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慕黎辰說他還是沒有收服那隻六階高級變異雷豹,眾人心中有些失望又有些高興。

失望是沒有了這麼厲害的寵物保駕護航,後面的路豈不是更危險了?

高興的是安氏兄弟本來就已經厲害了,要是再多了這麼一個厲害的寵物,他們的地位就更不如安氏兄弟了,現在安辰沒有獲得強力戰寵真是太好了。

×××××××××××××××××××××

慕黎辰沒有裝作把那隻六階高級變異雷豹收服的原因就是他不願意眾人再往尤泊山裡面走了。


他對秦銘道:「大少,變異獸的數量估計不止這麼多,如果再往前走,說不定就會全軍覆沒了。」

哪裡是說不定,幾乎是肯定會全軍覆沒。

異能者們心中都是這麼想的,他們目光集中在秦銘身上,迫切的希望他能夠下令返回。

再走下去,就不是完成S級任務了,而是用他們的小命去填這個S級任務。

秦銘心中也在打退堂鼓,只是他多少還是有些猶豫,死了這麼多異能者,卻什麼好處都沒撈著,他實在不甘心。

他看向慕黎辰問道:「如果你再遇到變異獸,還能像剛剛那樣讓它們離開嗎?」

慕黎辰當然是搖頭:「不可能的, 我的鬼丈夫 。」

他的語氣非常的篤定,讓秦銘不得不相信。

秦銘掃視了傷痕纍纍的倖存者一眼,咬咬牙,道:「那我們撤退!」

只是他願意撤退了,但被他請來的魔人卻不願意了:「不行!我沒有得到我想要的東西,絕對不能離開!」

秦銘性子傲氣,對魔人客氣也是希望能招攬到他這樣一個高手,但魔人用這麼不客氣的語氣命令他,他又豈會願意?

秦銘冷笑道:「本少爺不管你想幹什麼,我說了,現在離開就必須現在離開,如果你不願意,你就自己繼續前進吧。」

說完,就帶著人要離開。

那魔人也沒想到秦銘就要這樣撕破臉,他冷笑一聲,然後收起了手中的黑色珠子:「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走得出去!」

在魔人把黑色珠子收起來后,那淡淡得不可見的黑色霧氣也消失了,慕黎辰發現喪屍植物的控制權也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上。

看來這魔人是打算利用喪屍植物給秦銘一個教訓,讓秦銘知道,離開了他是絕對沒法安全的離開尤泊山的。

只可惜,這些喪屍植物都是由慕黎辰暗地裡控制的,他怎麼可能會讓魔人的願望實現呢?

作者有話要說:訂閱已經讓我心碎了,能多點兒留言么?第一次打算寫四十萬字以上的大長篇,多給懶作者點兒動力啊!

太睏倦了,碼著碼著眼睛都眯上了,大家晚安ゞ( ̄▽ ̄)Bye~Bye~

打個滾,賣個萌,一定有好多好多萌萌噠小妖精願意包養我的

收藏我的專欄,開新文早知道哦~ 第105章:漸漸文學城獨家發表


在慕黎辰的暗中操-控下,魔人的算盤沒有打響,他目光陰冷的看著從毫無動靜的喪屍植物中離開的眾人。

就在慕黎辰和安揚暗自防備,以為他會動手的時候,他突然轉身不管秦銘等人,繼續朝尤泊山內部走去。

秦銘等人朝尤泊山外部走的時候,喪屍植物沒有攻擊他們,其實秦銘心中也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


不過當他看到繼續朝內部走去的魔人被瘋狂的喪屍植物攻擊的時候,頓時他就打消了繼續的念頭。

他也不傻,當然看得出來,在魔人收起那黑色珠子后喪屍植物之所以不攻擊他們,就是因為他們是要離開尤泊山了。只要他敢帶著手下繼續朝尤泊山內部走去,那肯定是和魔人一樣的待遇。

秦銘看了一眼被喪屍植物攻擊了個措手不及來不及使用黑色珠子結果被喪屍植物重重包圍住的魔人,然後毫不猶豫的帶著人下山了。

有慕黎辰在,一路上都沒有發生能讓全軍覆沒的危險,不過一些小危機還是有的。


畢竟慕黎辰不能讓人覺得,尤泊山是誰都能進的,哪怕是進去后太危險了還能沒有絲毫危險的退出來。

這樣容易引起懷疑,也容易讓有了後路的人類不死心的繼續探索尤泊山,他們會覺得:反正有了生命危險就不繼續前進了,退回來又不會遇到危險。

慕黎辰不可能給人類這種錯覺,他要將這個臨時基地打造成人類口中的死亡之地,凡是進入尤泊山的人,都得死!

他掃視了一眼周圍重傷休息的異能者們,眼中露出惋惜的意味,可惜這些人都是秦家的人,不能全部殺死,否則他一定要把這些擅闖尤泊山的異能者們都變成化肥滋養他的喪屍植物。

慕黎辰給其他受傷的異能者們施展了治癒系異能后,就回到自己的帳篷內,他還得遙控喪屍和變異獸對付那個還沒有出來的魔人。

安揚知道慕黎辰即將要做什麼,受不得打擾,便像個門神一樣守在帳篷門口,誰都不讓進。

安揚和慕黎辰在異能者小隊和眾人相處了這麼多天,他對慕黎辰那殷勤的態度和兩人之間那若有若無的曖昧,其他人心中也對兩人的關係清楚了幾分。

反正現在是末世,女人因為弱小死得太多了,男人比女人多了幾十倍,在這陽盛陰衰下,男男這種事情就多了起來。畢竟異能者體魄變強了,欲-望也增加。

至於安揚對外說的慕黎辰是他的弟弟安辰什麼的,誰還在意這個,兩人不管是堂兄弟的關係還是親兄弟的關係,都不會有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這都末世了,誰還管血緣親情那玩意兒啊,末世里把自己的親人當做儲備糧的人都有,親兄弟攪基而已,小意思啦。

所以眾人面對安揚那護食的模樣,都紛紛上來恭喜幾句,以求讓安揚高興高興,說不定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就能讓他拉一把呢。

畢竟現在還安然無恙沒有受傷的人就只有秦銘和他身邊的那個親衛以及慕黎辰和安揚了。

前兩者是全靠其他異能者保護的,后兩者則是靠自己的實力。

他們再怎麼討好秦銘,也不可能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能讓秦銘拉他們一把,不被推出去做替死鬼就不錯了,所以眾人都不約而同的來討好安揚。

******

本來其他異能者們來奉承安揚,把秦銘拋在一邊這種事情,秦銘應該是非常不悅的。

只是他現在卻沒有心思來想這個了,他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發現自己身上開始出現了變異。

秦銘獨自一人在帳篷里,他看著自己手臂上的一條筋脈凸起來,裡面的血液變成淡黑色,像一條巨大的黑蟲一樣遊動著。

這種異變他從未見過,也不想變成喪屍那樣皮肉潰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秦銘咬咬牙,狠心的用一把乾淨的小刀劃開那條筋脈,粘稠的淡黑色血液緩緩的流了出來,一股惡臭味散發出來,和喪屍的腐臭味沒什麼兩樣。

好在他們剛剛殺了不少喪屍,外面還有很多喪屍的殘肢,他這一小股的腐臭味混入大批喪屍殘肢的腐臭味中,壓根就聞不出來。

秦銘鼻子聞到那股子惡臭味,顧不得噁心了,只覺得惶恐。

他什麼時候感染上喪屍病毒了嗎?

秦銘拚命的回想自己什麼時候被喪屍咬傷抓傷過,但是他發現,自己左手的手臂上根本就沒有被喪屍抓傷咬傷過,唯一的傷口還是自己剛剛劃開的。

而且他這種異變,似乎也不像是感染了喪屍病毒那樣的異變。

感染了喪屍病毒后變異成喪屍,身上的皮肉會潰爛脫落,散發出腐臭味,跟腐屍沒什麼兩樣。

但他這種異變,卻是從血液中開始異變的,但那黑色的血液中熟悉的喪屍腐臭味卻錯不了……

秦銘見自己手臂中流出來的血液漸漸的從淡黑色變成暗紅色,心中有些竊喜,連忙又把傷口劃得更大一些,這樣放血一直放到他頭暈目眩都沒有停止,直到血液的顏色變成了正常的紅色,他才止血。

秦銘放血看似放了很長時間,但流到地上的血液並不多,那血液的粘稠度很高。

心裡還因為自己的血液變回了紅色而歡喜的秦銘一直沒有注意到的是,他流出來的紅色血液,也依舊是那麼的粘稠……

秦銘站起身來,踉蹌了兩下,才算站穩了身子。

他沒有出帳篷,也沒有打開帳篷的門,只隔著門跟守在外面的那個五階特殊空間系異能者道:「快去找安辰過來!」

他此時身邊真正能信任的人,也就只有這個五階特殊空間系異能者了,只是這人是他父親給他的,如果讓這個特殊空間系異能者知道了,就等於他父親知道了。

不能讓父親知道!如果父親知道了,他肯定會換一個繼承人的,雖然秦褚那小子不爭氣,但卻比他這個被感染的人要好……

如果可以,秦銘誰都不願意告訴,任何心腹都有可能背叛他,他只相信自己。

但他現在失血過多,一時又沒辦法讓自己的傷口消失,一旦出去的話,身上的血腥味就會被人發現。

所以不得已之下,秦銘只能讓人去找安辰過來。

他自信憑他自己的本事,轄制住一個沒有背景的異能者還是沒問題的。

******

慕黎辰遙遙控制著自己的手下和那個魔人對戰,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將魔人手中的那顆黑色珠子奪過來。

只可惜,魔人對那顆黑色珠子寶貴得很,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願意讓珠子被奪走,最後竟然讓那個魔人不知使用了什麼手段逃跑了。

只差一點兒……功虧一簣!

慕黎辰和安揚面對面的坐在帳篷內,慕黎辰心情很不好,陰沉著臉,手中拿著的正是那顆和魔人的黑色珠子是情侶的乳白色珠子。

他正在沉思的時候,突然帳篷外傳來那個五階特殊空間系異能者的聲音:「安辰先生,大少爺請你過去。」

慕黎辰詫異的抬眸,秦銘找他?難道是有什麼大事?

雖然心情不太好,不想動彈,但慕黎辰卻沒有推脫,還是去了。

計劃中秦銘可是個關鍵人物,不能有所放鬆。

慕黎辰跟著那個讓銳金之心和自己擦肩而過的特殊空間系異能者一同走到秦銘的帳篷外。

「大少爺,安辰到了。」

裡面傳來秦銘聽起來很淡定,但實際上卻有幾分虛弱的聲音:「你離開遠點兒,安辰進來!」

那人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他不知道秦銘為什麼要下這種奇怪的命令,但他卻是對秦家忠心耿耿的親衛,對主子的話當然不會反駁,哪怕他不明白秦銘為什麼要怎麼做,他還是按照秦銘的吩咐走遠一些了。

慕黎辰瞥了一眼依舊關注著這邊的那個特殊空間系異能者,然後掀開帳篷進去了。

在進來之前,慕黎辰就有所心理準備了,因為他那對血腥味極為敏感的鼻子告訴他,帳篷里有非常多的新鮮血液,以及……喪屍的腐臭味。

只不過在看到帳篷內的場景時,他還是震驚了。

地上的一大灘散發著腐臭味的淡黑色血液,粘稠的濃度,以及帳篷內空氣中的喪屍病毒……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慕黎辰把目光落到捂著手臂的秦銘身上:「大少……」

秦銘對慕黎辰道:「你過來,幫我把傷口治療好。」

慕黎辰對秦銘的要求並不驚訝,但他卻對秦銘的傷口很驚訝。

秦銘傷口處流出來的血液雖然是紅色的,但慕黎辰總覺得血液的顏色還是有些暗淡,最重要的是,這血液的濃度跟地上的那些血液差不多,而是即使是這些看似顏色很正常的血液,也散發著喪屍病毒到空氣中。

而這種喪屍病毒,雖然不像慕黎辰之前遇到那麼強大,但他能確定,這種情況和他當初在那家超市裡遇到的那個嬰兒小怪物十分相似!

這種熟悉的感覺真是糟糕透了。

慕黎辰把滿腹心事都暫時放到一邊,先給秦銘治好的傷口。

只是當秦銘的傷口剛剛一癒合,他就更加震驚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三篇文總共擼了四更,晚飯還沒吃QAQ

發文後滾去覓食了……

我這麼業界良心的更新,還不酷愛包養倫家喵~>▽<

原創*穿書文→

不入V的快穿原創無CP文→

打個滾,賣個萌,一定有好多好多萌萌噠小妖精願意包養我的

收藏我的專欄,開新文早知道哦~ 第106章:晉-江文學城獨家發表

慕黎辰很震驚,因為他發現秦銘的傷口癒合后,整隻手臂都變得和曾經他遇到過的那隻小怪物的皮膚很相似。

都是皮膚很薄,血管凸起,裡面流動著暗黑色的血液,十分滲人。

秦銘也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臂,他無法相信自己之前還只有一根血管是凸起黑色的,現在就變成整隻手臂都是這樣的。

那麼是不是以後還會慢慢的蔓延到全身?

只要一想到自己可能會全身都變成這副可怕模樣的怪物,秦銘就忍不住身體顫抖起來:「不……這不可能……」

慕黎辰看著他這個樣子,心情也極為複雜,但人還是得幫一把的,秦銘現在還不能死,不然他原本的計劃就會出現不少問題。

想了想,慕黎辰探入秦銘的手臂中,仔仔細細的想要把秦銘會變異的原因找出來。

只不過他沒找到原因,倒是找到了暫時抑制的辦法了。

慕黎辰暗中從乳白色珠子內引出一絲白色的能量,輸入秦銘的手臂中,立竿見影的,秦銘手臂上的黑色漸漸的消退了,露出蒼白的皮膚。

只不過這種方法終究只是暫時的,而不能根除,當慕黎辰從乳白色珠子中引出的能量再也驅除不了那黑色的能量后,秦銘的手臂又恢復了之前只有一根凸起的黑色血管的模樣。

本來已經絕望得幾乎要瘋狂的秦銘,突然感覺到慕黎辰給他的手臂中輸入一絲冰冰涼涼的能量后,發現自己的手臂恢復了大部分。

哪怕沒有全部恢復,只是抑制了異變的繼續,他已經十分開心了。

秦銘激動的抓住慕黎辰的手:「你有辦法救我是不是?」

慕黎辰當然沒辦法救他,即使有也不會救的,能幫他壓制下去就不錯了。

所以他搖了搖頭:「暫時只能抑制住,沒辦法根除。」

秦銘也不怪他,有些激動的笑道:「能有辦法抑制住就好,能暫時抑制住就好……」

抑制住了,就有時間找到辦法根除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