了一些不對味,但是,胡林的話卻是將這個事情徹底的剖漏了出來。

李寒沒有問胡林怎麼知道的,有些事情就像不可見光的東西一樣,現在知道了就絕對沒有好下場!

“那裏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纔是李寒真正想知道的!

但是,誰知護理和菲瑪斯都搖了搖頭,誰也不知道那裏最後發生了什麼。

本來還有聯繫,但誰知道,某一天聯繫就徹底中斷了,在之後就是毒霧蔓延,他們確實還是派了幾波人,但是,最後都了無音信。

那裏徹底變成了與世隔絕的地方!

至於超級電池長什麼樣,他們也只見過一個模糊的影響,像是一個黑色方塊,但是渾身又充滿了神祕與超越文明的感覺。

他們之所以給李寒透漏這麼多,就是讓他做好心理準備,那裏複雜、詭異的程度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最主要是,誰也不知道最後要面對的到底是什麼!

也許是科學可以解釋的東西,也許是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

島上所有人的生命都寄於李寒一人之手,他將超級電池帶回來,所有人救活。

他死在裏邊,這一島上的人也要給他陪葬!

由不得胡林和菲瑪斯不仔細,可惜,他們知道的還是太少了,具體到底是什麼危險,現在誰也說不清。

就算綜合凱盛所講,那裏對於李寒來說依然是一個巨大的謎團。

什麼都不知道,就要往裏衝的感覺就和尋死一樣啊,這感覺真令人絕望啊!

但是,李寒也沒有辦法,他不可能將防毒面具交給別人,讓別人替他進入那個地方,且不說會不會成功,他絕對不會將命運交給別人!

更何況,他還有要完成的計劃,錢莊的現金。

萊卡島的人渡過這一次危機,就算活下來了,但是對於李寒來說!

卻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他的天賦只能讓他這樣變強!

所以,龍潭虎穴,還是妖魔之巢,他都必須去闖一闖!

胡林給他提供了充足的食物、水,還有齊備的裝備,甚至還有槍械。

這可不是李寒在黑衣人手裏奪獲的小手槍,而是貨真價實的大型槍械,MP5,以及彈匣數個。

在短暫的休息以及訓練了一下,李寒就不得不整裝待發,留給他以及整個島上所有人的時間不多了!

【姓名:李寒】

【狀態:健康】

【飢餓度:0/100】

【飢渴度:0/100】

【污垢度:0/100】

【疲勞度:0/100】

【天賦:理財師,E級】

【特質:無】

【攜帶物品:防毒面具X1,MP5X1,MP5彈匣X10,手槍X1,手槍彈匣X3】

【空間儲物:濾毒罐X13】

進入毒霧就是進了禁地,吃喝什麼的都不可能帶了,這無疑是大大減輕了李寒的負重,但同時,也減少了他能使用的時間!

當真是孤注一擲,不成功便成仁!

中心酒店大門口一圈黑色制服安保以及最前邊的胡林遠遠的注視着李寒,看着他開車逐漸遠去,心裏不知在想什麼。

這輛車是越野車經過加裝改造過的,前邊加裝了超厚的合金鋼板,兩側同樣有厚厚的合金擋板,如果不是時間不允許,胡林甚至連裝載車都準備拉來一輛。

這麼做的好處就是,李寒沿着公路前進,遇到擋路的汽車可以輕鬆的將其頂到一旁。

在路過椰子酒店的時候,他將防毒面具從上邊取了下來,而毒霧離這裏只有一尺之隔,李寒明白,他不僅需要取回超級電池,而且必須儘快,否則,毒霧先一步到達中心酒店,他回來也只是給胡林他們收屍!

嗡!嗚!

我在古代寫書追男神 ,他必須快!

路過錢莊他稍稍減了一下速,但很快油門又再次踩到底,只要活着回來,這裏邊的東西都是他的!

很快,他就一頭扎進了濃濃的牛奶霧之中,只是這次李寒感覺自己不再是一條小魚,而像一條龐大的鯊魚,爲了徹底解決這毒霧而來。

毒霧裏的世界依然空寂的讓人害怕,依然燥熱的讓人痛苦,不過這次車裏有空調,帶着防毒面具的李寒就好過了許多,最起碼不會因爲脫水倒斃。

零工研究所在島的北邊靠東一點點,也就是離毒霧的源頭沒有多少距離的地方,只要一路沿着大道向北,就能在盡頭看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