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着蒼臨宗的話,天師點點頭,幽幽道:“看在你有誠意的份上,本座就不跟你計較了,兩天之內將東西送到蒼城,本座在那裏等着,若是不來……哼!”

天師冷哼一聲,頓時讓蒼臨宗渾身一顫,心中肉痛,那可是聖藥啊,自己也只有兩株,但是卻拿了出來,甚至高級靈草的儲備都拿出了一半,一下子拿出了自己一半的家底。

但是他不敢有任何的違背,恭敬的低着頭,但是眼底卻閃過一絲陰毒之色……

“好了,到你了,說吧,本座沒空聽你墨跡!”天師不耐煩的說道,絲毫沒有高手的風範,就像是地痞無賴一樣,這點倒是與宋陽有點像。

雪陽宗一呆,嘴角**,尷尬道:“這個……天師大人,此時老朽也無法做主啊……”

聞言,天師眉毛一豎,身上氣勢也是陡然一寒,讓雪陽宗顫抖,冰冷道:“沒法做主?那本座便提着你的腦袋去雪神宮走一遭!”

天師太霸氣了,一句話不和就要殺人,嚇得雪陽宗面色慘白,但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卻是緩緩走出,留下數道殘影方纔清晰。

此人一身雪白長袍,就像是一朵潔白的雪蓮花,但是此人卻是一個男子,臉上帶着溫和的笑容,緩緩走來,開口笑道:“天師老弟稍安勿躁,此時本宮必將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宮主!”

見到男子到來,雪陽宗渾身一顫,激動的老淚縱橫,恭敬喊道。

此人便是當代雪神宮宮主……雪無涯!

(本章完) 雪神宮宮主一身白袍,白袍是雪蠶絲所致,雖然質地極薄但是有禦寒的奇效,雪神宮常年住在雪山之巔,自然天氣寒冷。

雪無涯身形飄忽,周身流轉着一種道韻,仿若得道的仙人,仙風道骨,舉手投足皆能引起大道的共鳴,一路走來,隱約間有一層冰晶在空氣中飄灑,遇陽光而不化。

如果是以前宋陽聽說有人可以達到這種境界那一定不相信,但是現在他見過宗師並且被打傷,還進入過界中界,遇到過龍獸,見過神龍,自身也融合了紫炎神龍的本源,自然不奇怪。

“天師老弟何必如此動怒,這世間沒有什麼矛盾是不可以化解的不是麼,況且這位小兄弟並無大礙,體內有神祕力量,至於外傷本宮願意親自替他療傷如何?”

雪無涯雲淡風輕道,笑容可以融化人的內心,一語出讓衆人露出異色,雪神宮宮主親自療傷,這是何等榮耀。

但是天師卻是淡淡的撇撇嘴,不滿道:“無大礙?不如我去你雪神宮走一遭,送你雪神宮聖子一記九字真言如何?”

天師十分霸道,口口聲聲說要去雪神宮走上一趟,讓雪陽宗不禁一呆,天師的九字真言聞名結界,是道家至高的武學,別說聖子了,就算是自己全盛時期也沒有絕對的把握接下來,大師級完全沒有存活的可能。

“呵呵……”

雪無涯一聲輕笑,屈指一彈,一粒雪白丹藥落入宋陽口中,入口既化,散發出一股清香,光是聞一下都覺得渾身一震,精神百倍。

“雪神丹!”

雪陽宗嘴巴大張,不可思議的看着,這是雪神宮至寶雪神丹,就算是他也沒有機會吃一粒,沒想到居然毫無條件的給了宋陽。

“如此可好?本宮以雪神丹被貴師弟療傷,想必他的傷勢不會有任何影響,甚至可以更進一步!”雪無涯笑道,雪神丹十分珍貴,可以讓人修爲精進,萬金難求。

“不好!”

天師依舊淡淡說道,接着開口:“本座師弟此次受傷嚴重,區區雪神丹似乎根本不夠,我聽聞雪神宮有一株天山雪蓮曾經涅槃失敗,但是功效遠超尋常聖藥,不如就以那株天山雪蓮作爲補償吧。”

聖藥涅槃,想要更進一步,那種珍貴程度足以驚世,聖藥本就無比珍貴,就算是宗師強者也是垂涎,經歷涅槃哪怕失敗了,藥效也更加強大。

“不可能!”雪陽宗喊道,本來輪不到他插話但是一聽到天師獅子大開口還是說了一句。

天山雪蓮本就是聖藥,雪神宮的數量也是屈指可數,至於經歷過涅槃的聖藥只有一株,豈能輕易送人?

“輪不到你說話,我想……無涯兄不會拒絕,不是麼?”天師淡淡說道,一句話讓雪陽宗面色漲紅,氣的差點跳起來,他是宗師卻被人如此呼來喝去,臉上無光。

果然,雪無涯露出苦笑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無奈道:“果然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天師老弟,好吧,我可以送出,但是也要說一句,那株雪蓮雖然經歷了涅槃神效更具,但也因爲涅槃的失敗帶有一絲死氣,宗師境界之下根本無法煉化!”

雪無涯之所以如此大方那是因爲如今雪神宮最珍貴的並不是那株經歷了涅槃的雪蓮,

而是一株雙生雪蓮,也將要進行涅槃,而且很有可能會順利涅槃進化!

“區區死氣以本座的實力自然可以煉化,原本我就沒打算讓他吃,所以還需要一株普通的天山雪蓮作爲補償,這個沒有問題吧?”

天師一開口,雪陽宗心裏早就罵翻了,這傢伙太無恥了,真當天山雪蓮是路邊的大白菜啊,那可是聖藥,居然一次要兩株。

“可以!”

雪神宮宮主雪無涯沒有絲毫推辭,直接答應下來,因爲他知道他完全沒有可能拒絕天師,這傢伙跟血和尚兩人根本就是奇葩,一言不合那可就是會大鬧結界的存在,以自己的實力只能阻攔一人,到時候問題更加麻煩。

再說了,這傢伙要是打上雪神宮,就不是兩株聖藥的問題了,估計雪神宮的珍寶都要被這兩個傢伙端了!

聽到雪無涯這麼說,雪陽宗頓時猶如泄了氣的皮球,無力的呆在一旁,心裏早就不知道將天師詛咒了多少次了。

“如此一來事情便圓滿解決了不是麼,本宮便將聖女帶走,兩日之內本宮會令人將東西送來。”

雪無涯淡淡一揮手,澹臺五月頓時不受控制的被吸了過去,雪無涯目光一變,無奈的苦笑,看來以後聖女似乎跟天師這個便宜師弟脫不了干係了。

“放開我,我不要跟你走,我要跟宋陽在一起。”澹臺五月掙扎,雪無涯並沒有封住她的行動,但是任憑她掙扎似乎永遠走不出那一方天地。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見面是路人,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雪無涯幽幽念道,眼中露出悵惘之色,無力的嘆了一口氣。

“放開她……”宋陽艱難的向前邁出一步,此時他的傷勢恢復了一點,但是根本無法調動真氣,剛說出三個字便再次虛弱的差點栽倒。

天師一揮手,將宋陽禁錮在那裏,目光閃爍,開口道:“你的小女友不是凡人,融入了雪神的本源,千古難遇,極有可能會成爲雪神一般的強者,而如今她才中級武者修爲,唯有在雪神宮纔是最好的選擇!”

“我不要,如果不能與相公在一起,就算成爲絕世強者又有何意義,我只是澹臺五月,是宋陽的妻子,不是什麼聖女!”

澹臺五月淚眼婆娑,哭成了淚人,但是任憑她怎麼掙扎都無法走出那一方天地,咫尺即是天涯,可見雪無涯的修爲之高。

“我宋陽若是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又有何顏面存活?”宋陽雙目赤紅,他知道一旦澹臺五月回到雪神宮極有可能嫁給那個什麼狗屁的聖子,自己的女人若是被他人佔有那是他不能接受的!

衆人沉默,這兩人是真心相愛,互相不捨,血和尚無戒更是嘆了一口氣,唸唸有詞:“緣起緣滅,來世今生,強行拆散一對眷侶實在是有違天和,這位女子已到出閣之齡,若是回到雪神宮……”

若是回到雪神宮,按照規矩將嫁給聖子,這等於是拆散了她和宋陽,有違天和,衆人沉默,知道此話沒有錯。

然而,雪無涯卻是微微一笑,眼中露出柔和之色,伴隨着一絲明悟,開口:“這也不一定,這一代聖女融合雪神本源,乃是雪神宮的希望,沒有人可以左右她的意志,哪怕是本宮也不

行,聖子雖然天賦不錯,但也不夠資格與聖女結成道侶,倒是貴師弟天資驚人,同樣有本源誕生,既然天意如此,本宮倒也不是不可以開創一個先河,將聖女下嫁聖子之外的人!”

“不可啊宮主,雪神宮歷代遺訓,千古定律,不能隨意更改啊!”雪陽宗焦急道,這是一種大氣魄,同樣是一種大逆不道之事。

“本宮爲雪神宮宮主,理應有權更改遺訓,此時不必再說!”雪無涯堅定道,他這麼說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一個人若是心不靜怎麼可能好好修煉,甚至遇到心魔,澹臺五月若是如此斷無可能達到雪神的高度,甚至成爲宗師都有壓力,何況宋陽天資逆天,與天師還有關係,這個親家可以攀。

“雪陽宗聽令,從今往後本宮命你爲聖女的護衛,只聽候聖女一人之令,保護聖女安慰,若是有圖謀不軌之輩,一律斬殺,哪怕是聖子也不例外!”雪無涯面無表情道,讓雪陽宗一震,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來宮主是下定決心了,多說無益。

“如此很好,本座今天就將此事揭過,他日若是有什麼變故,本座必然會來討個公道!”天師開口,威脅之意甚濃。

原本澹臺五月剛要抗議,雪無涯的聲音卻是傳入她的耳朵:“聖女,你那相公絕對非池中之物,將來會面臨衆多危機,若是你實力不夠如何爲他分憂,甚至還會成爲拖油瓶,你可願意如此?”

“我……”澹臺五月渾身一震,腦海中浮現出在岐山之際所遇,青山宗還有雪神之子所說的話,宋陽爲竊天者,要與所謂的博弈者爭鋒,是一個變數,將來會面臨很多的危險。

“好……我願隨你去雪神宮!”澹臺五月說道,眼角流出一絲淚光,衝着宋陽露出溫柔的笑容,那樣子讓宋陽不禁心中一痛。

“五月……”宋陽喉嚨乾澀,他不知道雪神說的什麼,但是澹臺五月的話卻聽得清清楚楚,她要去雪神宮……

或許這就是命吧,宋陽這麼想着,他之前感悟出了因果,知道今天的事情他阻止不了,五月雖然柔弱,但也十分倔強。

澹臺五月身爲雪神宮聖女爲因,那麼去雪神宮就是果了,自己身爲竊天者,將來面對十分多的危機也是果,一切或許早已註定。

澹臺五月走了,雪神腳下綻放一朵聖潔雪蓮,兩人的身形一閃消失,雪無涯修爲高深莫測,臨走之前還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蒼臨宗,似乎是在警告。

雪陽宗緊隨其後消失,今天發生了太多,他已經有點懵了。

當所有人都消失,只剩下宋陽一行人,天師拍了拍宋陽的肩膀,他擔心這小子就此沉淪下去,開口道:“喜歡是無止境的糾纏,而愛……就是剋制,剋制喜歡那纔是愛,超脫那個境界,你那小女友懂了,你能明白麼?”

聞言,宋陽頓時渾身一顫,眼底閃過一絲精芒,仿若雷霆閃過天際,緩緩擡起那張佈滿了血跡的臉,露出堅定之色。

“我明白了……放心吧,我不會就此墮落下去,我會變得更強,強大到這世間無人可以阻止我!”

“五月,你在雪神宮等着,三年……三年之內我宋陽必定邁入宗師境界,到時候以最強的姿態去雪神宮迎娶你!”

(本章完) 清晨,金色的陽光將蒼城渲染成了金色,一眼看過去,整個蒼城之中滿是武者,不少人瀏覽周圍的攤位,有的則進去酒樓用餐。

“低級靈草便宜大甩賣嘍,走過路過看一看,價格公道童叟無欺……”

“高級武器便宜出售,你買不了吃虧,你買不了上當……”

街邊有小販在叫賣着,攤位上不少靈草散發着靈氣,遠遠地便是聞到了藥香,還有奇異的雜物和武器,林林總總讓人眼花繚亂。

“老闆,你開玩笑吧,這種貨色還要一百晶幣,你不如去搶劫了!”有人驚叫道,差點破口大罵,那柄雪亮長劍根本不值錢,但是價格奇高,引發吐槽。

“別啊,這可是寶物啊,有着成爲靈寶的潛質,買到你就賺到了!”那老闆滿嘴胡謅,顯然是一個奸商,死皮賴臉的說道。

“哎,客觀你別走啊,慢着慢着……二十晶幣賣給你怎麼樣,靠,這麼便宜都不要?”

衆人不禁鄙視的看着這個老闆,剛纔還一百晶幣,轉眼就縮水成了二十,不折不扣的奸商,實在是太無良了。

街道之上還有許多這種事情,讓人十分無語,但是好在蒼城不允許隨意鬥毆,否則死的很悽慘。

在蒼城的客棧之中,最裏面那座豪宅,這是專屬強者的地方,就算是一般的大師級強者也沒有資格住在這裏,否則會被驅逐出去,甚至擊殺。

嘎吱~~~

最裏面的廂房門被推開,劉清揚鬼頭鬼腦的走進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窗口的宋陽,眼前一亮,嘿嘿笑着,大搖大擺的,肩膀上還扛着一件黝黑的兵器,兵器頂部有着無數尖刺,正是狼牙棒。

“嘿嘿,你醒啦?”劉清揚笑嘻嘻的說道,將狼牙棒放在地上,愛不釋手的摸了摸,那模樣十分滿足。

“我睡了多久……”

宋陽開口,聲音有些嘶啞,他記得自己剛剛說完話,要去雪神宮迎娶澹臺五月之後就昏迷過去了,主要是自己的傷勢太嚴重了,完全是憑藉意志撐下去的。

宋陽轉過頭,眼中有着滄桑之色,但是目光卻異常堅定,仿若能夠洞穿虛空。

“不多,才一天不到,你的恢復力真是驚人,簡直就是個怪胎,才一個晚上斷骨都恢復的差不多了,要是我估計每一個月下不了牀了。”

劉清揚笑着說道,宋陽點頭,他現在擁有堪比龍族的體魄,恢復力十分可怕,況且紫翼神龍的本源也可以幫助自己恢復。

“看你滿面春風的樣子,莫非有什麼大喜事麼?”宋陽開口道,臉上恢復了血色,感覺自己好多了,再過一兩天估計自己就可以完全恢復過來了,這一次在蒼山結界兩次瀕臨死亡,也讓他有着很大的進步。

聞言,劉清揚一拍腦門,笑嘻嘻的將黝黑的狼牙棒捧在手裏,咧嘴道:“你看蒼臨宗那個混蛋宋陽的寶貝,嘖嘖,這可是聖器啊,比起靈寶都要珍貴,雖然是狼牙棒但也是棒子不是,你應該用不上吧,送給我算了。”

劉清揚用的是棒子,狼牙棒與木棍自然相差巨大,但是這個傢伙一見到聖器眼睛都直了,死活要留下來。

“這

玩意要是拍中了,鐵定一下子一個窟窿,簡直帥呆了!”劉清揚滿意的說道,嚷嚷着,興奮的亂跳。

廢材丹神:腹黑鬼王逆天妃 聖器看上去與一般武器差距不大,但是一旦武者以內勁催動那可就不一樣了,可以越級挑戰,十分可怕。

“你喜歡就拿着吧,我有武器,對了,天師在哪裏,我要見他!”宋陽開口。

“哦,天師啊,跟我那死鬼師傅在後院,不知道搞什麼東東。”劉清揚滿不在乎的說道,他性格如此,與血和尚無戒很是對味。

聞言,宋陽走出房間,身形極快,幾乎化作了殘影,讓劉清揚不禁一呆,他確定宋陽並沒有使用《逍遙訣》,但是速度快的讓他眼花。

“奶奶的,老子算是知道什麼是變態了……”

劉清揚咕噥道,他覺得自己踏入了大師級境界應該與宋陽差距不大了,但是誰知道居然差距越來越大,現在自己覺得在宋陽面前根本沒有還手的力量,估計被秒殺吧。

宋陽與木大師一戰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最後的一劍實在是太過驚豔了,雖然不知道木大師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像是被禁錮了一般,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便被斬殺了,他可清楚的知道,自己若是中了那一劍,必死無疑!

豪宅的後院之中,一座小湖泊上有亭子聳立,這裏就相當於一座府邸,在蒼城可是實力越強待遇越好,這裏便是最好的證明。

“你來了……”天師雙手揹負,站在湖心亭子之中,頭也不回的說道,身旁並沒有血和尚無戒的存在,天師似乎早就知道宋陽會來,在這裏等候。

不遠處的樹枝之上,幾隻鳥兒悠閒的在上面歌唱,有一隻鳥兒甚至飛到了天師的肩膀上,天師此刻仿若融入天地之間,在鳥兒眼中就是一段樹枝,沒有絲毫的危險。

宋陽目光一凝,自己剛剛走進鳥兒便已經飛起,十分警覺,可見天師修爲莫測,似乎能夠與周圍環境融爲一體。

“什麼都不用說,我來告訴你。”天師說道,隨即緩緩轉身,衝着宋陽微微一笑,舉手投足皆有一股大道氣韻,渾然天成。

“算上來,你與我並不是師父與弟子,而是師兄弟的關係,當初我在龍島相中你,帶你進入龍宮只是一個試探,唯有得到龍族至高傳承方纔有資格成爲我的師弟,而你做到了!”

陰差陽錯:王妃不受寵 天師說道,當初宋陽在龍宮成功領悟了龍圖騰,而且不是一般的圖騰,龍圖騰柱分爲九根,唯有見到九條神龍方纔是至高傳承。

“更重要的是……我與你一樣,都是真武者,想必你也見過龍青了吧,說來龍青就是我二人的師父,不僅如此,你們這些傢伙倒是唯一一批從界中界裏面活着走出的人類了!”

天師此話一出,宋陽心中如遭雷擊,他想不到天師居然連這個都知道,太過高深了,去過界中界可以說是自己的祕密了,但是天師居然知道了。

“你不必詫異,當你們走進蒼山結界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你們了,你的氣息消失之後我曾經試着去尋找,但是一無所獲,想必除了界中界就是雪神宮了,我曾去過雪神宮一趟,沒有發現,所以必然是界中界!”

他當初爲了尋

找宋陽,去過雪神宮,與雪神宮宮主雪無涯交手,並且確定了宋陽並不在雪神宮,一起消失的還有元尊的孫子元天青,所以他才確定了宋陽等人是進去了界中界。

凡是進入界中界的人都沒有存活的可能,哪怕強大如青山宗,所以他倒是沒有想到宋陽會出來,而且似乎受益不小。

“你在界中界遇到了什麼我不會過問,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祕密,但是你記住,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你是我見過最有潛力的人,將來有一天可以超越我的高度!”

天師說道,並沒有刨根問底,這讓宋陽不禁鬆了一口氣,他體內的紫炎神龍本源只有澹臺五月和元天青知道了。

“謝謝你!”

宋陽開口。輕聲道,若不是這次天師出現自己可能已經死了,對方很有風度,並沒有對自己刨根問底,值得尊敬。

聞言,天師擺擺手,拍了拍宋陽的肩膀:“你這些天好好恢復身體,蒼臨宗那個小子已經將東西送來了,一株聖藥一千株高級靈草,但是這並不算最好的存在,雪神宮的天山雪蓮天生聖藥,可以助你修爲更進一步,如今你距離後天中級只差一步,完全可以藉此突破。”

天師感受到宋陽體內修爲的變化,同樣是真武者,他的修爲更高。這一次身受重傷雖然很痛苦,但也讓宋陽進步不小,雪陽宗那一擊將他的潛力激發出來了,融合了更多的神龍本源,實力更進一步,隨時可能邁入後天中級。

宋陽點頭,與天師並沒有選擇聊很多,這傢伙頗爲神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天師絕對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而且與龍青有關。

第二天,雪陽宗親自到來,送來兩個玉盒,交給宋陽的時候眼中都露出肉痛之色,畢竟是雪神宮的至寶天山雪蓮啊,可以煉製雪神丹,其中一株更是經歷過涅槃,遠超尋常的聖藥。

沒有絲毫的不捨,天師直接讓宋陽取出那株普通的天山雪蓮去煉化修行,他護法,幫助他修爲更進一步。

不過他打算在晚上進行,那個時候更加安靜,自己的狀態也恢復更多,可以一舉突破,等到了後天中級,他有自信戰大師級巔峯強者!

元天青到來,看到宋陽傷勢好了很多,自然頗爲滿意,道:“你果然是一個怪胎,這麼重的傷都死不掉!”

宋陽苦笑,元天青這個傢伙有時候就是這樣了,隨即取出一個玉瓶,塞給元天青,輕聲道:“天青,這裏面有兩滴太歲之血,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

兩滴太歲之血,一滴可以讓元尊恢復到巔峯時期,甚至延年益壽,不會出現木大師那種尷尬的境地,而且修爲可以更進一步。

再者,自己也可以藉助太歲之血進行修煉,邁入後天中級不是問題,甚至更高一步。

收起太歲之血,元天青感激的看着宋陽,對方連這種珍貴的東西都給他了,根本沒有將他當做外人。

“我要跟爺爺一起回結界了,咱們有緣再見!”元天青給了宋陽一個熊抱,笑着說道,隨即頭也不回的徑直離去。

看着元天青的背影,宋陽露出微笑,淡淡道:“放心吧,一定有機會再見的……”

(本章完) 夜色降臨,宋陽盤坐在蒲團之上,深吸了一口氣,此時他的傷勢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就算現在與一名大師級強者對戰都是沒有任何問題。

天師在外守護,這個夜晚宋陽將開始衝擊後天中級的壁障,原本這些東西倒是不存在的,但是自從成爲了真武者,宋陽發現自己居然可以“看見”突破的壁障,唯有打破那層阻礙才能更進一步。

今天劉清揚和小七過來看自己,他將成爲真武者的方法告訴了兩人,這兩個傢伙一聽頓時跑去自己房裏閉關了,劉清揚更是嚷嚷着要成爲真武者好鎮壓宋陽,對此宋陽只是莞爾一笑。

此時在他的面前放着兩個玉盒,打開其中一個,頓時一股濃郁的藥香散發而出,這是一株千年血蔘,散發着聖藥的氣息,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卻宛若一個人類,上面佈滿了血絲,有着光暈流轉。

“原以爲只有何首烏會成長爲人形,沒想到這株血蔘居然如此逆天,千年時間就已經成長爲聖藥,擁有人形。”宋陽驚歎,光是聞着就覺得渾身精氣十足,令他震撼。

他的龍玉之中有着差不多兩百龍獸的屍體,其中大部分爲地級龍獸,一口血肉寶藥堪比高級靈草,十分珍貴,甚至有兩頭堪比大師級大成強者的龍獸,在高級靈草之中也是很不錯的存在了。

如今能夠吸引他的也就是聖藥了,可惜那頭宗師級的龍獸無法斬殺,否則將是血肉寶藥,十分珍貴。

取出血蔘,宋陽深吸一口氣,體內紫炎真氣涌出,浮現在掌心之中,將血蔘包裹在裏面,小心控制着火候。

ωwш▲Tтká n▲C〇

他打算將血蔘以紫炎神龍的火焰煉化,畢竟紫炎神龍曾是天火,可以煉丹,宋陽不懂煉丹之術,但是以紫炎焚燒之後藥效會更加顯著。

嗤嗤嗤~~~

火焰遇到血蔘之後頓時發出聲響,藥香一瞬間濃郁了數倍,血蔘之上泛起光澤,根鬚都被燒燬了,但是卻爲化作灰燼,反而滴落下一地血色汁液,噴香撲鼻,讓宋陽眼前一亮!

紫炎十分霸道,短短十多分鐘,宋陽手中的血蔘便是被煉化的差不多了,化作血色汁液落進早已準備好的小碗之中,聞一下都覺得精神百倍,讓他讚歎。

“不愧是聖藥,比起高級靈草不知道強了多少倍了!”宋陽咋舌道,當最後一點血蔘也被煉化,化作血色汁液,宋陽嘴角掀起,眸中出現了熾熱之色。

“開始了!”宋陽端起早已準備好的小碗,裏面血色汁液露出芳香,讓他渾身一震,精氣流轉,就像是流動的血液,但是多了一絲芳香。

毫不猶豫,宋陽一口將血色汁液全部喝下去,一滴都沒有浪費,小碗丟在地上,頓時面色漲紅,眼睛一瞪,心中出現濃濃的驚駭。

“好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