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擊敗的這個人,還是修為最高,聲威最大的龍業!

眾人一片嘩然! 龍飛宇住處,庭院內。

葉赫那拉天祿吐出一口血,低聲道:「放心吧,兄弟們,我沒事的。」

此刻的葉赫那拉天祿虛弱,面色蒼白,一向作為不夜幽靈隊中頂樑柱的他,似乎從來就沒有過這樣的慘狀。

龍飛宇笑道:「兄弟們不必擔心,天祿可以的,這一點傷,我相信不會影響到天祿什麼。但是,大家千萬要記住,下次比試不允許再如此的極端了,什麼一炷香之內的話也別說了,能夠戰勝就成。」

羅天成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對不起,都是我這張嘴,老是愛瞎說,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因為一個比試傷得那麼重了。」

葉赫那拉天祿忽然笑道:「羅天成,若是沒有你,我豈不是要幫兄弟們洗七天的衣服,這我可不幹。」

眾人哈哈笑了起來。

至此,不夜幽靈隊中,無一敗績,不過,家族的挑選已經進了尾聲,不夜幽靈隊中實力較弱的洛康等人,倒是不一定要通過選拔,畢竟,真正的對手是其他四大家。

或者,蕭家。

眾人正談笑之間,一道淡青色的身影如同閃電一般沖了進來。

龍飛宇頓時面色一僵,道:「幽蓮皇,我和兄弟們說著話,你這樣急沖沖的進來幹嘛?」

唰。

幽蓮皇頓住了身形,道:「龍府門外現在站著一個女子,說是要來找你你,還和門衛鬧了起來,你說,什麼時候你又和其他女人鬧在一起了?」

龍飛宇劍眉一挑,緊接著,整個人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幽蓮皇一愣,龍飛宇剛才的速度,居然比身為魂王的自己慢不了多少,那是什麼身形?

而且,居然將自身的氣勢隱藏得如此之好。

龍府大門外。

唰!

龍飛宇的身影停了下來,入目的景象卻讓他整個人都獃滯了。

春日花香如酒醇,

一襲紅裳痴情焚。

往來相伴和風起,

一眼相凝醉紅塵。

「我不管,你趕緊叫龍飛宇出來,我有事找他!「紅裳隨風舞動,南宮璃沫對著門口的守衛說道。

龍飛宇不禁覺得有些奇怪,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波瀾無驚。

待到三年之後的這次相見,自己的心跳居然在加快。

咚咚,咚咚!

南宮雲起,逍遙璃沫……

三千青絲隨著溫和的春風飄動,輕輕舔舐著嫩白的臉蛋,美眸嬌唇,如白羊脂般的脖頸,傲人雙峰令人浮想聯翩,衣裙拂動,修長的雙腿的輪廓亦是半露半癮……

南宮璃沫繼續對著那守衛道:」你相信我,我找龍飛宇真的有事,我認識他,你看我手上的手鐲,和龍飛宇的是一對的!「

接著,南宮璃沫舉起了右手,在門衛面前輕輕晃了晃。

龍飛宇笑了笑,終於,鼓起勇氣……

等等,鼓起勇氣……龍飛宇不禁被自己這個忽然的想法震驚了……自己……在緊張?

」南宮……「龍飛宇終於輕聲道。

南宮璃沫忽然身體震了震,朝著龍飛宇看了過來。

對視。

南宮璃沫甜甜一笑,道:」龍飛宇,那麼久沒見,你個子長高了啊,還記得我嗎?南宮雲起,逍遙璃沫,我乃南宮璃沫是也!「

龍飛宇亦是嘴角一挑:」龍嘯九天,飛騰蒼宇,我乃龍飛宇是也!「

南宮璃沫噗呲一笑,蓮步輕移,走到了龍飛宇身前。

龍飛宇感覺,自己感受到了南宮璃沫身上散發的體溫。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

龍飛宇輕聲道:」南宮小妹妹,這不是還有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嗎,你怎麼就來了?「

南宮璃沫嘟起嬌唇道:」不要叫我南宮小妹妹~「

龍飛宇聳聳肩,道:」好吧,離約定還有一段時間,你怎麼就來了?「

南宮璃沫輕笑道:」因為……在門派裡面會悶嘛……大家都不愛陪我玩……「

龍飛宇劍眉微挑,道:」怎麼會呢,韓劍你應該知道吧,他告訴我你可是很受門派里的人追捧的……「

暖風迎面來,曖昧寫意。

南宮璃沫皺了皺眉,道:」嗯?韓劍啊……模糊記得吧……是我逍遙派的人嗎?「

龍飛宇此刻的腦子彷彿不能轉動一般,呆道:」什麼,你不記得韓劍了?那好吧,你這些年過得怎麼樣啊?「

似乎覺得這樣的距離太近了,又似乎因為龍飛宇的目光讓她覺得害羞,南宮璃沫偏了偏身體,道:「還好咯,也就是整天修鍊唄,雖然我是先天靈體,可是又不是男孩,爹又不會管我那麼多。但是門派里沒什麼小夥伴啦……真的沒有……飛宇,你要相信我……」

龍飛宇此刻若不是腦袋發熱,隨便想想就知道南宮璃沫在欲蓋彌彰,但是,此刻……

「呵呵,南宮小妹妹,你這樣可不成啊……不過,既然出來了就好好玩玩吧,我們五大家族的排名大比也準備開始了……」

南宮璃沫點頭,道:「嗯,我就是想來看看你們的比試到底是怎麼樣的嘛,飛宇,我們能進去說么……」

龍府大門,守衛獃獃的看著他們……

龍飛宇輕輕咳了咳,道:「嗯,好吧,我們進去說……」

一黑一紅的身影,蹁躚若蝶,朝著龍飛宇的住處飄然而去。

「哇,老大,這這這……」羅天成瞪大了眼睛。

唰!龍飛宇和南宮璃沫的身形剛剛停止下來,不夜幽靈隊的諸人就已經圍了上來。

龍飛宇笑道:「我為大家介紹一下,她叫……」

不夜幽靈隊眾人齊聲道:「南!宮!璃!沫!」

龍飛宇和南宮璃沫均是目瞪口呆。

鄭然笑道:「嘿嘿,老大你是不知道,你每次已昏迷的時候就一個勁的叫她的名字。」

羅天成接著學著龍飛宇的聲音道:「璃沫~南宮~小妹~妹~」

南宮璃沫臉頰粉若桃花,連忙將臉偏過一邊。

接著,羅天成道:「嘿嘿,老大,你可真有眼光啊,南宮璃沫小姐真是面如桃花眸若柔水,皮膚若天山之冰雪,貌若天仙下凡,嘿嘿!」

龍飛宇看著滿目桃花的羅天成,劍眉抽搐,道:「羅天成,你要是再啰嗦半句,就罰你幫兄弟們洗一個月的衣服!」

羅天成聞言,立即把嘴閉的緊緊的,連一點聲音也不敢發出了。

龍飛宇看著南宮璃沫輕笑道:「南宮小妹妹,我給你介紹一下……」

南宮璃沫道:「不要叫我小妹妹,叫我璃沫嘛……」

龍飛宇道:「這個身穿幽藍色衣服的,是我們不夜幽靈隊中修為最高的人,叫做葉赫那拉天祿,水屬性魂靈七轉。咳咳,那個廢話最多的呢,就是羅天成,還有,那位看起來在扮酷的是鄭然,但其實他是爆菊之王……」


鄭然忽然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龍飛宇看著南宮璃沫繼續道:「這位渾身隱而不發的,其實是金屬性的陳州,金靈劍一出,銳利無雙。這位紫發黑衣,身形飄渺的是黑暗屬性的楚高俊。這位身穿青衣,有些清瘦的就是蘇和了,蘇和的脾氣很溫和,嗯接下來就是……」

龍飛宇指了指韓劍,道:「韓劍是你們逍遙派的人,不過呢被我的黑龍劍收買了,跟了我也快三年了……」

南宮璃沫的臉色又是一紅,問道:「韓劍是我們逍遙派的,那他有沒有跟你說……」

龍飛宇輕輕咳嗽道:「咳咳,韓劍自詡刺客,通常是面無表情的面癱,不過天賦極佳,修為極高,至於什麼雌雄……什麼手鐲的,從來就不會提及的……」

韓劍面無表情,道:「少主,我不是面癱。」

龍飛宇嘴角搐了搐。

南宮璃沫聽到龍飛宇那麼說,又聽到韓劍的那一聲「少主」,面色更加紅了,看著韓劍佯怒道:「大膽韓劍,身為逍遙派弟子,何故聽命他人,竟達三年之久?」

韓劍在南宮璃沫面前可是絲毫不敢造次,連臉上都出現了一絲慌張之色,韓劍連忙朝南宮璃沫跪道:「南宮公主恕罪,龍七公子乃是公主欽定的少主,所以弟子才會答應下來,跟從少主三年!」

南宮璃沫臉上帶著滿園春色,但是嘴上卻是對著韓劍嬌喝道:「什麼少主?算了,此次饒你一次,快起來吧!」

韓劍應了一聲:「是」這才起身。

不夜幽靈隊此刻俱是震驚了,在韓劍的面前,就連葉赫那拉天祿也是不敢亂說話的,韓劍可是臻至魂皇之境的強者啊,但是,公子口中整天日夜念叨的南宮璃沫對韓劍如此態度,而韓劍對南宮璃沫居然也是畢恭畢敬。

這讓不夜幽靈隊看向南宮璃沫的時候,多了一絲敬畏。

此刻,一個幽幽的聲音卻響了起來:「公子,你難道忘了小蓮嗎?」

另一個聲音輕脆的聲音也帶著醋意響了起來:「對啊,公子……問晴對南宮姐姐也是仰慕很久了呢……」

幽蓮皇帶著殺氣看著問晴道:「你還是跟你的小劍劍打情罵俏吧,不要再公子公子了。」

龍飛宇臉色一僵,這個幽蓮皇真是……

龍飛宇對著南宮璃沫笑道:「呵呵,剛才忘記介紹了,身穿淡青色衣服這位美女其實不是人……」

南宮璃沫的粉唇驚訝得微微張開:「不是人……?」

龍飛宇道:「咳咳,這個……她其實是皇級妖獸幽蓮皇的化形,年齡都上千了……」

「喔——」南宮璃沫輕輕點了點頭。

龍飛宇繼續道:「這位身穿白衣的少女,名叫問晴。本來是凌蕭幫的一位丫鬟,不過,凌蕭幫被那神火教逼迫,已經名存實亡了,問晴也逃了出來,正好碰到我……」

南宮璃沫皺起黛眉,道:「凌蕭幫被神火教滅了?那神火教膽子很大啊,要不是我逍遙派離這裡太遠,早就被我逍遙派滅了!」

龍飛宇身軀一震,聽南宮璃沫的語氣,好似那強大無比的神火教說滅就能滅似的。

龍飛宇笑道:「接下來,你就在我這裡先住下吧,有幽蓮皇和問晴作伴也好,畢竟再回去一趟需要太多時間了……」

南宮璃沫黛眉一彎,道:「怎麼?你緊張什麼啊?怕我不答應?好啦,我住下。」 龍飛宇劍眉一挑,道:「好,那麼你以後就住在問晴的隔壁吧。」


羅天成輕輕咳嗽道:「問晴的隔壁不就是你的隔壁了嗎?」

南宮璃沫噗呲一笑,道:「好了,我就住問晴隔壁吧。」

南宮璃沫的東西都是隨身帶著,龍飛宇的隔壁從此便住上了一位沉魚落雁的大美人。

龍飛宇走回自己的住處,心頭狂跳,兩年半沒見,南宮小妹妹身材倒是越來越火辣了。

分別過後,龍飛宇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關上了自己的房門。

胸口一道翡翠色的光芒閃爍,一道飄渺的身體飛了出來。

白衣無名淡然一笑,道:「看來那小丫頭一來,你的心情很激動啊?」

龍飛宇尷尬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從韓劍那裡知道這手鐲的含義之後,我想到南宮璃沫就會感覺到不自然……」

白衣無名道:「我看那小丫頭看到你也很不自然啊,看來你們是一見鍾情?」

龍飛宇道:「呵呵,無名大哥你就別取笑我了,我得趕緊把空間手鐲還給南宮小妹妹,不然的話可真是說不清楚了,要是真的被誤認做什麼逍遙派少主那可糟糕。」

白衣無名呵呵一笑,道:「飛宇,要是你把南宮手鐲還給她,你用什麼裝那祖級靈花『萬靈噬心花』?」

龍飛宇驟然恍然,白衣無名不說,自己就把那萬靈噬心花給忘記了。當初修鍊時日尚早,只當祖級靈草是十分珍貴之物。


但是現在,才知道,祖級靈花能讓無數人拚死搶奪!

龍飛宇知道,自己若是被那神火教的紅衣之人找出來,必定會遭到那紅衣之人追殺!

龍飛宇心中的緊迫感更加強烈了。


自己的修為還不夠!

必須……要變得更強!

龍飛宇劍眉微皺,道:「我現在的修為和煉器水平,應該能夠製作那空間手鐲了吧,那我製作好了,便將南宮手鐲還給南宮小妹妹好了。」

白衣無名揉了揉眉毛,恨鐵不成鋼道:「你以為萬靈噬心花是什麼手鐲都能夠裝得下的?那枚南宮玉鐲可是及其珍貴的空間手鐲,恐怕整個瑞天大陸也就只有這雌雄一對,你怎麼製作?唉……男人啊……你自從看見南宮璃沫以後,怎麼感覺智商全沒了呢……」

龍飛宇不禁臉色一片尷尬……

白衣無名道:「我這次出來,就是想詢問一下你的狀況,那鴻蒙刻痕中的身法秘訣你修鍊得如何了?」

龍飛宇咧嘴笑道:「那鴻蒙刻痕記錄的『踏雲步』的確是十分玄妙的身法,單是利用這個身法,我現在應用起來,就算是魂王也只能夠模糊的捕捉到我的身形!」

踏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