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習凌的話,傾皇扭頭看向他:「習凌,你進去吧!」

習凌一臉驚異,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傾皇……外面還一大堆事情呢!」

「什麼事都沒有她的事重要,進去之後,找到她,跟在她身邊。但是絕不能告訴她,本皇能看到她的事情。」傾皇一臉嚴肅,看樣子絕不是在開玩笑。

習凌抿抿薄唇,側眼看向安桐。安桐滿臉的無可奈何,他是傾皇,他們又是他的屬下,難道要違抗他嗎?

看到她這個眼神,習凌也是認命了。深深地沉了口氣后,站起身走向了山洞。

就像是在走向閻王殿似得,腳步如千斤重。

「走快點!」

直到傾皇不耐的吼聲,習凌才慷慨赴死的模樣走了進去。沒走幾步,便倒地不起,如同昔帝子他們一樣。

看着他躺在那裏,傾皇鬆了口氣。習凌進去,直到應該怎麼辦。他是絕不會讓冶伽和熾皇有什麼的,所以……

到現在習凌心裏才終於知道,熾皇信中寫的跟在冶伽身邊那個人是誰。熾皇非常討厭那個人,因為他總是破壞他與冶伽,並且時時刻刻都在提醒冶伽,她還有一個傾皇。

習凌本以為是霄王或者是昔帝子,卻沒想……竟然是自己。

「傾皇,現在你可以放心了!習凌是絕不會允許那樣的事情發生的。」安桐瞪着眼睛,看着傾皇,生怕他手上的法力消失。

。「打110啊!我要讓你去坐牢!你下半輩子就在裏面過去吧!一個窮山溝裏面的癟三!」蔡博吼著,那張帥氣的臉有些扭曲。

候曼曼想要將他扶起來,被蔡博一把甩了開去,她沖着候曼曼叫嚷着:「早就說了不要回來參加個什麼同學聚會,你看看你初中的同學都是什……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百一十六章你再說一遍! 隱隱之間,這殺手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結局,臉上露出恐懼之色。

「不!」

恐懼之下,他絕望的尖叫了起來。

然而秦風沒有絲毫留情,五指化掌,朝著對方身上狠狠拍了過去!

砰!

一掌之間,宛若一頭洪荒猛獸,狠狠撞在了這殺手身上。

頓時殺手體內傳出一身悶響,無數骨骼碎裂開來,口中更是鮮血狂奔。

其餘幾個殺手也是回頭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睚眥欲裂。

眨眼之間,第二名殺手也被秦風殺死!

只見那殺手身體被拍的倒飛出去,狠狠撞了周圍的牆壁上,整個牆壁都被打穿!

然而,做完這些,秦風腳下絲毫沒有停頓,再次閃爍起來。

鬼魅的身法,即便是這些頂尖此刻都自愧不如。

巴蘭遠遠看著這一幕,好幾次有想要出手的衝動,但最終都忍耐了下來。

他絕對不能出手,此刻一旦出手,那就會違背自己的道心,以後修為再無存進!

巴蘭死死咬著牙,讓自己忍耐下來。

而此刻,場上只剩下四名殺手!

看到秦風再次消失不見,四名殺手內心已經無法鎮定了,額頭上留下了細密的汗珠,心中無比緊張。

這傢伙,修為明明已經跌落到了宗師二重,為什麼實力還是如此恐怖?

難道對方和他們一樣,也是刺客出身?

只是他們不知道,秦風在軍隊中,接受過各種類似於此刻的訓練,無論速度,爆發力,全都是頂尖一流。

而多次戰鬥下來,秦風各種技巧也是已經達到了極致!

無奈之下,四人再次相互靠在一起,防備著秦風的偷襲。

連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轉眼之間,局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本來佔據絕對優勢的六個殺手,眨眼就被殺了兩個,現在剩下的四個殺手,根本不敢再出動出擊!

秦風身軀在黑暗中不斷閃爍,如同毒蛇一般,準備發起致命一擊。

同時,也在不斷觀察剩下四人的位置,已經臉上神色。

看得出來,對方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那種信心,臉上掩飾不住的恐懼之色,在氣勢上就已經完全落入了下風!

好機會。

秦風知道,這是自己出手的好機會,雖然很危險,但眼下只能孤注一擲。

巴蘭到現在還沒有動手,一定是在暗中觀望機會!

嗖!

他身軀猛地一閃,忽然抓起了旁邊的桌子,直接掀起朝著四個殺手甩了過去。

轟隆!

普通平常的桌子,頓時爆發出來一股巨力,如巨石般朝著四個殺手狠狠飛了過去,在半空之中,就掀起了一股強烈的罡風!

四名殺手臉色一變,但卻不知道,這一次是秦風的虛招,還是打算真的進行攻擊!

沒辦法,秦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他們這些一流殺手都招架不住。

一名殺手揮動拳頭,朝著那飛來的桌子一拳轟了過去!

砰!

桌子當場炸裂開來,然而緊跟著,秦風的身體就在桌子後面出現了,以閃電般的速度朝著那殺手飛了過去!

「什麼?」

「小心!」

幾個殺手大吃一驚,然而秦風速度實在太快,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便已經出現在了那名殺手身前。

秦風手中有一把彎刀,正是之前從第一個被殺的殺手手中搶過來的。

刀鋒之上,分佈著密密麻麻的鋸齒,鋒利無比!

他手中彎刀揮動,凌空劃過一道刀氣,朝著對面的殺手砍去!

轟!

這殺手剛剛揮出一拳,想要再次發力已經來不及了,頓時就被刀氣砍中,身體直接爆裂開來,變成了一堆血水!

看到這一幕,剩下三個殺手徹底嚇破了膽。

這傢伙,到底還是不是人?

修為居然如此恐怖!

「接下來,到你們了!」

看到剩下只有三個殺手,秦風果斷不再猶豫,直接正面出手!

他體內氣血震蕩,瘋狂調動真氣,匯聚在一起,左手一掌,當頭朝著三人拍下!

轟隆隆

一掌之間,暗勁瘋狂爆發,在黑暗的虛空之中,凝聚出來一隻大手,恍若滔天山脈,朝著下方狠狠鎮壓了下去!

三個殺手神色大變,急忙催動各自手段抵擋!

然而,秦風蓄勢已久的這一擊,哪裡是他們匆忙之間能夠抵擋的?

砰!

大廳之中,忽然傳出猛烈的爆炸聲。

連外面街道行走的人們都被嚇了一跳,就看到那位於高樓上的餐廳玻璃全部炸裂開來。

隨後,三道身影從裡面飛了出來,自高樓之上墜落!

「死人了啊!」

「啊啊啊,好可怕!」

「那三個人要摔死了……」

三個殺手,直接被轟的飛到了大樓外面,從十多層高的地方墜落。

周圍看到這一幕的新人,紛紛尖叫起來,臉上緊張無比!

本來,三個宗師殺手是可以強行飛入半空的,但剛才一擊之間,體內氣血震蕩翻滾,短時間內,他們根本無法調動力量飛入半空。

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地面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砰!

終於,三個殺手直接摔在了地上,被砸成肉泥,鮮血橫飛。

市民們也是陷入了混亂和慌張之中,有人拿起手機,連忙撥通了衙門的電話。

而這一下,六個殺手也全部都被秦風解決。

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敵人,也是最終的bos,戰地之虎巴蘭!

巴蘭臉上露出猙獰笑容,死死盯著秦風,道:「不錯不錯,不愧是天策戰神,果然沒讓我失望!」

「過贊了,接下來我的對手,就只有你了吧!」

聞言巴蘭讚許的點了點頭,道:「放心,我會讓你有尊嚴的死去,作為強者,你能享受到其他人沒有的待遇!」

說完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把長槍!

這把長槍赫然是巴蘭的兵器!

「來吧!」

秦風也是一聲怒吼,因為軒轅劍沒有帶出來,只能將手中彎刀繼續當做兵器。

但不得不承認,那名殺手留下的兵器,還是非常堅固的,一場大戰下來,居然絲毫沒有磨損!

刀鋒之上,泛出了白色的鋒利光芒。

巴蘭深深吸了口氣,看似龐大笨拙的身軀忽然動了起來,無比靈活!

。 可就是這一步,這小小的一步!

在姜憐突如其來的闖入后,全部都變了。

她竟然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羞辱傲天哥哥,還打亂了她的計劃,真是該死!

姜馨兒此時眼前一陣一陣發昏,但她最終還是咬牙讓自己保持清醒。

「三妹,你怎麼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三皇子休書?他是皇室子弟,又是皇帝最寵愛的皇子,三妹你這樣做豈不是在打皇家的臉?」

「你把父親置於何地,將我們整個將軍府置於何地?」

姜馨兒溫聲軟語,將溫柔善良的大姐姐形象扮演的無比生動。

但她的話,卻像是一把淬了毒液的劍,直朝姜憐心上扎。

是了,姜憐今晚此舉不說是在楚盛國,即便放到整個武者大陸上來說,那都是驚世駭俗之舉!

區區一個將軍府的庶女,竟然敢將本國皇帝的兒子當面休掉。

這不僅是楚盛國的恥辱,在天下男子看來,姜憐也會變成一個潑辣狠毒之女。

連帶著將軍府其它女兒的名譽都可能受到影響。

「是啊憐兒,你有什麼不滿可以提,但是這麼難堪的手段,以後就不要再用了!」

阮真真也上前,語重心長的朝著姜憐道。

姜讓心裡的火,此時突然蹭一下子全部竄了上來。

「來人,給我請家法!今天我非要將這個禍害門庭、謀逆之女給活活打死在正堂之上,好讓她知道什麼叫做尊卑,什麼叫禮法!」

姜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遍正堂。

此時,任是誰都能聽出大將軍是真的生氣了,他算是鐵了心的要和姜憐過不去。

有人在偷笑,有人同情。

阮真真和姜馨兒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痛快。

本想著只是不給姜憐好果子吃,沒想到姜讓這麼爭氣,竟然是要活活打死姜憐!

當然,平日里這個時候姜老爺子一定會出面阻止,但他此時竟然也沒有立馬反駁,肯定是對姜憐徹底失望了。

這一切簡直合了她們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