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期間,宋相思依舊像個沒事人一般,穿梭於厲氏集團和家中。

這個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畢竟,簡峰還沒有將合作談攏,所以現在的她,可以明確的說明是遊民一個,時間完全是自己的。

「我明天要出差!」

厲震霆從會議室里走出來后,語氣堅定的向宋相思明確的說明著。

聽厲震霆這樣講,宋相思滿是好奇的抬起頭,不太確定的向厲震霆張望著,試探性的做出了詢問:「你要出差?去哪裡出差?要多久才能夠回來啊?」

「大概需要一個月!」

厲震霆估摸著時間做出了明確的回答。

這下,換做宋相思不太淡定了。

她心中之前的猜測出差的時間頂多一個星期,可是厲震霆突然冒出來一個月,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眼眸中閃爍著一份質疑,試探性的向厲震霆做出了詢問:「是很重要的事情嗎?怎麼會突然要出差?而且又要那麼久?」

見宋相思表情中流露出來少許的緊張,厲震霆寵溺的來到了宋相思的面前,給予肯定的說著:「起初呢,我想要帶你一起去的,但因為地點是在非洲,為了你的皮膚和美貌,我打消了帶你一起去的念頭,放心,我很快便會回來的,而且現在通訊都這麼發達,我們完全可以通過視頻聊天的,不是嗎?」

話雖然這樣說,但宋相思心裡還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滿是質疑的望向厲震霆,再次做出了詢問:「事情很棘手嗎?不然的話,你怎麼會親自去?」

「不算是棘手,只是必須我親自過去一趟而已,放心,沒事的!」

知道宋相思是在關心自己,厲震霆寵溺的對他做出安撫之後,便不在多說些什麼。

而是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收拾著一些必要的文件。

突然想到什麼一般,頗為認真的向宋相思做出了交代:「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怕你一個人無聊,所以我邀請了安娜到家中陪著你,直到我回來。」

聽厲震霆這樣交代,宋相思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笑臉盈盈的說著:「你是讓安娜陪著我啊,還是安排她到我的身邊監督我啊?」

面對宋相思的反問,厲震霆無力的聳聳肩,看似平靜的說著:「無所謂啦,每個人看待事情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不是嗎?」 「天青地白…」

秦章神情複雜,失神的望著半空之中,秦楚身下,那株正舒展著葉片的奇異靈植。

枝幹筆直,堅挺如遠古神槍!

是的,遠古神槍!

秦章眼睛一眯,凌厲的光芒一閃而逝。

那ri,就是這樣一方神槍,刺破天穹,害得他差點身死!

秦章永遠不會忘記當年的那場驚變。那是一場敗亡,百族相戈,生靈互慘,億萬里星空都淪為戰場,碾為粉塵。

就是在那樣的場景下,師尊封賜他和其他八名弟子,巫的身份。

那一ri,華夏不敵,雖敗而潰亡,但薪火不能斷!懸空敗逃千里,就遭遇大能阻殺,就是這樣一方神物,毫無徵兆的撐破虛空,引動上下十方的轟鳴震蕩,虛空破裂,空間紊亂,那一尊大漢,駕馭著這方神物,縱橫懸空山四面八方,無人可擋,幾近滅絕。

即使是師尊,華夏國師,一掌可滅星辰,一腳可斷山脈的華夏國師,也不是敵手。

最終,還是人皇出手,駕馭懸空山,撕裂虛空,輾轉數萬個空間,最終才得以逃脫。

「蘊神花,它叫蘊神花!」

銹綠光芒之中,秦凱人聲嘶力竭,撕扯著喉嚨:「哈哈,什麼天青地白,什麼破玩意,秦章,這一次,是你錯了!秦章,老夫告訴你,你錯了!哈哈哈哈!」

秦凱人笑的很癲狂,歇斯底里。銹綠光中,他像個腐朽的神經病人。

見此情形,秦章只是輕輕的哀嘆一聲,便不再言語。

「錯了?哼,有沒有錯,誰會比我更清楚!」

秦凱低哼,腦海中,關於那株經天緯地的神物畫面揮之不去。

如亘古長存,永恆不滅,那方神物,頭頂星空,根探虛無,霸絕一方天地。

那樣威風凜凜的畫面,秦章怎麼可能會看錯?

只是,那株神物,與秦楚身下的這株不同,它有九層塔葉,環環相擾,威凜如通天之徑!塔葉雙sè,葉上sè天青,葉下顯皓白,青白交替之間,虛空破碎,星辰炸裂。

「哥?」

忽然,秦楚出言,打斷了秦章的思索,他看了看胡亂揮舞手腳的秦凱人,又轉頭望向秦章,一副yu言又止的模樣。

「好了!」

秦章擺擺手,吸了口氣,心神平定。

過去的終究過去了,百族回歸,此事不可逆轉。到時,自然可以得見師尊。但是,在此之前,自己要做的,便是努力提高修為,竭盡全力的提高修為,爭取能趕上那場天傾之戰。

「秦楚,安定心神,我們開始!」

秦章悶哼一聲,一揮袖,腳踏虛空,隨之,一股震天撼地的氣勢倏然升起,如驚世之矛,裂天碎穹。

「不!」

秦凱人疾呼,臉上滿滿的都是驚駭,他連連擺手,慌張無度,滿臉哀傷的看著秦章,眼睛中,閃過傷心、哀求、恐懼,最終定格在絕望!

絕望?是的!

「秦章,你不得好死!」

空中,秦凱人惡毒的咒罵不斷的迴響著,他的身形,卻在銹綠的銅鼎之中,化為了一灘晶瑩的液體。於此同時,一枚三角形的印記在他和秦楚身上同時閃過,最終化為虛無。

如果沒有秦章,秦楚最終會被秦凱人煉化吸收,這枚三角形的印記並不簡單,乃是葬人經中的一枚符文,通過它的聯接,秦凱人便可輕而易舉的吞噬掉秦楚的天生神魄。


「吒!」

秦章呆立半響,突然動了,袖袍舞動間,如雷霆疾馳,似驚雷咋起,他雙手十指,於虛空之中如蓮花般綻放,隨之,虛空中生出無數條金絲,遊動如龍,連接著他和那方巨鼎。


「秦楚!」

秦章一聲低喝,轉頭看向身側的秦楚。

聞言,秦楚輕輕的點了點頭,他神情一肅,毫不猶豫的帶著那株天青地白猛的扎進了銅鼎之中。

轟!

好似兩者本來就是同源,秦楚一入鼎,那灘液體便被吸引著,朝秦楚湧來,兩者相融,更是發出轟天動地的聲響,秦楚原本有些模糊的形體猛的清晰起來。

「立…」

秦章長身而立,舌燦chun雷,他的身形雖才七寸,但是,此刻卻顯得格外的高大,在他身後,隱約間,有一隻遠古凶獸張口傲立,天地間瀰漫著一股蒼茫的氣息。

「言尊之道基!」

秦章大喝,小口一吐,便見一道七彩的虹光,飛shè如彈丸,一頭扎進了銅鼎。


轟隆隆!

轟!砰砰!

這次,虛空之中,再次響起無數爆鳴聲,四周的空氣,也好似沸騰般蒸煮不休。

「呼呼!」

七寸小人一顫,本凝實的身軀此刻有些渙散,秦章腳步踉蹌,狠狠的吐吞空氣。

「呀,小章子,這是你誰啊?幹嘛如此拚命,容易腎虧啊!」

好一會,虛空平靜,只有一隻銹綠的三足巨鼎,閃耀著盈盈的光彩。

突然,一個nǎi聲nǎi氣的聲音響起,鐵蛋胖墩墩的身形突兀的出現在秦章身側,他好奇的左看看右瞧瞧,可嘴裡吐出來的話,卻讓有些虛拖的秦章氣得噴血!

「小章子你個媽蛋!」

秦章大叫,怒氣滔天!

————————————————————

「小姐,東西都收拾好了,明ri我們便可以啟程回didu了!」

軒閣中,美人如玉,倚窗望月明。

「嗯!」

慕容萱點了點頭,沒有回頭,而說完這句話后,魯清明便淡然的坐在茶几邊上,悠然的啜著香茗。

今ri之後,他們便可風光回朝。

今ri之後,十年心酸苦楚盡可報復雪恥!

「明叔!」

許久,慕容萱輕輕喚了一聲:「天都老怪的頭顱,別落下了。」

「嗯!」

魯清明點頭,又是好一陣子的安靜。

兩人的心中,都各有很多思索。魯清明還在回味,那時耳畔回蕩的那句話。

「明叔,快去,殺了他!」


是那小子的聲音,可是,是那小子做的么?

「小姐,神魄本源的事,我派人告訴皇妃娘娘了。」

魯清明思緒一轉,突然開口說道。

「告訴她了么?」

聞言,慕容萱獃獃的,嘴裡無意識的重複著,眼中,竟帶起了一絲淚光:「是呀,該告訴她的。鳳凰始終是鳳凰,為了我,她心甘情願的做了十來年的草雞,實在,難為她了!」

慕容萱說著,話音竟有些顫抖。

她知道,娘親是愛過父皇的,只是,到底是「愛過」,還是「愛著」,慕容萱始終分不清楚。

那一年,娘親出走,宮闈牆上,留有兩行墨舞。

「你贏,我陪你君臨天下;

你輸,我陪你東山再起。」

這兩句話,慕容萱聽人說起過。那一年,父皇還不是父皇,他只是個羸弱的皇子,那時,十龍奪嫡,他連上台的機會都沒有,被其他皇子作為替子,被殺手追殺,輾轉流亡百萬里。

那年,母妃還不是母妃,她是南蠻星宿宮的聖女,風姿絕代,傾城傾國,引無數天驕盡折腰。

聽聞,這是他倆的誓言,山無陵,天地不絕。

不過,他們最終絕了,那一年,父皇迎娶乾元皇朝的長公主惜鸞,冠以鳳后。

「小姐!」

「車輦都準備好了,明ri一早就出發,對了,秦楚公子那,要去接送一下么?」


「秦章要下南方,需要送些行頭?還有,八公主的天凰軍,要不要通知一下?」

……

魯清明自顧自的說了好久,才發現,許久都沒有慕容萱的回應。

「小姐,小姐!」

「嗯!」

慕容萱轉頭,雙眼中,蘊藏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秦章那,由他去吧…」

慕容萱說著,帶著一股清幽的嘆息,好似,幽怨…; 清晨,晨輝輕微,天際擦亮。

關於離別,有時候黯然傷心,有時候也可以是輕鬆加愉快的。

例如其中一方,頭也不回只是揮了揮手,將此作為離別的最後一幕,那即使另一方再有千言萬語的哀傷離愁,也會被氣的跳腳。

跳腳,如今慕容萱正在跳腳,也是被氣的。

「嗚嗚,哥!」

然而對於秦楚來說,不論身邊的慕容萱如何咬牙切齒、咋呼跳腳,他的心中,依舊感覺難受。今ri一別後,若想再見到哥哥,起碼要半歲之後。

老張頭和秦鐵陪伴著,擁護在秦楚的身側,一臉哀傷。

而一邊,慕容大小姐已經被秦章這小子的混蛋舉動氣的不行,瞪著眼鼓起腮幫子,活脫脫的就是只嘟嘴的金魚。

「小姐,走吧!」

車輪滾滾,一路碾下時間的印轍。

「離別,是為了更好的相聚,對么,明叔?」

————————————————

連雲山坐擁數百萬里,山脈高聳,奇峰怪岩,數不勝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