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隨其後的,這些灰色的氣流,在那些天境強者的目光之中,向着他們涌去。

這一刻,葉封徹底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什麼叫,築靈一下,皆爲螻蟻!

這句葫蘆提過,他曾覺得十分不可思議的話語!

因爲,道眸,帶給了即便是他這個主人,也是極大的震撼。

這些灰色氣流,衝到那些氣力攻擊的時候,幾乎是瞬間,就是將那些氣力,擊潰而去。

並且沒有半分停頓的,這些灰色氣流,再次向着衆人衝去。

一時間,這天地之中,就如同多出了一羣……神獸一般!

灰色氣流飛舞之間,化作了一條條的巨龍,一隻只的白虎,鳳凰,狻猊,各種繁雜的上古神獸,都是以這種狀態,呈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不僅如此,這些灰色氣流所化的神獸,更是宛如真實,除了顏色之外,竟然沒有半分的差異之處。


當這些神獸,撲倒那些天境強者的身旁的時候,螻蟻這兩個字,是顯現的,那麼的徹底。

因爲,那些人驚嚇中,拼命揮出的攻擊,除了微微阻礙了這些神獸的攻擊之外,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他們那些體表的氣力防禦,他們那些所謂的足以自豪的防禦,手段,都是被這種絕對的力量,統統的擊潰而去。

噗!

噗!

一時間,場面何其震撼,所有的天境強者,都是紛紛的被擊飛了起來。

一些實力稍弱的,更是直接就是被灰色氣流,化作了飛灰,即便是屍體,都是沒有能夠,保留下來!

這等威力,徹底的將所有留下的人,驚呆了。

那些還苦苦支撐的希望,那份心底的火熱,在這種絕對的力量,絕對的屠殺之下,徹徹底底的,消滅了!

不過數十上百息的時間罷了。天空之中,竟然是隻剩下了寥寥數人。

這一刻,那些灰色的氣流,方纔砰的潰散,重新化作了氣流,向着葉封衝去。

重新融入了葉封的體內。

就在這一刻,一種清涼之感,涌遍全身,葉封驚駭的發現,自己所受的傷勢,自己氣力,魂力,身體,都是在片刻之間,就是恢復到了頂峯狀態。

這一發現,令得葉封不由的有些狂喜。

這種作用,簡直是太逆天了!

這時,他才明白,對於自己道眸,自己還有着太多的不能理解,和不能掌握。

“那……那是什麼……

天空之中,只剩下了兩人。

紫衣中年男子,此刻雙腿打顫,嘴脣顫抖的,失神問道。

當他轉身環視,發現全場,只是剩下了他一個人的時候,表情一呆,看向葉封。

葉封擡頭對着他,咧嘴一笑。

踏着虛空,葉封心裏暗想,道眸未免太過通靈,知道此人是自己想要親手辦掉的人,竟然是將此人,留了下來。

一步步的踏在虛空之上,傳出陣陣轟響,葉封來到紫色男子面前,看着其身體顫抖的樣子,目光之中閃過一抹不屑。

一把,將面前的紫衣男子,拎了起來。

葉封頭部微側,冷漠的道:“說吧,是誰……派你來的?”

冷冷的看了一眼紫色中年男子,葉封站在虛空之中,沒有了其他的動作。

“我……我不……”

紫衣中年男子嘴脣打顫,結結巴巴的開口說道。

噗。

轟!

只是,他的“不”字剛一出口,葉封的右腿膝蓋,就是狠狠的擊打在了他的腹部。

煉體靈級七級靈紋的實力,強健的身體,蠻橫的力量,令得他的內臟,頓時出現了一些碎裂。

劇痛涌上來,紫衣男子面色劇變,再也不敢耽擱,他沒想到,面前的這個少年,會如此的果斷。

“我……我是……我是……”

噗!

突然,一根手指,從虛空之中探出,點指在了此人的後腦之處。

此人嘴角鮮血一縷縷的流淌而出,已經是氣絕身亡。

對於這一切,葉封卻是要顯得沉默了許多。

當那根手指出現的時候,他便已經發現,畢竟,他的魂魄凝練程度,非同小可。

這種近在身邊的動靜,若是都不能撲捉,那也未免太過弱了。

但是葉封卻沒有停手,因爲,當那人出現的時候,問話,就是已經,失去了意義。

“呵呵……這纔多久沒見,你就是變的這麼強了啊。看來,當初我走眼了呢!”一個男子,身穿一身金色衣服,從身上到腳下,一條金色長龍,包裹而下。

此刻此人微微鼓着手掌,一步一步的,從虛空之中,顯現而出。

嘶……

全場一陣吸氣之聲。

因爲,這麼標誌的衣服,在尊城,只有一個家族,能夠穿戴。

正是那佔據了四分之一個尊城的,龍家!


而頭戴皇冠,氣息如此強橫之人,龍家也是唯有一人,那就是,龍家家主,龍震!

這個傳奇般的人物,這個實力凌駕於整個尊城之上的絕頂人物!

當此人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是眼中露出了一些明悟,難怪,龍家這麼久,都是無人過來。

看來,之前的那個紫色衣服的男子,就是龍家的人了。一個託嗎……

不過,也有着不少的人,雖然明白龍家家主龍震那種傳奇的實力,但是葉封今晚所做的事情,又何嘗不是傳奇?

除了逃走的一些自動放棄的人,那漫天的天境強者,全部都是消滅了。

直到這個時候,衆人的心中,才浮現出了之前葉封說的那句話,“我要尊城,再無天境之者。”

雖然沒有真正的做到如此之決,但是今晚,留在尊城,並且過來的天境強者,卻是被滅了個九成。

而這九成,又是在尊城之中,站着極爲大的比列。

這已經,算是變相的,實現了那個少你那所說的話。

聽來或許很輕鬆,但是,真正的想想,卻又是那般的震撼。

葉封甩手將手中的紫衣男子,丟下,擡起頭,看向了龍震。一言不發。

“碰巧處於突破之中,耽擱了這麼久纔來見你,見諒啊。不過,不知道的是,你那師父,現在又是如何?”龍震站在虛空之中,表情有些淡然,也有些戲虐的,看着葉封道。

雙手猛的握緊,葉封眼神之中,那絲冷靜,出現了一些波瀾。

墨臺之死,是他心中永遠的痛。

“哦。看我這記性,還有你那父親呢?那個滅了我靈身的人,怎麼,沒跟你過來嗎?”龍震看葉封不回答,接着說道。

“還有,你身後這神獸鳳凰,也是不錯,不如,送給我,我給你了痛快如何?當然,你要是能夠在我手下做事,我也可以接受。你的天賦,當真不錯啊。”龍震一連串的,說出了數句。

葉封向前踏出一步,厲聲道:“龍震,廢話這麼多幹嘛,到底有沒有這個資格在我面前囂張,還說不定呢!”

說完,葉封一拳就是對着面前的龍震,轟了過去。

龍震擡起手臂,在胸前一劃,將葉封的拳力,引向了一邊,驚異的開口道:“哦?難怪呢,原來是煉體啊,真是刻苦的孩子啊。”

說完,手中發力,便是將葉封的手臂,推向了另一側,出現在了葉封的身後。

葉封左腿猛的後踢,眼神兇厲。

龍震冷笑一聲,再次伸手,將葉封左腿攔下,接着道:“怎麼?這麼刻苦,莫非是想報仇?那可真是可嘉啊。”

話語一說完,葉封就是被其,推移到了一變。

看着臉色難看的葉封,龍震臉上浮現出一些笑容,“今天,我就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築靈境下,皆爲螻蟻。’這句話的,真正意思。” 築靈境下,皆爲螻蟻。

天空之中,龍震的話,令得下方所有人,都是表情一震,不能理解。

但是,之前葉封屠殺那些天境強者的一幕,卻是令得衆人,都是沉默了下來。

隱隱間,有些若有若無的明白。


龍震向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氣息,突然的,變了!

沒有太大的威風,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很靜悄悄的,一種飄渺虛無之感,涌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葉封雙目一凝,他在龍震的身上,感覺到了其父葉塵,身上那相似的氣息。

那就是一種靈力和氣力互相融合的氣息,那是一種新產生的力量。

這種力量,叫做靈境之力!

而在更爲廣泛流傳的,它還有一個名字,叫做神力!

從這個名字,就是能夠明白了,這個境界的力量,何等的可怕。

那是一種,接近天地規則的力量,已經和之前修煉的氣力,截然不同。

“你突破了?!”

葉封眼神一閃,驚道。


龍震眯起眼睛,看着葉封,笑道:“呵呵,這還得多謝你父親,是他的力量,給了我啓發。只是可惜,今天,好像他並沒有來啊。本來,還想和他交手一番呢。”

龍震搖了搖頭,似乎頗爲可惜。也是完全沒有將葉封看在眼裏的意思,口口聲聲的,都是在談論葉封的父親,而不是直接和葉封交談。

葉封冷笑一聲,譏諷道:“當初我父可以一拳一腳,滅你靈身,若是我父站在這兒,你還有膽出來?呵呵……可笑!”

葉封說完,戰意也是瘋狂的爆發,龍震未免太狂,就算他突破了,我又怎能怕他!

龍震目光一縮,一絲怒意涌現在眼睛之中,當日的事情,是對他的極大侮辱!

但是也正如葉封所說,龍震此刻,當他突破之時,他也很是明白,自己……現在還不是葉封父親,葉塵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