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護士看着林強道“這裏是病房啊!”

林強看着美麗護士疑問的答應道“我這麼會在病房?”

等了一會兒,那位美麗的護士又看着林強道“你的家人呢?你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你的家人都沒有來看你”

林強一聽見眼前美麗護士一提起他的家人,眼淚便流了下來,他看着眼前的美麗護士道“我、、、、我只有爸爸,媽媽她走了”

眼前的美麗護士看着林強道“那你告訴我你爸爸的手機號碼給我們,叫他過來交一下醫藥費,你的醫藥費都沒有交”

林強眼淚模糊的看着眼前的美麗護士道“我不知道我爸爸的號碼是多少”

眼前的美麗護士看着淚流滿面的林強道“小弟弟你不要哭啊!那不知道就算了”

這時鐘老師看着那位美麗護士問道“那小孩子的醫藥費是多少啊?”

眼前美麗護士看着鍾老師道“我也不知道多少錢,我要去收費處問問”

鍾老師看着眼前的美麗護士道“不用問了,這小孩子的醫藥費,等下我幫他付了”

眼前的美麗護士驚喜的看着鍾老師道“你是她什麼人啊?對他這麼好”

鍾老師看着眼前的美麗護士回道“我是他姐姐”

鍾老師說完後看着周泰道“等下你去收費處看一下,林強的醫藥費是多少?”

眼前的美麗護士看着鍾老師道“既然你們會幫這小傢伙交醫藥費,那我就先出去了”

周泰看着眼前的美麗護士走了後,看着鍾老師疑問道“你爲什麼要幫那小孩子交醫藥費啊?”

鍾老師看着周泰道“因爲他是我弟弟”

周泰看着鍾老師道“是你親弟弟嗎? 鳳臨都市之無敵嬌妻

周泰看着她道“那這醫藥費也不用你來幫他付啊!他失去了媽媽,不是還有爸爸嗎?”

鍾老師突然看着周泰生氣道“你現在去不去收費處幫林強交醫藥費,如果你不去,那我自己去”


鍾老師說完就要下牀了,這時嚇的周泰急忙扶住鍾老師道“那我去幫他交還不成嗎?這一點錢我還是不會在乎的只是、、、、”

鍾老師生氣的看着他道“你到底去不去?”

周泰看着鍾老師急忙說道“我去,我去還不行嗎?”

周泰剛剛走出病房這時,就有一個長的非常胖的中年人,走到鍾老師這個病房敲了敲門道“請問林強在這裏嗎?”

鍾老師看着眼前胖胖的中年男士,打量着他身上的穿着,覺得他穿的還不錯一副老闆像,她想了想眼前的中年人她好像在那裏見過,突然間她想了起來道“這難道是林強爸爸,哎、、、被車子撞了一下連林強她爸爸都不記得了” 林強聽見聲音後,急忙往門外看去,然後他驚喜的叫了一聲“爸爸”

那位中年男士看見林強後急忙走了進來,看着他安慰道“這麼撞的那麼重了,那這裏有我買的水果,你在這裏等一下我先去幫你交一下醫藥費”

這時鐘老師看着中年人急忙說道“叔叔我已經幫你們交了醫藥費”

中年一聽這位女孩子已經幫我們交了醫藥費,於是他高興的看着旁邊牀鋪女孩子問道“你什麼時候幫我們交的醫藥費?”

鍾老師看着林強爸爸急忙回道“就剛纔”

林強爸爸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子好像很熟悉,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了,於是他仔細回憶着在那裏遇見過這位女孩子,突然他興奮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問道“你是不是林強以前的班主任呀?”

鍾老師看了看林強爸爸笑着回道“是啊”

林強爸爸看着鍾老師道“那太謝謝你了,我記得你應該姓鍾,我記得以前聽林強媽媽叫你鍾老師,你是鍾老師吧!”

鍾老師看着林強爸爸道“是啊!林強也叫我鍾老師”

林強爸爸微笑的看着鍾老師道“那太感謝你了”

鍾老師看着林強爸爸笑了笑回道“沒事舉手之勞”

周泰一個人走到醫院一樓收費處,一看那裏到處排滿了人,於是生氣道“這麼交個醫藥費都要排隊”

華夏國是一個比較大的國家,人口衆多的國家,那肯定是走到那裏都比較多人,如果人人都不排隊亂插隊,那不但素質讓人感覺底下,而且人家已經排了那麼久你突然插過來,你覺得好意思嗎?

周泰看了看排着長長的像一條龍的隊伍,便想到了插隊,於是他仔細想了想如果自己插男孩子的隊,那肯定會被罵,而且還可能發生肢體上的衝突,那如果自己插女孩子的隊,那最多就被罵幾句,最壞也不可能和女孩子發生肢體上的衝突於是他仔細想了想,還是插女孩子的隊划算。


周泰打定主意後急匆匆的往一位少婦身旁擠去,他剛剛擠了進去後背就好像撞到一個巨大的柔軟物體一般,剛剛撞上去,感覺很是爽快,接着後面那位美麗的少婦,發出陣陣吼聲看着周泰道“你這人怎麼這樣一點素質都沒有,亂插隊還亂撞”

周泰急忙轉過頭看了看眼前的少婦,不但長的十分美麗,而且相貌也很漂亮,屬於那種貴婦像,現在的她兩眼怒視着周泰,周泰不敢和她對視,急忙往下看去,這一看可不得了,看的周泰差點就口水直流三千尺,那位美麗少婦胸前的那一對巨挺可謂是霸氣凌人吶!看的周泰都忘記了擡頭。

美麗少婦生氣的挺了挺胸,看着周泰罵道“看什麼看沒見過這麼大的呀?快點出去不要**隊”

周泰聽見這位美少婦的話後,差點就直接撞上她胸前的兩座大山上去了,他心裏暗道“見過粗魯的美少婦,但是還沒有見過像眼前這位那麼粗魯的美少婦”

他看着美少婦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我現在有點急事,所以插一下你的隊可以嗎?”

那位美少婦突然生氣的看着周泰罵道“你說插一下就插一下呀?老孃是隨便讓人插的嗎?”

突然聽見那位美少婦的聲音後,正在排着隊的人,都把目光往美少婦和周泰身旁投了過來,一時之間現場一片譁然,大家指指點點的評論着周泰這麼沒素質竟敢沒事插人家的隊。

周泰聽見美少婦的話後暗暗笑了笑道“你這美少婦說話還真有意思”

眼前的美少婦突然聽見周泰的話後,臉上一紅想了想剛纔的話後,覺得太羞人了,於是她生氣的看着周泰道“你現在最好快點排到後面去,不然我、、、、”

周泰剛剛要回話,結果一轉頭自己已經排到了收費處,於是不好意思的看着美少婦說道“已經到了,那我先交錢咯”

美少婦無可奈何的看着周泰道“你這人一點素質都沒有”

周泰交了錢後回到了病房他剛剛走進病房就看見了林強爸爸,但是他並不認識林強爸爸,所以也沒有搭理他,他直接走進來就看着鍾老師道“那小傢伙的醫藥費我已經幫他交了”

這時林強爸爸聽見周泰的話後,急忙走了過來看着周泰道“謝謝你幫林強交了醫藥費”

周泰看了看林強爸爸然後指着鍾老師道“你不要謝我,要謝就謝這位善良美麗的女孩子吧!”

林強爸爸看着鍾老師後,又對着她說道“那還是要再次謝謝鍾老師了,現在我還要麻煩你們一件事,現在我要回去打理一下生意上的事情,這林強就麻煩你們先幫我照顧一下”

鍾老師看着林強爸爸道“那叔叔你先去忙吧!林強有我們照顧就行了”

林強爸爸聽見鍾老師的話後又看着鍾老師道了幾聲感謝的話語後,便走近林強身邊看着林強道“你在這裏一定要聽鍾老師的話,爸爸先走了”

林強看着中年人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周泰在病房裏一直照顧着林強和鍾老師,特別是對鍾老師的照顧那可謂是無微不至,經常幫他端屎端尿,還幫她搽洗身體,經常爲她出去買飯送餐給她,鍾老師和林強在病房整整將近呆了三個多月,才接到通知說他們差不多可以出院了,現在林強和鍾老師的身體基本上完全好了。

周泰看着鍾老師道“既然你的傷全部好了,那我也好趕回去了,我都請了那麼久的假了”

鍾老師看着周泰道“你現在趕回去幹嗎?現在學校都已經放暑假了,你現在趕回去是不是又準備和你找到的那個小女孩鬼混呀?”

周泰看着鍾老師解釋道“那會,現在雖然已經放暑假了,但是學校也要補課啊!我不要回去幫學生們補課啊!”

鍾老師看了看周泰道“如果你真的要回去,那你就回去吧!我也不勸你留下來了,好吧!你現在可以走了”

周泰看着鍾老師高興道“真的,那我現在就去買票”

周泰和玫瑰將近三個月沒有見面了,周泰那可謂是想死玫瑰了,玫瑰以前經常打電話催着周泰快點回來,但是那時候沒有辦法,要照顧鍾老師,他只有編出各種理由騙玫瑰,有好幾次玫瑰都說要親自過來看他,但是都被周泰用各種各樣的謊言把她騙的都不想來了!

周泰現在看見鍾老師已經完全康復了,如果自己在不回去那玫瑰就真的要過來看他了,他現在正迫不及待的想回去和玫瑰親熱一番,畢竟已經空了三個多月沒有碰過女人了,現在的周泰就像一隻飢餓的野獸。

鍾老師看着周泰馬上就要轉身出門了,急忙看着周泰道“那我和林強一起陪你去買車票吧!反正現在我們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

周泰想了想讓他們送送自己也好,於是他看着鍾老師道“那好吧!我們三個人一起去吧!”

周泰他們剛剛走到車站,周泰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一看是玫瑰給他打來的電話,他看了看手機急忙按了一下接聽鍵,裏面就傳來一聲熟悉的女孩子聲音。

玫瑰對着周泰道“寶貝那麼久沒有見我了,肯定想我了吧!我現在在你們那個縣城的車站,你快過來接我”

周泰驚訝的說道“什麼?你現在過來找我了”

玫瑰笑了笑道“你這沒良心的傢伙,三個月沒有見我也不想我,你不想我,不代表我也不想你,因爲玫瑰想你了,所以就過來看你啦”

周泰暗暗想道“現在可糟糕了,這讓鍾老師看見玫瑰,那我怎麼辦?”

周泰生氣的對着手機話筒道“我現在馬上就回來了,你跑過來幹嘛?”

玫瑰聽見周泰說他要回去了,立馬更加興奮了急忙回道“那不是更加好,剛剛好我們可以一起回去,如果你暫時不想回去,那在這個縣城我們倆去開個房,做做成人遊戲,那不是更加好”

周泰生氣的對着玫瑰道“做遊戲,你自己一個人去做吧!你在車站等着我,我馬上就來車站了”

玫瑰聽見周泰說他馬上就要來車站了,立馬更加興奮了,急忙回道“我現在就在車站的公交站臺,到時候你過來接我就可以了”

周泰不耐煩的回道“好吧!我知道了”

周泰和鍾老師他們三人剛剛下了車子,鍾老師就看見公交站臺站着一個非常眼熟的女孩子,她驚訝的看着周泰問道“那個穿吊帶裙的美麗女孩子是不是玫瑰呀?”

周泰聽見鍾老師的話後,裝作沒有看見道“什麼玫瑰呀?我沒有看見”

鍾老師看了看周泰生氣道“就是你以前找的那個女朋友玫瑰啊!”


周泰看了看那公交站臺的女孩子,心裏暗聲氣道“這玫瑰死玫瑰,叫你不要來就偏偏要來,現在被鍾老師發現了,我可怎麼辦呀?兩個女孩子可不好對付啊!”

周泰看着鍾老師道“那個這麼會是玫瑰呢?她都在市裏怎麼可能來這裏”

周泰剛剛說完話後,鍾老師就指着那個公交站臺的美麗女孩子道“你看她正往我們這邊趕來”

那位公交站臺的美麗女孩子看見了周泰他們驚喜的看着周泰叫道“周泰我在這裏,寶貝我來了”

鍾老師看着向他們飛過來的美麗女孩,生氣的瞥了一眼周泰道“還說不是你以前的女朋友” 那位美麗女孩看見周泰飛過來就給了周泰一個大大的擁抱,美麗女孩看着周泰,往他嘴脣啄了一口道“寶貝最近有沒有想我呀?”

周泰急忙把美麗女孩給推開,然後生氣的看着她道“你發什麼神經”

美麗女孩看着周泰生氣道“我好不容易過來看看你,你竟敢說我發神經,我、、、我不活了”

說完那位美麗女孩子就準備去撞公交站臺的杆子了,周泰看着美麗女孩子就要撞到哪公交站臺的鐵桿子了,急忙從後面緊緊把她給抱在懷裏道“好好,你不要生氣了,剛纔是我不對,但是你也要看情況啊!現在還有人呢?”

美麗女孩被周泰給緊緊抱在懷裏,立馬看着周泰笑了笑“寶貝我還以爲你真的不管我了,你說還有人?現在還有什麼人啊?”

周泰看着玫瑰一時之間也不好這麼回答她了,現在自己兩個女朋友都在這裏,我可怎麼辦?

玫瑰看着周泰沉默不語,立馬往四處看了看,一不小心她就看見了鍾老師,於是她看着周泰陰陰笑了笑道“呵呵,我說剛纔你爲什麼要躲着我,原來你在和原配夫人在這裏做拍拍拍拍遊戲啊!沒事我是無所謂大不了就讓你玩一個3P遊戲”

周泰看着玫瑰生氣道“什麼3P遊戲,你不要在這裏亂說好不好”

玫瑰看着周泰也氣沖沖的回道“你在這裏陪着你的原配夫人,那我誰來陪呀?還不是要你過來陪,那不是剛剛好兩女Pk一男,剛剛好是3P遊戲”

周泰看着玫瑰道“你一個女孩子說話文明一點,好不好”

玫瑰看着周泰罵道“你這人都不文明,叫我怎麼文明”

周泰生氣的把玫瑰給放開,然後看着她說道“你現在先回去,我不和你在這裏吵”

WWW•ttκΛ n•¢ o

玫瑰看着周泰生氣道“我走了,你好和這位原配夫人拍拍拍了,讓我一個人先回去,留給你們單獨約會的時間,你想的美,我今天要回去也要把你帶回去”

這時周泰剛剛想在說一下玫瑰,鍾老師急忙抓了抓他的衣袖道“你們不要在吵了”

玫瑰看着鍾老師的這個動作立馬生氣了,她看着鍾老師道“你以爲你是原配就了不起了,遲早有一天我都要頂替你的位置”

鍾老師看着玫瑰也生氣道“你不要亂說,什麼原配不原配的我現在還沒有嫁給周泰呢?如果你喜歡他,那你就去追呀?我又不會攔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