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英俊則是在在一邊看着宋牛叉和未康的打鬥,現在她已經知道這未康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了,肯定是想對付自己的,只是不知道爲神魔和宋牛叉在這裏幹上了,還好他把林若兮龍妙妙嫣舞和幕婉兒都送去了幕家,要不然還真可能會出意外。

“沒想到金三角真的有天級高手來這裏對付我,那用槍的獨眼龍不知道是不是金三角的,不過那傢伙已經掉進了山崖下面呢,可能已經死了,管他呢,不過這個金三角的傢伙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逃走,先讓宋牛叉這老傢伙和他幹上一仗自己來個黃雀在後。”英俊看着打鬥的兩人心裏快速的活動着。

宋牛叉和未康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已經被盯上了,此刻他們還在你來我往的廝殺着:“宋牛叉再接我一拳。”未康流星般的一拳對着宋牛叉就砸了過去。

宋牛叉直接一個閃避,同時抓着未康的胳膊用力一甩,直接把未康甩飛了出去,同時身影一閃直接一腳踢向了未康的小腹:“你以爲老子傻和你硬拼,現在你就吃我一腿把。”宋牛叉不削的說道,他現在畢竟已經六七十歲了,和未康這三四十歲的中年人比起來,力氣已經不佔優勢了,還是比拼戰鬥經驗更佔優勢。

未康一腳踩在了一棵大樹上,咔嚓一聲大樹斷裂而未康的身影卻是借力,手裏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短刀向着宋牛叉的胸口刺去,宋牛叉一個翻身,向着未康的胳膊踢了過去,同時一個拳頭也向着未康的太陽穴打了過去。

英俊看着宋牛叉和未康兩人之間的交手,從空間珠子裏面拿出了一個香蕉扒皮吃了起來:“太慢了,速度太忙了,宋牛叉這老傢伙,再快一點不就幹到他了嗎,再快一點。”躲在一邊的英俊一邊吃着香蕉,一邊幫宋牛叉指揮者,當然了他的聲音小的只能他自己才能聽到。

宋牛叉和未康拼殺一個閃躲不及,被未康手裏的短刀直接劃傷了大腿,鮮血很快就流滿了大腿,這讓英俊看的很是不滿:“宋牛叉這老傢伙,居然被那金三角的傢伙割傷了,唉!看來還得小爺幫你才行。”英俊說着,手裏的香蕉皮用力一甩正好丟在了未康的腳底下。

“哈哈哈宋牛叉,你已經老了,不在家裏養老,居然還敢在我面前出現,現在我就弄死你,讓你華夏在少一位天級高手。”未康神色變得猙獰,把帶着鮮血的短刀在嘴裏舔了一下,這未康竟然想在這裏殺了宋牛叉。

“我是老了,但是你想殺我可沒這麼容易。”宋牛叉面對未康的凌厲攻擊絲毫不懼,向着未康的胸口就踢了過去。

但誰也沒想到的是就在此時,一個香蕉皮卻是飛了過來,被未康一腳踩了上去,未康一聲驚呼腳下一滑整個人向着一棵大樹就撞了過去,當然了天級高手的他身手在樹上一拍身體直接後退了兩步,避免了一頭撞在樹上的慘狀。


而另一邊的宋牛叉看到這情況微微一愣,他沒想到未康會突然滑到,但是宋牛叉的反應也很快,在未康滑到的時候宋牛叉就嘿嘿一笑,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樣子,直接向未康踢出了數腿,速度快的在空氣中都發出了呼呼的摩擦聲。

未康想要躲避但是還是慢了一點被宋牛叉踢中了一腳,直接一聲慘叫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一棵大樹上吐出了一口鮮血之後就落在了地上。

“媽的,誰,是誰丟的香蕉皮給我出來。”吐血落地的未康,一個翻身從地上站了起來,而宋牛叉也沒有追擊,他同樣在觀察四周,想要看看是誰用香蕉皮幫自己的。

“宋牛叉你在一邊包紮傷口去吧,這金三角的傢伙交給我就可以了。”英俊從一棵大樹後面走了出來,一邊吃着嘴裏的香蕉一邊對宋牛叉說道。

宋牛叉在英俊一出來的時候就認出來了:“英俊是你,好吧,這傢伙就交給你了,小心一點這傢伙很難纏。”宋牛叉對英俊說道,說完之後就不再理會那金三角的天級高手未康,直接來到了一邊撕掉衣服包紮起了剛剛被未康短刀劃傷的傷口。

“好大的口氣想對付我,你是誰,剛剛的香蕉皮是不是你丟的。”未康眯起眼睛看向英俊,整個身體都繃緊了起來,天級高手的實力在身體裏面運轉着,隨時準備給英俊來個一擊必殺,他本來就是一個殺手,最擅長的就是刺殺。

“我是誰你居然不認識,你來這裏是做什麼的?還有你認不認識一個獨眼的傢伙,那傢伙想用槍殺我,被我直接炸下了懸崖。”英俊並沒有說自己是誰,而是直接提起了剛剛刺殺他的殘龍,他要看看那殘龍和眼前這個金三角來的傢伙是不是一夥的。

英俊說完就盯着未康的神色,果然在他提起獨眼的傢伙的時候看到了未康驚訝的神色,英俊也可以確定那刺殺他的獨眼龍和眼前這人確實是一夥的。

“你是英俊,你把殘龍殺了。”未康看着英俊說道,他也認出來了眼前這人就是他們義父讓他們來華夏殺的主要目標,從幕塵改名叫英俊的傢伙,和鐵蛇一起破壞他們和黑虎幫交易的人,聽到英俊把殘龍炸下了懸崖未康有些不敢相信。 “哼,終於承認了你和那獨眼是一夥的了,你們這次來華夏也是爲了刺殺我吧,你們先後派來了好幾夥人都被我幹掉了,沒想到這次竟然下了血本,來了兩位天級的高手,正好今天我就把你也收拾了,再抽空去一趟金三角把那個雜毛將軍給滅了。”

英俊充滿殺機的看着未康說道,他是真的對金三角的那個將軍煩透了,三番兩次的派人來追查黑虎幫被滅和那價值上億的毒的事情,現在還想殺自己,留着他還真是一個不小的威脅。

然而就在英俊話音剛落,一把短刀已經無聲無息的帶着凌厲的殺機刺到了英俊的心口,正是未康趁機偷襲了英俊,想要一舉殺了英俊。

“哼,想要殺我,就算是偷襲你也不夠格。”英俊說着,身體裏面的紫珠也快速的運轉了起來,身體瞬間充滿了力量,以比起未康快上一倍的速度,直接打在了未康那快速的刺向英俊胸口的短刀上。

砰的一聲未康的手臂被打開,未康感到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斷掉了,他沒想到英俊的力量那麼大,速度耶那模塊,比他這個比起一般的天級強者要快上許多的人還要快。

“你給我去死。”雖然疼痛,震驚於英俊的速度快,但是未康也知道現在到了拼命的時刻了,緊緊地抓着手裏的短刀,藉着英俊擊打的力量,一個反手對着英俊的太陽穴就刺了過去比起上一次出擊要快上一倍,顯然還是想給英俊來一個一擊必殺。

“看來你還是不服氣,不乖乖受死還想殺我,那好我就打服你,打得你哭爹叫娘你就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了。”英俊說着,就直接動起了手,再伸手快速的擋住未康的攻擊之後,又一個跳躍同樣踢向了未康的太陽穴。

未康看到英俊那快速而凌厲的攻擊嚇了一跳,不敢硬接整個人直接向地上一睡,雙腿向着英俊的褲襠踹了過去。

“你小子夠毒的,居然踹我的褲襠。”英俊惡狠狠的說着雙腿猛地合攏,在空中就踹向了未康踢來的雙腳,兩人一觸即分,未康趁着英俊在空中沒有落下來的時候,手裏的短刀對着英俊的雙腿就劃了過去。

“你速度快,力量大,那我就先廢了你的雙腿看你還怎麼運用速度。”未康臉上帶着獰笑,他的速度同樣很快,而英俊又在半空無法躲閃,在他看來英俊很是傻逼沒事跳這麼高做什麼,人在半空又無法借力,這不是當活靶子嗎。

英俊卻是絲毫不懼,人在半空之中,面對未康的攻擊,大腳在他的手臂上微微一借力,另一條腿對着未康的面門就踢了過去:“想廢了我的雙腿,那我就先費了你的鼻子。”

未康沒想到英俊會借力攻擊向自己,在這危急時刻他直接把另一條胳膊擋在了英俊踢向他的一腿的前面,在砰地一聲外加咔嚓一聲和一聲慘叫之後,未康直接被英俊踢飛了出去,並且阻擋英俊攻擊的手臂也已經斷了,而且鼻子也塌陷了下去,鮮血流滿了胸口,整個人飛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已經受傷了。

“好好英俊厲害,弄死這傢伙。”另一邊的宋牛叉看到未康被英俊一腳踢斷了胳膊滿身都是鮮血,立刻給英俊加油了起來。

“啊,老傢伙,我先弄死你。”受傷的未康,聽到宋牛叉的話,一聲低吼之後向着送牛車就攻擊了過去,手裏的短刀直接划向了宋牛叉的脖子。

“小子,你以爲我受傷了你就可以欺負我了嗎。”宋牛叉說着就要動手,雖然她的大腿被未康劃傷了,但是戰鬥還是不成問題的。

然而就在此時英俊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我說你和我動手,還去招惹宋牛叉這老傢伙,你難道還想以一敵二不成,牛叉老爺子你就歇着吧,看我幫你收拾這傢伙。”英俊聲音剛落,一個側踢腳就向着攻擊向宋牛叉的未康一腳踹了過去。

面對英俊的攻擊沒有辦法未康只能停止對宋牛叉的攻擊,而是放身一個旋轉躲避開了英俊的攻擊,同時手裏的短刀被他一招力劈華山對着英俊的頭頂就劈了下去,當然了因爲斷了一條手臂他只能用一條手臂攻擊英俊。

“媽的,你敢打斷我的手臂,我要你死,我要扒了你的皮把你身上的肉一點點的剝落下來喂狗。”未康神色極其的猙獰充滿仇恨的看着英俊,手裏的短刀如同流星一樣快速的滑落而下,要是英軍被劈中的話,就算是未康這一條手臂也可以吧他的頭一分爲二。

“仇恨不小,他媽的,你可別忘了,是你們來找我的麻煩,他媽的你還對我仇恨,你給我滾吧。”英俊冷冷一笑的說道,說完之後英俊擡起手臂快速的阻擋住了未康的攻擊,同時快速地連踢兩腿攻擊向未康的胸口。

未康因爲受傷在攻擊被英俊阻擋的時候就想躲避,但是躲避的還是慢了一點,在一聲慘叫之後,未康再次被踢飛了出去,口吐鮮血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但是另英俊和宋牛叉都沒想到的是,這次飛出去的未康並沒有再做任何的攻擊。

未康在落地之後一個翻身,頭也不回的轉頭就跑,這也是最明智的,要是宋牛叉的話他有自信把他殺了,但是現在和英俊這幾個回合的交手他已經看出來了,自己並不是英俊的對手,他也是個識時務的人,藉着英俊的力量就要逃走。

“英俊,快追,那小子要逃,絕不能讓他離開,不然後患無窮。”宋牛叉知道要是讓一個天級高手逃走的話那肯定會後患無窮的,但是他的腿受傷了知道自己肯定追不上去,就算是沒有受傷一個天級高手要離開他也沒有辦法阻止,現在只能靠英俊了。

“想逃沒那摩容易,今天你必須給我留下來。”英俊話音剛落,身體裏面的紫珠運轉之下,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逃走的未康的聲音冰冷的說道:“你們等着吧,等我的傷勢恢復之後就是你們滅亡的時候,我會把你們的親人家人全都殺死一個不留,哈哈哈你們就等着我的報復吧。”然而未康話音剛落就感到自己的身後出現了一陣的危險,未康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就向一邊多去。

緊接着未康就聽到了一個充滿殺機的冰冷聲音在未康的身後響了起來:“想殺我的親人,哼,你沒這個機會,今天你就給我留在這裏吧,等殺了你之後我就會找個時間去金三角,把你的主子也給宰了。”

緊接着英俊的拳頭就打在了剛剛躲避的未康所在的地方,雖然未康多的很快,但還是被英俊的拳頭打中了一點,未康又是一聲慘叫響起,但是並沒有停止逃走,反而在次接着英俊的力量向前猛衝,但是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剛剛的兇狠,相反出現了恐懼的神色,他沒想到自己一心要逃走英俊還可以追在他的身後。

“媽的還逃,我說了要把你留在這裏,你就別想逃走。”英俊說完速度再次加快,再次一拳對着未康打去。

未康再次感受到了危險,他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一個縱躍對着前面的一棵大樹猛地借力一個彈跳,整個人不但躲避開了英俊的攻擊,身體直接飛到了英俊的頭上,手裏的短刀對着英俊的百會穴就刺了過去。

英俊身體一閃多閉而開,直接一個飛起彈跳,對着未康的就快速的一腿踢了過去:“想偷襲我,先吃我一腿再說。”就在未康想要對英俊的腿劃去的時候,英俊的腿已經踢在了未康的胸口上,直接被他一腳踢飛了出去。

又是一聲慘叫,未康再次被踢飛出去,而跟在後面追上來的宋牛叉,看到向自己飛來的未康,冷冷一笑:“小雜種,你不是要對我的家人動手嗎,那我就先弄死你再說。”顯然宋牛叉對未康剛剛的威脅記恨在了心上,看到飛來的未康整個人猛地躍起一膝蓋頂在了未康的胸口,在咔嚓骨頭的斷裂聲中未康被頂飛出去幾米遠,慘叫落地之後嘴裏不斷的嘔着鮮血,樣子極其的悽慘。

“咳咳,別,別殺我,我回金三角再也不找你們的麻煩了,咳咳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不想死。”未康跪在地上感受到生命的威脅,他一邊咳血一邊眼神恐懼的看向走向他的英俊和宋牛叉,沒錯他害怕了,他可是在金三角叱奼風雲的人物,甚至和殘龍一起弄死過天級高手的超級高手,他不想死。

“嘿嘿現在知道求饒了,晚了,就憑你剛剛的威脅也不可能放你離開,我可是怕我的兒孫受到危險,所以今天你必須死。”宋牛叉臉上充滿了殺機,冷笑着看着跪地求饒就差沒有叩頭的未康說道。

“老傢伙小心。”就在此時英俊一腳對着宋牛叉的屁股上就踹了過去,直接把宋牛叉這老頭踹飛了出去,在數米外的地方來了一個狗吃屎的姿勢。

“臥槽,誰他媽踹我屁股。”被踹飛出去的宋牛叉咒罵了一聲,回頭看去立刻嚇了一跳,因爲一道白光從他原來所在的地方射了過去,要不是自己被踹飛的話肯定會被這一道白光射中的,這道白光直接射在了一棵大樹上,正是那把未康手裏的短刀,此刻這把短刀整個刀身都已經刺進了樹裏,可見這一擊的威力,要是射中宋牛叉就是不死也會重傷的。 “這點不會,我會把你們隱藏在空間珠子裏面。”英俊給了嫣舞林若兮一個安心的眼神說道。

wWW ¸ttкan ¸C O

兩天過後,英俊處理了一下藥店的事情之後,和父母爺爺告別之後就用青珠帶着林若兮嫣舞龍妙妙和幕婉兒離開了,當然了和他們一起離開的還是雲嘯這位雲家家主和雲婷婷。

雲嘯現在整顆心都放了下來,因爲雲婷婷的已經病完全好了,他在幕家住的也不錯,而且雲婷婷還喜歡上了英俊用青珠滋養過的水果,在幕家這幾天每天都要吃上很多。

“英俊,我們就在這裏分開吧,我們也要趕回雲家爲去採藥嶺做準備,這次婷婷的病真是謝謝你了。”雲嘯感激的拉着英俊的手說道。

“好了,不用客氣了,你們不也在這裏幫我看了幾天的家嗎,好了你們回去吧,雲小妞再見。”英俊對雲嘯和雲婷婷說道。

“不許叫我小妞,在叫我小妞的話看我不告訴若兮姐和嫣舞姐她們,讓她們收拾你這個色狼。”在幕家住上幾天,雲婷婷也知道了幾女都是英俊的女人,不過雲婷婷也沒覺得什麼,雖然是現在有一夫一妻制的制度,但是對他們這些世家來說多找幾個老婆或者情人那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他們有實力。

“小妞你這就有點不地道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應該對我客氣一點。”英俊對雲婷婷這告狀的行爲很是不滿。

“哼,救命恩人有怎麼樣,除非你以後每個月都給我送那好吃的水果我纔不告狀。”雲婷婷得意地看着英俊說道,說實話要不是父親有重要的事情要離開,這小妞真不想離開幕家,幕家人對她都不錯而且離開了就沒有那好吃的水果了。

“好啊,原來你在這裏等我呢,好吧,敗給你了,以後每個月我都讓人給你送一些水果去行了吧。”英俊給了雲婷婷一個白眼說道。


“婷婷不可以這樣,在怎莫說英俊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必要的禮貌還是要有的。”雲嘯滿臉的笑容,馬後炮似得說道。

“行了,剛剛聽聽威脅我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她,現在來了一個馬後炮,我看你也想沾你女兒的光想吃我的水果吧,好了,你們走吧。”英俊再次翻了一個白眼對雲嘯和雲婷婷擺了擺手說道。

雲嘯和雲婷婷離開之後,英俊直接打電話給了光頭強讓他帶着十六個兄弟趕了回來,這是英俊讓他帶來的去採藥嶺的人,至於鐵蛇自然是留下來保護慕家的人了。

英俊帶着光頭強和小峯等人直接來到了流雨城的宋家,宋家老爺子宋牛叉帶着家主宋玉等人出來迎接。

“哈哈哈小兄弟你終於來了,你要是再不來的話,我老人家就要給你打電話了。”宋牛叉老爺子哈哈大笑着,來到英俊的身邊拉着他一邊玩宋家走一邊說道。


而另一邊的宋家家主宋玉的神色卻是有些尷尬了,自己的父親宋牛叉焦英俊這個才二十出頭的傢伙叫小兄弟,那自己該怎麼叫英俊,難道讓他這位四五十歲的人叫英俊叔叔或者伯伯,儘管英俊的古武很是厲害但是他還是叫不出口。

“宋老頭別拉我,我有點不習慣。”英俊甩開了宋牛叉的手說道,被一個老頭拉着他真是有點不習慣。

“你怎麼和我父親說話呢。”一聽英俊的話宋牛叉老臉上有些尷尬,宋玉卻是不願意了,怒視着英俊說道。

“宋玉,你給我滾一邊去,我和小兄弟說話關你什麼事。”宋牛叉瞪了宋玉一樣說道,他可是知道英俊的厲害,萬一熱鬧了英俊宋玉肯定會被教訓的。

“就是,宋玉你老頭都對我客客氣氣的,你對我也要客客氣氣的不然揍你沒商量。”英俊一瞪宋玉說道,對於宋玉這個原來幫東方家族對付過她的人,英俊對他還真是沒有什麼好感。

“就是,我們老大和這位老爺子說話,你最好別插嘴,不然小心我們揍你。”

“就是。”

光頭強和小峯他們看到宋玉對他們老大無理,立刻腕胳膊擼袖子準備和宋玉大戰一場。

“好了強子,你們幹什麼呢,我們又不是小混混你們別給我丟人了,老頭你看我們什麼時候去採藥嶺。”英俊沒有再理會宋玉和光頭強他們而是看向了宋牛叉說道。

“你們剛來休息一天,明天我們再出發。”宋牛叉也不在意自己兒子和光頭強他們,而是呵呵一笑的對英俊說道。

在宋牛叉招待英俊光頭強他們的時候,同樣在流雨城一羣外國人正鬼鬼祟祟的在移動別墅裏面商量着什麼。

“比利蒙而公爵大人,我們爲什麼要來流雨城,我們應該去燕京找龍家,那龍家竟然在非洲殺了我喬治家族的天級高手喬治梅爾和喬治家族其他的高手,這次島國也肯定會在派高手前來的,還有棒子國,他們也損失了很多的高手,而且其他國家的高手也可能會來。”一個年約五六十歲的外國人,長相和被英俊殺死了喬治梅爾有點像。

“喬治族長,記住你們的身份,我要做什麼還輪不到你們多說。”這位比利蒙而公爵說完之後陰森一笑,然而在他的嘴的兩邊兩顆和犬牙一樣的牙齒漏了出來閃爍着寒光,這比利蒙而竟然是一個強大的血族。

“是是公爵大人。”那喬治家族的族長臉色蒼白的一顫,低下頭恭敬的對比利蒙而這位血族公爵說道。

“這還差不多,我們比利家族得到了消息,去非洲大殺幾國高手的是漢江市的高手,而此刻這位高手就在流雨城,我來這裏就是要會一會他。”比利蒙而說着,一昂頭就把端在手裏的一杯如同鮮血一樣的紅酒喝進了嘴裏,而嘴邊的兩顆獠牙也收了進去。

“什麼,那高手現在在流雨城,公爵大人,那我們是不是現在就去殺了他。”喬治族長聽到血族公爵比利蒙而的話之後充滿殺機的說道。

“好了,我都說了,你們只要跟着我就可以了,其他事情我會處理的。”比利蒙而對着喬治族長說道。

此刻的英俊可不知道他已經被人盯上了,還是一個血族的公爵,血族的公爵那可是相當於天級的高手,並且是比人類的天級高手要厲害上許多的高手。

“英俊上次你來這裏很是匆忙,來了又走,現在要不要我讓人帶你在這裏流雨城逛一逛。”宋牛叉招待完了英俊之後,在客廳裏面和英俊一邊喝着茶一邊說道。

“逛一逛是肯定的,不過我不用讓人帶,我這莫大的人還能丟了不成,我自己出去轉一轉就行了。”英俊對宋牛叉擺了擺手說道,知道英俊實力宋牛叉也不在多說。

“老大,要不讓我跟着你吧。”光頭強聽到英俊要一個人出去逛一逛有些不放心的說道,她倒不是擔心英俊,是怕有不長眼的找英俊的麻煩。

“不用強子,你就在這裏等我,我就出去逛一逛,宋老頭,你繼續喝茶吧,我就出去了,真不知道這麼難喝的茶你幹嘛喝的這麼津津有味。”英俊說着就起身離開了。

“什麼難喝,這可是我花了幾十萬買來的好茶,真是沒有品味。”送老爺子說完就繼續喝着自己的茶,不在理會離開的英俊。

而另一邊的光頭強一聽送老爺子說幾十萬的茶,立刻端起了英俊喝了一點的茶杯一口喝進了自己的嘴裏,但是立刻又吐了出來:“他媽的,這是什麼玩意,好苦,好苦。”光頭強說着就離開了。

“哼,又是一個沒有品位的傢伙。”宋老爺子不滿的瞪了一眼離開的光頭強說道。

而此刻在東方世家的書房裏,東方狂和東方家的現任家主東方歸天正在書房裏商量着什麼。

“父親,我已經得到消息,那小雜種又來流雨城,正在宋家做客呢,我們一定要找機會弄死他,爲一劍躍經樑子還有二貨和天兒他們報仇。“東方歸天滿眼的仇恨的說道,他們東方家幾乎快被滅族了,罪魁禍首就是英俊可以想象他心中的恨意。

“弄死他,怎麼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雜種不但和龍家插上了關係,還在非洲大殺幾國高手,甚至連喬治家族的喬治梅爾這個天級高手都被殺了,我們東方家族還能怎麼辦,你沒有看到現在連送老頭都在巴結那小雜種嗎。”東方狂眼裏同樣充滿了殺機,但是卻還有無奈的神色。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這樣嚥下這口氣了嗎,不行,我做不到,我一定要爲天兒他們報仇,不然我死不瞑目。”東方歸天緊握着拳頭一臉不甘心的說道,但他也知道現在的英俊已經成爲氣候了,不是他想殺就殺的。

“嘿嘿我們不好下手,但是可以借刀殺人,歸天你祕密的把在非洲殺幾國高手的人就是那小雜種的事情傳出去,我想那些國家的頂尖的高手肯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讓他們去對付那小雜種,我們坐收漁翁之利。”東方狂一臉陰險的對東方歸天說道。 英俊可不知道他纔來到流雨城吃了一頓飯的時間,就已經被兩夥人盯上了都要對付他,此刻的英俊正在流雨城的街道上閒逛着。

英俊此刻獨自一個人在街上逛着,並沒有把空間珠子裏面的幾女和小白狼還有彩彩放出來,英俊正在走着呢,突然一聲驚喜的聲音響了起來。

“英俊是你嗎?這是一個極其好聽熟悉的聲音,英俊向着聲音的來源看去,正好看到一個穿的很是樸素的美女,一臉激動的在十幾米外看着他。


英俊轉身驚喜的說道:“文君是你,我剛剛還想來這裏會不會見到你了,沒想到一下子就夢想成真了。”沒錯,這叫住英俊的美女正是原來英俊幫助她奪回孤兒院的卓文君,而且兩人之間還有些親密,只是後來英俊有事離開了流雨城連和卓文君打招呼都沒有來得及。

聽到英俊的話卓文君卻是滿臉的幽怨,就像是一個被英俊拋棄了的小媳婦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