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每伴隨著一隻邪眼的睜開,這天地,便是黯淡一分。

砰砰!

爆炸依舊在飛快的持續著,整片沙漠彷彿都是變成了黑色血液的海洋,聯盟大軍急忙升空,目光駭然的望著這一幕。

滔天般的魔氣以及之前廝殺間創造出來的血腥之氣以及戾氣,都是在此時不斷的湧進那魔神之像中,將那一隻只邪眼開啟。

不過想要將這魔神之像所有的邪眼顯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事,當那魔獄軍隊盡數自爆完畢時,可那魔神之像上的邪眼,卻連一半都未能開啟。

「到你們了。」

天皇殿看向魔獄其他的高層,淡笑道。

二皇殿等人聞言,臉龐上也是浮現詭異的笑容,那笑容中。有著一種狂熱浮現。旋即他們凌空盤坐。最後身體也是在生死至尊他們那震動的目光中,盡數的自爆。

砰砰!

恐怖的魔氣,遮天蔽日的席捲而開,生死至尊他們面色陰沉,他們與這些傢伙糾纏了上千載都未能將他們盡數的抹殺,然而現在,不過才短短小半日的時間……他們卻是盡數的選擇自爆。

這些傢伙,究竟要幹什麼?

滔天般的魔氣以及血肉。盡數的衝進那魔神之像中,再度開啟了不少邪眼。

天皇殿孤立天際,他笑望著唐舞兒,臉龐上的詭異之色,令人不寒而慄。

「開啟魔神之像,的確能夠讓你們擁有無限接近魔族神的力量,但姑且不說這種力量無法長存,即便你們真的能夠開啟,但沒有魔族神的血肉做引,你們也不可能成功。」唐舞兒晶瑩冰徹的美目盯著天皇殿。緩緩的道。

「只要能夠將你們抹除在這天地間,即便我們也是盡數隕落在此。那至少,以後這片天地,不會再遭有魔族肆虐。」

「那樣的話,我們,也算贏了!」

天皇殿輕輕一笑:「真是大義呢,不過……恐怕輸的,是你們呢。」

天皇殿偏頭,望向遙遠的東方,微微笑道:「神冰至尊,你可還記得,當年天地至尊封印吾族之神時,曾將吾族之神手臂斬斷一隻?」

唐舞兒聽得此言,眼神終於是有所劇變。

「呵呵,你猜的沒錯呢,吾族之神手臂,其實還留在你們這片天地中,其實,從天地至尊燃燒輪迴封印吾族之神的那一刻,你們就已經輸了……」

「你們的天地至尊,終歸還是比不上吾族之神。」

天皇殿對著東方,恭敬的跪拜而下。

「吾族神之手,請歸位吧。」

就在他這話響徹天空的霎那,在那遙遠的衍化大陸,遺迹之中,大地突然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而後地面蹦碎,滔滔魔氣席捲而出,一道魔光,直接是洞穿了那封印此處的古老陣法,而後撕裂長空,對著黑魔域暴掠而去。

在那黑光之中,似乎是有著一隻巨大的蒼白手臂,若隱若現,一種無法言語的邪-惡,籠罩了這片天地。

魔氣滾滾,幾乎遮掩了整個大沙漠上空,甚至連那黑魔域都是有所被波及,在那無盡的魔氣之下,那道魔像,猶如從那異域而來的毀滅者,那種邪-惡到極點的波動,令得聯軍大軍皆是為之失色。

古諺他們皆是面色難看的望著這一幕,旋即突然轉頭,望向那遙遠處的天空,那裡的空間突然蹦碎開來,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魔氣席捲而出,在那魔氣之中,一隻蒼白的巨大手臂,若隱若現。

「魔神之手!」唐舞兒以及生死至尊等人見到那蒼白的巨大手臂,瞳孔頓時緊縮起來。

那隻大手,異常的蒼白,看上去甚至顯得有些柔弱,但就是那種詭異的柔弱之下,反而透著一種令人顫粟的味道。

這,可是那位曾經將天地至尊都是逼得燃燒輪迴的魔中大帝的手臂啊!

「當年在那最後被封印的時刻,這魔族神的手臂,恐怕不僅僅是被天地至尊斬斷,更多的,恐怕是他暗中留下的這一手。」唐舞兒玉手緊握,緩緩的道。

生死至尊他們瞳孔緊縮,隱隱的有些駭然,真不愧是魔中之神,竟然在那種時候,還能夠留下暗手,以待千載之後的翻盤之時。

那天皇殿目光狂熱的望著破空而來的魔神之手,恭敬的彎身而下,旋即其印法一變,只見得那魔神之手便是掠來,最後與那魔神之像,連接在一起。

嗡!

而隨著那魔神之手與魔神之像連接,那龐大無比的魔神之像,竟是爆發出刺耳的嗡鳴之聲,滔天魔氣席捲而開,隱隱的,有著一種恐怖得無法形容的波動,在緩緩的誕生著。

那種波動,有著那位魔族神的味道!

魔神之像上,那一隻只緊閉的邪眼,也是在此時加速的睜開,其中布滿著無情與暴戾之色,猶如要將這天地毀滅。

「哈哈。」

天皇殿仰天大笑,笑聲之中滿是得意之色:「等魔神之像一成,你們將如螻蟻一般。哈哈。這片天地。終歸落到了我們的手中,當年吾族之神沒有完成的事,竟然被我做到了!」

「你高興得太早了一些!」

可怕的寒氣在此時爆發而開,只見得天空上,一層層冰浪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席捲而開,那滔天的魔氣,也是被冰凍而住。

唐舞兒手持寒冰長槍,美目之中寒光暴涌。而後她身形暴掠而出,直奔那天皇殿而去,那槍尖凝聚的寒氣,彷彿能夠冰凍時間。

「哈哈,神冰至尊,現在做這些,可是無用了。」

天皇殿大笑著,他卻是沒有絲毫要與唐舞兒交手的意思,身形一動,身體之上魔氣爆發而開。竟是退進了那魔神之像龐大的身軀中,而後兩者詭異的融合在了一起。

轟隆隆!

隨著天皇殿的融入而進。那猙獰的魔神之像竟是再度膨脹了一圈,雲層都是在它的俯覽之下,無數道魔臂揮舞著,彷彿是要撕裂天地。

「哈哈,現在的我,將擁有著無限接近吾族之神的力量,憑你們,又如何與我斗?」魔神之像仰天大笑,笑聲如雷,將天地震懾得索索發抖。

「九重冰山獄!」

唐舞兒玉手結印,一聲冷喝,只見得天空之上,寒氣瘋狂的凝聚,最後化為九座看不見盡頭的冰山之獄,而後狠狠的對著那魔神之像鎮壓而去。

「哈哈。」

然而面對著唐舞兒的全力攻擊,那魔神之像卻是不屑大笑,一隻魔臂爆轟而出,帶起滔滔魔氣,直接是生生的憾在那冰山之上。

砰!

天空顫抖,魔氣奔涌間,只見得那龐大得看不見盡頭的冰山,竟然是直接被其一拳轟爆而去。

天空上,唐舞兒嬌軀微震,而後急退而回,柳眉微蹙的望著那天地間的魔像巨人,後者此時,的確擁有了無限接近魔族神的可怕力量。

「怎麼辦?」

生死至尊等人也是湊了上來,沉聲問道。局面發展成這樣,顯然是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想要具備魔族神的力量,不是依靠這些手段就能達到的。」唐舞兒盯著那魔神之像,道。

如果光靠這種融合就能擁有跟魔族神一樣的力量,那未免也太小看這位魔中的帝皇了。

「他們施展這種手段,的確獲得了極為強大的力量,但這卻並不穩定,而且這種力量,天皇殿也根本無法操控,只要我們能夠將其糾纏住,恐怕要不了多久,這魔神之像將會自動崩潰。」唐舞兒道。

生死至尊他們聞言也是點點頭,旋即又是皺了皺眉頭,眼下這魔神之像的力量,就算是唐舞兒都阻攔不住,眼下恐怕即便他們聯手,能否阻攔,也是兩說的事情。

「現在也沒其他的辦法了,若是能夠將這魔神之像解決掉的話,這天地,也將會徹底的平靜下來了,這對於我們而言,應該算是真正的勝利。」唐舞兒輕聲道,旋即她看了一眼站在後面一直未曾再說過話的古諺,冰涼的玉手,忍不住的緊握了一下。

「時間不多了,趁天皇殿現在還不熟悉這魔神之像的力量,我先將其纏住,你們調動所有的力量,對他進行攻擊!」

唐舞兒將心中的一分紛亂心緒壓下,然後也就不再多說,玉足之下,寒氣涌動,化為一座冰蓮,而她則是盤坐下來。

天地間的溫度,在此時陡然降低,甚至連涌動的天地靈力,都是變得僵硬起來。

「冰蓮世界。」

唐舞兒修長指尖輕點,殷紅鮮血化為光點暴掠而出,落入下方地面,而後只見得大地瞬間被冰凍,無數巨大的冰蓮生長而出,而在那冰蓮中,則是有著猶如巨龍般的蔓藤呼嘯出來,最後鋪天蓋地的將那魔神之像纏繞而住。

吼!

魔神之像掙扎著,巨龍般的蔓藤便是被震斷而去,不過緊接著便是有著更多的蔓藤湧來,那種恐怖的寒氣侵入魔神像之中,到是將它的速度減緩了下來。

生死至尊等人見到這一幕,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目光一轉,看向古諺,沉聲道:「古諺,召喚乾坤古陣,讓聯軍所有強者一起出手,將靈力灌注進入古陣,與我們一動發動攻勢!」

古諺同樣也很清楚眼下這緊急的情況,當即也沒有任何廢話,心神一動,乾坤古卷便是迎風暴漲,籠罩了天地。

「所有聯軍聽令,立即將靈力盡數灌入乾坤古卷,輪迴境強者,隨我們一同出手,此戰勝負,在此一舉!」(未完待續。。)

… 生死至尊那稚嫩但卻充滿著凝重的聲音,也是響徹而開,無數聯軍強者聞言,皆是緊握雙拳,齊齊應喝。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騰飛而起,最後出現在古諺他們後方,那些全部都是輪迴境的強者,只不過如今他們這巔峰般的實力,在那龐大無比的魔神之像下,卻是顯得頗為的渺小。

那下方,聯軍之中,無數人盤坐而下,靈力猶如海洋般的涌盪起來,最後化為一道道匹練,盡數的灌注進入天空上的乾坤古陣之中。

「動手吧!」

生死至尊見狀,也是一聲沉喝,旋即她雙目緊閉,黑白色的生死之力在其周身呼嘯。

神炎至尊,神雷至尊,黑暗至尊等人也是同時閉目,體內力量,運轉到了極致。

「古諺。」

慕盈幾人來到古諺身旁,他們看著那魔神之像,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擔憂。

「不用擔心,不論結果如何,至少要與他們拼上一拼。」古諺沖著他們微微一笑,道。

「你沒事吧?」慕盈蓮步輕移而來,那清澈的美目,靜靜的盯著古諺,之前所發生的那些事情她也是看在眼中,雖然眼下古諺表面上沒有什麼,但心中怕是沒那麼平靜。

「沒事。」

感受著慕盈那柔和中帶著一絲關切的目光,古諺心中微微一暖,緩緩搖了搖頭,旋即看向炎兒,小九等人,道:「我們也動手吧。這一次。若是失敗的話。或許這天地,也就完了……」

「嗯!」

眾人重重點頭,眼中皆是掠過一抹堅定之色,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根本就沒有後退的選擇了!

小炎喉嚨間發出低吼之聲,紫金光芒爆發間,他的身軀,也是飛快的膨脹起來。很快的便是化為萬丈巨人,不過這與那魔神之像比起來,依舊還是弱了一籌。

紫黑光芒自小九體內席捲而開,萬丈麟角伸展開來,他也是騰空而上,體內力量,催動到極致。

「呼。」


古諺望著小九的身影,淡淡一笑,旋即他凌空盤坐下來,雙手結印。一股奇特的波動,飛快的蔓延而開。而在那股波動蔓延間,下方數十萬里內的大地,都是開始變得荒蕪。

曾經的乾坤古卷,在此時,開始展現出它的可怕之處!

荒蕪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自下方沙漠中蔓延而開,然後那原本呈現暗黑色彩的大地,竟是開始呈現一種枯黃之色。

如今的古諺再施展乾坤古卷,顯然不僅僅只是吸取大地表面上的能量那般簡單,那些吸取,深入到地底之中,而後將那大地之中的能量,猶如長蛟吸水一般的汲取而來。

濃濃的荒蕪味道,從大地深處散發出來,最後波及這方圓十萬里之內,若是從高空看下去,此時整座大沙漠,都是被囊括在了其中。

大地震動著,一股股能量脈衝散發出來,最後對著古諺所在的方向凝聚而來,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其中的那種可怕。

呼。

古諺望著這一幕,輕吐了一口氣,那漆黑眸子,倒是平靜如水,旋即他輕輕一笑,這樣的話,可還不夠呢

雖然這種汲取範圍,幾乎達到了一種極限,但乾坤古卷的可怕之處,可並不在這裡。

所謂荒蕪,並非是將一切生機力量強行剝奪,荒蕪之中,留有生機,待得春來時,那些掩藏的生機,便是會爆發出比以往更大的活力。

荒蕪,還能再生!

淡淡的明悟,自古諺的心中流淌而開,而後便是有著強者感覺到,下方大地那狂暴的能量突然間變得溫和起來,再接著,他們便是見到,枯黃的大地,突然有著點點碧綠之色浮現出來,那是細小的嫩芽,嫩芽以一種驚人的速度長大,最後化為青草覆蓋。

短短十數息的時間,這片大沙漠,竟然便是變成了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一種盎然的生機,瀰漫而開。

「將你們的力量,再借給我吧。」

古諺低頭望著下方那看不見盡頭的大草原,輕聲自語,而後只見得那草原,再度開始變得荒蕪,可怕的力量,與之前古諺所汲取的那股恐怖能量,開始匯聚。

轟隆。


古諺所處的下方萬丈大地,在此時開始崩塌,無數閃爍著光芒的液體,自大地中破土而出,飛快湧上。

那些液體,乃是由壓縮到極致的能量所凝聚而成,其中浩瀚程度,即便是輪迴境的巔峰強者都是暗感駭然。

嘩啦啦。

隨著那些液體掠上的速度越來越快,到得後來,那幾乎是化為了一道萬丈碧綠水柱從地底之中爆射而出,而在那水柱的最頂端,則是古諺的身影。

古諺面色凝重,他的雙臂,在此時也是開始液化,然後雙手一合,一道巨弓,再度自其手中緩緩的凝現而出。

只不過這一次的巨弓,呈現一種極端古樸之色,上面沒有絲毫光芒流溢,但卻是能夠感覺到那種內斂到極點的恐怖波動。

古諺那化為液體般的手掌緩緩拉開弓弦,一道清澈的尖鳴之聲,彷彿在此時自天地間響徹而起,那萬丈能量液體水柱,猶如水龍般奔騰而上,最後在那弓弦中,化為一隻碧綠色的長箭。


三道古老的神物,自古諺掌心升騰而起,互相交織,衝進長箭之內,頓時長箭顏色,便是變得絢麗起來。

嗡。

古諺眉心,神光綻放,那仙宮之內的魂力在此時傾巢而出,也是匯入長箭。

吼!

數十萬道紫金龍紋呼嘯而出,再度鑽進。

溫暖的白光,暴射而出。化為一道古老的精神。墓碑搖動。一片片溫和純凈的能量,也是加註在那長箭上。

鎮魔碑,玄天鼎緊隨而至,一波的能量,全部的灌注進入那長箭之中。

咔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