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黃民軍的親人們,同樣有黃民軍幫忙開小灶,從師傅那順來了一本高級功法《源靈決》,也都是鍊氣高階,只比那些巔峰低了點兒。只有幾個黃民軍的同齡的兄弟姐妹們還算是有實力。至於爺爺輩及父輩卻是最弱的,因為修鍊對他們來說,他們只要能平安的生活就夠了,至於打打殺殺的,他們都不想介入,也從而導致了他們有境界,卻沒實力。

本書源自看書王

… 「小軍,以你現在的功力,我想三個月內,你將能突破到金丹期了。一旦進入了金丹期,那麼你的意念之力將轉變為意識之力了。也只有這樣,才能算是真正的修真期,之前的也只是打牢基礎而已。」昆崙山中結界的宋雲開慈祥的看著結界外的徒弟,如是的說。

「真的嗎?還有三個月我就能晉級成為金丹期了?實在太好了。對了,師傅,為什麼只有有了意識之力才能算真正踏入修真的行列?」

宋雲開為黃民軍解釋道:「呵呵,因為意念之力也只有在你操控飛劍時能夠有點感覺,就是平時也只是增強你對周圍的感應能力而已。但是意識之力卻不同,它可以讓你就是閉上雙眼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這個世界的組成,只不過是範圍大小而已。金丹期的感應範圍大概在百米內左右。也就是你閉上眼后以你身體為圓心,一百米以內的東西,都能在你頭腦里印出來。就算是一個空心的小球,你也能感覺出它是空心的。」

「哇,噻,這麼神奇。不過就是範圍太小了。感覺也沒什麼大用嘛。」

「沒大用?嘿嘿,你知不知道,當你能做到睜著眼也能感覺就到這百米範圍內的東西之時,就是有人想在你背後偷襲你都辦不到。另外,到了金丹期,你就能煉丹了,而且那時你還可以煉出法寶了。不像現在,只能煉製出法器。而法寶,威力將是法器的百倍左右,你說到時你的戰力將會提升多少?」

「最主要的是金丹期的你,已經可以飛到龍星之外的太空中任意飛行了。只不過由於金丹所存的真元力還太少,所以也只能夠你在龍星到月亮之間飛行而已,再遠你的金丹支持不了。」

聽說能飛出地球,黃民軍也覺得好奇起來:「真的出龍星也沒事?那真是太好了。嗯,我要儘快修鍊到金丹才行。對了,師傅,之前你不是到了金丹期后我就可以煉丹了嗎?那到時我能煉什麼丹呢?」

看到滿臉期盼的黃民軍,宋雲開不得不給他潑冷水道:「煉丹?沒材料你怎麼煉?說真的以前這崑崙倒是有些,在當年掉落到龍星上后,就都給毀了。至於龍星上面,也只有一些低級的藥草而已。所能煉的丹藥也沒用。不過倒是你晉級金丹后,倒是可以去那些油井裡弄些寶貝出來。」

「油井裡有寶貝?什麼寶貝?」一聽說沒材料可以煉丹,黃民軍就一陣失落,可是一聽到有寶貝,黃民軍就滿臉興奮起來。

看到黃民軍一會失落一會興奮的樣子,宋雲開有種想撞頭的感覺,自己怎麼就收了這麼個徒弟了呢。「臭小子,看你那樣,簡直是丟了老夫的臉,整個土包子一個。記住了,別一聽到有好東西就滿臉興奮,那些東西也只是相對龍星來說是寶貝而已。整得人家一看到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小子沒見識。暈死了。」

「咱就一俗人而已嘛。修真也沒幾天,見識當然少了。要不也不會一驚一炸的。」

「好了,不跟你說了,趕緊的修鍊到金丹,我再跟你說那寶貝是什麼。」

見到結界里師傅已經盤坐在地閉目養神的樣子。黃民軍知道自己就是再磨也磨不出什麼來。所以就乾脆的坐下修鍊起來。

修真無歲月,一晃又是三個月已過。就在這天,黃民軍盤坐的地方突然傳出了一股極強的吸力,一下就把周圍的天地靈氣吸走了大半。而此時的黃民軍,全身也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出來。隨後這淡淡的金光猛的向黃民軍體內一縮潮水般的淡金色天地靈氣就從黃民軍身體各部位沖向丹田部位,與丹田裡的真氣融合在一起,在丹田裡結出了一個有點淡淡血紅色金色的丹丸來,想到這是在自己體內形成的,所以帶點血紅色是正常的,黃民軍也就把它忽略了過去。黃民軍運轉著師傅傳授的《凝元決》,汲取著天地間的靈氣輸送到丹田裡的金丹上的同時,從感應中感覺到這金丹半徑在一厘米左右。再感應到這顆金丹里充斥著比自己築基時強百倍的能量。而且這些能量的形態已經與之前不一樣了。以前通過《凝元決》修鍊出來的真氣感覺中就像是透明的氣體。而現在的真元力,卻是能感覺出一絲絲的帶有點金黃-色的感覺。另一個讓自己感覺不一樣的就是自己腦海里好像能夠清晰的看見以自己身體為圓心,周圍近千米的範圍內的各種東西都在自己感應範圍內,就像立體似的不就連色彩也有。突然被這個範圍嚇醒了的黃民軍眼神中帶著不解的看向結界中的宋雲開。

「怎麼了?小軍,看你的樣子,怎麼不是突破后興奮的感覺,怎麼反倒是充滿了疑惑的樣子呢?」從黃民軍突破到現在,一直關注著他的宋雲開,一看到他的樣子就覺得好像那裡出現了什麼問題一樣。

「的確是有疑惑,師傅,您不是說過,突破到金丹期時,我的意識之力所能感應的範圍應該是百米範圍嗎?怎麼我感覺倒好像不是百米,而是千米呢?這讓我覺得好奇怪。」

「什麼?千米?你確定是千米?」一聽到黃民軍的話,宋雲開滿臉震驚的再次問道。

再次閉上眼感應了一下后,黃民軍道:「確實在千米以上。」

閉目思考了一會後,宋雲開說道:「那就奇怪了。正常來說只有出竅期的人才有可能達到上千米的範圍才對,怎麼你才金丹這意識之力就越了兩階了呢。實在是奇怪了。不過這是好事,你應該高興才對。這樣的話,你也就相當於是有了元嬰中期的戰力了。而且由於你的意識之力的強大,所以你也可以學習之前你很想學的迷-魂術了。不過你學了之後不可輕用,而且只能是對實力比你低的人才能使用。因為用多了你有可能會精神錯亂的。」

「精神錯亂?這是什麼意思?」本來興奮的很的,卻被師傅的這句給說得有點不知所措了。

「如果你經常用就會有那種錯覺,其實那是你看別人一生的經歷后,有時會不覺間認為那是你自己的經歷,所以才會產生錯亂。不過只要不常用,就沒事的。」

「不常用?那倒是,不管怎麼樣,先學了再說,雖然不能常用,但是一旦有什麼緊急事件發生的話倒是可以用一用。」想了一下后,黃民軍決定先學著再說。

隨後,黃民軍又在洞中呆了一個月,把各種金丹、元嬰甚至出竅的修真知識學了個遍。並用新手法重新把自己的飛劍凝鍊了一遍,使之成為了中階級的法寶飛劍,當試過這法寶飛劍的威力后,黃民軍都差點興奮得睡不著覺了。靜下心來的黃民軍又煉製了上百把中階法寶級的飛劍及一些其他的防具、飾品等的法寶。

之後更是從師傅那學會了元嬰期才能煉製的乾坤袋的煉製技術。並以自己強悍的意識之力製作出了十個乾坤袋(要不是材料已經沒有了的話還會做出更多來)。每個的空間都在十立方米。著實讓自己興奮了一陣子。至於新材料,龍星上倒是沒發現那裡有。因為這十個的材料還是之前散落在師傅所在這個洞里的一些零散的才能夠讓自己現在就有乾坤袋可用。而且這些乾坤袋由於也是法器。所以同樣可以滴血認主收到身體里。只不過要收放裡面的東西時必須要拿在手中而已。

作為黃民軍的師傅,宋雲開在聽說黃民軍所煉製的乾坤袋空間居然有十立方米,張開的大嘴都可以把黃民軍給塞進去了。原因就是,本來黃民煉製的乾坤袋所用的材料就是一些邊角料的材料而已,以前源界星的人就是那些出竅期的人都最大隻能煉製出一立方米的而已。誰知黃民軍這怪胎卻直接弄出了十立方米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得扔。

但同時的宋雲開心裡卻是樂開了花,在如此低靈氣的地方居然能收到這麼好的徒弟,實在太幸運了。只不過遺憾的是自己卻是被這破結界給困住了,而無法好好的教導這個徒弟。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把自己煉製的法寶級飛劍及防具、飾品等留了一些給自己的親人們,還有兩個徒弟。剩下的都給了龍浩然他們,由他們自己去分配。

由於有了乾坤袋,所以黃民軍決定到外面去逛逛,看看備些有用的東西充實一下自己的乾坤袋。免得裡面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

以中階法寶的速度,黃民軍不到半小時,就再次坐在華家客廳里了。

「前輩好,時間過得真快啊,轉眼間已經一年多不見了。」一見到黃民軍,華興邦就向他問好。

「是呀,真的很快。怎麼樣,這一年多來,你的研究有什麼進展沒有?我現在都是金丹期了,其他人也都快要達到築基了,如果你的研究不快點的話,可是跟不上我們突破的腳步了。」

「嗯,現在還是有一點點眉目的,不過距突破恐怕還得兩年以上才行。雖然跟不上你們晉階的腳步,不過只要能在將來讓我們這些科學家等不喜修鍊的人能夠再進幾步,也不錯了。最好是能夠達到元嬰期,那樣就不用怕一些研究難以傳承下去了。」

「那倒是,對了,我剛學會煉丹,等找到材料后,我先煉些給你們去研究研究。只不過由於材料稀少,所以我也只能煉製一些增加修為、療傷、養神的初級丹藥而已。不過據我師傅所說,那些增加修為的丹藥所要的藥材多不說,效果相比強化天武液都有所不及。來,這是我弄出來的一份煉丹所需材料,有空的話找人幫我找找看那有,能弄到多少算多少。」說完,黃民軍把自己的意識之力探入手中的乾坤袋中,把在昆崙山時整理的煉丹藥材筆記拿了出來給華興邦。

看到黃民軍手裡拿著個巴掌大小的口袋模樣的東西,然後又看到黃民軍另一隻手突然就多出了一本筆記本來,華興邦已經被驚呆了。「前輩,您這難道就是小說裡面說的什麼乾坤袋之類的東西?」

「是呀,喏,這個給你吧,畢竟你做研究的,能有一個裝些必須品才好。」聽到華興邦的話,想了會後,黃民軍決定送一個給他。雖然這東西現在少,不過像華興邦這種研究狂人,有一個給他們用用,不定還會讓他們研究看看這乾坤袋的製作,就算研究不出什麼也沒關係。

看著黃民軍從口袋中拿出來的另一個小袋子,華興邦快速的從其手中奪了過來,生怕慢了就沒了似的。「實在太好了。有了這寶貝,以後我拿東西就方便了許多。對了,最近我聽說國家科研中心那邊好像弄了一種什麼空間跳躍技術的東西。聽起來跟您這乾坤袋還好像有點關係似的,要不咱們一起去看看那技術對咱們有沒有什麼用?」

聽到華興邦的話,黃民軍也覺得有必要去看一看。「好的,那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由於華夏修真聯盟的建立,對於一些核心人員,都有配給一塊代表身份的金色令牌。令牌上是畫著一條華夏曆來象徵傳承的九爪金龍。

黃民軍跟華興邦倆人憑藉著令牌,順利的見到了科研中心的負責人王華明。

作為王家的一員,王華明也是聽說過黃民軍的事情的人。所以對於黃民軍的到來,王華明表現出了足夠的尊重。「歡迎黃前輩及華兄前來我們華夏科研中心視察。鄙人是王家的王華明,能夠見到黃前輩的風采,實在是晚輩畢生的榮幸。」

看到又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也這麼稱呼自己,黃民軍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起來。同時也有點無奈,因為這是別人對自己的尊重,之前自己也曾想讓他們不要這麼稱呼自己,可是沒人願意聽,都說自己的老祖都不敢放肆了,更何況是自己這些後輩。所以黃民軍也就越來越能理解了。只不過有時還是會有點難受而已。

「好了,你不用多禮了。我們這次過來,是聽說你們弄出了個什麼空間跳躍技術出來了。所以想來看看這技術是怎麼一回事而已。」黃民軍直奔主題道。


「空間跳躍技術?哦,原來是這個呀。您請稍等,我找幾個這方面的專家來給您解答吧。」說了這句話后,王華明就拿起了旁邊的電話,拔了個號碼叫了三個人過來。

看到敲門後走進來的三個看起來起碼有七十歲的老人家走進了會客室,王華明指著領先進來的唯一戴著眼鏡的老者對黃民軍和華興邦介紹道:「黃前輩,華兄,這位是我們研究中心的空間研究室的主任,蔡樂年老先生。」又指著第二個進來的光頭老者及最後一個平頭老者說:「這兩位是空間研究室關於空間跳躍技術這個課題的兩位主要研究專家陳海先生及裴建強先生。」

然後對三位空間研究室的專家介紹道:「蔡主任,陳專家,裴專家,這位黃民軍先生還有這位華興邦先生是我們華夏修真聯盟的前輩。兩位前輩這次過來是想要了解有關空間跳躍技術的有關情況的。希望幾位能夠給他們解答一下。」

本來對於正在研究當中被叫來見客,心中都有點不滿的三位空間研究室成員。一聽說是修真聯盟的兩位前輩,都激動的向黃民軍他們問起好來。畢竟現在的華夏就是因為有這個修真聯盟的存在才能這麼和平安定而快速的發展的,所以對於整個華夏來說,只要是修真聯盟的人員,都是值得大家尊敬的。

「空間跳躍技術,是我們運用一些設備在某一個區域製造出一個通道,通道的另一邊連接著一千萬公里以上遠的另一個地方,從而讓我們能夠從這個通道快速的通過,到達另一邊。簡單點來說,就是從這裡的空間中打開一個通往我們要去,卻很遙遠的另一個地方快速通道,這個距離最短也要有一千萬公里以上。關於這空間跳躍技術也是在一個月前才被我們研究成功了,只不現在還只是在實驗室階段。想要走出實驗室,以目前的鍛造技術來支持的話,還不可行。因為我們現在還無法製造出能夠承受得住在這個通道中飛行而不被擠壓成原子的飛船。」蔡主任對黃民軍他們解釋道。

聽了蔡主任的解說,黃民軍總算知道了一些情況了。就問道:「那要能承受多大壓力的飛船才能通過那個通道?還有就是這個打開通道的設備需要有什麼改進嗎?還是說你們實驗室里的那台設備就可以使用?」

聽了黃民軍的話,蔡主任就說:「只要能承受住一枚核彈在同一個地點爆炸所產生的衝擊力而無損,就可以了。因為那個通道不是遠近都只要一小會就能過去的。越遠的地方,這條通道就會越長。當然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增加打開通道時打擊力度。也是可以縮短這條通道的距離的。至於這些打通通道的設備,目前我們也只是弄出了小型的,只能打開不到一個拳頭大小的通道而已。而已這個通道現在還不是很穩定,維持個十幾秒就會崩潰了。所以要打開更大的通道,必須得製造出更大更結實的設備才行。」

「那這些具體的問題如果研究成功的話,大概還需要多長時間?」黃民軍再次問道。

「如果國家加大投入的話,各方面的技術也都一起研究的話,最快也要三年才有可能實現飛船空間跳躍。」蔡主任答道。

「希望各位專家能夠儘快實現飛船空間跳躍這一課題,至於投入方面,我們會敦促政府方面最大的投入,以期能夠讓我們儘快的探索龍星以外的空間,向外發展。」說了一些客氣話后,黃民軍帶著華興邦也就離開了研究中心。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回到華家,黃民軍找華興邦取了一些錢后,獨自跑到城市中去購物去了。

東買點吃的,西買點穿的,再買點準備送給親人的首飾之類的東西后,黃民軍直接到某一大樓頂部,放出飛劍飛上了天空。由於修真聯盟的成立,現代人都知道有高手能夠用飛劍滿世界飛了。所以對於一些看到黃民軍站在飛劍上飛向天空的舉動,只會覺得羨慕和嚮往而已,不會覺得這有什麼神奇的了。

飛在天空中,看著腳下的城市,就看到各條道路上都是行人,很少有車輛在道路上行走。而不時的都能看到有人加快速度向前跑、跳躍的,就連上樓也是一樣看到有人從陽台那些地方從低往上一層層也或多層的往上跳。而為了方便平時的走動,什麼西裝領帶加皮鞋的時代已經沒什麼人再穿了。滿大街都是那些穿著運動服也或都一些古代緊身裝,再配運動鞋的樣子。

看到這城市的變化,黃民軍覺得反正也沒事,就駕馭著飛劍到處飛一飛,看一看,之前自己都是匆匆忙忙的飛來飛去的,根本沒看看這個世界有什麼變化。就趁現在到處遊覽一下吧。

隨後,黃民軍飛在千米高的空中,飛往了華海,再到一些內陸城市,以及南方的一些城市,再到國外一些城市逛了一圈。總共花了一個月,全世界的跑了一大圈。


看到了經過島國核彈爆炸后被海嘯摧毀的現在又恢復繁榮華海城。

看到了一些原來都是受到嚴重污染的城市,所有污染工廠都停工改建,到處植樹造林的綠油油一片片的。

看到了以前的國道、省道之類的各種道路,現如今,都很少看到有車輛在上面行駛。只有那些高速公路、鐵路等還是比較繁忙的,只不都是一些大貨車之類的運輸車輛而已。現在所有城市間的往來,已經禁止中小型汽車在公路上行駛了。只有那些政府規定的大巴以及大貨車還有在行走,而且所有貨運都是統一有政府獨立出來的貨運部負責調配。所以道路上的車輛相對以前來說倒是減少了很多。

看到了整個龍星因為國家的重視,綠化面積正在越來越大,甚至還看到了沙漠正在被人們征服。

習武的原因,現在都很少看到有人生病,還聽說了一些關於以前無法根治的病症,現在都已經被克服了。像什麼艾茲病之類的一些大病,都得到了根治。

看到這個星球因為華夏的掘起,修真的興盛而越來越變得美麗起來,越來越適合人類居住生活起來。黃民軍心中不由得升起了自豪感起來。

當黃民軍遊覽了一圈龍星后,回到昆崙山下時,居然看到自己的瞎子徒弟正要出山的樣子。

「浩瀚,你這是要去那呢?」叫住程浩瀚,黃民軍問道。

雖然眼睛還是看不到,但是自從修真后,程浩瀚憑藉自己一直以來都是盲人時總是以感覺看這個世界的,所以在他達到先天後,已經可以不用怕走路撞到人或者物體了。更何況現在的他,已經是鍊氣巔峰了。不過,如果他在迷幻陣里的話,還是會受到一定影響的。畢竟迷幻陣之所有會產生一些幻像,不單單是要騙過人的雙眼,還得騙過人的意識。否則的話,任何人如果進到了幻陣里時,只要閉上眼跟著感覺走不就得了。

聽到是師傅的聲音,程浩瀚趕緊行禮回道:「師傅,我正準備下山去走走呢。修鍊有點久了,感覺有點不暢快的感覺。就想到外面走走散散心。」

「對,你這做法是對的,張馳有度才是正確的做法,那你去吧。跟著自己的感覺走,沒錯,什麼時候疏暢了再回來吧。」黃民軍也認同徒弟的做法。

走出崑崙的程浩瀚,在山腳下的一個城市裡就住了下來。自從達到鍊氣巔峰后,自己能感應的範圍已經達到了三十幾米。這個距離雖然不大,感應到的也只是從氣流的流動只模糊的感應到周圍的情況。但是相比以前什麼都看不到強多了。至於住下來卻是自己想再體驗一下那已經久遠的凡人生活。而這世俗界的金錢卻是在昆崙山腳下的修真聯盟總部隨意拿了點而已。畢竟在世俗界行走,還得有一些金錢才方便,所以聯盟總部才在出口處按排人員專門為到世俗界行走的人員發放金卡,都是可以隨意透支的金卡。

隨後幾天,程浩瀚都在城市裡四處轉悠開來,感受著周圍人們的生活節奏,感受著人間的冷暖。

「死瘸子,要是幾年前,哥早把你小子打死了,那還會讓你這麼滋潤的活著。以前的事,別再來煩哥了,否則拼著去坐牢,哥也要把你給廢了。」遠處一道聲音傳進了程浩瀚耳內。

「啪」,「嘭」「嗙」。。。。

「好了,老三,別打了,饒了他吧。打死人的話,咱得陪命的,給一個瘸子陪命不值。」看到不遠處走來的程浩瀚,打人者旁邊有一個人提醒道。現如今的社會,雖然武風盛行,但是相對的,各種針對武者的法律法規同樣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推行。才會在這一年多中,地武液人人有份后,大家反倒是不敢隨便觸碰法律了。

「你怎麼樣了?傷得重嗎?」程浩瀚走到瘸子身邊后,扶著他問道。

由於程浩瀚是閉著眼走過來的,所以這些人反倒是對其有所顧忌起來,所以瘸子對面五個人,都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

瘸子同樣看到程浩瀚是閉著眼走過來的。也就知道他是個高手,但是自己的仇不可能假手他人,所以只是對程浩瀚問話回了句:「謝謝前輩,我沒事。休息一會就好了。」

另外幾人看到這,覺得也沒自己什麼事了,就都紛紛轉身離開了。

「你跟他們有仇?」看著離去的幾人,程浩瀚對瘸子問道。

「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不過這仇我將來會自己來報的。晚輩告辭了。」看到仇人都走了,瘸子也向程浩瀚拱了拱手后,朝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看到人都散了,程浩瀚也不好說什麼,就離開了。

隨後在附近幾個城市走了走,看到不少身體有殘疾的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欺凌,雖說都沒什麼大傷或者死亡,但是總是因為身有缺陷,而在面對無殘疾人員時打不過對方而受到欺凌。自己本身就是身有殘疾的人,所以對於自己這種人的心理,還是有些理解的。至少有殘疾的人都不會主動挑事,在對人對事時,也都反倒會謹小慎微的做人行事。

相反,那些沒有殘疾的人不少人在面對殘疾人士時總是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的,所以做事總是沒有考慮殘疾人士的想法。所以經常會有矛盾發生。

看到了各種人生百態的程浩瀚終於在離開昆崙山半個月後,再次出現在昆崙山上。

本書源自看書輞

… 黃民軍自從半月前回到昆崙山后,就去了師傅那問候了一下后,出了洞口,去見自己的親人們了。

爺爺、奶奶、父親及其他親人們都在洞口不遠處專心的修鍊著呢。上次離開時,之所以沒有去見他們,也是不想讓他們有所分心的繼續修鍊,才會過門而不入。而這次外出后,在外面看見了很多的家庭生活情況,不管好壞的都有。這使得黃民軍才覺得自己這段時間有點忽略了家人了。

「爺爺,奶奶,爸,媽,老婆我來了。」還沒到親人們聚居地,黃民軍的聲音就傳了過去。

聽到黃民軍的聲音,所有人都停下了修鍊的步伐,站起身來看向聲音的來處。

看到面前親人們的眼光,黃民軍有種眼紅紅的感覺。走到林雨柔身邊,拉著她的手,倆人不由得互相注視了起來。而旁邊的親人們看到這樣,都選擇面轉他處的自動過濾起來。

不一會,想起身邊的親人們都在時,林雨柔臉不由得紅了起來。示意黃民軍與親人多聊聊,夫妻倆的事慢慢再說。

「爺爺,奶奶,大家好像修鍊得都不慢嘛。」

「小軍啊,最近啊,爺爺和你奶奶都覺得好像修為沒什麼進展了似的,而且說真的,咱們也不能總是呆在這昆崙山中吧。最近呢,我想陪著你奶奶到外面去走走呢。」爺爺聽到黃民軍的話后,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這些年來,黃民軍兩次失蹤的事,還是給這些親人們造成了一些影響的,為了給黃民軍減輕負擔,大家才會在來到這昆崙山后,都投入了修鍊當中來。其實也給他們自己造成了一些困擾,爺爺才會這麼跟黃民軍說要出去走走。

「爺爺,奶奶,你們想去那都成,現在外面太平盛世的,環境也越來越好了,四處走動也對身心健康有益呢。還有爸媽以及各位叔叔姑媽阿姨你們都是一樣的。大家可以結伴到外面走走嘛。對了,要出去的話,大家都到山下的聯盟總部去領取一張無限額的金卡去用吧。要不是這次出去后回來是碰到浩瀚聽他說起,我都還不知到有這種事呢。害得我還得跑華家去化緣了。」

「呵呵,,,,你啊,就知道修鍊,那有心思去管這些事。其實早在聯盟成立一個月後,這個發錢的地方就已經成立了。」聽到黃民軍的話,林雨柔忍不住笑了起來道。

「噢,暈死了,感情我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啊。」

「哈哈。。。」

「嘻嘻。。。」

「呵呵。。。」

聽到黃民軍的話,大家不由得開懷的笑了起來。

「對了,小軍啊,你跟雨柔也結婚這麼久了,快點給爺爺奶奶抱孫子的機會啊。雖說現在壽命長了,但是,能夠早日抱個孫子也不錯嘛。」奶奶拉著黃民軍的手如是的說道。

「奶奶」林雨柔忍不住臉紅的叫道。


「奶奶,慢慢來嘛,等空閉就生,好吧。」黃民軍只能無賴的說道。

隨後的日子就是黃民軍也留在那裡一起修鍊,有空的時候就跟家人聊天,跟老婆溫存,順便造造小黃民軍。期間,爺爺奶奶還有幾個親戚都陸續的下山去走走看世界去了。


當黃民軍看到臉上帶著一絲憂愁的程浩瀚時,黃民軍就覺得奇怪了。怎麼這小子才下山半個月而已,而且還是出去散心的,怎麼反倒是散出了一臉憂愁的回來了。

「我說浩瀚啊,你怎麼滿臉的不愉快樣子啊。出去是散心的,你倒帶著一臉的愁苦回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了?說來聽聽」

聽到黃民軍的問話,程浩瀚皺著的眉也疏開了。「師傅,其實我這次出去散心,還真的遇到了一些煩心事呢。」說著,程浩瀚就把自己最近的經歷給黃民軍講解了起來。

「嗯,聽你一說,這事倒還是挺不好搞的樣子。」聽了程浩瀚的解說后,黃民軍也覺得這些殘疾人的事還真的有點不太好弄的樣子。

弄得師徒倆就這麼的蹲在一旁邊苦思冥想起來。

「喲,你們師徒倆這是怎麼了,怎麼蹲在這愁眉苦臉的,想著什麼事嗎?」在遠處看到黃民軍師徒倆的情況的父親走了過來說。

再次把倆人的憂愁事給父親說了后。

「真是兩個小笨蛋,這麼簡單的事都要想半天的,真是丟臉啊。」聽了經過後的父親如是的說了說黃民軍倆人。

「啥?簡單?老爸,你快說說怎麼個簡單法嘛。」正不知怎麼解決的黃民軍,一聽到老爸的話,馬上像抓著救命的稻草一樣的問了起來。

而程浩瀚也睜大了雙眼淚巴巴的看著黃民軍的父親,一臉的可憐相。

一人給了他們腦袋一下后,黃民軍的父親才說:「其實你們只要成立一個門派,讓這些殘疾人加入進來,然後再教他們修真知識,讓他們看到希望,讓他們有信心,這不就能夠解決了一些麻煩事了嗎。」

「對啊,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沒有想到呢。真是豬腦袋。」黃民軍聽了后,不由得自罵了一頓。

而程浩瀚也同樣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覺。馬上的就拉著黃民軍的手搖了起來:「師傅,要不您帶頭,咱們成立一個門派,收那些人入門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