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龍輕輕地關上了門回到臥室,但是此時的房間內的猴子,卻躺在哪裏像回答命令一樣說道。

“他拿了一把手槍”

聶龍隱約聽到猴子嘟囔了一句夢話,但是隔着房門他並沒有聽清楚,他將手槍藏在枕頭下,沉沉睡去。

天亮了。

聶龍睜開雙眼,習慣性的向枕頭下摸去,觸到了冰涼的手槍,放下心來,他看着頭頂的天花板,越發覺得有些不對,聶龍猛地坐了起來向四下望去,聶龍發覺冷汗順便佈滿了全身,他發現現在他不在猴子家,而是在他自己的家中。

“怎麼回事?猴子呢?怎麼回事?我應該是在猴子家啊!”

聶龍抱頭怒吼道,他明白過來是又張十二搞得鬼,肯定是他趁他睡着了,將他擡到這裏,猴子呢?猴子出事了?聶龍立刻穿上衣服,提槍衝了出去。

半個小時候滿頭大汗的聶龍,到了猴子家,聶龍使勁的拍了拍門,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猴子出事了,可是突然門卻打開了,聶龍驚訝的看到王雲麗站在裏面。

聶龍擦了擦額頭的汗問道“嫂子,你回來了?沒事吧!猴子呢?”

王雲麗疑惑的看着此時的聶龍,回答道“猴子已經起來了,聶龍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王雲麗說完聶龍就看到猴子從臥室中走出來,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他立刻衝了進去,問道“猴子,你沒事吧!”

猴子見到聶龍滿頭大汗一愣,道“我?沒事啊!聶龍你不是說要去廣西嗎?怎麼沒去呢?”

聶龍一驚,立刻抓住猴子的手臂問道“猴子你說什麼?去廣西?”

“對呀!”猴子點頭道“你不是說要去廣西嗎?昨天的飛機嗎?怎麼不去了?”


聶龍吃驚的望着眼前的一幕,此刻他的大腦已經了成了一團亂麻,如果沒有記錯。猴子說的事情正是他幾個月之前已經做過的事,他想到兩個人或許在昨天晚上被張十二他們動了手腳,要不然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睡醒之後出現在自己的家中,還有一點也更加確認了聶龍的想法,那就是猴子的腿,幾個月之前猴子還坐在輪椅上,而現在他是是站着的,就說明聶龍沒有猜錯。

“聶龍!聶龍!你沒事吧!”猴子見聶龍發起了呆,問道。

聶龍扭頭回答道“猴子,現在是六月吧!”

猴子一愣道“對呀!六月”

聶龍指着猴子的腿說道“你的腿什麼時候受得傷。”

猴子突然仰頭笑了起來“聶龍,你可真會開玩笑,受傷?你看我着腿像是受傷了嗎?”猴子說完踢了兩腳,看起來他的腿一點問題也沒有。

“不可能啊!”聶龍衝上前去,仔細查看,他發現猴子的腿上竟然真的沒有疤痕。


猴子推開聶龍,疑惑道“聶龍,你沒事吧!” 「我問問去!」花琉璃踏進屋子裡面,便好奇的說道「咦?淺語和秋蘭的小臉可一個比一個的紅彤彤,有啥好事沒?」

她這一說話,更讓姚淺語和秋蘭的臉如火燒一般。

「調皮!」琉月夫人溫柔的瞪她一眼。

「娘親,你偏心,我大婚的時候,可沒見著你和我說悄悄話!」花琉璃皺眉說道。

「你這丫頭,你去了皇宮,拜的高堂也不是為娘啊!」琉月夫人說道。

「哼,拜了高堂也沒人說什麼,娘親,快告訴我,你到底跟她們說了什麼悄悄話啊!」花琉璃撒嬌道。

「這個說出來,可就不靈了啊!」琉月夫人抿唇說道。

「小氣,連我都不肯告訴,不和你們玩了!」花琉璃賭氣的抿唇,然後坐在桌子上便開始吃劉家娘子準備好的團圓面。

所謂的團圓面便就是做好的麵條,裡面放了各種各樣的花瓣做湯,百花入湯,又名百花面,原本是寓意著和和美美的意思,而面下好之後,便去掉花瓣,這湯裡面便含了各種花瓣的香氣,吃起來,格外的美味。

「嗯,不錯,真好吃!」花琉璃贊道。

「你這丫頭!」琉月夫人寵溺的笑著,又把自己碗里的麵條放到了花琉璃的碗中。

「娘親,不要了,我這些就夠了!」花琉璃推辭道。

「什麼夠了啊,夫人,你可別疼小姐的話,她現在可是胃口大的很,一個人能頂兩個人吃!」秋蘭說道,說著還要把自己碗里的面撈進去。

花琉璃苦笑,什麼叫一個人能頂兩個人吃啊,她本來就是兩個人好不好啊,還有,這是什麼情況,都把面放到了自己的碗裡面,莫非是把自己當成小豬來餵養不成?

「打住,打住,我夠吃了,你們都給我,想把我撐壞嗎?」花琉璃皺眉說道。

「都吃各自的吧,小廚房裡面還預備著呢!」劉家娘子溫柔的笑著說道。

幾人正吃著,外面跑進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娃,正是昨日鬧喜的小傢伙。

「娘娘萬福!」那小女娃一跑進來,便規矩的給花琉璃行禮,那脆生生的聲音,頓時讓花琉璃母愛大發。

「快起來,這是誰家的娃娃,這麼可愛?」花琉璃撫摸著小女娃柔軟的髮絲說道。

「回娘娘,民女劉蘭兒!」小女娃脆生生的回答。

「嘿,小蘭兒,你來這裡做什麼來著?」花琉璃連語調也放柔了。

「來問問娘親,娘娘什麼時候吃好團圓面啊,好陪我和哥哥妹妹去玩堆雪人!」劉蘭兒低頭說道。

「蘭兒快過來,誰說娘娘會陪你們玩雪人啊?」劉家娘子趕緊呵斥劉蘭兒。

「娘親,是哥哥說的!」劉蘭兒委屈的說道。

「姐姐,這孩子是你家的啊?都這麼大了?」花琉璃感慨的說道。

「嗯,就是調皮的緊!不讓人省心,昨日聽說還跟你們討了賞!真是的,我問了丁香,說是你安排的,你也是,緊慣著她們!」劉家娘子凝眉說道。

「小孩子嗎,況且,我也是他們三個的姨姨不是?姨姨給賞不應該嗎?是不是小蘭兒?」花琉璃摟著小蘭兒說道。

小蘭兒也是鬼靈精,撲閃著黑溜溜的大眼睛甜甜的叫了一聲「姨姨,蘭兒好喜歡你!」

那軟軟的語調,頓時把眾人的心都給融化了。

「反正我也吃飽了,不如跟他們去玩堆雪人,也好活動活動一下身子!」花琉璃開心的說道。

「這怎麼行,外面滑的緊,若是有個意外!」話還沒說完,劉家娘子慌忙打自己的嘴「呸呸呸,我這是說的什麼瞎話,娘娘可不許跟他們一起胡鬧!」

「娘親!」小蘭兒一看到自己的娘親攔著,頓時覺得有些失望。

「姐姐,我自己會照顧自己的啊,我還不是笨到連自己都照顧不了吧,我是懷了孕,但是不是傷殘人士啊,陪小孩子們玩又有什麼打緊,你們兩個要不要一起來玩啊?」花琉璃看向了姚淺語和丁香。

「要!」丁香響亮回應,她原本就是伺候花琉璃的丫鬟,當然是她家小姐去哪裡,她也要跟到哪裡去了。

「我也去!」既然自己新娶的老婆都去玩了,暗影當然也要跟著去了。

「我們也去!」許若風放下碗筷,然後自然的牽住姚淺語的手低頭說道。


姚淺語羞澀的點了點頭,看著許若風的目光溫柔。

劉家娘子也只得順了他們的心意,讓他們幾個人去了後花園當中堆雪人。

「姨姨?這雪人是怎麼堆的啊?」小蘭兒瞪著疑惑的大眼睛看向花琉璃。

「嗯,就是和人一樣啊!」花琉璃說道。

「可是,人有眼睛,鼻子,嘴巴,那雪人兒也會有嗎?」小蘭兒不解的問道。

「小傻瓜,你說呢?」花琉璃指著小蘭兒的鼻子笑道。

「要我說呢,那就是眉毛彎彎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也是個絕色美人哦,像姨姨一樣的!」小蘭兒歪著小腦袋古靈精怪的說道。

「小蘭兒,胡鬧!」劉家娘子一臉緊張的呵斥了小蘭兒一句。

「姐姐,小孩子嗎!」花琉璃慌忙阻止了她。

「蘭兒,最小,缺了管教,都怨我!」劉家娘子歉然道。

「蘭兒才好,冰雪聰明,姨姨喜歡!」花琉璃輕笑道。


「娘親,姨姨都說喜歡蘭兒了,你就不要怪蘭兒了!」一旁站著的一個沉穩的少年過來說道。

「古晨,你也跟著胡鬧!」劉家娘子瞪了他一眼。

「姐姐,你這樣反而讓孩子們跟我生分了啊,這香草閣裡面,我從不拿你當了外人啊!」花琉璃皺眉道。

「娘娘,你對我們的大恩,我不能忘,只能記在心裡,今生也許還不了,但是後來,我會讓孩子們都記得你的大恩大德的!」劉家娘子低頭說道。

「姐姐,我從不求你什麼,原來的彎月布莊,我那麼放心的交在你的手裡,現在這東城,這香草閣,我也願意交給你們,因為我信任你們,你們都是我的親人,你可明白?」花琉璃真誠的說道。 看着眼前的猴子,和不遠處的王雲麗不斷的搖頭,聶龍抱住了頭,雙手使勁抓住頭髮,一時之間痛苦到了極點。

一旁的猴子和王雲麗兩人相互望了一眼,一副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

“猴子!”聶龍突然擡起了頭,問道“你告訴我,我現在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猴子驚訝道“聶龍,你沒事吧!這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那好”聶龍指着自己問道“你告訴我,我是誰?”

“聶龍啊!”

聶龍一指王雲麗說道“那她呢?”

“你嫂子,王雲麗啊!”

聶龍不住的點了點頭不知道說什麼好,這時聶龍口袋中的電話嗡嗡響了兩聲,他掏出電話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咬牙按下了接聽鍵。

“喂!聶龍”

一聽這個聲音聶龍立刻激動過來,是張十二的聲音,便立刻吼道“張十二,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張十二冷聲說道“聶龍,你不要這麼着急,找不挺好嗎?現在一切都正常了?”

聶龍咬牙狠狠說道“張十二,我要殺了你。”

“哈哈!”電話裏張十二突然笑了起來“聶龍,我勸你還是放棄這個念頭,這對你沒有任何好處,我給你打電話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加入我們纔是你唯一能夠選擇的,當然了我也可以將你的記憶就像洗磁帶一樣給你洗掉,你看看你的兄弟猴子,還有他旁邊的王雲麗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放屁!張十二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加入你們的”

張十二冷聲說道“哼,聶龍你不要太過分了,我給你考慮的時間,希望接下來的幾天你不要太過驚訝”

聶龍慢慢對擡起頭,他看到對面的猴子和王雲麗瞪着雙眼,疑惑的看着他,聶龍也不想解釋什麼,他知道他說什麼也沒有用,都是徒勞。

猴子慢慢地走過來問道“聶龍,沒事吧!張十二是誰?你要殺了他?”

聶龍擺手說道“我沒事猴子,沒事!”

猴子見聶龍此刻的表情,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追問下去,站在聶龍面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放下電話聶龍的大腦中,始終盤旋這張十二的話,他明白張十二所做這一切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他加入他們,而聶龍對張十二已經恨之入骨,但是他突然想到,昨天見到張十二的時候,張十二明確的告訴他給他考慮的時間,說是第二天的早上,那又爲什麼突然現在變了卦?

他想到可能是張十二已經猜到他的想法,但是張十二是怎麼知道他當時已經決定要殺他的的?聶龍慢慢想到昨天晚上,猴子的情形,聶龍楞了一下,是猴子,只有猴子見到他昨天晚上拿的手槍,但是不可能啊!猴子當時應該是夢遊一樣,他不可能知道啊!

“難道猴子比他們控制了?”聶龍想到這裏,頓時覺得渾身血液就像凝固了一般,他不敢想了,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一切就真的麻煩了,那麼前面張十二說是幫助他恢復猴子記憶的話,都是騙他的,都是一場驚醒策劃的騙局。

“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人?”

這句話突然涌現出來,聶龍頓時覺得這句話,此刻是多麼的可怕,他身邊所信任的人,現在似乎成了一個傀儡,一個傳遞信息的接受人,而他卻被這樣的人圍在中間聶龍心有不甘,他不敢在往下想了,聶龍覺得他快要瘋了。

猴子見聶龍突然變了,眼神中也不知道到底包含着怎樣的情緒在裏面,他看見了一種麻木和崩潰藏在聶龍眼底,他察覺到此時的聶龍似乎正在承受極大的折磨,猴子準備安慰聶龍,卻見他突然大笑起來,瘋狂的衝了出去,猴子一驚見狀立刻追了出去。

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了傾盆大雨,樹枝被豆大的雨點砸的嘩嘩作響,大街上的人打着雨傘,快步行走,雨水在路邊匯聚成一條條小溪,鑽入惡臭的下水道內。

聶龍瘋狂的衝出了出來,他發現眼前的世界是一種灰濛濛的顏色,他在大雨中狂奔起來,皮鞋踏在雨水中,濺起的水花打溼了褲腳,他怒吼連連,路人聽見聲音,都紛紛駐足觀看,這個在雨中的瘋子。

衣服頃刻間被大雨拍溼,汗水雨水在臉上交織,落入聶龍的口中,他嚐到了淡淡的苦味。

“聶龍!聶龍!”猴子瘋狂的衝出樓道。

現在聶龍所感受到的世界,是沒有聲音的,可以說任何的聲音已經引起不了他的興趣,但是他還是聽到身後隱約熟悉的呼喊聲。

聶龍不想停下來,他想奔跑他需要發泄。

而就是此時,路邊不遠處的一輛黑色汽車內,正有一雙透着戲虐的眼神,望着大雨中瘋狂奔跑的兩個身影,他笑了笑伸手搖上車窗,小擺手說道“走!回去”

猴子看着聶龍在雨中瘋狂的奔跑,他的心也隱隱做痛,聶龍怎麼了?他到底發生什麼了?他從來沒有見到聶龍如此這樣痛苦過。

聶龍感受着呼吸愈發的冰冷,但是他的體內就像着了火一般,一刻也停不下來。

猴子追出很遠,他注意到聶龍的速度比他要快多了,而到現在都沒有見到聶龍有吃力的現象,他突然看到一輛出租車,伸手立刻攔住,跨上車隱約還能看到前方那個在大雨中熟悉的身影。

“快點,追上去”

出租車快速的開了上去。

幾分鐘後猴子追了上來,打開車窗喊道“聶龍,停下來,聶龍!”但是聶龍就像找了魔一般,沒有絲毫反應,猴子心裏頓時不安起來。

“給我開到前面,截住他”

車租車開出一段距離,猛地停下來,猴子跳下了車雙腳踏在水裏,他看到聶龍正朝他瘋狂的跑了過來,猴子幾步衝了上去,一把將聶龍抱住,誰知道還未抱穩就覺一股大力傳來,自己就被甩在路邊,猴子咬牙站了起來,牙咬追上去縱身跳起來,重重的一拳,砸在聶龍的後頸部,聶龍向前猛跑兩步,栽倒在地。 秋蘭早已聽的擦起了眼淚,而一旁的姚淺語卻是特別的震驚,她原本就知道花琉璃識大體,去不料,她竟是有如此籠絡人心的手段,能讓人死心塌地的為她賣命,而她卻也是能真的為手下人遮風擋雨的主子。

「娘娘說的是,是姐姐見外了!」劉家娘子擦著眼淚說道。

「好啦,我們堆雪人兒好不好啊?姨姨,我們都急壞了!」小蘭兒拉著花琉璃的衣服,迫不及待的說道。

「好!」花琉璃微笑著點頭,帶著眾人朝著院子裡面走去。

「堆雪人了,堆雪人了。太好了!」幾個小孩子快樂的奔跑著,厚厚得雪地里滿是他們的小腳印。

「娘娘小心些!」秋蘭扶住了花琉璃。

「傻丫頭,叫我什麼來著?」花琉璃笑她。

「小姐,你永遠都是秋蘭的主子!」秋蘭紅著眼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