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夢凌聽到秦毅提起這個詞之後,瞳孔一縮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平靜了許久緩緩問道:「你來我們仙女宗是要把仙女千尋帶走?」

「對,不知道夢夢你有什麼想法呀?」秦毅一副不是好人的嘴臉問道。

不過秦毅一語就道破她的魅術的事情還久久不能平復,最終壓下了怒火,咬著牙說道:「你想把仙女帶走沒什麼問題,但是你必須要對千尋好,並且也要履行你的諾言,沒事的時候要教他陣法。」

「還有就是如果遇到危險的時候護我們千尋的安全。」

緊著夢凌又說了一堆注意事項,秦毅聽的都要睡著了。

「最後,你跟我進來,我單獨跟你交代一些東西。」忽然,話鋒一轉,夢凌竟然直接叫秦毅來到自己的房間要說些事情。

無論是大長老還是其他長老,還是千尋還是其他弟子,他們都一臉怪異的看著秦毅,在他們看來宗主這樣子,總感覺怪怪的。

而秦毅也謹慎起來,心中暗道不會是這女人想要殺人滅口或是看自己太帥想要趁機佔便宜吧。

夢凌看著秦毅那表情皺了皺眉頭,小聲怒喝道:「你快點別墨跡,一個大男人的。」

這句話讓原本已經走動的秦毅,一下子就站在了原地,為啥這話聽上去更加的不對了?單獨談事跟磨磨唧唧是不是個男人有啥關係?

不過最後秦毅還是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夢凌的背影還是跟了上去,至於自己走後,那群人在討論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來到夢凌的房間,這是很大很標準的公主房,不過裡面的顏色也都是女王的絕配。

「你在這裡等等我。」說完,夢凌就走向了一個跟廁所非常接近的地方,看到那個地方,秦毅就有一種莫名眼熟的感覺。

不過,秦毅還是在房間里遛了起來,走在這裡,總讓秦毅覺得自己似乎是置身於另外一個地方,總有一個奇怪的感覺,說不出來。

最後,秦毅選擇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秦毅醒了,看到夢凌倒著緩緩走向秦毅。

「喂,你沒事吧,怎麼還倒著走呢?不怕摔倒啊?」

秦毅好奇的問道。

「沒事。」但夢凌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然而繼續走了。

此時她已經脫下來了王袍,只穿著一層薄紗睡衣,那身材的曲線被完美的勾勒出來,秦毅看著從頭到腳看了一個遍,不禁咽了下口水,心中暗道這女人是想要勾引自己啊。

夢凌赤裸粉嫩的腳緩緩走近自己,到了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終於停了下來。

雙手在胸前不知道在幹些什麼,知道那薄紗裙一下子從她身上脫落,秦毅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

接著,夢凌猛然轉了過來,秦毅一下子捂住了雙眼,身子向後退去,接著她就問道了一陣體香,傳入鼻翼,接著就覺得到了肩膀上的重量。

「喂,你要幹嘛!」秦毅慌張的說道。

這tm是第一次被強上啊,作為一個男人怎麼能這樣呢?不過就算是那啥,不也得問清楚嗎?這樣來的太突然了吧。

可是,夢凌並沒有回答,而是隨著話音落下,秦毅就感覺到了自己的那裡被壓住了……..

剛要驚叫一聲,嘴巴也被捂住了…… 秦毅心裡這個苦啊,就算是發生點啥,自己也不能是被強上啊,這節奏不都亂了?要是以後這個說出去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不行,絕對不能這樣。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布置一個真元陣,只要能將部分真元吸收,自己就可以振開夢凌,然而…….現在自己的雙手已經被控制住了。

還沒想到,秦毅感覺自己的上衣正在慢慢的脫下,一股冷風吹到了肌膚上。

算了!咬牙試試,就算是不成功也沒辦法了。

接著,秦毅的雙腳開始在下面微微的動了起來,而夢凌則是以為秦毅在掙扎,所以沒有在意。

「秦毅啊,你為什麼知道我的這麼多秘密?不過我也很好奇,你一個凡人是怎麼在這陣靈大陸混下來的?」夢凌自言自語的說道,此時秦毅就差最後一下陣法就布好了。

然而當他聽到夢凌自言自語在說些東西的時候,決定再繼續聽聽。

「也能怪,這裡的人都崇尚陣法,他們需要寶物才能知道你體內沒有一點真元。」

接著夢凌又說了一大堆,秦毅覺得沒有意思了,便將真元陣的最後一道布好。

當真元陣布置好的一瞬間,夢凌臉色大變,因為她感覺到了一大股真元能量波動,然而似乎並沒有流入自己體內,而是眼前這個男人。

忽然,一股強大的氣息使她倒飛出去。

接著,秦毅拿了一床被子蓋在了夢凌的身上,而他卻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笑著看著夢凌。

被振飛的夢凌驚恐的看著秦毅,她剛剛明顯感覺到從秦毅身上散發出來的真元氣息是有多麼的恐怖。

「為什麼,為什麼你一瞬間就又恢復了真元?」夢凌不解的問道。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而秦毅笑道:「剛剛你感覺到的那股強大的真元波動是我的陣法,而這種陣法可以瞬間恢復我曾經失去過的真元力量。」

看著夢凌秦毅心中暗道還好老子精通陣法,不然這要是沒有點拿手的本事,估計今天就交代在這裡了。

「怎麼可能!」夢凌聽著秦毅的一套解釋,她表示不信。

「你跟我說說,為什麼要這樣做?」秦毅翹起了二郎腿,看著在地上的夢凌問道。

只見夢凌聽聞,咬著嘴唇紅著眼眶說道:「我能在陣靈大陸做到這個位置不容易,可你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知道我的殺手鐧的人,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不能留有後患。」

「當然,我也看的出你的實力很強,想要直接將你殺死幾乎是不可能,所以我決定用美人計,大不了就是失身,反正只要將你弄死就可以了。」

聞言,秦毅心中一驚,暗道我滴乖乖,這女人這麼狠毒,竟然為了不讓自己暴露身份,連自己失身這事都乾的出來。

想到這裡,秦毅不禁搖了搖頭。

「那你現在還有殺我的想法嗎?」看著夢凌的樣子,冥冥之中秦毅總感覺有一種親切感。

於是緩緩用真元托起,將她放到了床上,笑著問道。

聞言,夢凌一愣,剛才他感覺到有真元氣息向自己襲來的時候,她還以為秦毅要殺了自己,結果卻沒想到迎接自己的是自己那軟軟的床。

「你…….哎,你實力比我強太多了,想要殺你就好似以卵擊石,根本沒有勝算。」

軍婚也纏綿 夢凌輕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好,既然你現在不想殺我,那我就要問你幾個問題了。」

夢凌點了點頭,秦毅繼續說道:「無論是魅術,還是你之前的易容術,都不是陣靈大陸的法術,所以你究竟來自哪裡?」

這是秦毅在見到夢凌真面容后的第一個最想問的問題,以後從剛才他把夢凌振開的時候就發現了夢凌之前有易容術,不過易容術還算是比較高級,在大殿的時候,易容術沒讓秦毅發現。

聞言,夢凌咬了咬嘴唇,似乎陷入了思緒之中,而秦毅在一旁也沒有打擾他,而是就這樣看著她,等著她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

良久,夢凌緩緩開口:「我來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叫什麼,那裡很貧窮,科技也不發達,和很多星球都沒法比,而人們常常都說那裡是天圓地方,還有什麼七分海洋,三分陸地之類的。」

聽聞,秦毅瞳孔一縮,看著夢凌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的急促起來,甚至心中還有一絲不可思議的想法。

「你怎麼了?」夢凌覺得有些奇怪,是秦毅讓自己說來自哪裡的,怎麼現在自己說出啦,似乎有一種不能接受的感覺?

秦毅擺了擺手,緩和了好久才緩緩說道:「你在的地方是不是叫華夏!」

秦毅突如其來的一句,把夢凌也搞蒙了,張著小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一雙眼睛中不斷的閃著光芒,甚至更有淚珠在眼眶中打轉。

「你…..你跟我來自同一個地方?」

秦毅點了點頭。

「看來是錯不了了,不過你剛剛說的天圓地方,在我們歷史課文里應該是出現在古代啊,難道你是古代人?」

秦毅好奇的看著夢凌問道。

而她卻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個時候,我們叫商朝。」

聽聞,秦毅再次瞳孔一縮,頭皮發麻。

商朝…..商紂王,自己以前看的好多神話故事可都是在那個時代,小的時候自己就在想,商朝的時候有沒有像神話故事裡描寫的那樣,有蘇妲己,有雷震子,有二郎神,有姜太公一系列的神話故事人物。

沒想到自己修鍊飛升之後,竟然在這裡遇到了一個來自商朝的人?

那簡直太好了。

「我問你,在商朝的時候,你叫什麼?」秦毅眨著雙眼,好奇的問道。

然而夢凌卻搖了搖頭,說道:「我只記得我才商朝,是皇宮裡的人,至於叫什麼,在飛升的時候遇到過一些變故,記憶丟失了一部分。」

說著,夢凌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而秦毅則也是嘆息道,本來一條好好的線索,結果全沒了,可惜啊。

兩人在房間里愣神愣了好久,夢凌緩緩開口:「你說你也是來自華夏的,那你跟我說說唄。」

秦毅點了點頭,再茫茫人海之中,能遇到從一個興趣的人不容易,所以一瞬間兩人對彼此的好感都在無形中增加,至少現在他們兩個已經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你說的天圓地方,只是你們那個年代的定義,現在那裡叫地球,除了華夏之外還有很多的地方,後來一些科學家給他們劃分成了七大洲五大洋。」

「而咱們口中的華夏,在你之後又經歷了幾個朝代,但最後就把八國聯軍所侵犯,再後來就是無窮無盡的戰爭,最後華夏改革開發。」

「一直到我生活的那個時代,華夏已經成了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

夢凌聽的很入神。

就這樣,兩人講了很久….很久。

忽然,在夢凌房間的窗戶上跳去了一道影子。

嗯?

兩人同時發現,驚恐的對了一下眼神,剛剛兩人所交流的都是機密,都是他們一同的秘密,而剛剛那道影子跳下去,很有可能是偷聽了很久。

如果不將他抓住的話,那很可能會給地球帶來災難!

最後一戰 「你這個房子的後面是什麼地方?」

「我這房子是修在離懸崖不遠的地方的,怎麼會有人呢?」夢凌也十分不解,他這個房子當初就是怕有人偷看,所以才修在了離懸崖不遠的地方。

之後後面再種點什麼東西,就可以有效避免人來偷看自己了,這麼多年過去了,都沒有人,怎麼今天就會有人偷看?

「不一定是人,也許是什麼怪物成精了。」秦毅搖了搖頭說道。 什麼?也許可能是怪物?

這句話在夢凌聽來顯然是不太可能的,幾百年了,如果說有怪物怎麼也該看到一次了吧,可為什麼其他的時候沒有,就今天在秦毅和自己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出現了?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必須要去外面看看,你告訴我這懸崖下面有什麼?」秦毅嚴肅的問道。

夢凌想了一會,說道:「我記得在我要修建這個房子的時候,長老他們告訴我,這懸崖被成為九妖懸崖,有時候總能聽見裡面傳來妖怪的吼叫聲。」

這麼一說,夢凌也感覺到一絲不對勁了,當初長老提醒自己裡面有妖怪,不過這麼多年她是一點也沒感覺到,所以自然而然就慢慢忘記了。

可是如果真的有所謂的妖怪呢?

「你也別出去了,我自己一個人去看看,就算是個妖怪,也必須把他殺了,不然不知道他聽不聽得懂咱們說話是一回事,如果聽的懂,他還會張嘴說話就壞事了。」

聽聞,夢凌也挺著急的,因為他知道,無論在哪個地方,外來人都會被「特殊」對待,所以如果長老他們知道自己不是陣靈大陸的人,說不定會想盡一切辦法讓自己從宗主的位置上下來。

「我先走了!」說完,秦毅直接跳窗就離開了房間。

夢凌緊張的看著秦毅離開的背影,她知道為什麼秦毅不讓自己去,因為自己出了魅術和閃現已經刺殺之外沒有別的技能,所以一旦秦毅要是真的遇上了什麼,也許自己還會拖累他。

離開了房間的秦毅,來到房子的後面,果然看到了夢凌平時種的花花草草,不過現在似乎中間被什麼東西踩出了一跳路來。

「果然是有東西。」秦毅笑著走近一看,這竟然還是四個爪印,很顯然這不是人,而是四條腿的怪物。

秦毅在確保花叢中沒有人的情況下緩緩走道了懸崖的邊上,向下看去,這下面深不見底,上面還有一層薄霧,根本不知道裡面有什麼。

而這時,懸崖邊上的爪印卻吸引了他。

「果然是跳進懸崖里了,不過他不可能是自找死路,而是真的想長老他們所說,這懸崖裡面真的有妖怪。」

秦毅在身旁簡單的找到了兩根樹枝,之後布置了一個真元陣,利用真元將這兩個樹枝慢慢的變成棍頭鋒利的鐵棍。

「嗯?這怎麼會晃動呢?」

秦毅發現,將木棍放入真元陣中它自己竟然會不規則的晃動,不過他也沒在意,反正不對爆炸就對了。

一切準備工作就緒之後,秦毅緩緩的倒爬在懸崖上,雖然自己以前是特種兵的時候這樣懸崖沒少爬,但是此時現在的懸崖秦毅目測都能趕上珠穆朗瑪峰了,所以這麼高的懸崖是第一次。

並且自己又重新以凡人的身份趴下去的,這讓秦毅更加緊張,也許是自己身上的擔子越拉越多,自己不能讓親人失去自己,所以他現在做事情也沒有了之前的衝動,更多的是希望自己能夠安全就可以了。

可今天這個懸崖自己不得不爬,而又沒有真元,若真的突發意外情況,自己可能就只有掉下去的份了。

秦毅深吸一口氣,全神貫注的趴了下去,自己現在必須要全神貫注的注意著懸崖下面的一舉一動。

木棍刺進陡峭的石壁,讓秦毅有了一個支點。

不知過了多久,秦毅緩緩的爬到了一個陡峭的地方,之後看到了一個神奇的圖案,圖案上有各種的奇怪線條,似乎想要指明什麼東西一樣。

這款游戲絕對有問題 秦毅在這裡認真的看了許久,希望能把這圖案記下來,因為冥冥之中,有一個聲音告訴他,這個圖案在懸崖下面會有用。

片刻,秦毅繼續再往下爬去,又不知過了多久,突然看到了在懸崖上的一個深坑,裡面全是死屍的骨頭。

「嗯?這裡都是人骨頭嗎?」

不得不說,秦毅失去真元成為凡人之後體力大大的下降,要不是當初好歹當過兵,有一定的體力,恐怕他現在早就因為體力不支掉下去了。

「算了,先進去看看吧。」秦毅爬進了石洞里,看著周圍一堆一堆的人骨頭,不知不覺的就想到了地球上有關於盜墓的書。

冷酷總裁的甜心寶貝 「這不會是觸發了什麼機關死在這裡的吧?」

想著,秦毅就布置了一個真元陣,說實話,如果沒有真元在這種環境下還真的是非常害怕的,當真元重新湧入體內的時候,秦毅有了一種自從爬下懸崖時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看來我還得找個時候破開我這個被封印的真元,別人也都擁有真元,也不知道我怎麼了偏偏從那裡出來之後就沒真元了。」

秦毅簡單的檢查了一下這些死屍,基本上沒有致命的傷口,有幾個都是手和腿的骨頭有斷裂,其他的好像全是餓死的。

秦毅皺了皺眉頭,按理說這有點說不通,如果這群人是有意挖開這石洞的那一定會休息好再出去啊,無論是從上還是從小爬到這裡的,那證明他們一定也有辦法爬出去的能力啊,怎麼會一直在這裡等死?

而要是這裡就是一個天然形成的石洞,那他們只是進來休息,那也同理啊,也就是不管怎麼說都不會被餓死,可這群人為什麼看上去都是被餓死的?

「這裡有古怪。」

為了避免出現意外,秦毅用真元將這附近引了幾團天火,之後用了大量的時間將整個洞口都包圍在了真元陣下。

當這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完之後,秦毅正準備坐下休息一會,卻題聽到了懸崖下面有細微的求救聲。

「救命啊…..救命啊……!」聞聲,秦毅瞳孔一縮,心中暗道這下面怎麼還會有人?他伸頭看向下面,仍然是深不見底,甚至到一半還被薄霧遮擋,什麼都看不見。

忽然,秦毅靈機一動,他現在有了真元,可以用天火代替熒光棒扔下去看卡下面的情況啊。

想著,一股天火被扔了下去,沿途照亮了一些石壁,然而這些石壁讓秦毅驚呆了,那些石壁不知道有多平滑,連有腳瞪著的地方都沒有,就算自己有鋒利的木棍也沒用了,毫無落腳點。

「這是怎麼會是?為什麼上面的石壁從這個石洞短開之後為什麼差距這麼大?」

一下子秦毅看了看屍體似乎想到了什麼,如果是這樣的話,會不會他們也是遇到了這樣的情況無法在往下爬了才死在這裡的呢?

沉思良久,秦毅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也許這一切自己所在的這個石洞就是突破口。

假設剛剛聽到的求救聲證明下面有人的話,那他們這群人即使發現不能再往下爬了也完全有能力再從原路回去。

當然,使得他們回不去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們並沒有這種工具。

想到這裡,秦毅立刻搜尋了幾個死屍身上或是背包里有沒有繩子或是可以攀爬石壁的東西,然而那裡面除了一些鏟子和不能吃的食物之外,就剩蠟燭了。

這讓秦毅突然想到,這群人真的不會是盜墓的吧,難道說陣靈大陸也有盜墓的?換句話說,在陣靈大陸這種強者滿天飛的世界中,會有幾個古墓,又會有幾個古墓是沒有危險的?

因為秦毅失去了真元所以下來才用爬的方式,而其他人呢?但凡有真元都可以藉助兩側石壁來回的跳動,達到低端。

所以,越來越對下面感興趣,這下面竟然是一個連普通人都可以進去的地方!

想完,秦毅就轉身走向了石壁最深處的那面石牆前,甚而被眼前的一個圖案完全鎮住了。 「這……這竟然是……!」看到這圖案的一瞬間,秦毅簡直無法平靜下來了,石牆上面竟然是一個華夏地圖?

至於為什麼像是華夏地圖,秦毅也無法解釋,可能是因為作為一個華夏人,又這麼愛國,所以從小就看地圖,看到現在的一種不自知的感覺。

因為這畫上的細線,完美巧妙的將華夏的每一個省份都勾勒出來了,甚至連黃河長江都有,只不過是沒有個省份的名字而已,當然如果這都不能證明的話,如果說這只是一隻公雞的話。

那跟華夏有關的海島為什麼還在下面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