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在王天游和吳永善動手的時候,周寒顯然還有話說,這說明周寒入城肯定是有把握的,於是廖大虎就給周寒爭取了一個說話的機會。

不過廖大虎也僅僅只是給周寒爭取了一個說話的機會而已,畢竟他一個人根本擋不住王天游和吳永善兩個老傢伙聯手的。而且這兩個老傢伙的話也非常有道理,周寒的安危比什麼都重要。

「是這樣的,雖然西岐武盟派出大批的眼線搜尋著我,留意著武陽城進入的任何生面孔。但你們不要忘記了,明日萬金拍賣場就要開場了,這幾日武陽城湧入的生面孔少說也有數千人吧。西岐武盟才多少人,他們能夠同時監控數千人嗎?」周寒說道。

「嗯,這個倒也是,不過這並不能說服我們。」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道。

「換個角度思考,如果你們兩人不在武陽城裡面了,西岐武盟的人必然會判定你們跟我在一起,而且把我隱藏了起來。這樣一來,他們尋覓我們三個人,難度比監控武陽城的生面孔小很多了。」

「此話怎講?」王天游問。

「很簡單,西岐武盟和大運武盟鬥了這麼多年,對對方的情況恐怕都知曉了個八九不離十。或許在大理王朝的所有附屬國里,已經有西岐武盟安插的眼線也不一定,一旦我們去了哪裡,說不定前腳到,後腳西岐武盟的人就知道了,你們覺得有沒有這個可能?」

「這個……」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沒話說了,這個可能性不能排除,西岐和大運鬥了這麼多年,別說是西岐的那些附屬國,就是西岐的聯盟大楚王朝的附屬國里,大運武盟都安插了眼線和間諜,西岐武盟肯定也使了同樣的招數。

若是他們真到了大理王朝的那個附屬國被西岐武盟的間諜發現,到時候西岐武盟派出大批高手來刺殺,那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可就頭疼了。

大理王朝附屬國那裡沒有大運武盟的主力,一旦他們被西岐武盟的高手圍攻,必然是九死一生。

反而來看看武陽城,若是周寒被西岐武盟發現了行蹤並遭到攻擊,起碼這裡是大運武盟的總部,可以隨時調集武盟的精銳力量進行支援的保護的,相對於來說,武陽城反而要比大理王朝那個附屬國安全一點呢。

見著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神情動搖了,周寒立即接著說道:「我臨時想到了一個很不錯的辦法,我個人潛入武陽城,而你們兩位長老立即離開武陽城,給西岐武盟造成你們已經帶領著我離開武陽城藏匿的假象。這樣一來,西岐武盟必然會把搜尋的重點放在大運和大理的那些附屬國身上,對於武陽城生面孔的監控,必然會鬆散許多,這樣一來,我豈不是就更加安全了嗎?」

「這個……」王天游和吳永善這下更加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他們本來計劃好的事情,周寒三言兩語就點出了漏洞,而且還證明了他觀點的正確性,出了一個更好的主意,這讓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臉色很是猶豫。

「老王,老吳,這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覺得周寒的辦法可行……」廖大虎的話沒有說完,王天游和吳永善同時衝口而出:「閉嘴!」

武盟已經給他們二人下了命令,而現在他們卻發現武盟的命令有漏洞,這要是不執行,就是抗命啊。可若是執行,說不定就把周寒帶入了死路了。

左右為難啊!

「你們為難什麼,立即跟武盟報告……」廖大虎的話再次被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喝斷,他們兩人已經不可能再回去武陽城了,更加不可能去武盟總部回報。

因為他們兩人背著西岐武盟的眼線偷偷出來的,若是這一回去,立即會受到西岐武盟眼線的監視。一旦他們進入了大運武盟總部,再想避開西岐武盟眼線偷偷出來,就沒那麼容易了。而且說不定現在西岐武盟的人沒有發現王天游和吳永善,已經懷疑他們可能出城偷偷接應周寒去了呢。

一句話,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已經不可能再回城了,而且他們必須要儘快做出決定,因為西岐武盟派去婀娜國的殺手很快就會發現周寒返回了。

廖大虎兩次被吼,表情顯得有些難看,不過這關乎到周寒的安危,王天游和吳永善需要三思一下,廖大虎也就釋然了。

當初在虎牙城酒樓的時候,自己已經嘗過一次這樣的苦頭了。

當時自己因為活死人事件的風險性,要讓周寒回去,結果周寒不肯,那般相逼,可是讓廖大虎無奈的很。

而現在,輪到王天游和吳永善兩個老傢伙面臨這種無奈了。

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沉默了好一會,見了分曉。

「我覺得周寒的話有道理,周寒一個人悄然入城,然後我們兩個老頭子做出帶著周寒離開武陽城的假象,以此來迷惑西岐武盟,比直接帶著周寒去大理王朝附屬國保險的多。」王天游是這麼決定的。

「我不贊同,武盟的命令我們不能隨便抗拒。這就跟軍隊立即的紀律一樣,明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命令吩咐讓跳,那也就硬著頭皮跳。所以我們不能違抗武盟的命令,我們應當立即執行!」這是吳永善的決定。

「老吳,你這是在拿周寒的性命開玩笑,一旦在大理王朝附屬國裡面出現西岐武盟的間諜,我們可就危險了!」王天游凝重說道。

「但周寒一個人入城就沒有危險嗎?一旦他被西岐武盟眼線發現,身邊連個保護的人都沒有,豈不是更加危險?」吳永善堅持道。

「老吳,俗話說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這非常情況就要特殊處理,咱們不能……」

「我不同意……」

王天游和吳永善因為意見不一,開始爭論起來。這兩個老傢伙,這等情況下,居然還能給打起嘴仗,真是令人頭疼。 看著王天游和吳永善越爭越是厲害,廖大虎把周寒拉到一邊:「周寒,這王天游和吳永善兩個老傢伙一掐起來經常沒完沒了,我相信你!」

「大虎哥,你……」周寒沒想到,廖大虎居然會支持自己的想法。

「什麼都別說了,你現在趕緊離開這裡,然後你自己再找個機會入城吧。」廖大虎催促道。

周寒看了看那爭論的面紅耳赤的吳永善和王天游,他明白廖大虎的意思。現在王天游和吳永善兩人意見不一,一個人支持自己入城,另一個人反對自己入城。只要自己立即離開,那麼王天游和吳永善肯定會因為反對和支持而打起來,這樣一來,反倒沒人阻攔周寒了。

「大虎哥,謝謝你。」周寒說罷,立即朝著武陽城外圍急速奔跑而去。

時空之頭號玩家 「周寒,你站住……」果然,吳永善見著周寒獨自跑了,連忙就要去追,卻被王天游給拽著:「老吳,行了,你就別折騰了,讓周寒一個人行動吧。」

「老王,你放開老夫,抗拒武盟的命令,這罪名我吃不起!」吳永善吆喝道,使勁的想要掙脫王天游的手掌。

「如果能夠保住周寒,再大的罪名我認了。老吳,你要是怕事,沒問題,你把所有的罪責都推到我一個人身上便是。」王天遊說道。

「這不是怕事不怕事的問題……」吳永善被王天游纏著脫不了身,只得扭頭沖廖大虎吼道:「大虎,你還愣著幹什麼,立即去把周寒追回來啊!」

「吳長老,我覺得周寒的計劃很好,而且周寒從入武盟到現在,他一直都在創造奇迹,我們應該相信他!」廖大虎認真的看著吳永善,沒有半點要去追周寒的意思。

周寒的速度很快,沒多久便是跑出了吳永善的感應範圍,這時候王天游才放開了他。

「你們兩個傢伙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竟然……」吳永善怒不可竭,周寒已經跑出了他的感應範圍,這時候已經沒有追的必要了。

「我要立即把這事情上報武盟,派人就在武陽城門口守著,只要周寒一回來,立即把他控制了!」吳永善吼道。

「老吳,你別亂來!」王天游嚴肅的說道,「那派往婀娜國的西岐武盟殺手很快就會知道周寒折返了,我們兩人必須按照周寒的計劃行事!」

「是啊,吳長老,只要把西岐武盟的注意力吸引到大理王朝的附屬國去,周寒呆在武陽城才最安全。」廖大虎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現在立即和王長老行動吧。」

「你們……」吳永善瞪著王天游和廖大虎,即使氣憤無比,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馬上按照周寒出的主意行動才是。

「你們最好祈禱周寒沒事,不然……」吳永善的話沒有說完,重重的哼了一聲,然後憤然離開,王天游臨走時對廖大虎交代了一句:「我和老吳先走了,周寒的事情你找機會跟武盟說,讓武盟知道周寒在武陽城裡,如果可能的話,聯繫上他,把他藏好點。」

「嗯,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廖大虎重重點頭。

「那就好。」王天游立即跟上了吳永善。

「大虎……」樊多美一直在一邊看著這場鬧劇,她從頭至尾都沒有說一句話。她知道這是大運武盟內部的事情,她不好插嘴。

總裁契約:前妻勾上門 不過她也看出來了,那周寒的處境不妙,隨時可能會遭到滅口,她暗暗有些著急,畢竟周寒是她和婀娜國的恩人。

「沒事,多美,咱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進城便是。」廖大虎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安慰道,雖然周寒一個人入城有風險,但是周寒的謀略頭腦那麼厲害,連中等王朝的人都能夠被他耍的團團轉,想必他一個人不會有什麼危險。

「大虎,真不擔心周大師?」樊多美卻不這麼認為,周寒再怎麼精明,他畢竟只是一個人啊,對方可是一個下等王朝的武盟啊。

「放心吧,我會暗中尋覓保護周寒的。」廖大虎淡然說道,武陽城裡面有著大運武盟的諸多眼線,只要周寒一入城,大運武盟肯定立即就能夠找到他的。

「嗯,但願周寒不要出事!」樊多美微微點頭,這事情她幫不上什麼忙,也只得這樣了,畢竟著急也沒有什麼用。

周寒朝著武陽城外圍一陣急速奔跑,來到一個小鎮。

這個小鎮叫傭兵鎮,顧名思義,這個鎮上的人,大多數都是傭兵。傭兵,就是那種拿錢幫忙做事賣命的人。

傭兵鎮靠近蠻妖山脈邊緣,不隸屬任何王朝勢力,三不管的地方。鎮上的傭兵的活計基本上都是隨著採藥隊伍或者獵妖獸隊伍進入山脈採藥或者獵獸。

由於明日便是那武陽城萬金拍賣場開場的時日,幾個王朝的名流人物都會聚集在武陽城,於是乎,不少採葯隊伍和獵妖獸隊伍都在此之前進入蠻妖山脈裡面走了好幾遭,都斬獲頗豐,準備明日在武陽城的百匯街賣個好價錢。

所以,周寒到達這傭兵鎮的時候,整個傭兵鎮都是一片忙碌之景,赤1裸著上身的壯漢們將獵殺的妖獸仔細的捆綁在牛車上,也有心靈手巧的女子仔細的在陽光下面挑曬處理藥草等。

明日跟隨這些獵獸隊伍混入武陽城,倒是一個不錯的遮掩方法,周寒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不過周寒還得挑一個獵獸隊伍,得到他們的配合才行。

「快快快,雪鷹團今天最後一次進入蠻橫山脈,明日早晨出來,直接抬著收穫進入武陽城,任務就算完畢。現在正在緊急招募人手,有意者立即報名啊,過時不候,過時不候!」

正在周寒準備挑一個獵獸隊伍的時候,小鎮上突然吆喝起聲音。

這聲音一響起,立即便是有不少傭兵響應,朝著那聲音的地方擁堵了過去。

「雪鷹團的薪水很高,咱上次就沒有去成,這次雖然只是一個晚上,但也要好好把握一下!」

「嗯,僅僅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也就在蠻妖山脈的邊沿轉悠一下子而已,運氣好連一隻妖獸都遇不著,這絕對是既賺錢又安全的機會!」

「不知道這次雪鷹團的招募最低指標是什麼呢,若是和上次那樣要實力達到練體第八重以上的話,那我們又沒戲了。」

……

周寒跟隨著傭兵們來到了聲音吆喝的地方,耳邊聽聞著傭兵們的談論,看來這雪鷹團的信譽似乎不錯,或許這便是自己明日混入武陽城的最好掩護。

「大家都聽好了,這次雖然只有一個晚上,但風險也是很大的,我們要速戰速決,所以招募要求有點高,要求實力最低為練體第十重!」雪鷹團招募處的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大聲吆喝道。

「卧槽,練體第十重,尼瑪要求太高了!」

頓時間,便是有不少人無可奈何的散去了,雪鷹團每次招募傭兵的條件一點都不會打折扣,要求最低練體第十重的實力就必須要達到,哪怕是練體第九重巔峰都不行。

不少人散去了,周寒四周的空間頓時空蕩了許多。

練體第十重的實力,這若是在大運王朝軍隊裡面,可以拿到集團軍長的職務了,周寒暗暗有些咋舌。不過很快他就釋然了,不管是在軍隊裡面,還是在這傭兵鎮,實力雖然是一種象徵,但是修鍊資源卻更加重要。

那些待在軍隊裡面的集團軍長為了修鍊資源待在軍隊里衝鋒陷陣,傭兵鎮的傭兵們為了修鍊資源跟隨獵獸隊伍或者採藥隊伍進入山脈之中賣命,兩者獲得修鍊資源的方法不一樣,但豬往前拱,雞往後刨,各有各的覓食方式,最終都不過是殊途同歸罷了。

「俺是後天之境中期的實力,你們這工錢怎麼算的?」一個胸口長滿茂密黑毛的大漢扯著粗大的嗓門詢問道。

「五千金!」雪鷹團的招募中年人說道。

「五千金,這不多啊,能不能再漲點?」黑毛大漢有點嫌少。

「後天之境中期的實力,我們雪鷹團的工錢是一天八千金,而這次進入山脈只有一個晚上而已,所以給五千金已經不少了,你若是嫌少,你可以走,不要擋著後面的人。」雪鷹團招募中年人說道。

「五千金就五千金吧,麻痹的,老子最近窮死了,蚊子再少是肉,有總比沒有強。」黑毛大漢發了一句牢騷,報了名。

雖然這只是一個小鎮,但實力在後天之境的人居然還有七八個,這多少令周寒有些驚詫。看來有句話說的沒錯,高手都在民間啊。

「你什麼實力?」輪到周寒了,那招募中年人詢問道。

「我……」周寒略微一思索,然後說道:「我剛剛晉入後天之境。」

「後天之境?」周寒這話一處,不止那中年人,就連那些後天之境的傭兵也都朝著周寒投來驚詫的眼神。

這少年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他能是後天之境的實力,開什麼玩笑。

他們這些在場的人,年級最小的後天之境的人都四十歲了呢。

周寒早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景,於是他才特意隱瞞了實力。畢竟這些人都是後天之境的實力,瞧不出先天之境實力的端倪。

「喂,小夥子,謊報是欺騙不了雪鷹團的,而且這也是去玩命的活,稍不留神命就沒了,你確定你是後天之境實力?」之前那黑毛大漢狐疑的看著周寒。 「當然。」周寒點著頭,一副沒有半點作假的意思。

「行啊,小夥子,去測力盾那裡來一拳試試,讓咱們開開眼界。」黑毛大漢對周寒指了指那測力盾。

雪鷹團招募傭兵,就算黑毛大漢不這麼要求,那雪鷹團的招募人員也會這麼要求的。

只要力量達到了三萬公斤,就算是初入後天之境了。周寒走了過去,裝作努力調息的樣子,然後身體彎成一張弓,弄出迅疾一拳打出的樣子。

轟!

周寒的拳頭轟擊在測力盾上,測力盾上面顯示的數字迅速飆升,最後停留在「三萬零九公斤」的指標上。

「卧槽,這真是晉入了後天之境啊!」黑毛大漢大跌眼鏡一陣驚詫,不可思議的看著周寒:「小夥子,你來自哪裡的?」

十七八歲就達到後天之境的實力,這小夥子的來歷顯然不簡單。

「明月帝國。」周寒隨口扯道,十七八歲的後天之境,自然要編弄一個逼格高點的來歷了。

「卧槽,明月帝國?」黑毛大漢瞪大眼睛,「你一定來自明月帝國的豪門世家吧,讓我來猜猜,你是南宮世家的,還是東方世家的還是……」

「我叫寒洲,不屬於明月帝國任何世家豪門,家裡人叫人出來歷練的。」周寒胡亂扯道,寒洲是他把名字倒了過來。

「那你是隱士的後人?」 狼性總裁請放手 黑毛大漢道,隱士,自然是指那些隱居的高人了。

「去去去,別耽誤我們雪鷹團的時間。」那雪鷹團的招募中年人有些不耐煩的推開黑毛大漢,看著周寒,「在這契約上籤上你的名字,你就是雪鷹團的一名傭兵了。」

這契約自然便是雇傭的協議了,傭兵跟隨獵獸隊伍進山脈,要全力以赴,不許偷奸耍滑,遇險退縮,若是違背,那麼工錢就全扣不說,還的賠償因此造成的損失。

周寒隨便瞄了一眼,便是在上面簽上了:寒洲。

雪鷹團的招募速度非常的快,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十八人的傭兵隊伍便是招募了起來。

練體第十重實力十人,後天之境八人,咳咳,準確的說是後天之境七人,先天之境一人,周寒這個隱藏實力的人破壞了規則。

人招齊了,頃刻間就出發了。

雪鷹團的領頭人是兩位老者,一個瘦高像竹竿,另一個矮胖如冬瓜,兩人均是先天之境前期實力。

「哎,寒洲,你究竟來自明月帝國哪個隱士之家?」路上,那黑毛大漢粘著周寒不放,不停的詢問著。

「我來自哪裡,關你什麼事。」周寒被此人問煩了,語氣自然不客氣了。這是他隨便胡亂編纂的身份,哪裡能跟對方細說了,再說了,大家萍水相逢,何必知根知底。

「小夥子,你這話就不對了,俗話說出門在外靠朋友,多個朋友多條路子……」黑毛大漢喋喋不休。

周寒乾脆撇開此人,懶得搭理,黑毛大漢見狀,眼裡閃過隱晦的無奈。這少年的嘴巴很緊,想要套出他的來歷不容易啊。

一行人行進速度非常的快,沒多久便是來到了山脈的邊沿。

周寒雖然知道這山脈的存在,聽說過關於山脈裡面的傳聞,但卻是第一次見著山脈。

入眼處是一片茂密的林子,古樹參天,一眼望去鬱鬱蔥蔥,林子時不時有數聲令人心悸獸吼傳出,茂密林子的深處盡頭,那是一座座高聳的大山,很多山峰的頂都聳入了雲層,一些不知名的斑斕漂亮飛鳥在雲層里若隱若現,彷彿仙境一般。

不得不說,這山脈林子的景色非常的不錯,但獵獸隊伍卻沒有半點欣賞風景的淡雅逸致,而是充滿了嚴肅。

別看這景色很好,是山脈的邊沿區,但也有不少暗中潛在的危險,稍一不慎變回殞命於此。

「大家都留心了。」瘦高老者提醒了一句,然後他便是領頭,而那矮冬瓜老者走到了隊伍的最後面,充當斷後的角色。

隊伍緩緩進入林子,攜帶著兵器的人都把兵器刷刷抽了出來,警惕的注意著四周的情況,唯獨周寒赤手空拳,顯得那麼的另類。

「哎,小夥子,莫非你擅長掌法和近身肉搏?」那黑毛大漢找了機會湊到周寒面前。

周寒沒有搭理他,周寒哪裡擅長什麼掌法和近身肉搏了,實在是他現在連把兵器都沒有,等到明日那萬金拍賣場開場了,周寒到時候才物色一把呢。

看周寒不搭理,黑毛大漢頓時有些自討沒趣,只好暫時放棄對周寒的糾纏。這裡畢竟是充滿了未知的風險,還是小心保命才是。

突然間,走在前面的瘦高老者突然蹲了下來,手做出蹲伏的姿勢,整個隊伍的人立即全部蹲伏下來。

周寒把眼光投過去,瞳孔頓是一縮。

前方大約一百步的距離處,兩頭通體漆黑的豹子正在撕咬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這是黑風豹,六階妖獸!」那黑毛大漢壓低聲音對周寒道。

六階妖獸相當於人類後天之境實力的高手了,不過這黑風豹在六階妖獸裡面以速度擅長,能夠追的上先天之境人類高手的速度,想要將其殺死,非常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