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雨欣嚇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隻死去的重零。

緊接著,雙翅一閃,一道人影降落了下來,不是伊天奇還會是誰?

「天奇哥哥,你剛才去哪了?擔心死我了」,羅雨欣看見伊天奇,就像是魂魄歸體了一般,立馬又驚又喜。

伊天奇看到羅雨欣剛才那般茫然,緊張不安的模樣,更是頭疼,心中暗道:這丫頭怎麼還沒學會獨立自主?難道以後出去歷練的時候,天天跟著我?

「沒什麼,剛去殺了一頭重零」,伊天奇輕輕撫摸了一下羅雨欣剛沐浴完的秀髮,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你怎麼把重零的肉身也帶過來了啊?」羅雨欣放心了下來之後,盯著那個近乎十米長的巨大個,不解的道。

「自然有用處」,伊天奇淡然一笑,而後拿出黯滅刀,從重零那堅韌的皮膚上劃開一道巨大的口子,深紫青色的血液嘩啦啦的流出來,伊天奇從乾坤戒中取出一個盆來,接了一大盆的重零血液。

「天奇哥哥,你接這些血液幹什麼啊?」看著那紫青色的血液,羅雨欣本能的有些覺得噁心。

「你去脫掉衣物,將這一盆血液全都倒在身上,記住,要從頭到腳全都塗抹上去」,伊天奇突然將這一盆血液遞給羅雨欣手裡,告誡道。

「啊?」羅雨欣聞言,頓時之間,花容失色,滿臉錯愕,不敢伸手接下這一盆血液。

作為一個女孩子,哪能不對這些東西產生抵觸啊。

「怎麼?覺得噁心?」伊天奇眉頭一皺,卻也不多說,將這一盆血放在地上,而後直接脫去自己的上衣,緊接著,在羅雨欣錯愕的目光下,嘩啦啦,伊天奇端起那盆血液,直接倒在了自己身上,嚇了羅雨欣一大跳。

「天奇哥哥?」羅雨欣驚愕的盯著伊天奇,不明白他這是要幹什麼。

不過伊天奇卻沒有理會他,倒是淡然一笑,舔了舔嘴角,呵呵的道:「還不錯,腥味很濃,而且還有點甜」。

羅雨欣額頭直冒黑線,敢情自己的天奇哥哥還敢生喝重零的血啊。

「丫頭,你可知我為何要這麼做?」伊天奇盯著羅雨欣,淡然一笑道。

羅雨欣如實的搖了搖頭,但她覺得伊天奇這樣做必然有其道理。

「我們再往裡走,就要進入玖宮嶺山脈的核心地帶了,裡面的高級零比之往常多多了,所以為了安全起見,身上塗上些重零的血液更為保險」,伊天奇一邊擦拭著身上的重零血液,一邊說道:「而且最好是隔三差五的用新鮮的重零血液重新塗抹一番」。

「天奇哥哥,難道我們用零氣包裹我們的魂魄也不能完全隔絕自身的氣息?」羅雨欣詫異的問道。

伊天奇也沒多想,便如實道:「如果實力高超,而且對自身的魂魄之力掌控的如火純青,不僅可以做到隔絕自己的氣息,甚至還可以模仿零的氣息,只要零不用零力探查,根本察覺不出來,比之用這些零的血液塗抹全身的效果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那天奇哥哥,是不是我對自己的魂魄之力操控的還不夠完善啊?」羅雨欣察覺到了一絲深意,在她看來,伊天奇對魂魄之力的操控絕對是臻於完美的,那麼伊天奇堅持這麼做,肯定是因為她自己對魂魄之力的操控能力不夠好。

「誰能對自己的魂魄之力完美操控呢,你看我不也是跟你一樣,無法完全操控魂魄之力,這才往自己身上倒這些重零的血液?」伊天奇不想她有心裡負擔,便嘻嘻一笑。

羅雨欣可不是秦雨涵,極為聰明伶俐,很多事情一點就通,她怎麼會不知道伊天奇在魂魄方面的強大之處呢,她才不相信伊天奇也需要依靠重零的血液來掩蓋自身的氣息,而他之所以往自己身上倒重零的血液,純粹是不想她難堪,願與之共苦。

「天奇哥哥,其實你沒有必要用這些重零的血液來掩蓋自己的氣息對不對?」羅雨欣有些感觸的盯著伊天奇,認真的問道。


伊天奇心中暗嘆這雨欣丫頭真是伶俐的很,不過嘴角卻笑道:「你可別吹捧我,這會讓我驕傲自滿的,萬一我真聽了你的話,不塗抹這些重零的血液在身上,招來了致命危險,那就虧大發了」。

羅雨欣聞言,嘴角微微掀起一絲弧度,但心裡卻是明白的很。

「拿刀來,我自己來」,羅雨欣心頭似乎有些甜意流淌,也覺得這些零的血液也不是那麼噁心了。

伊天奇錯愕的盯著態度發生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羅雨欣,將刀子遞給了她。

待到羅雨欣取出一大盆重零的血液,她又撅了撅嘴,道:「天奇哥哥,你轉過去」。

「我還是到周圍去轉轉吧」,伊天奇沒想到羅雨欣竟然要在這裡脫衣塗抹,為了避免尷尬,他自然要迴避一下。

「天奇哥哥,不用了,你轉過去就行了,要是你又像剛才那樣不見人影,我會害怕的」,羅雨欣輕聲道。

天奇用手擦了擦鼻子,有些怪異的盯著羅雨欣,心道:你去洗澡的時候不也是一個人去嗎?那時就不怕了?

不過伊天奇嘴上卻沒說什麼,他走到了篝火一旁,背對著羅雨欣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篝火通明,將羅雨欣的影子拖得老長老長,伊天奇背對著羅雨欣坐著,本來心無雜念,可地上那道修長的影子映入眼帘,白皙如藕的雙臂伸展開來,如絲的羅裙隨之脫落,露出一道完美無瑕的胴~體,亭亭玉立的胸脯,纖細的柳腰和修長的雙腿,如實般的影子展現在伊天奇眼前的地面上,讓伊天奇禁不住閃過一絲觸動,一幅美女脫衣圖躍然於自己的腦海,揮之不去。 第五百一十五章再次深入

當時冰雪醒來,聽到天奇要再次深入這片區域之後,本來還十分阻攔,不過看到伊天奇信誓旦旦的樣子,冰雪也只好由著伊天奇了。

這兩天,服用了一些丹藥之後,冰雪的腰骨已經修復好了,但是腰部以下還是不能動彈,伊天奇便做了一副極為精緻舒服的輪椅給冰雪。

而這兩天,天奇就陪在冰雪的身邊,陪著她看第一縷曙光從東方神起,陪著她說笑,陪著看她看最後一縷餘暉西下,陪著她數漫漫繁星,猶如一對無憂無慮的情侶。

不過第三天天還未亮,伊天奇便帶著羅雨欣悄悄的離開了,在夜色朦朧中,他們斬殺了一些零,然後將零丹吸收,用零氣包裹住自己神海里的魂魄,兩個人的周身都騰起一層薄薄的黑紫色零氣,看起來極為妖異。

只不過羅雨欣對魂魄的控制能力明顯沒有伊天奇厲害,所以難免有些自身的氣息泄露,這讓伊天奇有些擔憂,畢竟一旦遇上高級的零,極有可能會撲捉到那絲氣息。

但是伊天奇並未跟羅雨欣明說,一來是不想讓她產生擔憂的情緒,二來是希望通過實煉,讓她自己感悟自己在魂魄掌控方面的不足。

他們二人是直奔玖宮嶺山脈深處而去的,而且伊天奇曾來過,所以輕車熟路,再加上暴~亂也已經結束了,外圍的零實力不是很強,所以五日之後,他們二人便到達了玖宮嶺山脈核心地帶邊緣。


在一處山澗之處烤著火,吃了一頓美餐之後,伊天奇察覺到前面有許多強大的零的氣息,眉頭緊鎖,心中有些擔心,畢竟羅雨欣對魂魄的操控能力還不能臻至完美,若是這般貿然前行很有可能會遇到極大的麻煩,若是在外圍,伊天奇自信可以解決掉任何危險,但是一旦深入玖宮嶺核心地帶,伊天奇就不敢託大了。

「天奇哥哥,我吃飽了,我先去山溪里清洗一下」,就在伊天奇沉思之時,坐在旁邊,滿臉污垢的羅雨欣拍了拍還沾著些烤肉上的油的雙手,對著伊天奇道了一聲,之後便起身朝著不遠處的一條小溪而去。

伊天奇曾暗中保護過她們那三人半年之久,自然知道她們的一些生活習慣,每天吃完晚飯,填飽肚子之後,她們必須好好找個沒人的地方洗個澡。

伊天奇也知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對於一個美如畫的尤物來說呢,所以這三日來,伊天奇每到傍晚的時候,都會找一個靠近山澗溪流的地方歇腳,以便滿足羅雨欣潔身之便。

以往幾日,伊天奇都會安心等著羅雨欣洗完澡回來之後才會動的,不過這一次,羅雨欣剛走,伊天奇便也動了。

當然,伊天奇並不是去偷窺一個丫頭洗澡,對於這種無恥的行為,伊天奇壓根也沒想過,不然這半年來,他本有的是機會偷窺羅雨欣她們三人洗澡,可卻一次都未做過。

伊天奇是朝著與羅雨欣相反的方向而去的,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等到羅雨欣清洗完了回來之後,卻見篝火依舊,但周圍卻沒半個人影,心中頓時緊張了起來,忙的呼喚伊天奇,臉上的著急不安之色顯然於表。

找了約莫兩分來鍾,卻依舊不見伊天奇蹤影,羅雨欣似乎丟失了主心骨一般,茫然,不知所措。

而就在此時,天空中傳來一陣風動,緊接著,轟然一聲,一個龐大的漆黑色物體掉落。

羅雨欣嚇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隻死去的重零。

緊接著,雙翅一閃,一道人影降落了下來,不是伊天奇還會是誰?

「天奇哥哥,你剛才去哪了?擔心死我了」,羅雨欣看見伊天奇,就像是魂魄歸體了一般,立馬又驚又喜。

伊天奇看到羅雨欣剛才那般茫然,緊張不安的模樣,更是頭疼,心中暗道:這丫頭怎麼還沒學會獨立自主?難道以後出去歷練的時候,天天跟著我?

「沒什麼,剛去殺了一頭重零」,伊天奇輕輕撫摸了一下羅雨欣剛沐浴完的秀髮,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你怎麼把重零的肉身也帶過來了啊?」羅雨欣放心了下來之後,盯著那個近乎十米長的巨大個,不解的道。

「自然有用處」,伊天奇淡然一笑,而後拿出黯滅刀,從重零那堅韌的皮膚上劃開一道巨大的口子,深紫青色的血液嘩啦啦的流出來,伊天奇從乾坤戒中取出一個盆來,接了一大盆的重零血液。

「天奇哥哥,你接這些血液幹什麼啊?」看著那紫青色的血液,羅雨欣本能的有些覺得噁心。

「你去脫掉衣物,將這一盆血液全都倒在身上,記住,要從頭到腳全都塗抹上去」,伊天奇突然將這一盆血液遞給羅雨欣手裡,告誡道。

「啊?」羅雨欣聞言,頓時之間,花容失色,滿臉錯愕,不敢伸手接下這一盆血液。

作為一個女孩子,哪能不對這些東西產生抵觸啊。

「怎麼?覺得噁心?」伊天奇眉頭一皺,卻也不多說,將這一盆血放在地上,而後直接脫去自己的上衣,緊接著,在羅雨欣錯愕的目光下,嘩啦啦,伊天奇端起那盆血液,直接倒在了自己身上,嚇了羅雨欣一大跳。

「天奇哥哥?」羅雨欣驚愕的盯著伊天奇,不明白他這是要幹什麼。

不過伊天奇卻沒有理會他,倒是淡然一笑,舔了舔嘴角,呵呵的道:「還不錯,腥味很濃,而且還有點甜」。

羅雨欣額頭直冒黑線,敢情自己的天奇哥哥還敢生喝重零的血啊。

「丫頭,你可知我為何要這麼做?」伊天奇盯著羅雨欣,淡然一笑道。

羅雨欣如實的搖了搖頭,但她覺得伊天奇這樣做必然有其道理。

「我們再往裡走,就要進入玖宮嶺山脈的核心地帶了,裡面的高級零比之往常多多了,所以為了安全起見,身上塗上些重零的血液更為保險」,伊天奇一邊擦拭著身上的重零血液,一邊說道:「而且最好是隔三差五的用新鮮的重零血液重新塗抹一番」。

「天奇哥哥,難道我們用零氣包裹我們的魂魄也不能完全隔絕自身的氣息?」羅雨欣詫異的問道。

伊天奇也沒多想,便如實道:「如果實力高超,而且對自身的魂魄之力掌控的如火純青,不僅可以做到隔絕自己的氣息,甚至還可以模仿零的氣息,只要零不用零力探查,根本察覺不出來,比之用這些零的血液塗抹全身的效果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那天奇哥哥,是不是我對自己的魂魄之力操控的還不夠完善啊?」羅雨欣察覺到了一絲深意,在她看來,伊天奇對魂魄之力的操控絕對是臻於完美的,那麼伊天奇堅持這麼做,肯定是因為她自己對魂魄之力的操控能力不夠好。

「誰能對自己的魂魄之力完美操控呢,你看我不也是跟你一樣,無法完全操控魂魄之力,這才往自己身上倒這些重零的血液?」伊天奇不想她有心裡負擔,便嘻嘻一笑。

羅雨欣可不是秦雨涵,極為聰明伶俐,很多事情一點就通,她怎麼會不知道伊天奇在魂魄方面的強大之處呢,她才不相信伊天奇也需要依靠重零的血液來掩蓋自身的氣息,而他之所以往自己身上倒重零的血液,純粹是不想她難堪,願與之共苦。

「天奇哥哥,其實你沒有必要用這些重零的血液來掩蓋自己的氣息對不對?」 神祕老公晚上好 ,認真的問道。

伊天奇心中暗嘆這雨欣丫頭真是伶俐的很,不過嘴角卻笑道:「你可別吹捧我,這會讓我驕傲自滿的,萬一我真聽了你的話,不塗抹這些重零的血液在身上,招來了致命危險,那就虧大發了」。

羅雨欣聞言,嘴角微微掀起一絲弧度,但心裡卻是明白的很。

「拿刀來,我自己來」,羅雨欣心頭似乎有些甜意流淌,也覺得這些零的血液也不是那麼噁心了。

伊天奇錯愕的盯著態度發生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羅雨欣,將刀子遞給了她。

待到羅雨欣取出一大盆重零的血液,她又撅了撅嘴,道:「天奇哥哥,你轉過去」。

「我還是到周圍去轉轉吧」,伊天奇沒想到羅雨欣竟然要在這裡脫衣塗抹,為了避免尷尬,他自然要迴避一下。

「天奇哥哥,不用了,你轉過去就行了,要是你又像剛才那樣不見人影,我會害怕的」,羅雨欣輕聲道。

天奇用手擦了擦鼻子,有些怪異的盯著羅雨欣,心道:你去洗澡的時候不也是一個人去嗎?那時就不怕了?

不過伊天奇嘴上卻沒說什麼,他走到了篝火一旁,背對著羅雨欣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篝火通明,將羅雨欣的影子拖得老長老長,伊天奇背對著羅雨欣坐著,本來心無雜念,可地上那道修長的影子映入眼帘,白皙如藕的雙臂伸展開來,如絲的羅裙隨之脫落,露出一道完美無瑕的胴~體,亭亭玉立的胸脯,纖細的柳腰和修長的雙腿,如實般的影子展現在伊天奇眼前的地面上,讓伊天奇禁不住閃過一絲觸動,一幅美女脫衣圖躍然於自己的腦海,揮之不去。 第五百一十六章試探消息

不過眾人也並非眼拙之人,在詫異了半息之後,也看出這躲躲藏藏的二人是因為身上塗抹了一些紫黑色的東西,並非真的且丑且臭。

本來重零的血液是紫青色的,不過由於塗抹在伊天奇和羅雨欣身上有好些天了,而且這幾天內,伊天奇和羅雨欣還額外再塗抹了一次,所以整個顏色顯得幽黑,變成了紫黑色,看上去格外的怪異。

「你們是何人?為何這般打扮?」那名叫天縱的俊美男子眼神中上過一絲厭惡之味,站在原地,並未靠前,似乎靠近眼前這二人都是對他的一種侮辱。

「天縱大哥,我是……」羅雨欣認識那個叫天縱的男子,他全名叫做秦天縱,是帝郡秦家旁系一支,跟荒郡秦家一脈是同一宗族,羅雨欣小的時候在帝郡秦家見過他。

不過羅雨欣正想將他們的關係說清楚,但旁邊的伊天奇卻突然打斷她的話,忙道:「咳咳,幾位學長學姐,我們兄妹二人是這一屆新入門的核心弟子,最近聽聞真正的玖宮嶺廢墟要出世了,所以便過來瞧瞧」。


羅雨欣瞟了一眼伊天奇,雖然伊天奇說的不假,可她心裡明白,伊天奇是在刻意掩蓋身份,所以她也十分知趣的住嘴了,並未與秦天縱相認。

「你是聽誰說的真正的玖宮嶺廢墟要出世了?」那秦天縱眉頭一皺,根本沒有看上羅雨欣一眼,而是緊盯著伊天奇,問道。

霸道總裁夜夜歡 ,這不得不令秦天縱詫異。

「哦,是這樣的,我也是幾日前從一隻重零口中偷聽到的,所以才想來試試運氣,只不過我們轉悠了好些天都沒有發現真正的玖宮嶺廢墟所在,不但如此,反而幾次遇險,差點送命,為了保命,我們兄妹二人才會用一些重零的血液塗抹全身,這樣可以幫助我們盡量隔絕氣息」,伊天奇裝出一副十分恭敬的樣子,如實的道。

這倒不是伊天奇怕他們,而是一旦與他們發生衝突,勢必會招來一些重零的圍攻,到時候自己雖然能逃走,但羅雨欣那丫頭就很難脫險了,為此伊天奇只好裝作一副實力弱小的樣子。

眾人聽了伊天奇的解釋,並未察覺到任何一絲異樣,便也信以為真了。

「原來如此」,那叫郎少的人瞟了伊天奇和羅雨欣一眼,算是好意提醒道:「我看你們兩個還是快些離開吧,別說你們能否找到真正的玖宮嶺廢墟,就算找到了,你們也進不去的」。

「啊?這是為何?」伊天奇見他們似乎對真正的玖宮嶺廢墟十分熟悉,便想藉此套出點口風來。

「這有什麼奇怪的,玖宮嶺廢墟本就處在一百零八座大陣之內,想要進入到玖宮嶺廢墟,須得破開這一百零八座大陣,我們門主聯合了眾多強者以及零族強者,花了近十天的時間才破開三分之二的陣法,如今還有三十多坐陣法未曾破解呢,你們兩個閑散之人,豈會讓你們進去?」那虯髯大漢哼聲道。

「啊,居然有這麼多陣法啊!」伊天奇一臉吃驚的樣子,而且他心裡也確實是十分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