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燁城,其實也可以把恆鏡交給**的,可是高明豪卻覺得那樣的話自己有點不值呢。現如今做官的,都想要網上面爬,那樣的話豈不是給他人升官的途徑了,而且也不知道那些人口風如何。

他找胡楊,就是希望胡楊能夠把恆鏡的資料全部交給中央核心,那樣的話資料也不過中轉,就不會出現什麼失誤了!

“爺爺,我也說不太清楚,走上樓你和王爺爺一起看了應該會明白吧。”高明豪這會兒也說不起大話了,他壓根看不懂恆鏡裏面的什麼金融科技等等資料,在自家女人面前可以吹吹牛,可是在長輩面前而且還是知情的長輩面前,那牛就吹不起來了!

“這樣呀,那去看看!”王躍利在一旁笑道。

這時範紅娘也把飯菜做好了,跟隨衆人一同上樓走去。

胡瑤琳的房間裏面,王石正聚精會神的玩着自己帶來的筆記本和胡瑤琳的電腦,聽到後面門被人推開了,扭頭看了看也不多話繼續着自己複製的工作!

高明豪指了指王石面前的電腦:“爺爺,就是電腦裏面的一些資料。先說好哈,看到之後要心平氣和,不要太激動!”

兩個老爺子的身體不錯,這點高明豪很清楚,可是人老了就是老了,心理承受能力和身體承受能力可是掛鉤的,他也有點擔心兩個老爺子的身體會不會出毛病!

接着走到王石的身旁,拍了拍王石的肩膀說道:“王石,把我們國家的資料調出來吧,這筆記本先我用,你暫時先用瑤琳的那臺。”

“哦。”王石點了點頭,迅速的把插在電腦上面的硬盤取了下來,然後在裏面鼓搗了一陣就把資料調了出來。

高明豪點了點頭,然後把筆記本拿到坐在牀邊的兩個老爺子的面前。

資料呢當然全部是英文,兩個老爺子也沒有學習太多的英文,所以對此也只能把視線望向了胡瑤琳。

“瑤琳,過來幫爺爺他們翻譯一下。”高明豪喚道。

他雖說是大學生畢業,可是卻只是二流大學呢,而且英文就是他的短處,想要翻譯,也就只是知道其中兩個字母的單詞意思,可是那一整句的意思完全找不到。

胡瑤琳也沒把這當回事,很是隨意的靠着胡楊坐着,看着胡楊手中電腦裏面的資料。

當然沒有一開始就翻譯,她需要看個大概,可是越看胡瑤琳的表情就越是多變。

“咦……這……不可能吧!”

到最後,胡瑤琳只能瞪大了眼睛盯着高明豪,好像想要從高明豪眼中看出什麼來。

胡楊可等不及了,自家孫女看到了什麼,這麼驚訝:“瑤琳,怎麼了?”

胡瑤琳這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指着電腦的一處說道:“爺爺,這裏是有着我們XJ省乃至華南片區的軍事防禦圖,而這邊是華中,那邊是華南……”

接着胡瑤琳又給胡楊解說了這些資料的意思,對於軍事防禦,胡楊和王躍利可是這邊主要的人員,當然相當的瞭解,聽了胡瑤琳的解釋。這裏面居然是自己華南的軍事防禦圖,而且還有着軍隊配備,裝備怎麼樣都有着詳細的介紹。

這還不算什麼,居然全國的軍事佈置圖居然都有着。

這是什麼概念,如果這些資料泄露了出去,和其他國家開戰的話,人家選擇軍事防備的地帶進行一連串的打擊,那造成的後果是如何胡楊和王躍利可以想象。

兩個老爺子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這還沒完!”胡瑤琳又開口道,接着把資料翻頁到下一頁,這一頁很是清楚的描述了軍事防禦的地帶,人員,甚至連連長排長的名字都有着記載。

資料慢慢的往後翻,不多時,胡瑤琳的面色再次震驚了起來,因爲這一頁不是說的軍事了,而是說的是科技,國內的科技!

胡瑤琳這時慢慢的相信,這是一份多麼重要的情報,如果這份情報傳到了他國,對國家造成的危害會是多麼的大,怪不得高明豪剛纔說他一路走來提心吊膽,而且還要找胡楊,原來是因爲這樣!

即使這不是恆鏡,但是也堪比恆鏡了!胡瑤琳暗暗的想到!

兩個老爺子最初的喜色此刻也被凝重所代替,他們做爲國內曾經參與抗戰的軍官,對這個國家的感情是他人不能夠了解的,而現在居然出現了這樣一份資料,詳細的記錄着國內的資料!

“明豪,這資料從什麼地方得到的?”胡楊沒有繼續看下去的心情了,怪不得高明豪最開始叫自己不要激動,可自己卻不激動,只有深深的擔憂呀!居然出現了這樣的資料!

高明豪笑了笑:“爺爺,我剛纔也給瑤琳說了,這些資料其實是從恆鏡裏面取得的。當然剛纔你們所看的就只是我國的資料,而還有其他國家的,基本上吧據我觀察吧全球的超過百萬人口的國家,恆鏡裏面都有着記載!”

如果剛纔胡瑤琳還不相信高明豪的話,可現在看了資料,完完全全的相信了,把胡楊手中的電腦拿到自己的大腿上面,胡瑤琳認真的觀看了起來,隨便選擇了一個國家,頓時那個國家的一切資料盡收眼底!這是恆鏡!

這話才一說話,兩個老爺子沒有震驚,卻是以一種古怪的眼神打量着高明豪,好像第一次認識高明豪似地!而且眼神裏面的意味,彷彿想要把高明豪給扒光看看裏面有什麼一般!

被兩個老爺子這麼看着,高明豪覺得全身都有點不舒服,訕訕一笑:“爺爺,看什麼呀!”

“我說胡老頭,你這孫女婿不錯!”王躍利對着高明豪點頭的說道。如果清楚王躍利身份的人,得到王躍利這樣的認同,不知道會有多爽呢,可高明豪不知道!

胡楊也笑着點了點頭:“這隻能說瑤琳有眼光,這小子還真的是不錯呢!”

兩個老爺子的話讓衆人都迷糊了起來,什麼不錯呀,這資料?好像這樣也說得通呢。 恆鏡呀,居然是恆鏡!


而且現在恆鏡所有的資料都在自己的手中,胡楊和王躍利內心的激動那是不可計算的!

兩個老爺子穿着粗氣,怪不得剛纔高明豪說不要激動,原來是這樣呀,取得了恆鏡的資料能不激動嗎?

在前段時間還在擔心着恆鏡是否探測了我國的祕密,現在看來果然是如此。但是這也不虧,即使恆鏡的資料被那羣M國佬給取得了,可是現在自己也有着,國內的資料還可以操控,到時就可以了。可是對其他國家的掌控,熟悉了這些資料那着手的可能性就大多了!

“明豪,那恆鏡你是怎麼得到的呢?”胡楊很是好奇這個問題,在知道恆鏡的時候,國內就派出了數千名電腦黑客高手想要一探究竟,可是過去這麼久了一點資料都沒得到。

倒是高明豪這傢伙不聲不響的,一下子把恆鏡擺在了自己的面前,他難不成是個黑客高手?

高明豪指了指在電腦前坐着的王石:“喏,是王石搞到的這些資料,前幾天吧他還把一個好像是M國的研究所資料庫給入侵了,只是好像最後那個資料庫給沒了,還把我電腦給廢了一臺呢!”

上次那研究所的事情,還是傳出了一些口風的,這點胡楊和王躍利都是清楚的,畢竟兩人在國內也是決策行列的人。

那資料庫可不簡單,是M國最爲重要的一個軍事科技研究所的資料庫呀,裏面裝載着M國現代化武器的所有資料,可是就是那一天,完了沒了!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一個看樣子傻乎乎的小子搞的破壞,現在還把恆鏡給搞到手了!

聯繫到今天開會的時候自己遇到的開心事,原來如此呀!

“哈哈!”胡楊和王躍利同時笑了起來。

“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呀!”王躍利感嘆道。

“誰說不是呢,M國佬不是囂張麼,我看現在的他們還能囂張起來麼?只要有什麼祕密的研究,就讓王石去把他給黑了!”胡楊開心的說道。

“對了,胡老頭,這樣的人才是不是應該向上面舉薦舉薦讓他專心這方面的工作呢?”王躍利說道。

胡楊點了點頭:“這提議不錯,這樣的人才可要緊緊抓牢!”

何止是要緊緊呀,而是要死死的抓牢,一個研究所的資料庫你有可能是運氣黑掉了,可是恆鏡呢。M國鼓搗出這麼大的陣仗搞出來的恆鏡可不是你簡簡單單靠運氣就能破的。

見兩個老爺子還要繼續說下去,高明豪連忙打斷了胡楊的話說道:“爺爺,這不行的!”

他敢讓王石進入中央核心去工作嗎?

當然不敢呀。

雖然現在崇尚着科技現代化武器,可是一個國家肯定也有着厲害的修行者,這是肯定的!如果王石是人,高明豪還很樂意王石能夠進入,可前提是王石這丫的不是人,而是修行者見到就會人人喊打的屍物呀!和王石在一起這麼久,也有着彼此的感情,會讓王石羊入虎口嗎?雖然王石是屍王,一般人對付不了他,可是在現代化武器中呢,個人實力在一顆子彈或者炮彈之中,有什麼用?

胡楊有點不喜的問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看着胡楊不善的臉色,高明豪咬了咬牙,決心向胡楊坦白了。

這時,胡瑤琳開口了:“爺爺,小石頭還真的不適合和其他人一起工作,只能和明豪一起呢。”

自家孫女也幫腔,胡楊覺得自己這個爺爺做的還真的是失敗。也不言語,就氣呼呼的坐在牀上,聽着這些孫兒輩的解說。

“爺爺,你看小石頭這麼木訥,又不會說話呢,雖然有着本事,可是現如今的人心多麼的複雜。而且呀,你想呀,如果其他國家知道我們國家有着這樣一號人,他們會安心嗎?隨時都擔心着自己國家的祕密給發掘,他們恐怕連睡覺都不踏實。那他們會怎麼辦,恐怕就只有一條路走,就是把小石頭給宰了!”

胡瑤琳的話不無道理,胡楊也聽出了其中的意味。

不錯,如果王石是其他國家的,而自己知道在其他國家有着這樣的人,隨時都能入侵自家的後花園,自己能安心?

可是這樣的人才,怎麼能夠埋沒在人羣之中呢,而且王石看樣子年齡也不大,萬一承受不了外界的誘惑,幫其他國家做事了,那對自己國家不是損失,而是災難了!


“瑤琳,你說的沒錯。可是我國的保密措施也相當到位,王石從事的也只是電腦工作,我國也不會泄露什麼出去的。所以王石的安全,你也不需要擔心。”胡楊說道。

胡瑤琳卻搖了搖頭:“爺爺,你也說的沒錯。可是人卻是善變的,王石的作用有多大你也看到了,王石也不可能一個人在一旁工作吧,小石頭這麼有才華,難道不會有人嫉妒恨嗎?萬一這些人把王石存在的消息傳了出去,對王石就是毀滅了呀!”

“可是……”

“可是什麼呀爺爺,王石這人也你看到了,對吃穿住行都不怎麼有講究。你擔心的是王石被其他國家利用吧,這也是不可能的!明豪的資產也上億了,你還擔心什麼呢!”

胡楊思索了一陣,還是覺得應該把王石留下,這時一旁的王躍利拉了拉他,對他眨了眨眼睛隨即開口道:“其實胡老頭,我覺得瑤琳說的沒錯。王石如果進入了體制,很快就會嶄露他的才華,這點肯定是包裹不住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在平常人當中,你看他的樣子你能把他聯繫到頂級黑客嗎?”

見胡瑤琳把胡楊說通了,高明豪也是鬆了一口氣,原來還可以這麼解釋,怎麼自己沒想到呢!

“爺爺。”高明豪開口叫道,他能夠看出胡楊心中還是想要把王石留下的:“王石呢你就交給我你放心,而且你看我和瑤琳的關係,王石發掘出來的東西肯定第一時間就交給你的,這點他的才能也不會被埋沒。”

胡楊最後點了點頭:“好吧,先聽你們的,等我想到一個好的方法再說這些。”

“嗯好的爺爺,只是王石存在的事情,你千萬要保密,如果這消息傳達了出去,這後果……”高明豪繼續說道。

其實他不怕其他的危險,就是被人看出了王石不是人而是屍王,屍王的存在是毀滅,不是他毀滅他人就是他人毀滅他。可如今的王石卻不是毀滅的,所以高明豪也不想他人來毀滅王石!

“這點不用你說,我爺爺也是知道的呢!”胡瑤琳親暱的摟着胡楊的胳膊說道。

胡楊對此只能搖了搖頭:“剛纔是誰呀,見爺爺和男朋友爭起來了,居然不幫爺爺。現在又來忽悠爺爺了。”

“爺爺~!” 機場。

範紅娘和胡瑤琳兩女都來送高明豪了。只不過兩女在外面的時候,都是帶着墨鏡和口罩遮住了臉龐的,現在兩女出門逛街都是這樣,如果不這樣的話那一次的事件就會再次發生,那次幸好沒有死人,要不然兩女也會覺得良心過不去的。

“明豪,要早點回來喔。”胡瑤琳戀戀不捨的拉着高明豪的手說道。

“做完事就回來的。”

“那也要早一點喔。而且R國那邊很開放,你可不要和那些女人胡搞喔。”


“知道了。”

“還有呀,你現在是有錢了,可不能做花花公子。”

“嗯……”

“還有呀,在那邊天氣冷了要記得加衣服。”

“嗯……”


“還有在那邊看到什麼好的東西,給我和紅娘姐姐買回來喔。”

聽着胡瑤琳的囉嗦,高明豪也很無語,他記得胡瑤琳沒有這麼囉嗦呀。上一次自己離開就很灑脫,怎麼這次成這樣了?和自己老媽居然一個德行了,不行,這樣下去不行,得找個時間讓她改改。

他卻不知道,這是胡瑤琳有半個月沒有見到他,現在纔在一起不過一個小時又要分開,所以纔會如此。上次則是兩人從在莫羅城開始就一直在一起,甚至還同住一間房,雖然沒做什麼。那樣他才能灑脫的離開的!

見兩人如此膩歪,也不知道得到什麼時候,範紅娘佯作咳嗽了幾下,胡瑤琳這在癟着嘴鬆開了高明豪的手。

Wωω✿ttκǎ n✿¢ o

“明豪,一路小心,我和紅娘姐姐等着你。”

高明豪點了點頭,總算鬆開我的手了。

“咦?範紅娘?”一個驚訝的聲音在衆人耳邊響起,不過這個聲音卻十分的小,帶着濃濃的興致!

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高明豪露出了笑容,而說話的人則瞪大了眼睛,好似見鬼了一般的不斷的後退着,指着高明豪口中還喃喃:“你……你,怎麼是你!”

說完這句話,那人拔腿就對着機場外面跑去!

“喲呵,還想跑!”高明豪帶着玩味的笑容望着那人離去的背影說道:“王石,幫我把那小子給提過來!注意,不是用腳踢,而是用手!”

“哦!”王石還是這麼一句,放下手中的兩個箱子,快速的追了上去!

見到如此,範紅娘也來了興致:“高明豪,你認識剛纔那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