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過圍牆,我們走在路上,我正好看到李忠從藍月亮網吧出來,在他的邊上還有一個打扮很時尚的女孩子。我定了定神,仔細看了兩眼,然後笑了起來:“看到老朋友了,咱先去招呼招呼他。”

雲天他們也笑了起來,跟着我就向前面走去。看着渾然沒有注意到我們的李忠,我把一直揣在懷裏的棍子抽了出來,朗聲道:“李忠,好巧啊,真是在哪都能見到你啊!”

李忠聞聲回頭望來,臉色頓時大變,一把拉住他身邊的女生就想跑,但是在他剛剛有所動作的時候楊光和阿旭就堵在了他的身後。

“阿醉,你這是什麼意思?”李忠沉聲道。

我沒有和他廢話,直接一棍子打在了他的肩膀上,還不待他還手,楊光從後面就把給摔倒了。我甩了甩手裏的棍子,猛地一下打在了他的胳膊上。

“啊——”李忠痛苦地叫了起來,身子在地上來回地翻滾着。他的叫聲並沒有終止我們的下一步動作,我們五人紛紛上前往他身上使勁的踹。

“滾!你們都給我滾開!”那個女生想要推開我們,可是她那點力氣又能做的了什麼?

“你們繼續打。”我對楊光他們說了這句化後,轉過身子反手抓住了那個女生的手腕,笑道:“我不喜歡打女生,但是不代表我不敢打。”

“你們這樣算什麼本事?有種的讓李忠叫人來,你們再好好地打上一場。”女生尖聲叫道。

“白癡!”不再理會這個女生,我揮手示意楊光他們別打了,而後低下頭看着地上的李忠說道:“這是我們第一次逮到你,以後機會還多的是,慢慢來。”


“呵呵!”李忠坐了起來,伸手指向我道:“有種的,你弄死我!”


我沒有說話,揮手就是一棍子打在了他的頭上,直接把他打翻在了地上。

雲天拍了拍我,然後指向了對面馬路上正在打電話的一個七中學生,低聲說道:“這裏不能再呆下去了。”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而後攔下了一輛正好路過的出租車,臨上車之前,我衝着地上的李忠說道:“李忠,有什麼招數就使出來,讓我看看你是怎麼把七中扛起來的。”

上了車以後,雲天告訴了司機我們要去的地方。司機點了點頭,緩緩地啓動了車子。我看着窗外並不怎麼美麗的風景,耳邊傳來了李忠的呼喊聲。

“阿醉,七中我扛定了!” “呵呵!這個李忠還真是喪心病狂了。”小青淡笑道。

“喪心病狂?”我一愣,隨後點了點頭道:“算是吧,他腦子有問題,不過話說回來,我發現七中腦子有問題的還真不少。”

楊光若有所指道:“也許在別人的眼裏,我們幾個也是腦子有問題吧。”

我心中一動,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

朝陽街爲C市市中心一條比較繁華的商業街,高樓大廈鱗次櫛比,而我們的目的地則是朝陽街上的一個名爲“桔梗”的禮品店。

說實話,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入這種樣子的禮品店,不是說我有多麼的老土,而是我實在對這裏的東西不感興趣,如果不是爲了丁詩雨我才懶得來。不過話說回來,這裏面的東西還真的挺好看的,各種各樣的稀奇古怪的禮品,也算是讓我開了一回眼界。

眼睛有點花了,不知道該買些什麼,我問道:“你們說我該買什麼比較好?”

“買這個吧。”阿旭指着我右側玻璃櫃裏的一對情侶掛件,說道:“送這個給她,你們一人帶一個,她肯定喜歡。”

“這年頭誰還帶這玩意啊,依我看還是送這個最好了。”雲天手裏變戲法似的出現了一塊木梳。

“你這個豈不是更老土?”阿旭撇了撇嘴說道。

“你懂什麼?這叫意境,意境你知道嗎?”雲天淡淡道。

看着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論,我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楊光,詢問他的意思。

楊光揉了揉下巴,而後伸手指向了禮品店的最裏面掛着的一個大熊公仔,煞有其事道:“我感覺,你送這個比較好,她肯定會喜歡。”

“對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小青在一旁連連點頭。

“那你剛剛怎麼沒想到?”瞥了一眼,隨後我讓服務員幫忙把公仔拿了下來。

“怎麼樣?”我抱着有我大半個人大小的公仔,毛茸茸的,手感還不錯。

“嗯,好。就送這個吧,讓她每天晚上抱着睡。”頓了一下,雲天突然怪異地笑了起來:“就好像是抱着你睡一樣。”

“哈哈哈!”我心中一動,忍不住大笑起來,揮手道:“好,就買這個了。”

“您好,一百五十元。”收銀臺的小姐露出來一副職業性笑容。

“哇!這麼貴,不能便宜點麼?”我被嚇了一跳。

“不好意思,這裏謝絕還價。”

雲天嘟囔道:“唉,你猶豫什麼啊,少喝頓酒不就有了嘛!”

我心想也是,於是掏出一疊十塊、二十塊的零錢結了帳。隨即我又想起了什麼。問道:“雲天,你不賣點東西送給張燕嗎?”

雲天挺了挺胸,得意道:“切!本大爺泡妞還需要送東西?那豈不是顯得我太沒本事了?”

“裝蛋!”我罵了一句,隨即看了看抱在懷裏的公仔,又想起了剛剛雲天說的丁詩雨抱着熊睡覺就好像是抱着我睡覺一樣,我不由得笑了起來,樂得合不攏嘴。

小青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如果你不笑得這麼賤,我還認你這個兄弟。”

“呵呵呵呵!你是羨慕我還是嫉妒我?”我笑問道。

買好禮品,差不多也該回學校了,但是在路過一家奶茶店的時候,雲天提議去買杯奶茶喝。由於奶茶店裏排隊的人比較多,我抱着個大熊實在是不方便,於是乾脆在外面等了起來。

雖然已經是十二月底,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但是大街上仍是不乏穿着性感的美女。看着從我身邊走過的一個黑絲女,我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真是看着都冷啊!

在無聊的等待中,我東張西望着,突然之間我看到了三個和我年齡差不多大的男生向我這邊走來。我當然不會無緣無故地注意到三個男的,主要是走在中間那個穿着藍色衣服的人我看着有點眼熟。我仔細地瞧了瞧,感覺在哪裏見過,可是卻怎麼也沒想起來。而這個時候對面那三個人也注意到了我,當中那個我看着比較熟悉的人也是一直盯着我看。

看他這副神情,難道……我們以前真的見過?

距離越來越近,當那三個人就快要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走在當中的男生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看向我,問道:“你是不是去過夜動酒吧?”

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感覺着他的聲音好像在哪聽過,對了,他說夜動酒吧……我的心猛地一跳,我想起來了,我認出這個男生是誰了。就在我腦海中思緒翻涌的時候,那個男生毫無預兆的一拳向我打來。

我毫無防備,只是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但終究是沒有躲開這一拳。這一拳打在了我的左額上,只感覺腦袋“嗡”的一聲響了起來。與此同時,他下面又是一腳踹來,我再次往後退了一步,同時把抱在手中的公仔挪向一邊。對我來說,我寧願被他踹一腳,也不願意讓公仔被他踹到,畢竟這可是要送個丁詩雨的禮物啊!

腿上被他一腳踹中,我受力又向後退了數步,好不容易纔穩住沒有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也許是看着自己的同伴已經動手了,另外兩個也爭先恐後地向我打來。

我抱着公仔根本騰不出手來,又不想把公仔扔掉,只好側步躲開其中一人的拳頭,而後再次向後退開一步避開另外一人向我踢來的一腳。抓住這個空隙,我轉頭衝着奶茶店裏大吼了一聲:“都他媽給我出來!”

來不及多說,又是一隻拳頭向我打來,我下意識地擡起左臂擋了一下,感到手上一陣痠麻的同時,我腳下狠狠地一腳踢在了他的膝蓋上,這一腳直接把他踢得摔倒在地。

我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再看看被我右手抱着的公仔,我突然感覺自己很白癡。媽的,能用一隻手抱着公仔,我爲什麼要用兩隻手?心裏暗罵的同時,我頭一歪,躲開了一拳。就在這時,另外一人一腳踹中了我的腰部,我再也沒站地穩,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就在那三個人想要趁這個機會衝上來的時候,楊光、雲天、阿旭、小青四人終於到了。楊光的速度最快,一把拉住了七中一個人的脖領子,然後往後一甩,那人直接被摔了個四仰八叉。

然後是小青,只見他手裏拿着棍子嗷嗷叫着,一棍子打在一個人的後腦勺上,當場就把那人打倒。

隨後而來的是阿旭,他擋在了最後一人的身前,一腳朝着那人的肚子踹了過去。那人後退一步想躲開這一腳,可是剛退一步就被最後跟上來的雲天一腳踹中了他的屁股,他那纔剛剛退出一步的身形又被踹了回去,阿旭看準機會又是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那人當場倒地,捂着自己的肚子來回地翻滾。

這一切說來慢,實則極快,在那三個人全都倒下的時候,我纔剛剛站起身來。我揉了揉腰,向着那邊走去:“媽的,痛死老子了。”

“怎麼回事?他們是誰?你們怎麼打起來了?”雲天跑過來一連問了三個問題。

“你怎麼不問我有沒有事?”我沒好氣地回了一句,而後把公仔塞進雲天的手裏,解釋道:“還記得我們上次夜裏去夜動酒吧麼?”

我把藏在懷裏的棍子抽了出來,指向那個穿着藍色衣服的人說道:“這個人就是那天在夜動門口打電話的那個人,想起來了不?”

“哦,想起來了。”雲天恍然道:“就是那個嘴巴特別賤的那個,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了呢,沒想到在這裏碰到了。”

“是啊,真是冤家路窄啊。”看着這人還想爬起來,我甩了甩手裏的棍子,隨後猛地一棍子抽了下去。

“咳咳……”那人揉了揉腦袋,目光兇狠地看着我,說道:“你們是哪個學校的?”

“喲!還想找回場子?”阿旭哈哈笑道:“記好了,爺是七中的。”

朝陽街上的人流很多,這個時候已經有一大羣圍觀的人在對着我們指指點點了,我心想還是早點走吧,要不然被巡邏的協警逮到了可就不好了。但是就這麼放過眼前這人,我還真是有點不甘心,於是我再次上前一棍子打在了他的頭上。即使是木棍,但這一下也夠他受的了,這一點從他頭部流下的鮮紅就可以很好的證明。

“快走。”

我們五人穿過了人羣,而後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向着七中駛去。

……

本以爲我們的速度很快,但是等我們回去的時候,七中早已經放學了,學校裏也沒剩下幾個人。沒有辦法,只好等到明天再去跟丁詩雨道歉了啊。在學校門口我們五個人說了會話,然後合計了一下,打算今天不喝酒了。於是我們在學校門口分別,我和楊光一路,雲天、阿旭和小青一路。

我和楊光一邊聊着一邊走着,就在這時,我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我掏出來看了看,是雲天的短信。看着楊光那疑惑的眼神,我笑罵道:”是雲天,這小子,有事不會打電話,還發短信。“

楊光皺了皺眉頭,說道:“先看看什麼事情吧。”

看楊光這副表情,我心裏一動,不會……不會是他們出什麼事了吧?我迅速地打開了短信,看着短信裏面的內容,我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

“丁詩雨被調戲,快!” “丁詩雨被調戲,快!”這短短七個字落入我的眼中,我的心中頓時一顫,隨即涌上一股莫名的驚慌。

“怎麼了?”楊光看着我。

“丁詩雨被調戲了。”我的聲音有些微微的顫抖,擺弄了兩下手機,回撥了雲天的電話。

“嘟——嘟——”沒有人接聽。

“肯定是打起來了,來不及接你電話。”楊光從懷裏抽出棍子,說道:“原路返回,他們肯定是在回家的方向。”

說完,楊光當先往回跑去,我抱着大熊公仔跟在楊光的身後。

不知道爲什麼,平時經常能見到的出租車,在這個時候竟然一輛都沒有出現,心中暗罵着,跑得卻是越來越快。

跑了好一會,感覺已經有了些氣喘,可是現在纔剛剛經過學校,估計離雲天他們那邊還要有一段距離,可是我已經漸漸感覺到有點累了。看着跑在前方的楊光,我不由得暗恨自己的體質太差,這也使我下定了決心,以後一定要好好地鍛鍊身體。

時間過得越久,我越是焦急。按理說,一個小女生而已,即使是被調戲又能出什麼大事呢?可是心中雖然這樣想着,但仍然避免不了一陣驚慌。隨着時間的流逝,心中的驚慌逐漸化爲了憤怒,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調戲丁詩雨的那些人肯定是七中的。

看來,和那些人打架,我下手還是太輕了啊!

還有云天他們三人,他們會不會出事?

這種滋味真是難受啊!

“趙翔——”離得老遠,有兩個女生正在向我們這邊招手,正是丁詩雨和張燕。


終於找到了,看樣子她們應該沒事,但是……但是雲天、阿旭和小青呢?我心裏有了些猜測,但心中仍是不停地安慰着自己,他們一定沒事,肯定沒事。

“呼——呼——”來到兩女身邊後,我大口喘着粗氣,問道:“他們呢?他們在哪?”

“在那,在那裏,好多人。”丁詩雨焦急地指向旁邊不遠處的一個巷子。

我轉身望去,正好見到巷子口站着一個長髮男子,在我看向他的時候,他正好向着我們這邊走來。巷子裏又走出了三個人,跟在他的身後,而這時候楊光已經向着那四個人衝了過去。

“拿好,送你的。”我已經沒心思再說什麼廢話了,直接把公仔塞進了丁詩雨的手裏。而後我伸手抽出棍子,也向着那邊衝去。

“小心點!”

聽着身後丁詩雨的呼喊聲,我心裏微動,混亂的頭腦也清醒了不少,我沒有回頭,腳下的速度卻是更快了。

而這時,楊光已經和那四個人接觸到了一起。當先一人一棍子打向楊光,楊光沒有躲開,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棍子,隨後大吼一聲,一棍子敲在了那人的頭上。隨後楊光退後一步,躲開另外一人打來的棍子,而後上前一腳把那人踹翻。只是還有兩人的棍子楊光卻沒有躲得開,其中一棍子打在了楊光的臉上,另一棍子打在了楊光的肩膀上。

而這個時候正好我也到了,速度不減,左臂一把摟住其中一人的脖子,帶着前衝的力道,直接把那人撂倒在地。不等他爬起來,我擡手就是一棍子打在了他的頭頂。

而後我一回頭,上前就是一腳,把正和楊光糾纏在一起的那人踹翻。我一把拉住楊光的胳膊,急聲道:“別在這打了,快進去。”

巷子裏面圍了一圈的人,聽着裏面的叫罵聲,我知道雲天、阿旭、小青三人就在裏面。但是人太多,根本就看不到裏面是什麼情況。

“都他媽給我滾開!”我擡手一棍子打在一個人的後腦勺上,隨後上前一腳把他踹得向前撲去。

隨後我一把拉住另外一人的脖領,向後甩了出去,這纔看到地上正有一個人躺在那,被圍着他的那些人使勁地踹着。

“雲天——”我一把推開了那些人,把雲天扶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