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浪如潮,以韓辰為中心,向著四周瘋狂激蕩開來,瞬間衝擊在四周的牆壁上。

嗡嗡嗡…

耀眼的光芒從牆壁上浮現出來,這是閣樓中布下的禁制,此時在這可怕的龍吟音波之下,竟然被完全激發出來。

咔嚓、咔嚓…

音浪滾滾,瘋狂衝擊,牆壁上的光芒,雖然依舊強盛,但還是有一道道細密的裂縫,浮現了出來。

數息之後,音浪終於削弱,逐漸消散,牆壁上的光芒也泯滅下去,只留下無數道密密麻麻,好似蜘蛛網一般的裂縫細紋。

呼!

重重的吐了口氣,揮手將周身的磅礴靈氣散去,魔雷之力、罡火之力收斂入體,韓辰緩緩站了起來。

「這一次的收穫,不錯!」

心神在體內掃過,感受著此次的提升,韓辰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轉身離開了修鍊室!(未完待續。。) 東靈外院,雖說弟子數萬,時常有所爭鬥,不過大多數時候,還是頗為平靜的。

能夠進入東靈外院的,都是萬中無一,揚名一方的天才俊傑,這些人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標,不會將時間白白浪費在無用之事上,人門都在抓緊每一分的時間,提升自身。

走在小道上,看著那些來往如梭的弟子們,韓辰心中不免浮現出一絲感概。


「武道殘酷,任你是一方天才,還是雄霸一方的強者,其實都不過是在這條路上的掙扎之人。漫漫之路,不達巔峰,終有一日,也會身死道消,隕落消失!」

想到此,韓辰心中因為閉關結束,而有所放鬆的心神,再度微微繃緊了起來。

雖然這一次閉關,韓辰提升極大,但依舊身在這條漫漫之路上,和其他的弟子,並沒有什麼區別,自己有什麼資格放鬆?

「武道修鍊,鬆懈不得啊!」輕輕吐了口氣,韓辰自語道。

不過說是這麼說,韓辰倒也不至於剛出關,就又立刻進入緊張的修鍊之中。

修鍊一途,不可鬆懈,但也需要張弛有度,畢竟過剛易折,一味的苦修,未必會是好事!

「不知道蕭龍王他們如何了!」

輕語一聲,韓辰身形騰起,向著蕭龍王幾人所在的閣樓而去。

很快,韓辰身形落下,蕭龍王等人的閣樓空間護罩都開啟著,依然在閉關之中,徐虎那傢伙也是一樣。

徐虎性子不算很沉穩,對修鍊有熱情,但還遠不如韓辰、蕭龍王等人這樣,可以一直沉浸在修鍊之中。這一點,從與之接觸的幾次,韓辰可以完全感受的到。

不過隨著這段時間韓辰搞出的幾次大動靜,這傢伙恐怕也被刺激的不輕,隨著蕭龍王幾人的閉關,也開始了努力的苦修。

這倒是件好事!

徐虎性情不錯。他若是能夠提升變強,韓辰自然是樂意看到的。

「去藏經閣看看吧!」沒有在繼續停留,韓辰騰空而起,想著藏經閣的方向疾馳而去。

說起來,從韓辰進入外院到現在,時間也不短了,但一直都處於修鍊之中,這專門收藏武學典籍的藏經閣,他還都沒去看過。

以他如今的修為實力。所掌握的一些武學,其實都有些跟不上了,就如三龍劍訣、八荒獅子印、虎豹雷音這三門武學,威力已經削弱了很多,平時對敵交手之時,韓辰已經很少在施展。

只是三龍劍訣因為太過特殊,可凝聚三枚劍胎,而且威力也還沒有完全落下。所以韓辰才一直都沒有放棄過。至於另外兩門武學,韓辰幾乎已經完全雪藏了。很少施展過。

「音波功的威力不可小視,虎豹雷音雖然已經跟不上我如今的修為,不過如今我吞噬那十六滴精血,身蘊一絲上古祖龍血脈,倒是可以施展龍嘯音波,威力極強。倒是可以替換下這虎豹雷音!」韓辰心中暗道。

先前在閣樓中修鍊結束,韓辰發出一聲龍吟,正是在吸收那一絲上古祖龍血脈之後,所獲得的。

一吼之力,連閣樓中的禁制都險些抵擋不住。威力可見一斑,按韓辰估計,那龍嘯音波,應該足以媲美地階五品級別的音波功了,正好可以替換下虎豹雷音。

當然,如果藏經閣里有更好的音波功,韓辰也不介意收下。

至於八荒獅子印,品階雖然不低,足有地階五品,但可惜是殘缺的武學印法,只有這一式。

這一點,韓辰早就察覺到了,但凡品階如此之高的武學,都是玄奧無比,威力極強,絕不會僅僅只有一式,而且還是僅僅只有如此威力。

就如同九霄翻天印一樣,雖然品階是地階頂級,但四式印法的威力卻相差極大,第一式的九霄鎮地印,在劍王境時,可讓韓辰縱橫無敵,在劍皇境時,威力雖然看似更強,卻已經削弱許多,至於劍宗境,更是不用說了,遠不如後面三式印法的強大。

在這八荒獅子印之上,定然還有更強的印法,若是能夠全部得到,絕對不比九霄翻天印來的遜色。

只是可惜,和那百獸擬訣一樣,韓辰一樣毫無線索,日後也能看機緣了。

不過因為掌握了九霄翻天印,韓辰倒是不急著再換其他印法武學。

剩下的,就只有三龍劍訣了!

想到此,韓辰不由在心中問道:「老師,以我現在的實力,還不夠資格修鍊那《縱橫劍典》嗎?」

對於這《縱橫劍典》,韓辰早就惦記了,鬼谷一派中,最為強大的劍道典籍,比之三龍劍訣,強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早在當初還在東靈學院,跨入劍宗境的時候,韓辰就詢問過鬼谷子,何時能夠傳承《縱橫劍典》,可鬼谷子一直不曾答應過。

如今,韓辰修為跨入半步劍尊境界,而且因為吞噬大荒雷火蛟十六滴精血,不但修為根基完全穩固,更再做提升,邁入了中期境界。

此等修為實力,難道還不夠資格傳承《縱橫劍典》嗎?

「不夠!」鬼谷子的聲音在韓辰的識海中響起,回答的非常乾脆。

聞言,韓辰眼中頓時露出失望之色。

「你可曾記得,當初在十萬大山之時,我與你說過,修鍊《縱橫劍典》的要求是什麼?」這時,鬼谷子聲音又響了起來。

韓辰微微一怔,腦海中回憶起當年初次離開黑岩鎮,在那萬兵齋的逼迫下,在十萬大山中苦修時的畫面,當時,鬼谷子的確對韓辰提起過,修鍊《縱橫劍典》的要求。


「記得!」點了點頭,韓辰回應道:「您當時說過,《縱橫劍典》需要強大的修為境界為支撐,更需要力之一境、技之一境,都達到很高的層次,才可得以參悟修鍊。」

這是當時鬼谷子提過的,韓辰記得很清楚。

「不錯!」鬼谷子的聲音再次響起,淡淡道:「那你覺得,你如今達到要求了嗎?」

聽到鬼谷子如此說,韓辰摸了摸鼻子,露出一絲苦笑。

「好像還沒有!」(未完待續。。) 修為境界,他如今已是半步劍尊中期,但鬼谷子卻說無法修鍊《縱橫劍典》,顯然還不夠。

至於力、技兩境!

當初在十萬大山,韓辰修為不過劍兵境,修為太低,還無法理解,如今卻已經明白。

所謂力、技兩境,不單單是領悟武學的精髓奧義,更是對對天地規則、大勢的領悟。

領悟武學的精髓奧義,只是堪堪踏入這兩境之中,只要天資足夠,基本都可以做到。當初的紫雲,就曾做到了,之後韓辰也做到了。

但想要提升到更高的境界,就需要參悟天地規則、大勢,這僅僅是擁有足夠的天資,已經不夠,還需要強大的修為來支撐。

以韓辰如今的修為來說,對於這兩境的領悟,已經不弱了,隨手一劍,都可引動天地規則、大勢,但距離鬼谷子所說的要求,顯然也是不夠。

至於說,究竟到何種地步,才能傳承修鍊《縱橫劍典》,鬼谷子沒有說,韓辰也沒有問。

他相信,只要他達到了要求,屆時,鬼谷子自會讓他傳承這門強大的劍道典籍。

藏經閣前,人群涌動,一如既往的熱鬧,韓辰身形落下,自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中一些萬象門、三大分院的弟子,立刻露出了緊張之色,甚至有人更是直接起身離開,引起一陣騷亂。

韓辰卻是沒有理會這些人,徑自踏入了藏經閣之中。

藏經閣很大,共有六層,每一層都放置了大量的木架,木架上分門別類的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武學典籍,都為極為上乘的武學功法。

韓辰緩緩踱著步。隨意看著。這些武學典籍都布有禁制,無法直接查看其中內容,不過一旁都會有標籤註明其特性,能夠讓人對其了解,若是看重的話,便可以直接去長老處。支付劍印,取之翻閱,但不可帶走,將其中內容完全記下后,需要將之重新放回原處,隨後禁制又會開啟,讓其他人挑選。

如此一來,可以讓藏經閣的武學典籍,最大化的利用。

兩個多時辰后。韓辰踏上了第六層,但不過半柱香,就一臉鬱悶走了下來。

第六層的武學典籍不多,只有八百多部而已,但每一部武學典籍,威力都強橫的驚人,因為這八百多部武學典籍,全部都是天階級別級別的武學功法。

天階。韓辰修鍊到今天,還從來沒見過天階級別的武學功法。瞬間就動心了,只是等他看到所需要支付的劍印后,差點沒吐血。

其中一部天階一品的劍法武學,竟然需要四千萬金劍印,這簡直就是搶啊!

韓辰的空戒里,最多也不過三百五十萬金劍印而已。距離四千萬,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按他估計, 我的巫術之路

而且,這還只是天階一品。至於其他的更高的品階,價格更是高的離譜,韓辰根本不敢多看,直接轉頭就下來了。

他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東州那麼多年,都不曾聽說過有誰擁有過天階武學,敢情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

「算了,天階不用想了,還是挑選那門偽天階的吧!」韓辰自我安慰起來。

先前在五樓的時候,韓辰就已經看重了一門偽天階級別的劍道典籍,劍法與功法皆有,非常適合韓辰,而且威力強橫,絲毫不遜色於帝血劍靈傳給他的斬天十三劍。

斬天十三劍,十三劍式威力無窮,但卻沒有相應的修鍊功法,否則的話,韓辰也不用費這麼大的功夫,過來挑選了。

五樓有長老鎮守,韓辰支付了三百萬金劍印,將那門劍道典籍拿到了手!

「韓辰,去靜室中參悟吧,不過切記,靜室中不可久留,至多半個時辰,便要出來!」那名長老對著韓辰點點頭,微笑著說道。

對於韓辰,他的印象很深,平時冷漠刻板的他,此時面對韓辰,也不由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韓辰明白!」韓辰恭敬施了一禮,轉身走入了不遠處的靜室之中。

在靜室中盤腿坐下,韓辰將那門劍道典籍取了出來,將之記載的並非書冊,也非捲軸,而是一枚玉簡。

望著掌中的玉簡,韓辰眼眸微頜,心神一動,沉入其中。

霎時間,一股股信息,如洪流一般,湧入韓辰的腦海之中。

「《劍二十三式》,位列天階五品,八千年前,一代天驕,天星於三十歲之時,踏入劍聖之境時所創…」

劍二十三式!

是這門劍道典籍的名字,共有二十三招劍式,直接以此命名,可見創出這門劍道典籍的主人,是何等的自信。

只是可惜,韓辰現在得到的《劍二十三式》卻是殘缺的,二十三招劍式,最後的兩招劍式缺失,只有二十一招劍式。

據典籍記載,那缺失的兩招劍式,是這門劍道典籍的最強奧義所在,甚至可以說是這門劍道典籍的精髓,如今缺失,使得這門被無數武者所推崇的無上劍道典籍,威力大減,品階也從原本的天階物品,直接跌落到了偽天階層次,甚至連天階都入不了了。


對此,韓辰心中也只有暗自嘆息。

不過他也沒有強求,先前他查看這門劍道典籍的時候,已經從標籤上知道了,早就有心理準備。

畢竟再怎麼說,這也是偽天階的層次,比之三龍劍訣可要強橫的多了,已經是賺了。

心神在玉簡中緩緩研讀,那二十一招劍式,很快就被韓辰完全深深烙印於識海之中,無法忘卻,之後是與之相匹配的功法。

功法倒是沒有缺失,是完整的,與二十三招劍式相輔相成,威力極其的強橫,不過因為那兩招精髓的劍式缺失,使得這功法威力也大打折扣。

很快,半個時辰到了。

韓辰睜開雙眼,起身走出了靜室。

將玉簡奉還給了長老,剛準備轉身離開,突然一個聲音響起,將他喊住了。

「韓辰,我們可是等了好久,你終於出來了!」

韓辰循聲望去,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容。

只見柳湛、龍玄和紫狂三人,從不遠處向這邊走來。(未完待續。。) 「你們怎麼過來了!」韓辰迎了過去。

「聽說你出關了,我們就過來了,有些事情要找你!」龍玄微笑著說道。

韓辰出現在藏經閣,動靜可不小,他們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便立刻趕了過來,不過韓辰卻進入了靜室,這一等就是半個時辰,直到現在韓辰才出來,的確是一陣好等。

「好,正好還欠柳湛一頓酒,這次一併還了!」韓辰很乾脆的點頭。

「哈哈哈,城裡的烈陽樓的千火釀不錯,早就想嘗嘗了!」柳湛大笑一聲。

「好,那就烈陽樓!」韓辰點頭。

隨後一行四人離開了藏經閣,騰空而起,離開外院,向著城內而去。

烈陽樓,韓辰聽說過,是東靈聖城之中,極為有名的酒樓,坐落於東城之中,以各色美酒而著名。

柳湛所說的千火釀,則是諸多美酒中,最為有名的一種美酒,堪稱極品,但凡嘗過其味道的人,沒有不稱讚的。

不過這烈陽樓的酒,從不外售,只能在其酒樓之中品嘗,這也使得不少的武者,不遠千萬里,慕名而來,只為一場佳釀。

「好醇的酒香!」

韓辰四人剛踏入大堂之中,一股極其濃郁的酒香撲鼻而來,深深吸了一口,只覺渾身舒暢,忍不住讚歎一聲。


「的確是不錯!」紫狂三人也帶著笑意,點了點頭。

小二迎了上來,韓辰對著小二的吩咐了一聲,隨即四人直接上了頂樓,在一個靠窗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幾位客官,這些都是我們酒樓的招牌菜,千火釀、清風吟、桃花雨…我們酒樓的美酒都在這裡了。幾位慢用!」

很快,酒菜上來,非常的豐盛,美酒佳肴,只看一眼,就讓人口中生津。食指大動。

「哈哈,我就不客氣了!」小二退下,柳湛大笑一聲,直接端起一個酒罈,拍開封泥,仰頭就灌了起來。

「好一個千火釀,果然夠勁兒!」重重的吐出一口酒氣,柳湛咧了咧嘴道。


紫狂、龍玄和韓辰,也各自端著一個酒罈。品嘗了幾種美酒,都覺得非常不錯。

清風吟,酒香醇厚,但入喉清冽,好似清風吹拂,讓人渾身舒暢,就連心神都感覺輕鬆不少,滋味絕佳。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