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多年前,他被當今陛下打服,往後一直都不敢小瞧了女子。

甚至當初余芷書被他維護多了,還誤會孫策對她有意思,嚇得她不敢面對孫策,畢竟年紀差距大一輪。

結果還是孫策解釋了,「我特別佩服像你們這種動動腦子,就能收拾敵軍的謀士了,而且你也不像那些只會紙上談兵的謀士。」

余芷書不敢置信:「你不是覺得我是女子,所以才更加保護我嗎?」

「當然不是!女子怎麼啦!女子中也有很厲害的,比如攝政王殿下,誰不說她很厲害,比多數男子還厲害,我孫策最佩服的人,就是攝政王殿下了!

現在多了一個你,你會得特別多,腦子特別好使,出的那些用兵計策、和處理軍務、遊刃有餘的解決域外商人的矛盾,頂頂厲害!」

這些話,那時候給了余芷書更大的勇氣、動力與自信心。

孫策聽到余芷書滿口豪爽的話,腦子想都沒想,瞬間想像原來那樣,操一把老父親的心,善意提醒她是女子,滿口『豪爽』容易嫁不出去。

「老……」

」孫將軍!」

「芷書和姐姐,有好多年沒跟你見面了吧?」

孫策差點脫口的一句『老妹兒』,戳穿了余芷書偽裝的身份。

她現在可是她弟弟余芷書,不是余芷秋。

人人只知道新科狀元是『余芷書』,派到左丞相王玄英身邊的做副手的官員,也是『余芷書』,所以余芷書連忙阻止孫策叫錯。

話中示意孫策,她現在是弟弟余芷書。

而孫策茫然了片刻,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余芷書的示意。

接着,孫策沒問什麼情況?沒問為什麼要冒充弟弟?而是順着余芷秋的話,把她當成真的余芷書。

而一旁默不作聲的王榮耀,看出兩人之間的異樣,卻又默契得、彷彿什麼都沒泄露的模樣,頓時心裏不爽起來,

不過迅速寒暄之後,話題又扯回剿沙匪上,王榮耀思緒很快便被帶偏。

…………

第二天。

余芷書和孫策帶着兩萬人馬,出發鬼門嶺剿沙匪。

然而,當他們趕到地下城后,地下城已經寂靜無聲,連只狗都被撤走了,什麼都沒留下。

最終,余芷書和孫策、以及帶去剿沙匪的士兵們,只能無功而返。

不過剛回到兩軍匯合時的邊城后,兩人就聽說王左丞相都到了邊城。

並且說這消息的小兵,還跟兩人說了,「余大人、孫將軍,左丞相大人說,等你們二人回來了,就命你們立馬去衙門府見他。」

「大人來了?!」

「左丞相來了?!」

余芷書和孫策兩人,異口同聲的同時驚訝道。

。 傷愈以後,石青峰又在千丈岩上多住了幾天。這期間月微瀾來了一趟,霜兒來了一趟,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涿光峰上的王帽居然也來了一趟。

王帽來到千丈岩上,簡單明了的說出了來意:「青鸞傷勢已好,臉上沒有留下任何傷疤。這次前來,是受了林逾靜的委託,專程趕來致謝。」

對於叩鼎禮上石青峰與青鸞的那場對決,王帽似乎頗有興趣,趁著這次來到千丈岩,纏着石青峰把整個過程跟他講了一遍。尤其是對於裏面的一些細節,更是邊聽邊記,比起他以前學習《太長經》的時候,簡直判若兩人。

末了,把那些寫滿了字的紙張仔仔細細收好,在上面標註上頁碼,神秘兮兮的說道:「我發明了一種新的畫法,回頭把你和青鸞對決的過程畫出來裝訂成冊,然後拿到山下集市上去買,肯定能掙不少錢!」

又道:「當然,這畫作的版權咱們五五分賬!等賣了錢,扣除紙張、印刷的費用,你我各分一半!」

石青峰笑道:「分賬的事兒好說,你只要別把我畫的太丑就行!」忽然靈機一動,問道:「王兄,你懂雕刻嗎?」

王帽自信滿滿的說道:「你說吧,是刻印章,還是刻畫,只要你能想像到的,我王帽都能依樣不差的刻出來!尤其是——」瞅了瞅四下無人,湊到石青峰耳邊悄聲說道:「尤其是宮廷仕女圖、女子春閨圖、玉女心經等等,只要你看了我的手藝,保准你看了之後仿若置身畫中,身臨其境,徑入春閨深處,沉醉不知歸路……」

石青峰耐著性子聽他說完,問道:「你那刻畫的手藝,以後有空時能不能教教我?」

王帽雙眼一亮,抬手拍了拍石青峰的肩膀,笑道:「好說好說!沒想到,青峰兄弟居然也是同道中人!這事兒包在我身上!包教包會!」

送走王帽,石青峰去千潯峰上和陳玄清、霜兒、丁若塵以及十八等告了個別。

由於雪千潯正在巡視煉丹房,石青峰沒法當面向其告別,只能讓陳玄清帶了幾句感謝的話給她,謝謝她給了自己一顆大髓丹。

作別眾人,石青峰一身輕快,哼著小曲兒,一路小跑,徑直上到了天闕峰上。

在他即將上到山頂的時候,抬眼望見兩個小童,一人抱着一把掃帚,正沿石階一層一層往下清掃。

他認出那是南轅北轍,走上前去打了個招呼,打趣道:「兩位仙童,這是改行做執事弟子了嗎?」

兩個人不約而同朝身後瞥了瞥眼,努了努嘴。

「你倆瞥什麼呢?嫌一千個台階有點少是吧?」

山路最上面,傳來何呂施暴躁的聲音。

石青峰抬頭一看,只見何呂施正雙手叉腰,伸長了脖子對着山下大喊大叫。

他快走幾步來到山上,沖何呂施施了一禮,笑道:「何師叔,怎麼這麼大的火氣?南轅北轍又闖禍了?」

前面兩次,月微瀾來找他的時候,曾跟他說過南轅北轍經常闖禍,簡直成了天闕峰上的一對「禍害」。

據月微瀾所說,這兩個傢伙表面看起來本本分分,但其實裏面憋了一肚子的壞水。而且說來也怪,不管哪一個單拆出來,都很安靜聽話,平時端茶倒水也好,學習功課也好,都是人見人誇的好孩子。然而,如果讓他們兩個待在一起,不出半天,準會惹出禍端。

用月微瀾的話說,這兩個傢伙一個是滿腦子的歪點子,但是沒膽,只敢想,不敢做;另外一個則恰恰相反,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不管什麼事情,說干就干,一股子憨勁兒。

尤其是這兩年隨着年齡長大,破壞力與日俱增,甚至連何呂施藏在枕頭底下的逍遙丸都偷來吃了半瓶。兩個人吃完以後,猶如癲癇發作一樣在山上蹦來蹦去,直到何呂施找到他們,把他們按到水缸裏面待了半天。

那次事故以後,何呂施再也不敢把東西藏在枕頭底下。而且每次出門的時候,都會在門上加一把鎖。

何呂施怒容滿面,長長的吐出口氣,指了指山下,說道:「這兩個小兔子崽子!前幾天和兩個從皇都中來這兒的官宦子弟打架,被人家仗着人高馬大揍了一頓。這不,昨天不知道從哪兒找來個馬蜂窩,給人家用銅盆扣在了桌子上,還偷偷躲在一邊,趁人家進屋以後把門給鎖了!這下倒好,馬蜂窩直接捅到了皇宮裏面!人家兩個孩子的親媽來了之後,盯着自己的兒子愣是沒認出來!」

「掃快點!中午之前掃不夠一千個台階,罰你們再掃八百!」

何呂施說完以後,又指著山路上那兩個傢伙吼了一句。

石青峰心中一樂,忍不住朝山下看了幾眼。心道:這兩個傢伙挺聰明的嘛,還知道把門鎖上。

何呂施瞧見他臉上帶笑,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麼?想着我被兩個婦道人家教訓,很好笑嗎?」

石青峰趕忙搖了搖頭,道:「不好笑,不好笑。我只是在想,他們是怎麼把馬蜂窩弄到屋裏去的?」

何呂施哼了一聲,道:「這兩個小兔崽子,干別的不行,干這種下三濫的事情倒是比誰都在行!」又道:「這還不簡單,趁著晚上馬蜂回巢的時候,拿條床單把蜂窩包住,然後帶回屋子裏面,再拿銅盆扣住,最後把床單從銅盆底下慢慢的拽出來就是。」

石青峰明白過來,微微點了點頭,心裏面忍不住對山路上的那兩個傢伙豎了豎大拇指。

「那邊沏了茶,是明前的龍井,過去喝點兒?」

何呂施轉頭望向不遠處的涼亭,說道。

石青峰看看天色尚早,又感覺當着何呂施的面直接說出「月微瀾」三個字有點兒不好意思,只好跟在他後面,朝涼亭走去。

兩個人在涼亭裏面分主次坐下,何呂施給他倒了杯茶,道:「嘗嘗,是不是正宗的明前龍井?」

石青峰端起來啜了一口,細細一品,咽了下去。端起杯子正要喝第二口的時候,只聽何呂施得意洋洋的說道:「這茶葉是涿光峰上御經閣中的林長老——」

「噗——」

石青峰聽他說到林長老三個字,突然忍不住噴了出來。還好他反應夠快,及時把頭轉向了旁邊。否則,坐在他對面正提着茶壺的何長老可能就要坐不住了。

「水——水太燙了!」

石青峰急中生智,趕緊打了個圓場。然後把杯子裏剩下的茶水端起來吹了吹,一口喝了下去。

何呂施給自己倒上一杯,端起來湊到嘴邊試了試,道:「也不燙啊,你是——嗆到了吧?」

石青峰捋了捋胸口,說道:「也有可能是嗆到了。這茶葉——真是林長老送給你的?」

他想起林逾靜給陳玄清送假畫的事情,心裏面偷透著一樂,問道。

何呂施又給他倒滿一杯,疑道:「是啊,怎麼了?也給千潯峰送了?」

石青峰趕緊搖了搖頭,道:「沒有沒有,千潯峰哪兒有這麼大的面子!」

何呂施放下心來,自語道:「就是嘛,這種事情,林長老是不會撒謊的。他既然說了御鼎山上只有我有這口福,就一定不會騙我!」

忽然轉念一想,又道:「林長老有沒有派人去千潯峰上討要治療外傷的草藥?」

石青峰心中一亮,明白過來。但是沒有說破,依舊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這段時間,除了你和——你和瀾瀾以外,從沒有其他山峰上的人去過千潯峰。」

何呂施端起茶杯一飲而盡,臉上露出得意之色。稍稍一頓,偷偷瞅了瞅石青峰,故意伸了個懶腰,說道:「你能不能替我上去一趟,去山上最高的那個地方把瀾瀾喊下來,我找她有點兒事情。」

石青峰端著茶杯的手突然一停,然後仰頭喝了下去。帶着滿臉興奮,說道:「請何師叔稍待片刻,我這就上去。」

說罷,放下茶杯噌的一下竄了出去。

「不着急,山高路滑,走慢點兒!」

何呂施轉頭喊了一聲,臉上露出笑容,將兩隻茶杯並排放在一起,挨個兒倒滿了茶,起身離開了涼亭。

山路上,石青峰跑出去十幾丈后,突然臉上一熱,停了下來。轉頭朝涼亭一看,哪兒還有何呂施的影子。

……

天闕峰最高的地方,月微瀾正像往常一樣練劍。

風起,葉落,劍出。

但接連試了幾次,每次都會有幾枚樹葉落在劍網外面。

定了定神,她將心裏面放空,把全部注意力全都放在一個「勢」字上面。

風起,葉落——突然,一枚石子破空而來,徑直打在她剛剛祭起的劍上,把積聚起來的劍勢全部打散,竟連一片葉子都沒接住!

「誰在那裏?」

她朝石子飛來的方向望去,同時喊了一聲,立刻警覺起來。但話音一落,又有一枚石子飛來,又一次準確無誤的擊中她手中長劍,劍身一顫,嗡嗡作響。

月微瀾纖眉微蹙,心中略一盤算,飛身向前撲去。與此同時,心中念了個劍訣,長劍飛出,徑朝身後奔去。

「砰——啊——」

石青峰從藏身的石頭後面冷不丁跳了出來,迎面與月微瀾撞在了一起。

當看見遠處那把長劍把山石擊穿,插在上面以後,禁不住冷汗直流,嚇得打了一個激靈! 雖然說在此刻有十幾隻劍齒虎向這些人類武者們攻擊而來,而這些人類武者們也紛紛的向著這隻劍齒虎進行攻擊,不過這時候的這個沈建,卻利用自己相應的實力向著這些劍齒虎飛奔而去,他想要對這些劍齒虎進行吸引,不能讓這些劍齒虎攻擊這些蘇家的武者,一旦讓這些劍齒虎攻擊了這些蘇家的武者的話,那麼接下來的話,這十名蘇家的武者可以說每個人都無法倖免。

而此時此刻這10名人類的武者對這件衣服發起了拚命的攻擊,半個時辰之後,這支劍齒虎我身上已經傷痕纍纍,雖然說對這隻劍齒虎來講,這十名修為境界僅僅出於古文境中期的人類武者對他並不會造成實質性的重傷,也只是表面的創傷而已,然而當這些人類武者拼盡全力治這隻劍齒虎發起攻擊的時候,這支建築物的情況也同樣看起來十分的狼狽,在以前劍齒虎完全沒有想到人類武者竟然如此的難纏。

以前劍齒虎在遇到人類武者的時候,那些人類武者見到劍齒虎往往都是迅速的頭炮,根本就不敢和劍齒虎家族進行相應的糾纏,而在這樣情況之下這些人類武者竟然如此的膽大包天,竟然敢於和這些建築物之間進行生死搏殺,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人類武者們如果真正的想要和這些建築物發起攻擊的話,這隻建築物必然會拼盡自己的權力來反擊這些人類的武者,而這些劍齒虎雖然說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極為強大,不過大家遇到一群人類武者的時候也完全手足無措。

此刻這10名蘇家武者們現如今在沈建的指導指點之下作戰的時候極為勇猛,而且非常講究技巧,在這樣情況之下,這些人類武者就能夠在作戰的時候展示出自己相應的優勢出來。

而反之,當這些劍齒虎和人類武者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人類武者通過自己相應的技巧可以說非常巧妙的變,躲開了這隻劍齒虎對他們所造成了他命的擊殺,而這隻劍齒虎如今的傷痕纍纍,即便沒有遭受重創,也完全被這些人類武者直接激怒。

此時此刻在不遠處,時間在一棵大樹之上,遠遠的看著,這隻見住戶如今已經被進入一邊作戰,一邊發出非常嘶心裂肺的嚎叫之聲,沈建的比較化作一絲糊塗,他心中當然知道,一旦這個劍齒虎暴怒的話,那麼很可能他會將推動自己最強大的力量和人類無聊消息攻擊,而在這個時候也是這支劍齒虎攻擊力最強大的,不過如果這隻劍齒虎在通過他的最強勢的攻擊力無法攻擊到人類武者身上的時候,那麼他很可能在後面作戰的時候將會陷入到非常懦弱的情況,畢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因此這些人類武者們心中當然摸清了這隻劍齒虎的作戰方式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所以這些人類武者們此時此刻就等著這隻劍齒虎發怒,只有他發怒了,才能夠催動自己最為強大的力量,向這些人類武者發起致命的進攻,如果這是劍齒虎並沒有發怒的話,僅僅用這種不緊不慢的作戰方式來攻擊人類武者的話,那麼或許人類武者根本就無話和這隻劍齒虎進行相互之間的消耗,畢竟有時候妖獸族的身體的恢復能力還是非常強的,尤其是劍齒虎這種妖獸,一旦讓他真正恢復他們自己的妖力的話,那麼這些人類武者們就是能夠被迫逃走。

經過雙方多次的生死搏殺之後就是劍齒虎的前爪被一名蘇家武者攻擊到一定咔嚓一聲一個生肖,這是建築物的,左前爪便被人類武者直接好多了,骨頭破裂的聲音傳了出去,而這時候這隻打斷劍齒虎左前爪的這個獨家武者們心中非常的高興,因為他們和這隻劍齒虎整整糾纏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今天終於有了一絲眉目,可以是希望,只要這些人類武者能夠紛紛的將這隻劍齒虎體內的骨頭通通的打碎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很有可能就能夠直接將這隻建築物空空的擊殺掉了。

而這隻劍齒虎也同樣絲毫不示弱,儘管說,現如今他的左前爪被人類武者直接打折,然而他依然擁有非常強大的作戰理論,這時候這隻老虎體內的妖力能量終於運轉完畢,隨後這隻劍齒虎張開大嘴,從自己的口中射出很多的利劍,這些利劍看起來猶如牙齒一般像這些人類武者攻擊而去。

而此時此刻這些蘇家武者們通通地感受到健之脯攻擊力的強大,劍齒虎能夠供一出的劍刃是極為厲害的,如果是那種普通的修為,竟也僅僅屬於武魂境中期的人類武者,在接受到這個劍刃的時候,根本就無法進行低調,很可能直接就被這個劍指骨的見證直接殺死掉,因此在此日此刻這些艦隻手在作戰的時候,可以說是極為的謹慎。

然而因為沈建在事先已經告訴過這些人類理解,讓這些人類武者在作戰的時候,務必要十分的小心,不能為這支箭之主的見證攻擊到自己的身上,所以說這時候這幾名人類的讀者和這支建築物之間進行相互之間作戰的時候,有意識的躲避開了這隻劍齒虎對他們所造成的進攻。

然而在這個時候這些人類武者也已經感受到這隻劍齒虎如今的作戰實力極為強大,幸虧是他們以前蘇家武者共同對付這隻劍齒虎,如果讓其中的一位或者兩位富家武者這是劍指骨的話,那麼接下來這些人類武者的結局很可能會極為的凄慘。

說不定被這隻劍齒虎直接吞吃掉也說不定。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有沈建的保護,再加上他們這些人已經提前的預知了這隻劍齒虎的作戰的特點和習性,因此這些只見政府在這些增加武者面前,可以說根本就占不到任何的優勢。

此時此刻這些人類武者們和這支劍齒虎進行作戰的時候,隨著這隻劍齒虎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嚴重,以至於讓這些原來武者作戰支持的信心越來越強大,他們心中完全相信,只要他們能夠通過自己相應的實力真正的將這支建築物斬殺掉的話,那麼他們當中的一些人的思維境界必然能夠得到自律的匹配,無論是他們能不能出去,這隻教妖獸的體重,他們這些人當中必然也同樣有人去做,如果反之他們這些人能夠真正的將這隻喜歡境界已經達到了二階後期巔峰程度的各自建築物的體重空中自殺掉的話,那麼接下來這隻劍齒虎很可能就能成為這些蘇家武者們實力提升的助力。

很快隨著這些人類武者對這隻劍齒虎的消耗,劍齒虎的後腿同樣被人類武者擊殺,同樣是骨頭破裂,這樣一來這支建築戶身上便有兩處非常大的創傷,雖然說對劍齒虎的攻擊力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然而卻去影響了這支建築物的速度。

沈建當初制定和這隻見部署作戰方案的時候,就要求這些附加的武者不能和這些只見車鼓的問題,一定要採取消耗戰和這支建築進行作戰,如果和這隻這隻股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硬拼的情況下,甚至可能會發揮自己的強悍的實力。

雙方通過不斷的作戰的時候,雖然說人類武者體內的元力能量同樣有了一定程度的情況,不過相比之下,這隻劍齒虎體內的妖力能量的減少,比較累武者的元力能量減少的彷彿更多,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人類武者不斷的通過和這隻劍齒虎進行拚命,和它優勢竟然越來越明顯,而這隻劍齒虎在此時此刻戰鬥時間越長越越體現出他們自己的弱勢出來。

因為人類武者作戰實力的存在,讓這隻劍齒虎在此時此刻幾乎是手足無措,另外的時候,這些人類武者通過一定的計策來攻擊這隻劍齒虎的時候,以至於讓這隻劍齒虎根本就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因為隨著10名蘇家武者們不斷地對他發起進攻,這隻劍齒虎甚至連一絲還手之力都沒有。

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人類武者的作戰手段比以前更加的厲害,而在這樣以來這些人類武者也同樣有完全的信心擊殺這隻劍齒虎。

而不遠處一直在不同觀戰的沈建,心中也同樣非常高興,如果照這種情況進行作戰的話,即如果這隻劍齒虎沒有得到外援的幫助,也就是說沒有其他艦客戶對這隻劍齒虎進行幫助的話,接下來這些人類武者繪羽知道,會將這支建築物內的妖力能量通通的消耗乾淨,然後便可以藉此機會將這隻劍齒虎,一擊必殺了。

不過雖然說這些蘇家武者的作戰實力越來越強,然而這些人類武者們在作戰的時候也同樣具有一定的風險,畢竟這是劍齒虎的血脈,境界是達到了二階後期巔峰的能力,那種超強的作戰勢力,完全不是這些身價無可能可以相比的。

這時候他們雙方剛剛戰鬥了一會兒,其他的這幾名劍齒虎便迅速的向這個方向攻進了,而這時候沈建背背部大鵬展翅推動而足,一對金黃色的翅膀在自己的背後瘋狂的凝聚,然後沉甸甸開始來到了這群撲過來的這些劍齒虎的身體。

而這些劍齒虎在作戰的時候,我並沒有看到自己人嘛,兒就看到了沈建,而這時葉電池股心中也同樣有一定的精緻的,當他們沒有看到同伴的時候,當然都以為這隻劍齒虎已經被閃電直接擊殺,甚至通知要,所以說這十幾隻見只不同仇敵愾的香水店發現了攻擊,而這時候沈建為了不讓這些建築物喪失信心,從而讓這隻劍齒虎為他發起追擊,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的將月之劍齒虎吸引住。

隨後這十幾隻劍齒虎便開始向著沈建的方向攻擊無趣,而這樣一來這個沈建便能夠充分的將這些將客戶吸引到給這些附加的武者們戰鬥提供一定的時間,而這些建築物其實是對沈建彷彿恨之入骨,彷彿殺死何春芝他們同伴的就是什麼任務,因此他們每一個人都發起來拚命的奔跑,然後拚命地向沈建的方向追去,而與此同時一些劍齒虎甚至還爬到了樹上,想要從樹上進行跳躍,隨後在大樹上對沈建發起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