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神奇的事情,也就這樣發生了。

顏溪剛剛斷掉的手臂就這樣慢慢的生長了起來。

「行了!我們已經不能再耽擱時間了,快上雪山去採藥,然後就離開吧!畢竟,你的靈魂可能受到影響了。」秦毅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清水的靈魂這麼弱。

但是不管什麼原因,他都需要趕緊為清水找到煉製養魂丹的藥材。

「你的身體究竟什麼時候才能重塑?」秦毅忽然關心這個問題。

如果清水的身體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重塑的話,那他就要嚴重懷疑他每次弄這個養魂丹都要累死。

也不知道之前他弄到的那些養魂丹煉製的藥材,那些人是從哪兒來的。看來,回去以後,他需要弄一個勢力來好好賺錢或者是雇傭人去弄這些材料了。

不然的話,他哈真會被清水給坑死!

「我也不知道具體的時間是還需要多久!」反正是還要挺長一段時間的。

清水有些不敢正視秦毅的雙眼,她只能一個人提前朝著雪山上走去。

秦毅額頭上掉下來好幾根黑色的線條來,好吧既然已經入了這個坑,就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秦毅注入一絲青光進入到顏溪的身體裡面去,很快顏溪就清醒了過來。當她睜眼的瞬間,看到秦毅的臉時,她是幸福的:「秦毅?」

可是驚喜的事情還在後面,當顏溪看到自己的手臂時,她的眼眶之中滿滿的都是淚水。她本以為自己此生都要成為一個殘廢了。卻沒想到手臂竟然還在!

「我、我的手!」

「你放心吧,只要是在我的身邊,就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秦毅從來不允許自己身邊的女人受到傷害,過去是這樣,現在是將來也是!

至於已經受到傷害了的人,他一定會想辦法去彌補他們的。

「對了秦毅,我們的身邊是不是一直有個人啊?」顏溪有些驚恐的看著周圍,她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身邊竟然會出現一個她看不見莫不著的人。

「嗯!她因為受到了重創,所以現在只能以靈魂的形態存在,你是看不見她的。但是你放心吧,她是絕對不會傷害到你的。」

顏溪瞭然的點了點頭,甜甜的笑容裡面,滿滿的都是對於秦毅的信任。

「走吧!」秦毅扶著顏溪一路向前,很快就追上了佇立在一個山洞門口的清水。

「清水你怎麼了?」秦毅好奇。

「我……不認識葯!」好吧,她承認在對於練葯當年,秦毅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剛剛她就只記得激動,然後一個人跑了過來。卻忘了,她壓根什麼都不認得,來了似乎也沒多大作用。

「清水你看那個藍色的花!」秦毅指著前方一朵朵開在雪中的藍色花朵讓清水看。

清水有些好奇的盯著那花看:「秦毅這是什麼花啊?」

還挺好看的,只是她從沒有見過。

顏溪也非常好奇的看向那花朵,她同樣沒有見過。

「這是曠藍顏,這種花只生長在極為寒冷的地方。但是,這種花對於靈魂體的剋制特彆強。所以,可能就是因為這周圍有這種花,剛剛你才提不起力氣來的。」

大叔別賣萌 還好清水並不是因為受傷的緣故影響的靈魂,這樣的話只要離開這裡之後,清水應該很快就能夠恢復正常了。

「額……」清水本是一條魚,對於這些花花草草的她本喜愛。這種從未見過的花,她剛剛還想弄點兒回去種來著。卻沒想到對她的影響竟然會這麼的大!

「我們需要的葯在哪兒呢?」清水環顧了一下四周,她都沒有看到任何可以拿來用的東西。所以才會停留在這山洞口。

「跟我來!」秦毅帶著顏溪和清水進入了山東裡面,走出了大概十幾米之後,才終於見到山東裡面出現一些紅色的珠狀物。

「就是這個!這叫做養魂珠,對人的靈魂非常有好處。」秦毅一邊介紹這東西,一邊將見到的東西都收入囊中。

「走吧!我們再去這附近找找,盡量多帶點兒養魂珠回去。」

「可是我們要怎樣才能找到養魂珠呢?」清水有些疑惑,秦毅剛剛怎麼就知道這洞裡面會有養魂珠呢?還是說這養魂珠就是生長在洞里的?

「這種植物說相生相剋的,所以你只要看到有曠藍顏的地方。那麼它的附近就一定會有養魂珠。只是這養魂珠是不見光的東西,所以盡量往沒有光的地方去找。」

「所以你為什麼不提前提醒我,這裡有東西能夠剋制我?」清水差點兒沒被秦毅給氣死。

這傢伙既然知道有養魂珠的地方就一定會有曠藍顏,為什麼不提前告訴她?

「額!我忘了!」秦毅感覺後背一陣冷汗直冒,他是真的忘了還有這麼回事了!

「我們分頭去找養魂珠吧,盡量多找點兒回去。」顏溪看出了秦毅那劍拔弩張的氣氛了,自然也能夠猜到那個她看不見的人肯定也是這樣的。

所以,她急忙開口,希望能夠打破這樣的局面。

「這個拿著,有什麼事情就立刻告訴我。我會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你們身邊的。」秦毅扔給了顏溪一個傳音靈石。

雖然說雪熊的那一關他們過了之後,這雪山之上基本上就不會再有什麼危險了。可是,有些事情不防萬一也要預防一萬啊!

萬一到時候真的發生了什麼預想不到的事情,那豈不是後悔都來不及?

「我問去下一個地方看看吧!」清水本也想離開秦毅一個人單獨行動的,可是奈何這有養魂珠的地方都會有克制她的東西。萬一發生什麼危險的話,她連個凡人都不如。

三個人連續在雪山之上找了一天一夜后,才終於捨得下山來。

秦毅對於這次的收穫,也是非常滿意的。

「剩下的藥材,都會比較好找。我們這就去一趟南邊的萬葯谷吧!那裡幾乎會有所有我們想要的藥材。」

只是這養魂珠生存的環境極為挑剔,所以才只能自己來這兒拿的。至於其他的藥材走一趟,就行了!

秦毅一行很快就來到了萬葯谷,只是這萬葯谷外面都是一片毒霧障礙。秦毅記憶中的萬葯谷確實也有這麼一片毒霧,只是他卻沒有關於要怎樣走過這片毒霧的記憶……

「你說你一個靈魂進入,是不是就不會引起這毒的反應啊?」秦毅忽然把目光看向清水。

「可是我進去了也沒用啊,我什麼葯都不認識!」這是硬傷啊!

秦毅走上前去,試著用自己的青光感受了一下。這裡的毒還是非常厲害的,不過還好他的青光有一定的抗毒作用。

只是……

「清水,不然就我一個人進去,你在這裡幫我保護好顏溪你看可以嗎?」秦毅不能保證兩個人都能安全的進去,所以他無法帶著顏溪一起進入。

清水無奈的點了點頭,說實話她也想進去看一看裡面是什麼樣的。可是如果把顏溪一個人扔在這裡的話,也確實是太危險了。

「那我走了!」

秦毅一轉身,就進入了毒霧之中。他身上的青光,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他完全沒有受到一點兒毒氣的影響,相反秦毅看著在這毒霧之中成長的植物。那叫一個心花怒放的!

能在這毒霧中生長的植物,要麼就是具有劇毒的東西,要麼就是能解劇毒的藥物。

秦毅快速將這裡所有的藥物都清掃了一遍,看著自己空間裡面堆得滿滿的時,秦毅這才心滿意足的繼續向前面走去。

而此時,萬葯谷的谷主正悠閑自得的坐在自己的院子裡面喝茶看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這萬葯谷中來了不速之客!

「叮叮叮……」忽然,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萬葯穀穀主差點兒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是哪個小兔崽子閑的沒事幹硬闖我萬葯谷?」谷主一個閃身,就來到了秦毅面前。

「我只是想來找前輩要點兒藥材回去,但是又不知道要如何進來,所以情急之下就只能選擇硬闖了。還望您能見諒!」

秦毅自知理虧,畢竟是他硬闖別人的地段。而且還想要拿走別人的東西!

「你這小傢伙,什麼都不知道就敢亂闖我這裡。」谷主一邊摸著自己的鬍鬚,一邊笑盈盈的看著秦毅。

「不過你既然來都來了,我也沒有就這樣把你趕出去的道理。這樣吧,你替我去辦一件事,辦完了之後,我就把你所要的藥材全部都給你。」谷主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了。 最近他正好有事情想要找人去辦,奈何一直沒有人上門求葯。他都是一大把年紀了,也不想再出去奔波。

「這是我萬葯谷的規矩,任何一個想要來我這裡求葯的人都必須得幫我辦件事兒。事成之後,我自會奉上要。但是如果想要硬搶的話,我寧願把這裡所有的要都給毀掉。」

秦毅看著谷主臉上認真的表情,他知道這老頭兒說的是真的。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他可能都必須得答應這老頭兒的條件了。

「我先聲明,任何有壞倫常的事情我都不做。」這老頭有他的規矩,而他作為來找葯的人,自然也要遵守人家的規矩了。

「你放心吧,我是個老頭子還不是個老變態!」谷主臉的不服氣。

「說吧,你究竟想讓我做什麼事情?」秦毅不想再和這老頭兒繼續糾纏下去了,畢竟他們這一路上耽擱的時間太多了。

「我現在的實力就快要突破的化神境界了,所以我需要你去外面給我找一刻高級的聚靈丹來。」

聽到這老頭說的條件以後,秦毅差點兒沒想要揍人。

「你這滿谷的藥材還不夠你練嗎?還是說你這萬葯谷當中並不是傳說中的那樣,大部分的葯都有?」

此刻的秦毅也完全猜不透這老頭究竟打的什麼注意:「還是說你僅僅就只會養葯而已,並不會煉丹?」

谷主差點兒沒被秦毅的這話給氣死:「臭小子!你瞎說什麼呢?我只是還沒有到達煉製高級聚靈丹的境界而已!」

什麼叫做他不會煉丹呀?那可是他不願意出去走動而已,不然的話他也絕對是一個鼎鼎大名的煉丹師好嗎?

「那麼你的意思就是說,你是故意在這兒坑人的咯?」秦毅眯著一雙眼睛,這老頭不會是常年寂寞,覺得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想要找個人消遣一下?

谷主被秦毅的這話整得一陣頭暈,他怎麼就坑人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小子絕對是第一個來他這兒求葯,還這麼膽大妄為的人!竟然敢說他是來坑人的!

「那如果我就是來要這煉製高級聚靈丹的藥材的話,不就是被你坑慘了?」

「我……」好像也還真是這麼回事啊!

「沒辦法,這就是我開出的條件。能達到呢,你就拿走你要的藥材。而且啊,我還會給你個友情價,你要多少拿多少!」萬葯穀穀主如同耍無賴一樣,轉身不再理會秦毅。

「要這丹藥也不是不可以,我現場就可以給你煉製。但是我沒有藥材,所以也需要從你這兒取用。」秦毅說完這話后,便快速穿梭在藥材從中。取走所有他煉製高級聚靈丹所需要的藥材。

萬葯穀穀主反應過來秦毅的話后,回頭便看到一道殘影正在不停的採取他的藥材。想要開口阻止的時候,秦毅已經采完葯回到了原地。

「走吧!」不待萬葯穀穀主反應過來,秦毅便已經朝著這谷主的老巢裡面走去。

萬葯穀穀主跟上秦毅以後,急忙阻止秦毅的動作:「你這小傢伙,我這兒藥材雖然多,但是也絕不是讓你在這兒練手的啊!哪兒來的趕緊回哪兒去,不然的話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作孽啊!這些藥材可全都是他辛辛苦苦才種出來的啊!

「滾開!」秦毅一揮手,萬葯穀穀主就被揮出去好遠。

秦毅拿出神龍鼎,將藥材全部扔在神龍鼎中去。

萬葯穀穀主見到秦毅如此對待自己的藥材,那叫一個心痛如刀絞啊!

這些了全都是他辛辛苦苦種出來的藥材啊!竟然就被這小子這樣給糟蹋了!

「你要是再啰嗦,小心你外面的那些葯!」秦毅一邊說這話,一隻手上運起火焰,雙眼緊緊的盯著萬葯穀穀主。

「行吧!浪費了就浪費了吧,只是一會兒我其他的葯你可別再給我糟蹋了!」萬葯穀穀主此刻才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萬念俱灰。

萬葯穀穀主坐在旁邊,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秦毅。過了好久之後,才終於忍不住開口諷刺秦毅:「話說你這灰不溜秋的鼎也好意思拿出來煉丹?」

秦毅只是扔給這老頭子一個眼神,然後便開始認認真真的煉丹。

而萬葯穀穀主卻似乎更得意了,口中更是不停的念叨著秦毅煉丹如何如何。煉丹的那個鼎又是如何如何!

可是沒過多久,一股丹藥的飄香傳來。萬葯穀穀主卻說不出任何的話來,他長大嘴巴,愣愣的看著秦毅。

「咻!」的一聲,萬葯穀穀主就來到了秦毅身邊,一把抓過秦毅手中的丹藥放在鼻子邊聞了聞。

媽呀!高級聚靈丹?而且,還是極品的那種!

萬葯穀穀主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斷,斜著眼睛偷偷看了秦毅兩眼后,尷尬的咳嗽了幾聲:「我、我說話算話,你要的去拿吧!」

秦毅也不跟萬葯穀穀主客氣,下一刻殘影閃過便向葯田中跑去。

萬葯穀穀主反應過來后,也急忙跟上秦毅。

「喂!你……」不是吧?

看著秦毅如同搶劫一樣,把他的葯田裡面那些最珍貴的藥材,全都給拔了。萬葯穀穀主想要阻止秦毅,可是想著剛剛自己說過的話,要什麼就拿什麼!他忽然又閉上了嘴巴!

秦毅忙活了好久之後,才終於停下了他所有的動作回到萬葯穀穀主身邊。

只是此時萬葯穀穀主卻已經開始渾身顫抖了,他說他想要打人可以嗎?

「謝謝谷主的盛情款待,我下次還會再來的!」秦毅忍著笑容向萬葯穀穀主辭行。

「你還來?不,你可別來了!我這兒的藥材可經不住你幾次折騰!」老頭子對秦毅那可是避之不及了,若是再來說什麼都不能和秦毅做交易了。

「對了,你那個灰不溜秋的東西是什麼?」忽然萬葯穀穀主對那東西挺感興趣的。

看著是灰不溜秋的,可是卻能練出這麼好的丹藥來。就絕對不是普通的東西,而且就這小子的實力,說不定那丹藥能夠練成,大部分還是那鼎的作用呢。

「我的東西,難道你也敢覬覦?」秦毅只是冷冷的回頭看著萬葯穀穀主。

他雖有求於人,眼中的冷厲,自會讓人退避三舍。

而萬葯穀穀主也完全沒想到秦毅的身上會帶有這樣的氣場,心中驚訝不已。

「你、你趕緊走吧!」驚訝之餘,他還是要趕緊讓秦毅離開。否則的話,誰知道這小子一會兒會不會又打他那些葯的準備?

秦毅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就離開了,當站在山谷口邊上的顏溪見到秦毅回來時,興奮的急忙跑上前去:「怎麼樣?你在裡面一切還順利吧?沒有人為難你吧?」

「沒事!」秦毅無奈的笑了笑。

「怎麼樣了?」清水則緩緩漂到了秦毅身邊,她更關心的是藥材的事情。

「我們現在就回夏族,然後我就給你煉丹。」秦毅不管清水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夠重塑身體,但是他答應了別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這養魂丹就算再怎麼難弄到,他也必須去弄。

秦毅一行匆匆忙忙的趕路,為了能儘快回到夏族,還選擇了抄近道。只是,這條路中途要經過一個森林。這裡面一不小心可能會遇到危險,所以秦毅一開始便提醒顏溪一定要緊緊的跟著自己。

「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搶我們的東西,那麼今天就讓你們都留在這兒回不去好了!哈哈……」

當秦毅一行快要靠近森林中心的時候,忽然聽到前方傳來一陣聲音。

「那邊怎麼回事啊?」顏溪好奇的想要去看看。

可是卻不料被秦毅給阻止了:「我們現在需要儘快趕路!」

這森林裡面,經常會有野獸出沒。而越是靠近中心,這裡所出現的野獸就會越高級。他了完全不想因為別人的事情給自己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你們還真是好意思說,明明大家都是同樣的接任務。對方不願意把任務給你們,就成了我們搶了?」森林中再次傳來別人憤怒的聲音。

只是這次聽到聲音后,換做是秦毅停頓了下來。

他怎麼覺得這聲音這麼的熟悉呢?

來不及多想,秦毅立刻帶著顏溪朝著發出這聲音的地方跑去。

秦毅緩緩靠近,就發現前面有一夥穿棕紅色衣服的人和一群穿黑色衣服的人發生了不愉快。越是靠近他們,秦毅就越是覺得那群穿黑色衣服的人他有些眼熟。

「如果你們不在了,那麼不管對方願不願意把任務給我們,最終不是都要落在我們手中?所以,你們要是死了,也還真是少了不少的麻煩。」紅色衣服的人一邊把玩著自己的頭髮,一邊笑嘻嘻的對黑衣服的人說道。

終於,秦毅想起來對面的人是誰了。

謝飛和他們家的老二!

「汪武你別太過分了,想要打架改天老子一定奉陪。你今天這樣,和趁人之危有什麼區別?」老二的暴脾氣也是被那個汪武給弄出來了。

「一看就是要趁人之危,你又能那我怎樣呢?兄弟們,大夥說今天要不要滅了他們啊?」忽然汪武回頭看著身後的眾人放聲大笑。

「當然要滅掉他們!」

「大哥,今天就讓我來衝鋒就這謝家老二,我看他最不順眼,今天一定要殺了他!」眾人口中都包裹著嗜血。 而謝家老二更是火冒三丈,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會隱忍這麼久都還沒有動手去把對面那群雜毛給解決掉?

老二回頭看了看躺在地上,傷口正在不斷流血的謝飛。眼中都是暗淡的光芒,今天無論如何他一定要把大哥給送出去。

想到這裡以後,老二將身上的衣服撕爛,捆在自己的槍口上。抽出身上的佩劍,對著身後的兄弟高聲大喊:「若有來生,我還要和你們做兄弟。待會兒你們把大哥帶走,這裡一切有我!」

「不!二哥……」眾人也都跟著拿出佩劍,準備和謝家老二一同作戰。

「不管怎樣,只要大哥還在。我們就還有希望,所以你們必須把大哥帶走,走!」老二憤怒的看向眾人。

他一個人死了無所謂,可是不能讓他的弟兄們都陪著他死在這兒。尤其是大哥!

「想走?你們覺得你們還有機會嗎?」汪武一揮手,一群人一擁而上將謝飛一群人圍在中間。

「二哥,大家一起上吧!我們本就是兄弟,沒有道理在這個時候讓我們走的。如果大哥醒來,肯定也不會贊成你的做法!」這時候,一個黑衣服的人走到謝老二身邊。臉上除了真誠,便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謝老二猶豫著看了看眾人,如果今天就是他們的絕路,那麼他也不曾後悔過走的這一條路,畢竟他有了這麼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