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玲說完,雙眼看著楊嘯。

「抱,抱緊我!」

楊嘯雙手顫抖,擁抱著肖玲,將她的臉頰貼在自己臉頰上。

肖玲的嘴正好湊到了楊嘯的耳邊,用極其虛弱的聲音說道:

「我…愛…你…」

最後一個字,楊嘯幾乎聽不到。

楊嘯感覺肖玲的一隻手從自己的肩膀上滑下來,內心猛然一驚,鬆開緊抱的雙手,再看肖玲的時候,肖玲已經閉上的雙眼,沒有了氣息。

「肖,肖,肖玲,你睜開眼,醒醒,醒醒…」

楊嘯一邊說著,雙手顫抖地輕輕拍打肖玲的臉。

肖玲已經沒有任何反應。

「不要,不要….」

楊嘯慌亂中,再次掏出一把大血丹,捏開肖玲的嘴巴,塞入其中。

「肖玲,醒醒,醒醒啊,求你了,」

……

遠處有幾個從情人湖散步回來的學員,聽到這裡的動靜,跑了過來,大家一看這個情況,也是駭然大驚。

有個女生蹲下來,想要幫助楊嘯,

可是伸手探了一下肖玲的鼻子,發現已經沒有了氣息,只能無奈地搖頭道:

「她,已經死了!」

楊嘯一愣,隨即紅著眼,對著那名女生怒吼道:

「滾蛋,誰TM的說我女朋友死了,她只是昏迷了,鳥都不懂,瞎BB啥,滾!滾!」

楊嘯一聲怒吼,悲哀的聲音響徹學院的夜空。

那女生被楊嘯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後退幾步,被她男朋友拉著手,快速跑開了。

周圍還有幾個圍觀的人,此刻也都嘆息地搖搖頭。

有人跑去學院的巡邏隊崗亭報案。

肖玲的身體逐漸變得冰冷,

楊嘯抱著她,跪在黑夜的馬路上,淚如泉湧,大哭不已,一遍遍喊著肖玲的名字,

可是,肖玲閉上了雙眼,永遠都不可能再回答他。

「肖玲,是我害了你,我發誓,無論這個殺手是誰,背後是誰指使的,我一定要殺了他們,把他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給你報仇!」

片刻之後,遠處跑來一隊巡邏人員,照明燈照亮了楊嘯周圍,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

巡邏侍衛查看一下地上兩具屍體,又檢查了一下楊嘯懷中的肖玲,都是嘆息搖頭。

有幾個巡邏侍衛認出了楊嘯,低聲說道:

「楊嘯,這是什麼情況?」

楊嘯沒有回答。

片刻之後,初級學院部的教導主任朱鵬趕了過來,一看這個情況,當場就嚇了一跳。

「楊嘯,怎麼了?肖玲她?」

楊嘯抬頭看了一眼朱鵬,木然地說道:

「有三個人襲擊我,肖玲替我擋了一劍,我殺死了兩人,逃走了一人。」

朱鵬一聽,立即對身邊的巡邏侍衛說道:

「趕緊去關閉學院的所有出口,緊急查詢一下,剛才有哪些人出了校園,還有,這三個人的身份是什麼?」

有個侍衛說道:

「我們剛才檢測了死者的身份玉牌,分別叫丁風,丁火,是最近一多月前進入學院的新生,基因進化等級很高,都是帝級初級以上。」 學院的醫師派來了兩人,查看了一下肖玲的情況,確定死亡。

按照學院的規矩,肖玲的屍體暫時被抬到了學院醫務室的一處空房子里,準備明天再處理肖玲的後事。

楊嘯作為肖玲最親密的人,自然是跟著去了醫務室。

朱鵬忙著安排人去追查兇手,跟楊嘯交待幾句,說了聲「節哀順變」,匆匆離去。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因為現在是在深夜,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很少,肖玲的一些朋友同學以及學生都還不知道,也就只有楊嘯一個人留守在她的屍體旁。

肖玲趟在一個簡單的床上。

楊嘯看著肖玲的屍體,想起了和肖玲認識以來的點點滴滴,尤其是今晚肖玲奮不顧生,以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對方的三劍,讓楊嘯感動不已。

肖玲對自己如此深情,可是眼前卻陰陽兩隔,想要回報她一點什麼都無法做到。

想到這裡,楊嘯握著肖玲的手,放聲痛哭。

楊嘯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整個人昏昏沉沉,握著肖玲的手,看著到肖玲臉上有些臟,於是找了一塊毛巾,給她輕輕擦了一下臉。

肖玲天生麗質,生前非常愛乾淨,平時衣服穿著都是一絲不苟,尤其和楊嘯談戀愛之後,非常注重打扮。

楊嘯自然是不希望她帶著髒亂的容顏離去。

強忍著悲痛,給肖玲擦了臉和手。

肖玲因為胸口和後背被劍刺穿,大片血跡已經將整個衣服給染紅了,當初倒在地上,粘著地上的塵土,全身骯髒狼狽。

楊嘯想給肖玲換一身漂亮乾淨的衣服,於是拿了肖玲的身份玉牌,匆匆離開,

跑去肖玲的房間,拿了一套衣服,又匆匆跑過來醫務室。

楊嘯左右看了一下,把房間的門窗關上,將肖玲的衣服輕輕解開,打算給她換上一套衣服。

解開肖玲的衣服,楊嘯突然愣住了。

原本胸口是三個血洞的,可是,眼前看到的三個血洞居然都已經癒合了,沒有再流血了。

楊嘯這一驚非同小可,連忙小心翻看肖玲的後背,發現她後背的三個劍洞也已經癒合了。

「什麼情況?」

楊嘯頓時懵了。

自己給肖玲吃了兩把大血丹,按理說,肖玲既然死了,大血丹是不會再發揮作用的。

肖玲當場就死在了學院外面,楊嘯抱著肖玲的時候,她身體傷口的血還在往外冒著,

那麼這傷口是什麼時候癒合的?

難道是肖玲死之後癒合的?

這不科學!

楊嘯仔細地觀察著肖玲,腦海中閃過了無數念頭,突然一掐自己的大腿。

「我怎麼忘記了一件事情,肖玲現在的身體狀況並不完全符合死去的樣子,按照常理來說,人死之後2個小時就會全身僵硬,可是,肖玲的身體仍然很有彈性,難道,」

楊嘯內心猛然跳動,他無法相信自己的推測,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切,卻又不得不懷疑。

肖玲是修鍊過生死迭代法則的,楊嘯當初對生死迭代法則的了解還是從肖玲的筆記本上學來的。

肖玲曾經跟他說過,她在高級學院部的時候曾經跟一個導師學習過生死迭代法則,但是後來因為懼怕死亡的風險,始終沒有邁出用劍刺向自己心臟的那一步。

想到這裡,楊嘯內心突然一陣狂喜,難道說,肖玲當初修鍊生死迭代法則已經達到了內丹境的地方,修鍊出了內丹,只不過遲遲沒有執行最後關鍵的一步,那顆修鍊生死迭代法則凝結而成的內丹也一直在她的體內。

楊嘯又看看肖玲的身體特徵,越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肖玲經過楊嘯的擦洗之後,此刻躺在床上,面容安詳平靜,完全沒有死亡者的那種肌肉僵硬萎縮的特徵。

楊嘯拔腿跑出醫務室的房間,向圖書館飛奔而去。

跑到了圖書館後院,楊嘯一把拉著正在睡椅上睡覺的葉老。

葉老正在睡覺,冷不防被楊嘯拉了起來,急切地說道:

「唉,臭小子,你幹啥呢? 我真不是商界大佬 我這正睡覺呢,」

「別睡了,趕緊幫我去救人,」

「救人?救誰啊?」

葉老被楊嘯拉著往外走。

「救肖玲。」

「肖玲?你小媳婦怎麼了?」

「她死了,不,她快死了!」

「開什麼玩笑,早上我們三人不是一起吃飯來著嗎?好好的怎麼就死了?」

「我們快走,沒時間了,我路上跟你說。」

老頭一看楊嘯那麼焦急上火的模樣,估計也不會是假的,只得跟著楊嘯一起向前飛去。

眨眼之間,兩人來到了醫務室,楊嘯推開門進入房間。

葉老看到了肖玲臉色蒼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整個上身的衣服都被鮮血染紅,也是驚訝異常。

「楊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晚上我們在校園散步,被三個人暗中偷襲,肖玲替我擋了三劍,這三劍都貫穿了她的胸口,我原本以為她死了,可是,你看她現在的樣子,完全不像死亡的樣子,我懷疑,」

「你懷疑什麼?」

「肖玲以前修鍊過生死迭代法則,但是一直沒有執行自殺的關鍵一步,我懷疑她被三劍刺穿身體之後,激發了生死迭代法則,她應該已經修鍊出了內丹。」

關鍵時刻,楊嘯用非常簡潔的語言說明了一下情況。

「那你找我過來幹什麼?」

「我沒有把握,也不知道她具體的情況,您是前輩,我想請您幫忙看看她是否有救,哪怕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願意付出一切來救活她,我欠她一條命。」

葉老聽了,看了楊嘯一眼,輕輕嘆息一聲,

「她的確修鍊了生死迭代法則,也的確修鍊出了內丹,可是,」

「?」

「她的內丹修鍊還沒有達到圓滿,對於她現在來說,內丹的確是啟動了復活和基因進化的功能,

但是,她原本的內丹就沒有修鍊到圓滿,現在同時中了三劍,要完成復活的功能,恐怕難啊!」

葉老說道這裡,搖搖頭。

鳳棲梧桐 「葉老,您基因進化境界高,又是修鍊過生死迭代法則,您一定有辦法救她,求求您了,求您救她!」

楊嘯說著,滿臉淚水,對著葉老跪了下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遠方雷動,爆裂空氣之聲遠遠的傳到了岳縣這邊

讓賀興業更是擔心賀翎那邊的情況了!

既然刀疤臉和薛萬堯都出動了,其他勢力肯定也一定在行動!

「哈哈,賀老兄果然厲害,俺就是跟您開個玩笑,不用動真格吧?我們這就撤了!」

刀疤臉一看到紫金騎的出現,整個人都不好了,這些騎兵的威力自己還是很清楚的,曾經二十三騎便能衝刺幾萬大軍,還是無一傷亡…如今自己這五千多玩家,可真不夠看的!

讓路,和去死

刀疤臉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不作就不會死,對方的實力遠遠超過了自己的想象,又何必去跟人家硬碰硬?

隱少房東 當下五千玩家目送賀家部隊離開,野狼幫等人灰溜溜的讓開了,如今的荊州,可是整個天下玩家們的匯聚地,一個浪頭可能讓你飛上雲端,也有可能讓你粉身碎骨

這種機遇,也是需要一定實力的,刀疤臉很聰明,退出了!



但是這並不影響其他想要藉此機會崛起的勢力!

賀家部隊剛走了不久,就又碰到一個玩家勢力,賀興業懶得跟他們多說,直接下令紫金騎開路!

儘管這離大唐鎮的距離並不遠…

一路之上卻是如同荊棘遍地,

各方勢力都蠢蠢欲動,埋伏在荊州的眼線,勢力,手腳,都開始行動了

….

最先來到大唐鎮的,是蒙鐵!

這段時間他一直帶領部隊在荊州活動,這次賀翎突然遭到這天罰,自己就被賈峰派來援助大唐鎮了

「站住!你是何人!?」

護守城門口的是大狗,大狗看到一眾百人隊來到了大唐鎮附近,連忙問道。

「幫你們的人!」

蒙鐵不善言語,冷冷的說道,說完,便自顧自的安排手下散開,也不進大唐鎮

手下共有一百零八人,已經皆是紫品武將!

「幫我們?」

大狗覺得他很眼熟,可又想不起來他是誰,好在他沒有要求進鎮,大狗連忙派人去報告趙括,自己守在這門口,如今大唐鎮裡面的軍隊並不多,精銳基本上都去陵縣了,若是被人趁虛而入,可就糟了!

「勸你關上鎮門,萬一我們失守,你們還有一個緩衝!」

看到大狗跑上城樓,警惕的觀察著自己等人,蒙鐵沒忍住提醒道,這次要來拿下大唐鎮的,可不僅僅是一些普通的玩家勢力,十大家族的力量也在暗中聚集了!

「好!關城門!」

大狗雖然不清楚這傢伙是敵是友,但是關門總是沒錯的,連忙吩咐城門處的其他守軍關上巨大的城門!

許久,

「來了!」

蒙鐵等人就在城樓之下布了一個陣法,一百零百人各占各位,也不知道有啥陣型在其中,反正趙括是暗暗稱奇了,隨著蒙鐵的一聲落下

遠遠的地平線上,密密麻麻的數萬軍隊出現了!

「所有人,待命迎戰!弓箭手立刻就位!」

趙括站立在城樓之上,指揮著已經被自己聚集在城門這裡的軍隊

自從蒙鐵來了,趙括就預料到是陵縣那邊遇到什麼變數了,而且還是很大的變數,還好自己在大唐鎮這裡留了一些兵馬,這時能夠應對防禦!

到底是什麼變故,能讓敵軍直接來到這裡,還都是玩家們的軍隊!?

……

陵縣縣城

巨大的雷龍在黑雲之中翱翔盤旋,強烈的威壓對著賀翎傾瀉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