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此刻,他看著葉天如此怪異的動作,自然不可能以為這只是葉天胡亂擺出的姿勢。

當即,蒼皓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體內的靈力能量瞬間凝聚,與此同時,也是迅速召集天氣之間的靈氣,再度在自己面前凝聚出一個巨大的靈力屏障!

不是蒼皓不肯還手,而是他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他已經感受了出來,葉天如今的真實實力已經達到了化天境後期!

這樣的實力,對付他一個化天境中期的傢伙,顯然是輕而易舉。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葉天不能凝聚天地靈氣,或許是因為他還沒有真正的踏入化天境,而這,也是蒼皓可以用來安慰自己的唯一一個優勢!

若不是這個優勢,只怕此時的蒼皓,早已經是在葉天的攻擊之下化為灰燼了!

屏障已成,蒼皓一臉驚恐的看著從葉天身體之上爆發而出的一縷縷青色靈力能量!

那能量猶如是從深海之中噴發而出的一般,氣勢磅礴!天地都難以束縛!

「轟!」

青色能量和屏障接觸的一瞬間,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聲音擴散而開!

那聲音似乎將周圍的山脈都震得瑟瑟發抖了起來!

半空之中,虛空好似被能量撕裂,下方飛揚的塵土也是瞬間被壓制而下,在下方眾人的眼中,那天空明顯被撕裂一道縫隙,就連太陽都在如此強悍的威力之下迴避了起來!

可蒼皓畢竟是凝聚了天地靈氣,即便虛沌之印的威力極為龐大,可依然是被蒼皓抵擋而下。

此時的葉濤目不轉睛的看著葉天的身形,從釋放而出的青色能量這一點上,葉濤方才可以確定,哪一個是葉天。

而就在此時,能量餘波猛然掠來,葉濤看到,自己周身的樹木一顆顆瞬間被那能量餘波折斷!

聽著那樹木斷裂的「咔嚓」聲,葉濤也是不得不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召集而出,在自己周身凝聚一個靈力屏障,可即便如此,身形依然是不受控制的連連後退數步!

「葉兄!走吧!」

朔方此時也是迅速調動靈力屏障,抵擋下這餘波襲擊之後,朔方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停留,當即便是再度對著葉濤如此說道。

葉濤聞言,也是再度看了看朔方,旋即回頭看了看葉家眾人,這才發現,那些實力不濟者,此時早已經是倒飛而出!

而這,僅僅只是葉天釋放出的能量餘波而已……

看到這一幕,葉濤也終於是不敢有片刻遲疑,當即便是說道:「走!繼續後撤!」

葉家眾人再度對著後方急速撤去。

可是,天池城內的眾人,則是沒有這麼好運了,在這道能量餘波的衝擊之下,天池城的街道之上已經是塵土飛揚,人仰馬翻,還擺什麼攤位?即便是房舍看起來都是搖搖欲墜!

這一刻,眾人自然不敢繼續待在天池城內,當即也是一個個對著天池城外落荒而逃。

國都之內,一道士兵的身形沖向司徒秋,抱拳跪伏說道:「君王,此處不安全!我們必須馬上撤離!」

聞言,司徒秋卻是轉身看了一眼那個士兵,旋即卻是搖了搖頭,微笑道:「不!我是君王!我不能撤離!」

「可是……」

「不用再說了,若是真的有危險的話,天兒一定會提前告訴我的,既然他沒有讓我撤離,那邊說明我並沒有危險!」

那士兵正準備再度說話之時,司徒秋當即便是如此打斷道。 沐靈夕見狀,直接在身體上包裹上一層水盾,跨過自己的火圈,直接朝夜元鈺的方向跑了過去。

狂戰小隊的隊員在看到沐靈夕衝出去之後,皆是擔心不已。

為了能盡量的吸引那破滅綠蛛王的注意,所有小隊的隊員皆是瘋狂的朝那破滅綠蛛王的身上扔著各種術法攻擊。

但是那破滅綠蛛王似乎是被剛才那一劍給激怒了,根本就不管他面前幾人的攻擊,直接朝它的身體後方看去。

沐靈夕剛趕到夜元鈺的身邊,破滅綠蛛王就已經看了過去,在看到就是眼前的兩個人,對它的身體造成了不可彌補的傷害之後,直接抬起一隻利爪,朝夜元鈺的身體上扎去。

那閃爍著淡淡幽綠光芒的利爪,一看就是帶有劇毒的,若是被碰到,估計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只見沐靈夕將夜元鈺的身體直接架在她的背上,身形忽然一閃,瞬間就到了十米之外。

沐靈夕有些莫名的看著,自己那快到像是一道光影般的速度,總算是放下了心來。

還好,自己這像是作弊器一般的身法移動再次顯靈了,若不是她這次跑的快,說不定這會兒早就被那破滅綠蛛王,用利爪穿了糖葫蘆了。

心中稍稍安定之後,沐靈夕再次朝那破滅綠蛛王的方向看去。

只見那破滅綠蛛王在一擊不中之後,也是疑惑的看著自己的面前,實在是有點疑惑,剛才還在它利爪之下的兩個人,怎麼忽然之間就不見了。

然而當它看到不遠處,正準備悄悄的回到自己火圈中的兩人之後,再次咆哮著沖了過來。

那破滅綠蛛王的速度也不算慢,八條腿掄開了,一眨眼就到了沐靈夕的面前。

然而剛還準備,想要利用自己的作弊器,再次逃跑的沐靈夕,這次卻是傻眼了。

因為這一次,那作弊器居然不靈了。

眼睜睜的看著那破滅綠蛛王瞬間站在了他們兩人的面前,沐靈夕直接出聲將希亞和茉莉叫了出來。

希亞和茉莉正在靈之境中呼呼大睡,迷迷糊糊中直接就被沐靈夕給扔了出來。

還沒反應過來什麼情況呢,就看到面前一隻超大無比的巨型蜘蛛在朝他們的神主和主人撲去。

這還了得?

敢欺負他們的神主和主人,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

只見希亞直接將手中的冰杖拿了起來,對著那正狂奔而來的破滅綠蛛王冰杖一揮頓時一隻龐大的火鳥就沖了出來。

那火鳥就像是看到了美味的蟲子一般,在看到破滅綠蛛王之後,直接張嘴發出一聲清鳴,那清越的聲音,讓原本被破滅綠蛛王那破鑼嗓子,折磨的快要吐血的幾人,瞬間感覺好了很多。

破滅綠蛛王在聽到那聲鳥鳴之後,卻是渾身一顫。

原本的氣勢也是去了大半。

眾所周知,鳥是蜘蛛的天敵,所有的蜘蛛都怕鳥類,這隻破滅綠蛛王也不例外。

破滅綠蛛王原本迅猛的沖勢,瞬間停了下來。

我在灰燼裏等你 兩隻粗壯纖長的前爪,像是警告一般的對著那隻火鳥揮舞著。 在司徒秋和士兵對話的同時,半空之中的巨響依然一陣陣的傳來,每一道巨響的聲音都深深的滲入到司徒秋的內心深處,此時的他緊張的渾身顫抖,並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對葉天的擔心,對天越國的擔心!

天池城內,此時早已經是亂作一團,大街之上的眾人紛紛逃散而去,雖然他們並不會受到真正的致命性的傷害,但是對於如此強度的對戰,也是有著巨大的恐懼!

葉濤和朔方一行人依然繼續往前行去,此時的葉濤時不時的自語著:「僅僅是二十天的時間,天兒居然能夠成長到如此地步!以後……只怕是神,也阻擋不了他通往強者的道路了!」

「葉兄?你說什麼?」

朔方聽到葉濤低聲的自語聲,當即也吃轉過身,看著此時一臉糾結的葉濤,如此問道。

聽到朔方的問話,葉濤也是將自己的目光緩緩抬起,而後落在朔方的身形之上,當即便是說道:「呵呵,二十天前,我還奢望著能讓他就這樣,一直留在天池城,做一個本本分分的族長,度過一生,可是現在看來,我的這個想法,似乎是可笑至極啊!」

說完之後,葉濤也是無奈的甩了甩自己的手臂,很顯然,對於現在他所看到的這一幕,既欣慰,又無奈。

或許沒有人能夠體會此時葉濤內心的真正想法。

獵心遊戲:千金要崛起 他對於自己的兒子進步如此之快感到驕傲,可是對於葉天接下來要面臨的一次又一次更大的危險和困難,卻又感到無奈,這種糾結的心情在深深的折磨著葉濤,讓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作為一個父親,該做出怎樣的抉擇,才算是對的。

「是啊,天兒的飛速成長不僅僅代表著他傑出的天賦,更代表著我天越國未來的希望!從此刻起,他便再也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天越國的!」

朔方明白了葉濤話里的意思,從葉濤那糾結的神色之中,朔方能夠非常明顯的感覺到葉濤的矛盾。

說完之後,朔方也是再度說道:「不過葉兄也不必擔心,正所謂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既然天兒有這樣的能力,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可是,葉濤心中依然難以釋懷,可他也只能無奈的嘆息道:「哎,希望他未來的路,能夠平坦一些。」

聞言,朔方也是跟著點了點頭,雖然朔方的心中認為葉濤的這句話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可也只能是跟著點了點頭,畢竟,此時的葉濤看起來的確很是糾結,很是矛盾。

其實葉濤和朔方的心中都明白,葉天以後將要面對的危險和困難,會比現在嚴重數倍!未來的路,也一定會更加荊棘坎坷!

通往強者的道路上,永遠都不可能一帆風順!

半空之中,此時的葉天再度凝聚出虛沌之印的能量,經過剛才的釋放,葉天已經感受到,自己如今的虛沌之印威力已經是比之前強大的數倍!畢竟現在體內的靈力能量比起之前也是強橫了許多。

雖然前幾次攻擊蒼皓都勉強的應付了下來,可葉天自然能夠看得出來,此時的蒼皓,已經是有些招架不住。

葉天自然不會放棄這個乘勝追擊的機會,畢竟像這樣的強者,一個不小心,或許就會是不一樣的結果!

葉天心中如此想著,身體已經是再度蜷縮成一團,而虛沌之印的能量,也眼看著就要釋放而出!

此時的蒼皓也是再度驚慌了起來,他能夠感受到,自己周身的靈氣已經是被自己使用了十之九八,此時若繼續強行使用的話,顯然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可是,眼看著葉天的能量即將破體而出,此時的蒼皓也知道,躲避是不可能躲避的,一方面是他對葉天釋放能量的速度認知,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已經見識過,虛沌之印所覆蓋的範圍有多大,與其選擇躲避,倒不如真真正正的和葉天拼個你死我活!

心中打定主意之後,蒼皓也是不在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緩緩閉上自己的眼睛,雙手結出一個奇怪的印記!

葉天看著蒼皓結出的那個印記,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根據自己以往的戰鬥經驗來分析,此時的蒼皓顯然是要釋放出一個殺招!

不過,葉天卻是毫不忌憚,已經蜷縮成一團的身形猛然張開,與此同時,虛沌之印的能量也是再度破體而出!

「轟!」

隨著一陣悶響聲傳出,葉天的身體便是再度猶如爆炸的星球一般,釋放出一道道極為絢爛的青色靈力能量!

而蒼皓看到這一幕,非但沒有後撤,反而是對著葉天釋放而出的青色靈力能量迎了上來!

此刻的蒼皓猛然睜開自己的雙眼,眼眸之中迸射出一股天地束縛不住的殺氣,他的周身也是不斷的縈繞著深藍色的靈力能量!

「滅魂指!」

陡然間,蒼皓的手掌驟然伸出,一根手指徑直指向葉天,而那手指之上也是瞬間被靈力能量所包裹,濃厚的深藍色靈力能量縈繞在蒼皓的一根手指之上,看起來格外玄妙!

看到這一幕,此時的葉天也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葉天能夠感受到,蒼皓的這一擊,顯然是擁有著極為強悍的威力的!

當即,葉天便是在自己的體內運轉起回擊的口訣,僅僅是片刻的時間,回擊的口訣便是被葉天凝聚而成!

可與此同時,葉天也是清楚的看到,那蒼皓的身體已經是穿越了自己釋放而出的虛沌之印的能量,對著自己徑直而來!

此時的蒼皓看起來毫髮無損,即便他強行穿透了虛沌之印的能量,看起來依然是戰力十足!而且,他手指之上的靈力能量含量也是越來越強盛,此時看去,儼然像是一柄堅不可摧的利劍一般!

葉天的眸子之中,那蒼皓的手指距離自己越來越近,手指之上的深藍色靈力能量也是越來越濃郁,此時的葉天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

接下來的一刻,很可能就是決定勝負的時刻!即便葉天是有備而來,也依然免不了有些緊張! 兩隻粗壯纖長的前爪,像是警告一般的對著那隻火鳥揮舞著。

似乎想要告訴那隻火鳥,自己很厲害,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但是火鳥怎麼可能會怕它,直接雙翅一收,就朝那隻破滅綠蛛王沖了過去。

破滅綠蛛王見自己的舉動並沒有什麼作用,倒是沒有時間考慮太多了,張口一團毒液就噴了出來。

那碧綠色的毒液,落在火鳥的身上,只是發出了一陣嗤嗤聲,然後就被火鳥身上的火焰蒸發了。

然而火鳥此時也已經衝到了破滅綠蛛王的身前,那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尖嘴,直接對著破滅綠蛛王的身體啄了起來。

每一次落下的時候,都能看到破滅綠蛛王身體上原本那堅若鐵石的防禦被破開一點,加上之前沐靈夕攻擊所造成的裂縫,破滅綠蛛王那堅固的防禦看樣子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就在這時,那破滅綠蛛王在也受不了火鳥的攻擊。

兩隻前爪像是風車一般的舞動了起來。

火鳥非常靈活的閃避著,在破滅綠蛛王稍有停頓的間歇,仍舊不斷的攻擊著。

沐靈夕一邊看著火鳥與破滅綠蛛王之間的戰鬥,一邊小心的將夜元鈺背到了火圈之中。

從乾坤鐲中拿出了一顆蘊生丹,直接喂到了夜元鈺的嘴裡。

軒轅洛看著面前那混亂的局面,忍不住的出聲問道。

「用不用我出手幫你們解決一下,這破滅綠蛛王好像已經超出了你們的試煉範圍吧!」

沐靈夕看了一眼軒轅洛,然後說道。

「不管是不是超出範圍,總之,我都要試一試,不許你插手,你要是敢出手,我就把你趕回去。」

說完,沐靈夕又看了一眼,正在旁邊躍躍欲試的影琦一眼。

「還有你!」

影琦頓時委屈的撇了撇嘴。

「我什麼都沒說啊!都是他耐不住寂寞想要出去耍耍手段,我才不去呢!」

影琦說完,一雙眼睛晶亮的看著沐靈夕。

雖然,心底里他也想出去試試看,自己能不能也馴服這隻王者,但是若是打擾到少主人的試煉的話,卻是不行的。

見這兩個快要閑的長毛的人,終於打消了準備出手的念頭。

沐靈夕再次說道。

「你們倆現在的任務就是照顧好夜元鈺,不能讓他有一絲意外,明白嗎?」

若是不給他們交代些事情,指不定一個忍不住就要來壞事了。

在看到兩人興趣缺缺的點了點頭之後,沐靈夕直接將所有隊員都召集了起來。

「現在那隻破滅綠蛛王暫時已經被火鳥壓制住了,你們抓緊回復自己的靈力,我先去儘快將那隻破滅綠蛛王解決掉,萬一到時候,更加強大的公蛛被引來了,你們也還能有一拼之力。」

穎月有些擔心的看著沐靈夕,出聲說道。

「你也休息一會兒吧!從開始到現在,你還一次都沒有休息過呢!」

其他的狂戰隊員也是一臉擔心的看了過來。

畢竟沐靈夕是他們的隊長,若是除了什麼意外,那後面的任務,他們又該怎麼繼續下去。 葉天的回擊能量已經準備好,目不轉睛的盯著此時的蒼皓,就等著蒼皓擊出手指能量的那一瞬間!

然而,讓葉天意外的卻是,蒼皓遲遲沒有擊出,而且,蒼皓的身形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難道……他想要和自己近身搏鬥?」

葉天的心中當即便是閃過這樣一個想法,雖然說蒼皓是化天境中期,能夠熟悉的掌握靈力外線的手段,可是,他如果選擇近身搏鬥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