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建沉聲道:“你們大家都能收拾那個小子,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那人一頭霧水,道:“對啊,那小子不過廢物一個,也不知得了什麼奇遇才勉強保住了修爲,但也不過是煉體三重而已。我們這些人,最弱的也是煉體三重巔峯,而且都是身體健康,不像他經脈受損,幹掉他還不簡單!嘿嘿!”

羅建目光一掃,冷冷道:“那這麼說,你們幹掉我也很簡單了?”

“啊?”

那人只覺雙腿軟了起來,他的老爹是羅建父親手底下的一名副隊長,全家人可都是靠羅建父親吃飯的啊,急忙擺着手諂笑道:“沒、沒這意思羅哥,我多嘴,是我多嘴,您別放心上。”

說完他就開始掌嘴,四周的夥伴一個個看着他都是雙目噴火,差點被這小子害死了!

他們這夥人,都是皇衛軍幹部的子弟,在這夥人中,餘江的身份最高,只因他的父親是皇衛軍統領,而且他本身修爲也是最高,這裏邊雖說有天資的因素,但也是他父親權勢滔天,給他服用許多天才地寶的緣故。

“一切有爲法,如夢幻泡影。”

卻見,陳方單手翻轉,似乎捲動虛空,一道無形的規則之力悄然浮現,化作細小漩渦,無人察覺,似有無數山石被其捲動,而後化無。

“怎麼會這樣?!”

餘江驚呆了,那可是自己最強的攻擊啊,即便是一般的煉體六重也不敢硬接,卻被對方那看似柔弱修長的手掌輕輕一揮,便無故消失無影,這讓他根本無法理解。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如何思考,這已經超出了他們所能理解的範疇。

“誰?是誰!”

餘江反應,猜測一定是有高手隱藏在附近,他頓時大吼起來,他寧願相信附近有高手,也不願相信這是陳方的手段。

四周悄無聲息,所謂的高手並沒有出現,只有夏日蟲鳴鳥叫的聲音,原本祥和的大自然樂章,這時候聽起來,卻是顯得萬分刺耳。

“寶物!”

羅建忽然大叫,伸手指向陳方,“餘江!不要被他迷惑了,這廢物身邊哪有那麼強大的高手,能做到連人影都見不到,就悄無聲息地擋下你的巔峯一擊,而且還將力度控制得剛剛好,沒有傷到你!他身上一定有寶物,而且必是防禦性質的寶物!這廢物果然有奇遇,往往防禦性質的寶物隨着使用,威力都會逐漸減弱,最後短時間內處於龜息期,他擋得住你一擊兩擊,絕擋不住你第三擊!”

聞言餘江眼睛一亮,暗道必是如此,而且寶物所能發揮的出來的威力,跟自身修爲條件也息息相關,以這廢物煉體三重的修爲,竟能擋下我的巔峯一擊,而毫髮無傷,面不變色,那寶物必不簡單,忽然間他動了“搶劫”的念頭。

所有人頓時都是恍然大悟,一時間看向陳方的雙目中,都是露出貪婪的精光。

陳方淡淡一笑,自然是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故意悠聲道:“諸位同學,不是對我身上的寶物感興趣吧?餘江,你那眼珠子轉來轉去,是不是在動殺人奪寶的念頭了?”

餘江獰笑道:“嘿嘿,我怎麼可能動殺人奪寶這種沒有品德的念頭,頂多算搶劫而已,畢竟這裏是學院,即便是我,也得忌憚幾分,遵守規矩啊。”

這時一名同夥急匆匆跑到他邊上,湊在他的耳畔低聲起來。

餘江面色陰晴不定,片刻後“啐”的一聲,朝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指着陳方道:“今天老師過來,我不爲難你!但你敢不敢,十日後,跟我在操場挑戰臺上一戰!輸了,你就把你方纔那件寶物給我!”

陳方淡淡道:“那如果你輸了呢?”

“哈哈!”

餘江猖狂大笑起來,伸手指向自己,“我會輸嗎?”

陳方一陣無語,忽然面色一沉,雙眸射出點點寒星,冷冷道:“我輸了,不要說方纔那件,我所有的寶物都給你,包括我怎麼修復經脈的祕訣!如果你輸了,你便在全校所有人面前跪下,給我舔鞋!”

“噝~!”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涼氣,看向陳方的目光中,一片古怪,卻暗含一絲忌憚,這小子也太狠了!

“餘江,你不敢?”

餘江勃然大怒,道:“好!給我把寶物準備好了,如果丟了我撕裂了你!”

餘江心裏大爲激動,沒想到陳方身上還有修復經脈的方法!

看着餘江一黨人離去,陳方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弧度,只要上了挑戰臺,他就可以毫無顧忌地處決餘江。即便不殺餘江,讓他在全學院的人徹徹底底地敗在自己的手上,以他的自卑,表面堅強實則脆弱至極的武道之心,必定承受不住那樣的失敗,而後此生必毀!

如此一來,餘江的父親也不好就此多做文章,畢竟天武學院的各大高層人物都可以作證,料他也不敢放肆,得罪天武學院這個龐然大物。

豐浩面色還是一片蒼白,苦笑道:“陳方,沒想到你這麼強,我現在的確不是你的對手,十日後的那一戰,你要怎麼辦?挑戰臺上生死不論,我看餘江那廝,真是想殺人奪寶啊!當然,打敗你超越你也是他一直以來的目標。”

陳方看着豐浩臉上帶着的一絲擔憂之色,還有殘留在嘴角的血跡,忽然覺得這小子不是那麼令人討厭了。


豐浩嘆了口氣,摸出一個小瓶遞給陳方,道:“我能幫你的就只有這個了。”

話罷,他便轉身離去。

這時左小勝才上前來,擔憂道:“陳方兄,十天後的挑戰,你要怎麼辦?”

方纔陳方的表現讓他非常詫異,煉體三重竟能跟煉體六重相抗衡,這讓他驚歎不已。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擔心十天後的生死挑戰,畢竟修爲的差距擺在那裏,他認爲再打下去陳方是必輸無疑的。

陳方笑道:“當然是赴約了。”

接下來,兩人聊了一會,陳方便讓左小勝先回去,自己來到修煉室,豐浩送的兩樣東西,正好派上用場。 他看了眼豐浩的貢獻卡,裏面的數字讓他有些吃驚,竟然有兩千點之多,這足夠他在普通修煉室待上兩百日了。

也不知道豐浩哪裏來的這麼多貢獻點,估計這裏邊收新生的保護費至少就佔了一半吧?他暗暗搖頭,這豐浩真是個有趣的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來到修煉大廳,陳方就近挑了個修煉室,剛欲進去,忽然眼角不經意掃到中間位置的一個樓道,心中一動,大步上前走了下去。

馮林眼睛一瞥,不屑一笑,搖頭道:“不知所謂。”

這個樓道是通往底下的,很快來到一個地下室,這裏不算大,但也不小,腳下是一個空地,往裏中間是一條通道,兩邊各有十個修煉室,從外邊就可以看出,這裏的修煉室比上面的普通修煉室要大很多。

這二十個超級修煉室從外往裏排列,此時的空地上錯落着三五成羣的人,也有不少是獨行者。

一見有人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匯聚而去,模樣陌生,竟是一個新生?

“喲,竟來了個新生,這位新生朋友真是有趣啊。”

“人家不過是好奇,下來參觀參觀,你沒看他正四處張望嗎?”

陳方無視所有人的目光,沒有刻意挑選哪間,就近來到了十九號修煉室前,伸手便摸向了挑戰石,一切都很悠然。

“什麼?!他竟然要挑戰爛頭鬼?”

“我以爲他是要來參觀呢,嘖嘖,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嘿嘿,人有趣,一會發生的事情會更有趣呢!”

“唉,爛頭鬼幾日前剛從十八號修煉室被刷下來,心情本就不好,這小子運氣真是倒黴到家了,以爛頭鬼的脾氣,怕是會直接撕下他一條腿吧?”

“勇氣可嘉,勇氣可嘉啊!”

最後這一句,是直接喊出來的,陳方聽見了,他轉過頭來拱了拱手,笑道:“多謝。”

多謝?

“唉……”

衆人都是一陣搖頭嘆氣,暗道這新生也太可愛了,一時間竟心生不忍。

“嘩啦!”

忽然十九號修煉室的石門打開了,從裏邊走出一個虎背熊腰的壯漢,皮膚黝黑,臉龐醜陋,沒有眉毛,大大的光頭上長滿瘌痢,看着非常噁心。

爛頭鬼四下張望片刻,發現眼前只有一個新生嫩頭青,大吼道:“誰挑戰我爛頭鬼?還不滾出來!”

全場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爛頭鬼身前的新生嫩頭青。

爛頭鬼一臉狐疑,擡手呼啦起那瘌痢頭,看向陳方問道:“小鬼,我問你,誰挑戰我?”

衆人昏倒。

陳方暗暗搖頭,這爛頭鬼的智商,低得實在嚇人了點。

當下他指了指自己,道:“是我挑戰的你。”

“嗯?”

爛頭鬼一怔,隨後怒目圓睜,氣得大叫起來。


“哇啊啊,氣死我了!”

剛剛被刷到十九號修煉室的他,心情極度不佳,此時竟被一個新生小鬼挑釁,他怒極了。

他比陳方都要高上近一個頭,猛地高舉起碩大的拳頭,拳頭上浮現出土黃之芒,一股極爲沉重的山石之息散發開來。

感受着那淡淡的壓抑,所有人都是面色大變。

“化石拳!”

“化石拳,拳化石,爛頭鬼竟然將化石拳修煉到了最高境界!”

“那新生小子煉體三重修爲,爛頭鬼煉體四重巔峯,使出最高境界的化石拳,那小子即便不死也得成植物人了吧?這可怎麼辦?”

“怎麼辦?你去救他唄,估計爛頭鬼看在你被他揍過幾十次的份上,會對你手下留情的!”

“……”

陳方看着那朝着自己腦袋砸下來的大拳頭,帶起的壓迫只覺呼吸都有些困難,暗道這爛頭鬼人長得是醜了些,但實力還是勉強過得去的。

他直接一拳打出,沒有任何花哨,一大一小,一黑一白兩個拳頭急速接近。

“什麼?他竟然要跟爛頭鬼正面對碰?”

“他難道不知道爛頭鬼的厲害?竟然不趕緊躲開,以爲這是在過家家麼?”

“躲?別說他了,換作你,你躲得掉嗎?”

“能進入天武學院的,哪個不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又是一個天才的隕落。”

“砰!”

爛頭鬼拳頭啪啪響了幾聲,完全凹陷進去,蔓延到手腕處,整個拳頭扭曲得不成樣子,估計裏面的骨頭已然全部碎裂。

“啊——”

他捂着自己的拳頭,慘叫聲非常淒厲,所有人渾身忍不住一顫,他們都驚呆了,看向陳方那消瘦的身影消失在修煉室中,都是心中閃過一絲忌憚。

臨進去前,陳方丟了一顆丹藥給爛頭鬼,是剛剛豐浩給他的,他跟爛頭鬼沒什麼仇,一顆丹藥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麼。

“譁!”

片刻後,空地上譁然一片,人人都是面露不可置信之色。


陳方進了修煉室,果然,這裏比上面的普通修煉室要大多了,兩者相差十倍左右,最主要的,這裏的元力,比上面要濃郁至少十幾倍,這讓他感到有些詫異,看來這地底下的元脈,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得多。

但既然這裏的元氣這麼濃郁,那麼只隔數十米的上方的普通修煉室,也最少是這裏的一半左右,怎麼會相差那麼多?

他隨即掐了幾個訣印,打入屋頂,忽然他瞳孔驟縮,面色大變,失聲道:“隱靈訣!”

卻見,屋頂上浮現出一層銀芒,但馬上便消逝隱藏起來。

陳方怔怔看着屋頂,片刻後苦笑起來,這隱靈訣由他前世所創,當初剛創這隱靈訣的時候,可是在整個雲海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這世上不乏掩蓋元力波動的功法,但沒有一種能夠與他自創的隱靈訣相比並論,前世巔峯時期的他,只要隨手打出一個訣印,便可封靈萬里,讓人不可察覺。

“既然要將元脈掩蓋起來,那麼又爲何開闢這地下超級修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