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剛才跟他說的那番話,他知道並非是玩笑,更何況,眼下王家除了他繼承王家,也沒別的人選。

所以,按照現在的情況,只要他對付了安家和慕家。

那他謀劃了那麼多年的願望,很快就能實現了。

可是,他打心底里不想和慕家的人對上,尤其是慕洛琛。這個人,總讓他有種梟雄惺惺相惜的感覺。但不管他再怎麼不想,為了能得到王家家主的位子,他也只能按照老爺子的吩咐去做。

王東擎下定了決心,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慕洛琛,狹路相逢,你跟我究竟誰能贏到最後?我很期待勝負分曉的那天到來……



安家一連幾天,氣氛都沉悶的緊,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提著一顆心做事。

因為在安墨卿和景颯颯相繼沒之後,小小姐又開始生病了。老爺子從早到晚都沉著一張臉,伺候他的傭人被他那股低氣壓壓得快哭了。

葉簡汐愁眉不展,打從安墨卿和景颯颯下葬那天晚上,妞妞就一直生病,一度體溫高達四十度,整個人燒的像個小火龍似的,不停地說著胡話。

老爺子急的連覺都不睡了,整天陪在妞妞身邊。慕洛琛也著急的不停地找帝都最好的醫生,給妞妞看病,同時一有空就看著妞妞。

這樣的情況,整整持續了四天四夜的時間。昨天晚上,醫生甚至跟他們說,如果妞妞過了這晚,燒再不退下去,那他們也沒辦法了。畢竟再這麼燒下去,人哪怕救回來,腦子也會燒壞。

聽醫生這麼說,當天晚上安老爺子、葉簡汐和慕洛琛寸步不離的守在妞妞房間。

葉簡汐拿酒精不停地給妞妞降溫,看著妞妞燒的通紅的臉,她只覺得一顆心都要被掰開了、揉碎了。

墨卿和颯颯把妞妞託付給他們,如果妞妞就這麼走了,那她怎麼對得起墨卿和颯颯?

天色一點點的亮起來,直到黎明最後一縷光束灑進安家的院落。葉簡汐站在院子里,頂著冬日早晨的寒風,眼睛脹的通紅。

傭人腳步匆匆的房間里出來,她還以為出了意外,臉色蒼白的往屋子裡走。剛走到門口,恰好碰到從裡面出來的慕洛琛和醫生,葉簡汐還沒開口問,便聽到慕洛琛,說:「妞妞的燒已經降下去了,不用那麼擔心。」

葉簡汐聞言,腳下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愣愣的戳在那裡好一會兒,她眼眶裡的淚水啪啪的掉下來,「太好了,太好了……」

除了這句話,她說不出其他的。

慕洛琛看著她喜極而泣的模樣,抬手寵你的摸了摸她的腦袋,說:「你先進去看看妞妞,我送完醫生就回來。」

「嗯!」

葉簡汐用力的點點頭,進房間里去看妞妞。



到了房間里,安老爺子正抱著妞妞,陰沉了四天的臉終於舒展開來。葉簡汐叫了聲,安爺爺。

安老爺子將目光從妞妞身上轉移到她身上,笑著說:「簡汐,這幾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葉簡汐說著走到跟前,伸手摸了摸妞妞的額頭,果然已經比之前涼了不少。

葉簡汐鬆了口氣,正想把手拿開,一隻溫熱的小手忽然握住了她的手,然後那隻手的主人低低的叫了聲:「姨姨……」

微弱的聲音像是失去了母親的小奶貓,一下戳得葉簡汐的心又酸又軟,葉簡汐緊緊地握住妞妞的手,低聲回答她:「妞妞,姨姨在這裡。」

妞妞卻是沒再說話,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安老爺子摟著昏睡的妞妞,說:「簡汐,妞妞她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你先回去休息吧。」

「爺爺,還是我留在這裡照顧她吧。」

安老爺子聲音和善的說:「以後有的是你照顧的時間,我老頭子陪她的時間卻不多了。你聽我的話,趕緊回去休息。」

葉簡汐聞言,只好退出房間。

走到門口,葉簡汐頓了下腳步,吩咐傭人給老爺子準備早餐,這才打著哈欠往卧室的方向走。這四天來,她幾乎沒怎麼休息,身體真的已經達到了極限,現在哪怕走著路,她只要閉上眼睛,就能睡過去。

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了卧室。葉簡汐倒在床上,沒幾秒鐘就昏睡了過去。 第1149章複診

再醒來的時候,葉簡汐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拿出手機看了眼,是個陌生的號碼。本想著掛斷,可鬼使神差的接通了電話。

「葉女士,你可以來醫院複診了。」

電話那頭說的一番話,如同在混沌的腦袋裡澆了一桶冰水,讓她瞬間清醒了過來。

——複診。

是了,兩周的時間已經過去了,這個時間可以去醫院檢查有沒有感染艾滋病。

葉簡汐恍惚的醫生道了謝,掛斷電話,怔怔的坐在床上發獃。

這兩周來,她忙的幾乎把這件事忘記了。

可也只是幾乎,該面對的總歸要面對。

葉簡汐盡量讓自己往結果好的地方想,然而心情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的,最後心裡亂糟糟的,什麼想法都冒了出來。比如,前天早上刷牙時,牙齦出血了;再比如,這幾天走著走著,忽然有種暈眩的感覺……這些好像都是艾滋病的徵兆。

她從來不是一個幸運兒。

這次,或許同樣得不到上天的垂憐,感染上了艾滋病……

葉簡汐越想,心就越發往下沉。

手機再次嗡嗡的震動起來,葉簡汐看到是裴娜發來的微信消息,說她這兩天或許會來帝都這邊出差,到時候順便來看看她。本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葉簡汐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回復了裴娜消息后,起床機械的洗漱了一番。

裝扮完畢后,葉簡汐抵著梳妝台,考慮要不要找洛琛陪自己一起去複診。

而就在她猶豫的時候,卧室的門忽然從外面打開,慕洛琛邊走進來,邊脫了身上的外套,連拖鞋也沒穿,赤裸著腳,踩著木質地板走到她身邊,說:「安爺爺不是讓你休息嗎?怎麼不休息?」

「已經休息過了。」

葉簡汐斂了煩亂的心思回答。

慕洛琛從衣櫃里拿出衣服,轉身想去浴室的時候,注意到她臉色不好,腳步頓了下回頭看著她,問:「不舒服嗎?」

「……有點,可能熬夜上火了,我去找醫生給我開一些葯。」

葉簡汐支支吾吾的回答。

慕洛琛傾身探過來,扣住她的肩膀,仔細的觀察她的臉色。

葉簡汐最怕他這樣,他一旦認真起來,自己在他跟前就是一張白紙,什麼心思都掩藏不住,「你看我幹什麼?趕緊去洗澡,我去找醫生拿葯。」

說著話,她抬手撥開他的手。

可沒能撩開,慕洛琛鐵掌般的手,依舊緊緊地的扣住她,說:「等我洗完澡,一起去醫院。」

葉簡汐的心咯噔了下,強顏歡笑的說:「只是小毛病,不需要去醫院吧?」

慕洛琛漆黑的眸子盯著她,一瞬不瞬的看了好一會兒,驀地輕輕的颳了下她的鼻子:「笨蛋,不記得今天是要去醫院複診的日子嗎?阿瑤那邊,我也託了沈姨,讓她找個理由把阿瑤帶出來,一起去醫院做複診后,再把實情告訴沈姨。」

葉簡汐臉上露出震驚的神情。

她都快把這件事給忘記了,他怎麼記得那麼清楚?虧得她還想著,要不要告訴他。

葉簡汐在慕洛琛的逼視下,錯開了眼睛,咬著下唇想了好一會兒,有些猶豫的說:「阿琛,你能不能別陪著我去?」

「為什麼?」

慕洛琛話問出口,便想到了她這麼說的理由,「你還在擔心?」

葉簡汐的確在擔心,她怕自己真的得了艾滋病。

哪怕現在艾滋病可以得到控制,可這得上這種病也太可怕,隨時有可能毀了她珍惜的一切。

她太愛洛琛,太在乎孩子們……

如果別人知道慕家,有個艾滋病人,會用怎樣異樣的目光看著他們?

慕洛琛見她惶恐不安的模樣,臉色變得寒氣森森的,伸手抱住她,俯首將自己的唇瓣覆在她的唇瓣上,重重的碾壓了幾個來回,說:「簡汐,我跟你說過,不要多想其他的。不管檢查結果是怎樣的,你是我妻子的事情,都不會改變,咱們都會和以前一樣好好的。」

「可是,別人……」

「咱們過咱們的日子,關別人什麼事?」

慕洛琛霸道的堵住她的話。

葉簡汐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緩緩地低下頭不說話。

慕洛琛知道她心裡的不安,不是僅憑自己三言兩語能消去的,所以也不再說話,等以後他自會用行動證明:「我先去洗澡,你在這裡等著我。等下我們就去醫院那邊,做複診。」

話說完,慕洛琛放開了葉簡汐。

往浴室里走了幾步,他又不放心的停下腳步,拿鑰匙反鎖了卧室的門,這才走進了浴室。

葉簡汐看著他近乎孩子氣的動作,有些好笑。

可笑過之後,又覺得心疼。

他這麼做,也是怕她走吧。以前自己碰到問題,只會做縮頭烏龜,跑到遠遠的地方,才會讓他這麼沒安全感。

抽了抽鼻子,葉簡汐眼裡含著淚光,低聲說了聲:「傻瓜……」



慕洛琛洗了個戰鬥澡,很快便穿了衣服走出來,連頭髮都沒吹乾。看到她還老老實實的待在卧室,微不可查的鬆了口氣。

「我好了,可以去醫院了。」

慕洛琛走到葉簡汐跟前,拉著她的手往外走。

葉簡汐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說:「吹乾頭髮再去也不遲。」

慕洛琛停了腳步,任由她拉著自己,坐在榻榻米上吹頭髮。

葉簡汐仔細的給慕洛琛吹完頭髮,然後伸手摸了摸他細碎的頭髮,說:「阿琛,你放心,哪怕結果是得了艾滋病,我也不會做傻事,跑到一個你找不到的地方。以後,我都不會跑了。」

慕洛琛聞言,緊繃的肩膀很明顯的放鬆了下來。

但嘴上還是有些冷硬的說,「你再跑,我就準備打斷你的腿了。讓你這輩子都跑不了。」

葉簡汐笑了笑:「那我是不是該感謝,我自己能在你決定打斷我的腿周期i安,有這樣的覺悟?」

慕洛琛鼻息里高傲的輕哼了聲,表示贊同。

葉簡汐嘴角的笑容忍不住加深了些。



兩人慢吞吞的收拾了好一會兒,這才從安家出發。

車子行駛了一個多小時,抵達了醫院。

沈母已經在醫院門口等著了,看到他們過來,有些不安的問:「洛琛,你說的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事情呀?為什麼非要我把瑤瑤帶到醫院這邊?難道瑤瑤得了什麼病不成?」

來的路上,沈母問沈瑤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瑤一句話也不回答,只啪啪的掉眼淚。她越哭,沈母心裡就越不踏實,恨不得拿根鐵棍,把沈瑤的嘴撬開,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慕洛琛沉住氣說:「沈姨,的確有要緊的事情,不過我現在不能說。你先在醫院外面等著,我們等下出來就告訴你真相。」

沈母還想問。但沒等她開口,沈瑤就頂著一雙通紅的眼睛往醫院裡面走。

緋色情人:總裁的枕邊歡 沈母只好把到嘴邊的話咽下去,叮囑慕洛琛道:「那……你們還是趕緊進去吧,我跟老太太說,帶瑤瑤去寺廟祈福,只有今天上午的時間。晚了,老太太那邊要起疑心了。」

「嗯,沈姨放心,我們很快就出來。」

慕洛琛把話說完,拉著葉簡汐邁踏入了醫院。



進了醫院,找到上次負責檢查的醫生,葉簡汐和沈瑤按照流程,分別做了相應的檢查。

緋色豪門,誘妻入局 接下來便是等待檢查結果出來了。

坐在診室前的走廊里,沈瑤和葉簡汐都沒有說話,氣氛沉悶而壓抑。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沈瑤最先忍耐不住,捂著臉低聲哭泣。

或許是身邊有人需要安慰,葉簡汐反倒沒辦法去胡思亂想了,摟著沈瑤的肩膀,低聲的安慰她:「阿瑤,不會有事的,我們一定不會有事的……」

沈瑤哭了一會兒,止住淚水,說了聲:「對不起,簡汐姐,我失控了。」

明明這段時間已經想好了,哪怕得了艾滋病,也要好好的活著。

可真的到了檢查這一刻,沈瑤還是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她真的怕那萬分之一的幾率,降落在自己身上。

沈瑤紅腫著眼睛,恢復了平靜。

葉簡汐在心底里深深的嘆息了一聲,疾病前面,誰能不怕呢?沈瑤才十八歲,本該又大好的年華和錦繡前程,人生才剛剛開始就要凋落,怎麼能不怕?她能剋制住自己的情緒,已經很好了。

又一個小時過去……

護士拿著化驗單,匆匆的進了診室。

葉簡汐和沈瑤看到化驗單,刷的站了起來,幾乎在同一時間,衝到了診室門口。

診室里,醫生看到她們,綳著臉色朝她們招了招手。

「檢查結果是怎樣的?」

沈瑤最先走進去問。

葉簡汐進去之前,回頭看了眼慕洛琛,見他也在看著自己,平日里那張鎮定的面龐上染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憂慮。

葉簡汐硬扯了個笑容,說:「我沒事的,先進去吧。」

兩人走到診室里,醫生手裡攥著兩張化驗單,鄭重其事的說:「沈小姐,葉女士,請你們做好心裡準備。無論結果怎麼樣,都要挺住。」

葉簡汐聞言,只覺得自己的喉嚨里堵滿了石頭。

想說話說不出,只能點了點頭。

沈瑤聽到醫生的話,心頭生出不好的預感,流著淚說:「醫生,你說吧。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不管是怎樣的結果,我們都接受。」 第1150章被掉包的檢查報告

「根據檢查報告來看,葉女士並沒有感染艾滋病。」醫生快速的看了一眼沈瑤,而後垂下眼帘,低聲說,「沈小姐,很抱歉……」

醫生的話一出,整個診室再沒有其他的聲音。

葉簡汐愣了幾秒鐘,才回過神來:「不可能,醫生是不是搞錯了?」

「葉女士,我也希望是搞錯了。」

醫生無奈的看著葉簡汐。

「我們再檢查一次,我不相信!」葉簡汐話說完,拉著沈瑤的手往外走。

沈瑤卻沒有動,戳在原地,淚如雨下。一滴滴的眼淚滴落在她潔白的裙子上,暈開朵朵的花,唇瓣被她咬出血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之前檢查結果沒出來之前,她就有預感會是這樣的結果。

醫生的話,不過是驗證了她的想法罷了。

「阿瑤,對不起。」

葉簡汐看著摸摸流淚的沈瑤,心如刀割,是她害了沈瑤。當初沈瑤不是為了救她,根本不會去咬那個男人,也不會得上這種病。

葉簡汐恨自己,她甚至想,自己得了艾滋病,也比沈瑤得了艾滋病好。

「簡汐姐,相信醫生的診斷吧,不用再做徒勞的掙扎了。」

沈瑤擦乾眼淚,故作堅強的拉開葉簡汐的手,機械的往診室外面走。直到慕洛琛把她拉住:「阿瑤,聽簡汐的話,我們再檢查一次。」

沈瑤抬起頭看著慕洛琛,剛擦乾的眼角再次湧上來淚珠,「洛琛哥,我不想了,你讓我回家吧。」

「不行,你必須再做一次檢查,這一次我們全程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