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宋華則是看著旁邊的王曉玲,就是再笨,也知道剛剛那一通電話是姚宇打來的。

王曉玲被宋華看的滿臉通紅,王曉玲低著頭,道:「媽,你在看什麼?」

宋華道:「曉玲,這是你跟姚宇約好的吧。」

王曉玲點點頭。

宋華道:「好吧,現在媽也管不了你了,真是長大了啊。」


王曉玲見宋華這麼說,就知道她已經同意了。

王曉玲道:「媽,那你同意了。」

宋華道:「我留得住你么?你想去的話就去吧。」

王曉玲高興地一下站起來,然後在宋華的臉上親了一下,蹦蹦跳跳的進屋裡去了。

宋華無奈的搖搖頭,道:「這孩子。」

回到了屋裡,王曉玲就等著姚宇的電話了。

現在讓王曉玲主動問這些事情,她還是有一點不好意思。

果然,不一會姚宇就發來了簡訊:玲,你媽已經同意你明晚和我見面了。

回:恩,我知道了,我媽已經跟我說了。

姚宇回:恩,現在很晚了,你早點休息,我們明天見哦。

回:恩恩,你也是。

第二天就是這一年華夏最重要的節日了,現在鎮上的街道到處張燈結綵,充滿了喜慶,所有人都真心的開心,真心的笑。

這一天姚宇他們一家找來了鎮上所有的親戚在自己的家裡聚一聚,就是圖一個熱鬧。

晚上六點的時候,姚宇的家裡聚滿了人,陳慧蓉都快忙不過來了。

姚宇這時候也幫著陳慧蓉在忙著。

現在人都坐成了兩桌,少說也有二十來人吧,他們有說有笑的,看起來非常的和睦融洽。不過有一個人倒是一直板著臉,好像不是高興的樣子,這個人就是李太元。他一直在那裡悶著頭不說話,玩著自己的手機。

好像這些人似乎都不是他想要交談的人。

大約過了半小時后,陳慧蓉和姚宇就端著熱氣騰騰的飯菜上桌了。

於是大家都開始晚餐,姚宇很快速的吃完了飯,大人們討論的話題跟自己根本搭不上什麼關係,姚宇也對他們的話題沒什麼興趣,姚宇就來到了卧室。

拿出手機,姚宇就給王曉玲發了一條簡訊,然後就等著王曉玲的回信了。

又過了半小時,王曉玲就回復了簡訊。

姚宇起身,穿上了厚厚的羽絨服,來到了客廳,見他們還在吃飯,姚宇也知道他們一邊吃飯一遍聊天,不知道要遲到什麼時候,跟陳慧蓉說了一聲,姚宇就出門了。

騎上了自行車,在車頭安了一個小電筒之後,就騎著車向著王曉玲的家裡奔去。

由於王曉玲的家本來就住在高速路邊上,所以沒用到十分鐘,姚宇就已經到了王曉玲的家門口。

給王曉玲發了一條簡訊,姚宇就在原地等著王曉玲出門了。

十分鐘后,姚宇看見王曉玲家的門被打開,裡面的燈光從門裡透漏出來。就像黑暗裡的一盞明燈一樣,格外的謠言。

這時候一個人影從門裡一下子閃了出來,還聽見門裡宋華的聲音飄出來。

「曉玲,你晚上要小心點。」

「王曉玲回答一聲:」媽,我知道了。」

姚宇見王曉玲已經出來,就打開了手電筒晃了晃,王曉玲見那邊有光一閃一閃的,就知道是姚宇,就趕緊向著姚宇的方向跑來。

來到了姚宇的身邊,姚宇笑著道:「玲,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上車吧。」

王曉玲點點頭,坐在了姚宇的自行車上,姚宇用力一蹬,自行車就緩緩的向前駛去。

王曉玲在姚宇的背後,緊緊的抱著姚宇的腰,雖然自己戴了帽子,就是禦寒的,還是有少許風滲進了帽子里,讓王曉玲感覺到一陣寒,但是有姚宇在身邊,王曉玲就覺得特別的安心,彷彿有姚宇在,就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似的。

來到了自己的家門下,姚宇放好了自行車,就和王曉玲找自己早就約好的小夥伴去了。

好不容易有自由放開玩的一天,不找一些和自己關係好的小夥伴,實在是對不起今天啊。

帶著王曉玲來到了高琛的家裡,這裡早就已經聚了六個人,剛剛是三男三女,見王曉玲來了,就有幾個八卦的女生上前來問道:「這就是大嫂,早就聽說過大嫂的名號了,果然是一個美人,姚宇你可有福氣了。」

姚宇沒覺得有什麼,王曉玲早就已經紅了臉,即使他的性格有些改變,這些話還是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

幾個女生見王曉玲有些放不開,就拉著她的手,到一邊聊天去了,把姚宇給晾在了一旁。

高琛大聲道:「你們今晚盡情玩,我爸我媽這幾天都不在家。」

大家歐耶了一聲,就盡情的開始放鬆了。

高琛拿著四個麥克風,然後就打開了電視,把四個麥克風放在了茶几上,道:「你們誰想唱歌的,盡情唱。」

三個女生一下子跑過來,就拿走了三個麥克風,王曉玲默默的坐在那裡,看著她們興緻高漲的樣子,就覺得自己很孤寂。剛想著去找姚宇,一個女生似乎看穿了她的心事,一把拉住了王曉玲道:「大嫂,他們男生就讓他們去玩吧,我們一起來唱歌吧。」


王曉玲也不好意思拒絕,就點了點頭。

而姚宇他們,高琛自然是早就準備好了玩的東西。

帶著姚宇他們來到了另一個房間,這裡有自動的麻將桌,而旁邊則是擺滿了酒水,看來今天他們是要痛痛快快的玩幾局了。

王曉玲在外面的客廳里唱著歌,姚宇則是在屋裡陪著高琛他們打麻將。

不一會,王曉玲就唱歌唱累了,其實唱歌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不累才是怪事。

王曉玲坐下來,喝了幾口飲料,就來到了姚宇們所在的房間。

姚宇見王曉玲進來了,道:「玲,你怎麼不和她們一起玩呢?」

王曉玲撅了撅嘴,道:「我唱歌唱累了,就來看看你,不行啊!」

姚宇嘿嘿一笑,道:「我求之不得呢。」

王曉玲坐在了姚宇的身邊,看著姚宇打麻將。

姚宇見王曉玲一個人也挺無聊的,於是道:「玲,你來玩吧,我看著你就好。」

王曉玲道:「宇,我不會啊,還是你玩吧。」

姚宇道:「沒事,我教你啊,我在旁邊看著,你一定不會輸的。」

王曉玲也覺得自己很無聊,道:「那你可要幫我額。」

姚宇點點頭。 剛剛姚宇不過是陪著高琛玩一玩而已,也沒有認真。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既然王曉玲來玩了,姚宇豈有讓她輸的道理呢。

對不起了,兄弟,我也不是有意的,希望上帝保佑你們,姚宇心裡這樣想著。

姚宇直接釋放出自己的意思精神力,在三個人周圍環繞著,目的就是想要通過精神力來得知他們的牌。

一連幾局,王曉玲在姚宇的指揮下,殺的高琛他們丟盔棄甲,高琛笑著道:「宇子,剛剛也沒見你們有這麼好的運氣啊,你走的什麼狗屎運啊,是不是大嫂來了,你就打了雞血了,果然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啊。」

姚宇道:「風水輪流轉,當然的你們輸了。」不過心裡卻是虛虛的,希望上帝原諒我,姚宇心裡想著。

王曉玲見自己今晚的手氣卻是很不錯,也就越打越開心。

姚宇見王曉玲興緻高漲,心裡也很開心。

大約在十一點之後,姚宇道:「今天就玩到這裡吧,我們還有事情。」

高琛道:「是不是你們小夫妻單獨恩愛啊,好吧,你們要是有事的話,就先走吧,記得玩的開心點。」

姚宇和王曉玲起身到了別,就離開了高琛家。

王曉玲道:「宇,你要帶我去哪裡啊。」

姚宇道:「玲,你待會就知道了。」

姚宇拿著手電筒,牽著王曉玲的手,而王曉玲就只知道跟著姚宇走,也不管到底走到了那裡,反正四周黑黢黢的,她也看不見。

就覺得犯過一個高地,然後又下坡,接著又上了一處高地,姚宇道:「曉玲,就是這裡了,我們上去吧。」

王曉玲順著姚宇手電筒晃的地方看去,這不是其他什麼地方,正是她上一次差點嚇哭的地方—-水塔。

王曉玲到現在還對這個地方感到害怕,道:「宇,可不可以不上去啊。」

姚宇道:「不用怕,你閉著眼睛就好了,我帶著你走,不會有事的。」

王曉玲也不想掃了姚宇的興,道:「那好吧。」說完就閉上了眼睛,好像一副任君採的樣子。

姚宇看著王曉玲的樣子,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

姚宇牽著王曉玲的手,慢慢的向前走去,從下面到上面,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斜跨在水塔上的水泥條,這個水泥條不過只有五厘米而已,姚宇帶著王曉玲在上面小心翼翼的走著,王曉玲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腳下除了腳心以外,四周空空如也,就把眼睛閉得更緊了。

走了一分鐘,姚宇停下了腳步,道:「玲,我們到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王曉玲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一下子就把姚宇抱住了,道:「宇,我好怕。」

姚宇笑著道:「沒事的,有我在。」

姚宇掰開王曉玲緊抱的手,然後就找了一個水塔上一個平台一起坐了下來。

姚宇指著前面的下方,道:「你看下面,是不是很漂亮,這裡可以看見整個鎮上的景象。」

王曉玲看著鎮上燈火通明,上中下三條街就像三條彩帶一樣,閃著彩色的光芒,甚是好看。王曉玲道:「恩,以前上來的時候都沒有發現鎮上原來這麼美。」

姚宇道:「再等十分鐘,會有驚喜額。」

王曉玲睜著好奇的大眼睛,道:「什麼驚喜啊。」

姚宇道:「你待會就知道了。」

王曉玲轉過頭冷哼一聲,道:「故作神秘。」

姚宇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王曉玲正在四處張望,看著周圍的景色,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不過鎮上的街燈倒像是黑暗中的明燈一樣,格外耀眼。

姚宇突然道:「玲,注意看著鎮上,不要眨眼睛額。」

王曉玲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下面。

這時候原本比較冷冷清清的街道又變得熱鬧起來,王曉玲可以看見街上的人頭攢動。

不知道是哪裡的鐘聲響了一下。

接著就看見街上升起五顏六色的煙花,百家齊名,你可以想象的到那種場面,鎮上的天空,似乎變成了白天,看的王曉玲睜大了眼睛,姚宇看著王曉玲那一副入迷樣,偷偷的笑了起來。

然後街上的人幾乎都抬著頭看著天空,還在那裡指指點點,場面好不熱鬧。

其中姚宇就看見了自己的母親陳慧蓉,也在人群中抬頭看著天空。

不過倒是沒有看見自己的父親姚海秋。

這場煙花足足放了二十多分鐘才結束,而王曉玲還沒有回過神來。

姚宇搖了搖王曉玲的手臂,道:「玲,怎麼樣。好看吧。」

王曉玲點點頭,道:「宇,你真好。這是我見過的嘴好看的煙花景了。」說完還在姚宇的臉上親了一下。


姚宇道:「你終於知道我的好了。」

但是剛說完,姚宇就感覺到自己的背後傳來了一陣陰風,姚宇慣性道:「玲,起風了,你冷不冷。」

半天也不見有人回答,姚宇還以為王曉玲已經睡著了,就向自己的左邊看了看。這一看不要緊,姚宇轉過頭就炸毛了,曉玲哪去了,人呢?

姚宇喊了幾聲,都不見有人回答。

這下子姚宇著急了,要是王曉玲出了什麼事情,那自己怎麼辦?

姚宇東張西望的尋找著王曉玲的身影。

突然,姚宇看見一條白色的身影從前面一閃而過,姚宇心想,自己該不會是撞鬼了吧,不過姚宇從小接受的就是科學,對這些東西從來不相信,但是沒有遇見鬼,王曉玲又上哪去了呢?

姚宇剛記得那個白色身影好像是朝右邊飄過去了,現在這裡也沒有了人。姚宇直接一閃而下,就從十丈高的水塔上一躍而下。

來到地面后,姚宇就看見了那個白色身影,又向右邊飄過去了,姚宇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向右邊追過去了。

姚宇只顧著追那個白色身影了,都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

姚宇追著白色身影穿過了幾條馬路,接著又下坡,每當姚宇要追上白色身影的時候,它就突然加快了速度,和姚宇又拉開了一段距離,姚宇施展出自己的神行術,速度的確很快,不過九轉乾坤訣的實力沒有到四階,自己沒有足夠的能量支撐飛行,要不然早就追到那條白色身影了。

姚宇實在是很火大,不過又沒有辦法,只有不停的追上去。


又穿過了幾片叢林,姚宇突然停止了腳步,因為前面已經沒有路了,只有一篇圓形的湖泊,直徑大概有一里那麼長,四周都是灌木叢,這個地方的確是很不容易被發現。 姚宇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這裡的湖水不是一般的那種淡藍色,而是藍色里透著紫色,姚宇看著這湖水,就感覺瘮的慌,這讓他很不自在,而那個白色的身影咋就消失不見了,姚宇正打算離開,去別的地方找一找王曉玲蹤跡。

正當他想離開的時候,那個白色的身影又出現了,不過這一次倒是讓姚宇確定了它到底是什麼東西,即使現在姚宇很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一切,但事實擺在眼前,它就是一隻鬼,因為它現在是浮在湖泊正中央的水面上的,一身白色的衣服隨風漂浮,說不是鬼誰信啊,姚宇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現在也不能飛行,要不然一定會飛過去問個明白。

對了,他該不會是一個修鍊者吧,修鍊者也可以飛的,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白色身影也不說話,就那麼一上一下的漂浮在水面上,姚宇可是沒有這麼多時間,大聲道:「你到底是人是鬼,曉玲到底被你弄到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