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現在還只是籌備階段,更不會讓魏大鵬給予太大的關注。

時間過得很快,很快就到與秦健那小子約好的,去參加周家大小姐周瑾舉辦的遊艇派對的日子。

對於這一天,秦健可是期盼了很久,特別是這兩天,每天這魂淡都會在自己耳邊墨跡,讓魏大鵬頭大如斗。

不過魏大鵬倒是也很想去見識一下,這個世界所謂「名流階層」的聚會,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加上已經跟長腿警花姐姐談好了,將由她來做自己的女伴,自然沒有不參加的道理。

而且貌似這次去參加派對的人,囊括了許多魔都市,甚至周邊幾個大城市圈的上流豪族家的公子、小姐之流。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雖然魏大鵬也不是想要認識什麼人,但在這種圈子裡混個臉熟,然後見識一下,終歸是沒有錯的,畢竟自己也是處在這樣一個圈子裡,如果過於顯得另類,肯定也是不合時宜的。

遊艇派對的舉辦時間是周六下午一點,一直會持續到傍晚四五點才會結束。

而舉辦的地點,則是魔都市珠寶大亨周世靖,轉給自己寶貝女兒名下的,一艘價值八千萬軟妹幣的豪華遊艇上。

屆時,也就是周六下午一點之前,周家的豪華遊艇「紅玫瑰」號,將會等在內江的十六鋪碼頭,接所有與會的賓客上船。

然後「紅玫瑰」號將一路沿著內江進入大海,最後會去往海上舉辦正式的派對。

這樣的遊艇派對,在上流社會,特別是一些愛玩的年輕人之間,還是比較多見的。

這個世界的華夏,國富民強,身價巨菲的大亨也不在少數,自然就會形成一個類似於古代「貴族階層」的圈子。

這個貴族圈子裡的人,每天一覺醒來,並不需要為五斗米而起早摸黑,他們的主要精力,就是在將賺來的那些用幾輩子也花不完的錢揮霍掉,因此,很多各種明目的聚會就出現了,遊艇派對只是其中的一種而已。

可能玩得起這種派對的,也並不在多數,畢竟一艘遊艇再次,也得是大幾千萬的事情,不是巨豪富家,也玩不起這樣的花樣。

而且遊艇出海后,可以玩得很開,也不虞會被人騷擾到。加上華夏海軍在這片區域內是稱王稱霸的存在,不虞會有不長眼的海盜冒出來,因此,在海上玩樂,自然是最無憂無礙的事情。

因此,每次有人組織遊艇派對,必然會有很多人趨之若鶩地過來湊熱鬧。

而且主家也不會光請一些跟自己層次一樣的人,也會邀請一些層次較低的人參與,因此那些家世要差些的人,如果能夠接到一張請柬,那也絕對是面上有光的事情。

當然了,最後出現收買請柬的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周世靖是魔都市的珠寶大亨,他的生意遍布整個長三角區域,是華夏搞珠寶業的三巨頭之一。

當然了,周世靖跟沒有捐出全部身家之前的魏天騰相比,還是有很大的距離,但也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大豪商了。

他的女兒周瑾,原本就是魔都有名的交際花,人長得也很漂亮,很是有不少人如同蒼蠅叮臭肉一般,追著周瑾不放,甚至有新聞稱有男生為周瑾決鬥,或大打出手的事情,也是經常發生。

不過周瑾這丫頭的名聲,卻並不是太好。私底下很是有不少風聲,稱周瑾是個男女通吃的盪-女。

不過到了周瑾這樣的身家,名聲再差,圍著她轉的人也不會少。

而且這丫頭還特別好耍,幾乎每年都會舉辦一次聚會,今年則是想出來這樣一個遊艇派對的聚會項目。

魏大鵬對周瑾自然沒有任何的念頭,他也只是想要去見識一下而已。

在周五晚上的時候,魏大鵬已經跟白露確認過了,長腿警花周六有空,能夠陪自己去參加派對。

為此,魏大鵬周六一早還陪著她,好好地挑了一身不錯的服裝。

對此,白露就要比程程那丫頭要大方的多,根本也沒有在意,穿得好了就走了,讓魏大鵬看得直搖頭苦笑。

快中午的時候,魏大鵬帶著白露跟秦健匯合,秦健那小子為了能夠混入派對,還特地花錢找了一個女伴。

魏大鵬上下打量了一下秦健的女伴,見對方長像也就只能算得上中上,不過身材倒是不錯,也不知道秦健那小子那裡找來的。

想到秦健這小子,對周瑾的堂妹周慧念念不忘,魏大鵬就只想搖頭。

瞧周瑾那德行,她的妹妹能是啥樣的還不能想到嗎?雖然坊間傳聞周慧也是一個大美女,有步其姐周瑾後塵,成為有名交際花的趨勢。

可秦健對別人有意思,這事兒魏大鵬也管不著,即便這小子以後碰得頭破血流,那也是他自己的事兒,所以,魏大鵬對此也沒有說什麼。

準備停當之後,秦健開車,載著魏大鵬三人,一起向十六鋪碼頭開去。

車到十六鋪碼頭的時候,已經遠遠地可以看到,停靠在碼頭貴賓區的一艘三層高的豪華遊艇了。

那就是周瑾的「紅玫瑰號」,這艘遊艇雖然只是一艘中型遊艇,但看著也有三四十米長,高有三層樓,造型是流線水滴形,前部比較尖,後部寬厚到胃部再次收窄。

「紅玫瑰號」果然不負它的名號,整體的塗裝就是紅色的,不過一艘遊艇給塗成了紅色,遠沒有白色看起來簡潔大氣,魏大鵬甚至有些惡意地吐槽,遠遠看著猶如一塊女生用過的衛生間……

當然,這船是人家的,人家愛倒騰成什麼樣子,魏大鵬也管不著。

不過看著這艘豪華遊艇,魏大鵬倒是有些眼熱,心說等以後自己一定也要搞一艘玩玩。

魏大鵬家裡倒是不缺豪華跑車,但老頭子可沒有給他留下遊艇。

作為曾經的魔都首富,魏天騰名下也有幾條船,更有一條叫做「海天星」號的超級游輪。

可惜這些船都給老頭子給捐掉了,魏大鵬現在想要擁有自己的船,就只有自己想辦法去淘換的份兒了。

想到這裡,魏大鵬有些暗自唏噓,對於那個還沒有見過一面的名義上的爸爸,心中感情非常的複雜,眼瞅著馬上就要到親恩節,要不要去看看老頭子呢?

這個念頭一下子冒了出來,魏大鵬之前在跟程程談話的時候,也冒出過這個念頭,現在又冒出來,倒是有些猶豫不決。


「哎,再看吧……反正老頭子有忠叔陪著,又是在康復小島上,應該過得不錯吧?等以後有機會再去看吧。」魏大鵬心中如此想著。

看著停靠在碼頭邊上的豪華遊艇,魏大鵬有些心情異樣,不過邊上的秦健倒是很是興奮,不時的跟身邊的兩個妹紙說說笑笑。

魏大鵬看他一副得瑟樣子,心情也好了許多,於是招呼三人一起向遊艇走了過去。

本書源自看書罓

… 跟邊上的普通客輪的入口不一樣,十六鋪碼頭的貴賓區,並沒有排起長長的隊伍,這裡平時也沒有什麼人光顧,今天因為遊艇派對的緣故,才會不時有人從各處趕來,然後進入貴賓區。

而與貴賓區一路之隔的普通區內,這時候正在等著渡輪,或者是遊覽內江的游輪的人們,都是紛紛探過腦袋來,朝著貴賓區,以及停靠在那裡的「紅玫瑰」號指指點點。

對於普通人來說,也只能在娛樂新聞版面上,才能看到某某豪商如何如何奢侈,某某富二代又如何如何擺譜之類的新聞,雖然也是心嚮往之,但表面上還是會做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樣,甚或時賣一句社會寄生蟲之類的酸話。


在普通區人們的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視下,魏大鵬四人來到了「紅玫瑰」號邊上,這時候從遊艇的舷側放下來一道寬一米多的通道,在碼頭這一頭,有兩個西裝筆挺的人守在邊上,然後有一位穿著新潮的年輕女孩,正在從過來的各路賓客手裡收請柬,並點頭招呼大家上船。

很快就輪到魏大鵬幾個,魏大鵬拿出請柬,正準備將它交給那名女孩的時候,沒有預料到,身後突然傳來一把男人陰測的話聲。

「呦呵,看看這是誰啊?這不是那位慷慨的魏大老闆嗎?大老闆怎麼放著手裡那麼一大攤,來參加這個派對啊?不怕到時候生意虧了,可就發不出獎品了哦。」

魏大鵬剛剛聽聞這話,臉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來,但心裡自然是非常的生氣,這尼瑪哪裡冒出來一個混蛋,來這裡對著自己冷嘲熱諷,這是早上出門忘記吃藥了嗎?

魏大鵬心裡發怒,但卻不會表現出來,只見他悠然地轉身一看,原來還真是老朋友了,嘿嘿笑了一下,說道:「呵呵,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李家的幾位兄弟啊!怎麼著?今天興緻不錯,也來參加派對?我看幾位這樣還是太過幸苦,不如找幾個人代為過來不就行了?又省事又省力,又不丟人,免得等下去了船上,丟了你們自己的臉也就是了,要是丟了李伯伯的臉,那就不好了啊。」

「草!你小子說誰丟臉了?!」處在最前面的李建國聽魏大鵬滿口的諷刺,已經怒意盎然,根本沒有想到,到底是誰起頭挑釁的,這時候虎著臉呵斥魏大鵬。

「尼瑪你誰啊?李家有你什麼事?邊兒去!要跟老子說話,也得起碼是李明祥才行!」魏大鵬根本不甩李建國,撇撇嘴說道,同時看了一眼李建國身後的李榮國,那意思在明顯不過,那就是你小子也沒資格跟老子叫板,也一起邊兒玩去。

「好好好!咱們走著瞧!」李建國狠狠地說了一句,然後和李榮國以及他們的女伴,向迎賓女孩交納了請柬,然後就登上了遊艇而去。

「切!兩個混蛋玩意兒!拽什麼拽!」秦健一口濃痰吐在了地上,也是忿忿地說道。

「呵,就是兩隻跳樑小丑而已,他家老大李明祥來了又能怎麼樣?好了,我們也上去吧。」魏大鵬說罷,將自己手中的請柬交了出去,然後帶著長腿警花和秦健兩個,一路走上了遊艇的甲板。

這時候已經離開船的時間,只剩下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樣子,因此,想要過來參加派對的人,倒是已經到了大多數了。


在底下時,就只能揚首才能看到整艘遊艇的全貌,這一踏上甲板,魏大鵬就只覺得這船真的好大!

在地球上那會兒,內江中有時候也會有海軍軍艦參觀日之類的活動,魏大鵬平時也好軍事這一口,什麼《軍事天地》、《新武器》之類的軍事期刊也是每期不落的,自然對這種參觀日很是有興趣。

因此,每當內江里有軍艦開放日的時候,魏大鵬都會上去看看。

不過能夠在內江中開放參觀的軍艦,充其量也就是護衛艦級別的,其實也並不大,魏大鵬感覺還真沒有這艘「紅玫瑰」號給自己的感覺那麼寬闊了。

碩大的上層甲板上,這時候被布置成了一個開放式的酒會現場。靠里的位置,擺放著幾條長桌,上面整整齊齊地碼放著精心準備的菜肴和酒品。

已經先一步來到船上的客人,這時候也是三五成群,圍在一起有說有笑,而穿著黑色禮服的侍者,這時候手中托著酒盤,在人群中穿梭著,不時將酒送給需要的客人手裡。

魏大鵬粗略地掃了一眼,見來賓起碼已經有七八十人了,男人們基本上都被要求帶女伴,而那些女人則是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鶯鶯燕燕的感覺,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來到了什麼高級會所一般了。

遊艇還沒有啟動,客人也還沒有來齊,這時候作為主人的周家姐妹,也不在甲板上,這讓在人群中找了好一會兒的秦健有些小失望。

而魏大鵬也發現,剛剛上來的李家的那兩個貨,這時候也不在甲板上,卻是不知道到底去了哪裡。

「或許在下面的船艙里吧?」魏大鵬如此想到,畢竟李家的地位不同,估計一些重要的賓客,都去了下面的艙室中,留在甲板上的,也就是一些個普通的客人了。

正在魏大鵬四處打量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響起:「嗨!魏少,你也來啦!」

魏大鵬循著聲音轉過頭一看,臉上頓時一樂,這一位出聲向自己打招呼的,倒也不是什麼別人,正是現在跟自己是合作夥伴關係的伍思毅那胖子。

伍胖子來參加這次的遊艇派對,魏大鵬倒是沒有聽他說起過。

而且據聞,伍胖子家裡的河東獅,對他管得可是很嚴,這傢伙能夠逃出來參加這種派對,倒也是很出人意料的事情了。


魏大鵬倒是不奇怪伍胖子會被邀請,畢竟伍胖子也能算是官二代,多少也能稱之為「衙內」,自然也有資格進入這樣的上流社交場合了。

「嘿嘿,伍哥你可不地道啊?怎麼也不跟兄弟我說一聲,不然我們就一起過來了,也能有個伴兒。」魏大鵬笑著跟伍胖子打招呼。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咳咳,其實哥哥我呢,也是剛剛搞定你嫂子,這才能夠偷偷跑出來看看,倒是沒有想到兄弟你也來,真是……,嘿嘿……」伍胖子抓了抓腦袋,連忙抱歉。

「哈哈,伍哥沒有帶嫂子一起過來嗎?」魏大鵬這是有意地逗弄伍胖子了,不過兩人的關係很好,這樣的玩笑無傷大雅,卻又能增進兩人之間的關係,說說也是無所謂。

「嗨,可就別說了。兄弟你又不知道你嫂子的脾氣,這要是被她知道了,哪裡還能讓哥哥我過來參加這種派對呢?」伍胖子不以為意地苦笑了一聲,吐槽道。

「呵呵,嫂子還是管家有方啊。」魏大鵬瞥了一眼伍胖子邊上的女伴,卻不是他公司裡面那位漂亮性感的女助理了,也不知道是哪裡勾搭來的。

對於男人在外面逢場作戲的那點兒破事,魏大鵬可也不覺得有什麼。他可沒有思想老古板到,認為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就怎麼樣怎麼樣了。

男人嘛,特別是成功又有錢的男人,自然是會吸引女人的注意的,偶爾逢場作戲一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當然了,前提是必須要搞得定家裡的那一位才行,所謂「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就是這麼個理兒。

兩人又說笑了幾句,然後相互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女伴,對於呆在魏大鵬邊上的長腿美女,伍思毅也是看的眼睛都快要掉下來了。

不過伍胖子這傢伙也是個很能看人的,他能從長腿美女身上看出來一股子寒氣來,心中更是生出一股,不能太過隨便招惹的莫名其妙的感覺,所以,對於這位美女,伍思毅也只是裝作熱情地笑笑打招呼,卻也不敢湊得太近。

更何況這美女可是魏大鵬的女伴,沖著魏大鵬的身份,和兩人現在的夥伴關係,伍胖子自然也不好太多打量對方的女伴,而是謹守朋友妻不客氣……啊不!是不可欺的原則。

不過,伍思毅能夠剋制住自己的心思,卻還是有那不長眼的傢伙,看到白露后,眼睛發直,丟下身邊的女伴,徑直就湊了上來,想要來搭訕。

「這位美女,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到我們那邊去,我們正在談很有趣的事情,你一定不會失望的。」來者是一名身穿休閑小西裝,梳了個老土的大背頭的年輕人,長得還算是可以,就是一對桃花眼,看著有些銀盪,那笑起來的笑容,更是讓人看了起雞皮疙瘩。

「起開。邊兒玩去。」白露這時候正在聽魏大鵬和伍思毅兩個人吹牛,還別說這兩個傢伙還是挺能侃的,說的也很好玩,正在這個時候,身邊突然冒出這麼一位,讓白露心情一下子變差了起來。

白露是個什麼性格,那就是一個雷厲風行、說發飆就發飆的主兒,彪起來,那就絕對就能瞬間化身為「母暴龍」的強悍存在。

這時候對這突然冒出來,向自己搭訕的傢伙瞪了一眼,嘴皮一動,不屑地沖了對方一句。

「草!」那年輕人本也是個窩裡橫慣了的,被白露這麼一句出口,頓時感覺臉上下不了台來。

一般而言,要是遇到美女,上前搭訕未果的,最多就是說幾句挑逗的話,然後就走開了。

這時候白露一句話,就像是趕蒼蠅一般往外趕自己,那種被無視的感覺,讓那年輕人心裏面如同有一把火燒著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被這樣一個小妞給駁了面子,年輕人也不依不饒起來,眼神變得陰戾起來,罵道:「你個臭-娘兒們!給臉不要臉不是?特么的,找死啊!」

說著,那年輕人抬手就要扇白露的耳光。

這邊的衝突,本來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畢竟幾個人都是在靠近船舷的外圍,大家也沒有把太多的目光關注到這裡來。

這時候年輕人的罵聲一出,頓時將周圍的人的目光給拉了過來。

「靠!怎麼回事兒?」

「是啊,怎麼吵上了?」

「嘿,那不是蘇家的少爺嗎?怎麼跟人起衝突了?」

「哪個蘇家?」

「還能是哪個蘇家,就是那個賣海鮮的蘇家唄。不過要有好戲看了,嘿嘿!」

「好戲?能有什麼好戲?蘇家老頭好歹也是海鮮大王,跟周家關係也很不錯。那個胖子我認識,不就是北正區伍副區長家的嗎?雖然他老爹是個官,可這小子在商圈裡面也還是個雛兒呢,怎麼跟海鮮大王家比?」

「切!你是不是剛從外地回來?這伍胖子現在,在魔都市也是炙手可熱的人物了,腦鉑金聽說過嗎?那就是他公司的產品,那傢伙銷售熱得你看都看不懂!而且,最關鍵的是,伍胖子的靠山,可是魏家那小子,嘿嘿,不能小看啊!」

「魏家?魏天騰家?你是說魏大鵬那小子?哦,難怪那麼眼熟,你們看那胖子邊上的是不是魏大鵬?」

「還真是嘿!這小子也來參加派對了?這下可好了,可有好戲看了,我剛還看到周家小姐還陪著杭城李家的李明祥,聽說他們兩個不對付,這要是碰到了可得有得一場『好打』,今天還真是沒白來!」

「嚯!你們看!那長腿美女還真厲害嘿!蘇家那小子這下踢到了鐵板了,哈哈哈,太逗了!」

「哈哈!還真是!好犀利的身手啊,這下可是有好戲看了。」

……

當那什麼海鮮大王蘇家的少爺,一巴掌就朝白露臉上糊過去,這小子也是個陰狠又不要臉的傢伙,並沒有因為白露是個女孩就手下留情,更是因為對方這樣的美女,竟然甩都不甩自己,早已經懷恨在心,這一下出手很快,也是要在她身邊的三個男伴反應過來之前,就要狠狠地打她一巴掌。

按蘇少爺的想法,自己這一巴掌的力道,絕對可以打得這個臭-婊-子半邊臉腫起來,一個臉腫成饅頭的美女,是不是還能算是美女就兩說了是不?

蘇少爺頗有些小人心思,心說讓你看不上我,我就讓你沒臉見人!


所以這一巴掌過去,可是帶著風聲的,無疑,要是被一巴掌打實了,白露那粉嫩的臉,估計得有些日子見不得人了。

本書源自看書輞

… 可事情的發展,並沒有按照蘇少爺心中的劇本來發展,在他這一巴掌揮擊而出,眼瞅著就要扇上長腿美女臉上的時候,也不知道就怎麼了,蘇少爺只覺得忽然自己眼前一花,然後扇出去的右手手腕處,彷彿被一把強力鐵鉗給夾住了,然後一股大力加諸在了自己右手上,緊接著蘇少爺就覺著天旋地轉、頭重腳輕了起來,下一刻,他只覺得背部狠狠地撞擊在了硬物上,伴隨著「通」地一聲,蘇少爺背部一陣發悶劇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