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瞎子的並沒有將話語說完,他知道只憑他說出的這樣東西,靈蟬老祖就該知曉龍驕陽真的破關成功了。

靈蟬老祖看向神眼之陣中的龍驕陽,他無法相信這個年輕人竟然破掉了絕情絕義之陣,這可是命師宮的絕命之陣,一般人根本無法看懂的。

「不對!絕情絕義之陣,蘊含地龍十訣的勢,沒有修鍊過地龍十訣的人,是絕對無法破解它的!」靈蟬老祖豁然回頭,緊盯著老瞎子,話語中帶著質問語氣。

老瞎子非常的坦然,「我將地龍十訣傳給了他。」

「什麼?!你這是叛教!」靈蟬老祖震怒的指著老瞎子。

老瞎子笑道「師兄,我早就被逐出了命師宮,何來叛教的說法?」

「你莫要狡辯,你可是曾立誓過的,你將地龍十訣傳給一個外人,將要受到天譴的。」靈蟬老祖低吼道

「天譴又如何?老朽被師尊廢掉雙眼,奪取大半氣運開始,就已經失去了晉階最強者的機會!」老瞎子的眼中閃動瘋狂神色,他心中的怨念其實從未消除。

靈蟬老祖的氣怒,被老瞎子的這句話消除,他非常清楚當年的事情,對老瞎子的影響多麼巨大。

氣氛一時很僵硬,半響之後,老瞎子收斂情緒,看向表情緊張,一直盯著神眼之陣的靈蟬老祖道「師兄,為何你看起來有些緊張呢?這一個蘊含帝級境修者靈神虛影的關卡要是被龍驕陽破了,他會得到什麼樣的獎賞?」

不待靈蟬老祖回答,老瞎子調侃笑道「先讓老朽猜一猜,你們不會將命師宮的天命神兵做為獎賞了吧?」

靈蟬老祖橫了老瞎子一眼,沒有開口說話。

老瞎子知曉靈蟬老祖現在的心情極差,他沒有在言語刺激他,自己一人獨自飲酒,非常的痛快。

龍驕陽已經連續擊敗了六個帝級境修者的靈身,現在最後一個帝級後裔的靈身從石像中裂開走出。

這人走出的瞬間,老瞎子手中的酒碗直接落下,帶著滿碗酒碎裂一地,他衝到靈禪老祖身邊道「天命帝祖……他老人家什麼時候留下過一道靈身在這裡?」

「龍驕陽很非凡,但是他必定要敗。」靈蟬老祖如此回應。

老瞎子的神色充滿了擔憂,命師中可以做到帝級境大圓滿的人少之又少,天命帝祖不僅做到了,而且還成仙飛升了,他是命師宮的神話,更是一個傳說。

老瞎子與靈蟬老祖參拜過他的畫像無數次,但是見到這樣栩栩如生的人,還是第一次。

龍驕陽再一次動用燭龍一族的時間法則,一眨眼要讓這個身披八卦道袍,手拿三枚古錢幣的帝者靈身弱下去。

當龍驕陽如此做,天命帝祖的嘴角勾勒笑容,他手中的古錢幣彈起一枚道「封歲月時間。」

龍驕陽極度震驚,因為燭龍一族的時間法則失效,這八卦道袍的白臉道士異常厲害,一枚古錢幣,即刻封印掉歲月時間。

龍驕陽有一種周圍的一切皆靜止的感覺,如果他不是正魔道心,可以獨立於天地大道之外,這一下可能會被直接封印,這個白面道士太可怕。

「聖級境就能獨立於天地大道之外,小友很是非凡。」天命帝祖和諧微笑,給讓一種如淋春風的感覺。

龍驕陽沒有回應天命老祖,他動用了時空域門之術,要立刻拉進與天命帝祖的位置,而後偷襲他。天命帝祖卻早有準備,在龍驕陽施展時空域門之術的瞬間,他手中另外一枚古錢幣飛起,他輕語笑道「封時空,鎖域門。」

龍驕陽的秘術瞬間被破,並且差點竄到了未知的時空之中,他是險之又險的逃了回來。

在龍驕陽逃出來的時候,天命帝祖手中的最後一枚古錢幣轟殺而來,它只是一枚古錢幣,可是它上面鏤刻著日月星辰,先古神物,山河壯麗的之物。

當它們展現出來,形成了無法抵抗的勢。

日月星辰鎮山河,先古神物齊斬人!

龍驕陽吐血不止,肉身差的被斬爆,天命帝祖的攻擊太可怕。這其中蘊含著無與倫比的勢,龍驕陽立刻感應到,這是地龍十訣之術。

天地石心的幫助,讓龍驕陽可以看穿陣法的虛無,但是他的陣法基礎太差,無法找到破陣的關鍵之物。龍驕陽非常的後悔,怎麼沒有認真學過陣法之術。

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龍驕陽也顧不得多想,他演化燭龍之氣融入到了大地龍脈之後,要讓它為自己所用,龍驕陽下意識的動用了地龍十訣之中的尋龍訣!

不得不說,龍驕陽的這一手,是瞎貓碰著死耗子,他尋龍成功了。但是他不可能爭奪過天命帝祖,人家在這方面是絕對專家,因為地龍十訣就是天命帝祖創出的。

「地龍十訣?你是命師宮的弟子?」天命帝祖收回滅殺大勢道 天命帝祖停止攻伐,白凈的臉上儘是期盼之色,龍驕陽沒有騙他,他搖頭道「我並非命師宮弟子,但是我用得的確是地龍十訣。」

「哎呀!龍驕陽道友,在這個時候犯渾幹什麼?這時候直接撒謊,可能會讓天命帝祖直接認可他,他就能直接破關了。」老瞎子聽到龍驕陽的回答非常的惋惜。

靈蟬老祖瞪了老瞎子一樣,隨後道「龍驕陽還算誠實,天命帝祖必定會廢掉他的地龍十訣。」

靈蟬老祖的話,讓老瞎子的整顆心都提了起來,這一個可能是極可能發生的。

天命帝祖聽到回答后,臉上滿是失望之色,一會兒后,他眼睛微眯看著龍驕陽道「你修鍊了地龍十訣,完全可以冒充命師宮弟子,為何你剛才不冒充呢?」

「不是就是不是,為何要冒充?」龍驕陽簡單明了道

「說得好,不愧是殺神命格的人,果然膽魄過人。」天命帝祖笑著誇讚道

龍驕陽警惕的看著天命帝祖,這絕對是一個可怕之極的對手,他想要戰勝此人,將是千難萬難。

「如果你是命師宮的弟子,現在就可以過關,可是你不是。」天命帝祖有些感慨,旋即他在地上劃出一個太極八卦圖,對龍驕陽說道「但是,你修鍊了地龍十訣,算是與我有緣。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你能從此陣之中,走到我的身邊,就算你闖過成功,如果不能,你這一身修為都將被廢。」

龍驕陽眼角抽搐,這無疑將是生死之戰,天命帝祖放水了,但是依舊極難,因為太極八卦圖的陣法,是世間最難破的。

「你有三次機會,半個時辰的時間。」

天命帝祖微笑而言,給出了時間限制與機會數。

龍驕陽表示明白的點了點頭,天命帝祖腳下的太極八卦圖向外擴大五米,變成一個小型巨陣。

龍驕陽所領悟的正魔雙修的殺招,亦是太極八卦圖,他對這一陣法可以說是了如指掌。從開門入,生門出是唯一破陣之法,但是這樣不一定能破陣,因為修者控制的陣法,是隨時能改變的。

命師宮的大殿之內,靈蟬老祖微笑的坐在石桌,對老瞎子喊道「靈心師弟,不要一直盯著神眼之陣看了,如你所說,我們師兄弟太久沒有一起喝酒了,過來陪師兄痛飲一番。」

老瞎子翻了翻白眼,無意理會靈蟬老祖。

「靈心師弟,不需要看了,我們心中都已經知道結果。這世間不可能有人能破掉天命地祖的太極八卦圖陣,龍驕陽必敗無疑。」靈蟬老祖算是將心放在肚子里了,現在輪到他來調侃老瞎子。


「龍驕陽是殺神命格,他身上的事情沒有絕對。」老瞎子反擊道

「隨他是什麼命格,遇上天命帝祖,必然會敗。」靈蟬老祖無比自信。

老瞎子也沒有反擊,因為他深知天命帝祖的可怕,這可是證道成仙的傳說人物,他的手段逆天之極。

在神眼之陣顯化的場景上,龍驕陽二次嘗試都已經慘遭失敗,老瞎子整個人都頹然了,他不敢再看的走到石桌上,背對著神眼之陣,他不想親眼看見龍驕陽失敗被廢的場面。

靈蟬老祖將酒碗丟給老瞎子微笑道「師弟,他是敗在天命帝祖手上,死也死得光榮。」

「你笑什麼呢?氣雲神盤的破關之陣是如何的?你們已經違背當年的約定,還有臉笑?」老瞎子翻臉低吼,將石桌一把掀翻,氣怒之極。

靈蟬老祖的臉青紅交替,極惱火又愧疚。如果是原先的陣法,龍驕陽必然已經破關成功,現在別人闖得可是終極陣法。

龍驕陽已經二次失敗,他只要走錯一步就會被莫名其妙的退離。這是一個極其特殊的太極八卦圖陣,裡面沒有險惡攻伐,而是蘊含奧義的太極道紋,形成的腳步。

這些腳步,相差無多,但是卻是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龍驕陽一旦失誤,就沒有了改變的機會,被送了出來。

「這人是命師宮的帝者靈身,必然對太極八卦圖了解極深,再試一次我一樣無法成功。為今之計,只能冒險一試,用逆反太極八卦圖其重疊,將其毀滅掉或是破出一道裂縫!」

龍驕陽極其凝重,天命帝祖是他遇上的最強敵人,對方已經放水,他還有著無法將其戰勝的感覺。這種感覺非常打擊人的信心。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已經自暴自棄的去瞎闖一番。

龍驕陽還是能沉住氣,想出了一個辦法。

逆反的太極八卦圖,是由正太極八卦圖而生,一般人是無法使用這一招的,他們無法將逆反的太極圖與天命帝者畫出的正太極八卦圖重疊。

龍驕陽會祭祀之術與地龍十訣,這讓他有了探索與重疊逆反太極八卦圖的機會。

但是這個過程,異常的艱難,耗時非常多。

天命帝祖,在龍驕陽如此做之時,眼睛大亮,他沒有採取任何的其他動作。只是盯著龍驕陽掐指推演起來。

老瞎子閉眼了一炷香的時間,還沒有聽見龍驕陽慘敗的叫聲,這讓他有些奇怪睜開眼。

靈蟬老祖不知何時又到了神眼之陣前,老瞎子將目光從靈蟬老祖的身上轉移到了神眼之陣上,龍驕陽站立著沒有任何動彈,他臉上汗如雨下,顯得極其疲憊。

天命帝祖,則在掐指推演,他的表情很平淡,看不出他推演到了什麼。

「師兄,你說天命帝祖的這道靈身的推演水準,能有幾成功力?會不會推演出師尊所做的事情?」老瞎子見龍驕陽並沒有擺脫危機,他的心情不滿的挑釁道

靈蟬老祖沒有理老瞎子,他在等待龍驕陽失敗的時刻。

老瞎子也沒有再說話,他閉上了眼睛,不想看見龍驕陽失敗。

時間,對於現在的靈禪老祖與老瞎子來說,過得實在太緩慢,這是一種對心靈的煎熬。

嗡,嗡,嗡,嗡!

突然,震動之聲,從神眼之陣中傳出,絕峰之巔震動搖晃,有逆反毀滅的太極八卦圖呈現與天命帝祖腳下的太極八卦圖糾纏大戰。

無盡的毀滅力量,沒有徹底毀掉天命帝祖腳下的太極八卦圖,卻讓其削弱到極致,並且出現裂痕。

龍驕陽在關鍵時刻,動用了虛空至寶,抓住這點小裂痕,來到了天命帝祖的身邊。 (第三更,求訂閱)

哇……

龍驕陽幾口血噴出,如血霧一樣,這一次他是玩命了,在讓逆反的太極八卦圖融入到天命帝祖施展的太極八卦圖陣的過程,他不知道受到多少次反噬。

若非他曾經自虐一樣的鍛煉元神,讓其有巨大的承受疼痛的能力,這一次的嘗試最終也會失敗。

當龍驕陽成功來到天命帝祖的身邊,他感覺自己弱得像一隻螞蟻,不僅無法壓制鮮血湧出,此時更是元神巨疼,體內靈力匱乏。天命帝祖要是不守信用,一擊打出他必定敗亡。

「你破關成功了,我不會再出手。而且你也無需因為無法正面戰勝我而感到沮喪。命師是極其特別,我現在的實力,其實已經達到帝紋強者的狀態。」

天命帝者看穿龍驕陽的一些心思,他和藹開解道

龍驕陽聽著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一個天級境初期的命師,會具有帝紋強者的實力嗎?老瞎子如今已經是聖級境巔峰,他也沒有表現出這樣的實力。

「命師宮發生過大的變故,一些逆天戰訣,已經不再這一個大世界之中,所以你身邊的命師戰力會弱。」

天命帝祖先前已經推演到一些情況,他知道龍驕陽在疑惑什麼。

龍驕陽警惕的看著天命帝祖,問道「你是會讀心術嗎?怎麼知道我心中在想什麼?」

天命帝祖白凈的臉上浮現傲色道「讀心術算什麼?只是與天地氣運有些機緣的天賦而已。」

龍驕陽沒有反駁,小玲瓏的讀心術就無法讀出老瞎子的心思,這足以說明命師要更強一些。

「我當年留下這一座絕峰之巔,是想要命師宮的弟子來闖,誰知道第一個闖過的人,卻是一個外人。」天命帝祖很感慨,隨後他攤開右手,三枚讓龍驕陽心害的古錢幣在他掌心處旋轉。

「還好,你學了地龍十訣,懂得時空秘術。這三枚古錢幣送給你,你或許能讓它們發揮出一些戰力。」天命帝祖將三枚古錢幣遞給龍驕陽。

龍驕陽沒有伸手去拿,他皺眉道「為何送我法寶?你可以等候命師宮的弟子前來闖關的。」

「這不是送你,是闖關成功的獎賞。命師宮的關卡都是有因有果,你闖過最難關卡,所得到的將是重寶。本該傳你命師絕學,可惜你不是命師宮弟子,只能傳些法寶給你。」天命帝祖搖頭嘆聲道

龍驕陽明白過來,將三枚古錢幣手下,這三枚古錢幣很重,龍驕陽差點沒有接住。

天命帝祖在龍驕陽接下三枚古錢幣后,又拿出一塊令牌給龍驕陽道「這是一塊點將令,你可以從命師宮帶走三個絕頂高手,協助你十年。」

龍驕陽眼睛大亮,立刻將令牌接過來道「這真能讓命師宮的強者聽我的嗎?」

「當然,如果你是命師宮弟子,將會得到門主令,可以立即統領全命師宮,奈何你不是本派弟子。」天命帝祖的靈身又一次感慨道

龍驕陽沒有任何的可惜感,他沒有心思統領命師宮,但是可以帶走三個命師宮的絕頂高手,這無疑是如虎添翼的事情。

命師宮的大殿之中,靈蟬老祖與老瞎子早就目瞪口呆,龍驕陽居然破關成功,竟然得到了天命帝祖的三枚古錢幣,並且還得到了點將令。

在這一刻,他們二人才知曉,命師宮的強大戰訣已經失傳,這一座絕峰之巔的山峰,是留給命師宮的弟子去闖,如果可以闖過,就能直接成為門主!

神眼之陣中的場景消失,大殿中灰暗不少。


靈蟬老祖與老瞎子在大眼瞪小眼,半響之後老瞎子笑眯眯開口道「靈蟬師兄,你能幫忙,去請姜無名長老與靈玄武師兄來這裡嗎?」

「你請姜無名長老做什麼?不知道他最想要懲戒你嗎?」靈蟬老祖還沒有反應過來,他下意識的說。

不待老瞎子開口解釋,他就已經明悟過來,他一臉驚慌道「靈心師弟,你不能這樣!你怎麼都是命師宮出來的人,怎麼能胳膊肘向外拐呢?姜無名長老與靈玄武是我們命師宮的最強者,不可能讓龍驕陽帶走!」

「天命帝祖可是說了,讓龍驕陽挑選三個絕頂高手,我們怎麼能欺騙人呢?」老瞎子笑容很猥瑣道「靈蟬師兄,你去找一個可以信奈的人,把這門主之位傳下去吧,你也是人選之一。」

靈蟬老祖臉色大變,聲音發顫道「不可能,我不可能去。」

「點將令一出,你不去也得去。」老瞎子淡定一笑。

「靈心師弟,你不能如此。師兄我可從未得罪過你!」靈蟬老祖大急道

老瞎子目光閃爍,望向一個方位道「靈蟬師兄,不如我讓龍驕陽道友去點一點師尊將?」

靈蟬老祖的臉一下子跨了,他狠狠瞪了老瞎子一眼,瓮聲瓮氣道「算你狠,我去協助龍驕陽!」

……

在攀天之勢的山脈下,天玄老者,丹魔,七絕劍聖很困惑,因為龍驕陽新進入的一個關卡,他們無法身臨其境的觀看。現在他們只看見了那一顆小月亮一樣的星辰,他們不清楚龍驕陽在裡面到底如何?遇上了什麼困境,能否過關?

「二個多時辰了,龍驕陽還沒有能闖關成功,我看希望不大了。」天玄老者說道

「少說喪氣話,小陽一定能闖關成功。」丹魔瞪了天玄老者一眼,自我打氣道,其實他的心中也沒有底氣,時間過去的越久,龍驕陽能破關成功的幾率就越小。

七絕劍聖正要開口,卻發現小月亮一樣的星辰殿宇上,龍驕陽飛了出來。

接著,整個場景都變了,攀天的山脈消失無蹤,眾人回到了神秘石台的前面。

天玄老者,丹魔,七絕劍聖還沒有來得及與龍驕陽說話,神秘石台下陷深凹與地上八卦道紋融為一體,接著變化傳送陣,帶著眾人遁地而走,來到了一個百花爭艷的花園之中。

老瞎子衣冠楚楚的出現在眾人眼前,他手指掐訣,承載著龍驕陽幾人的氣運神盤馬上將眾人拋下,接著縮小化成一道八卦符篆道紋依附在了老瞎子的眉心處。

龍驕陽時空穿梭的來到老瞎子身邊,正魔太極八卦圖顯化,將老瞎子吸附在上面,「老瞎子,你最好把事情給我解釋清楚!」 老瞎子這時候毫不隱瞞,將事情的緣由說了一遍。龍驕陽在老瞎子開始解釋之前,將楚玲兒,武心傑等人全部放了出來。


聽了老瞎子的解釋,小玲瓏很惱火道「老瞎子,你太缺德了,弄了半天是騙我們來闖關!」

「老朽並沒有騙大家,闖關只是其中之一,老朽讓你們做好死戰的準備,是怕命師宮不放行,會對我們進行誅殺。」老瞎子搖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