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一道透明的光團從血肉模糊的殘體之中飄了出來,想也不想的向着遠處逃去。

“哼!想逃?沒那麼容易!”

看着野狗那逃出的靈魂,張小天不禁一聲冷笑,隨手一招,野狗那道幾乎透明的靈魂,就被他給吸扯到了手中。

“張…張小天,你敢殺我??化元叔叔他不會放過你的!!”

野狗的靈魂被張小天捏在了手中,滿臉怨毒的威脅道。

“化元叔叔?什麼人?嘿嘿……小爺不認識,哼!!野狗,小爺最痛恨別人威脅我,哪怕你的那個什麼化元叔叔是玄聖境高手,我張小天今天也要滅了你!!”

張小天看着手中的野狗,一道寒光從其眼神之中迸射而出,冷笑着說完,也不給野狗再次說話的機會,直接將野狗的靈魂丟進了意識空間,緊接着意識空間之中傳出了凝老壞笑的聲音以及野狗絕望的慘叫。

做完這些,張小天收起天雷玄翅,從半空中緩緩的落了下來,其全身已經被汗水溼透,從施展陰陽玄天步開始,張小天的玄力就開始了不斷地消耗,直到之前施展出天雷刃,能夠一擊擊殺玄王境七階的高手,這天雷刃所需要的能量可想而知。

現在的張小天全身玄力消耗大半,最讓他無語的是靈魂力量的消耗,此刻他的腦袋,如同被人拿着小鐵錘不斷地敲打,端的是難受無比。

隨着野狗的徹底隕落,攻擊寒月和寒夜的施鑫潔突然停止了攻擊,站在原地不動彈了,雙眼也變得毫無生機起來。

再看寒月和寒夜,二人此時已經是累的香汗淋漓,不斷地大口喘息着,二女此時也不管面前站着不動的施鑫潔,反倒是一臉驚訝的看着不遠處的張小天,美眸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與極度震驚的神色。

之前寒月與寒夜雖說與施鑫潔不斷地纏鬥,但他們也都注意到了張小天這邊,畢竟張小天的修爲只有玄王境三階,看着張小天只用了短短的時間就解決掉了野狗三人,她們是震驚不已!

沒有了主人的傀儡施鑫潔,則是在野狗隕落後停止了攻擊,這些對於熟悉野鬼傀生術的寒月與寒夜來說,自然是覺的正常不過。

“師……師姐,這……這張小天怎麼會如此厲害??天啦!!”

寒夜對着寒月語無倫次的說道,這一切對她來說也太不可思議了,莫說自己,就是她的師姐寒月也無法斬殺野狗三人,頂多不分勝負而已。

“是…是啊,怪不得寒柔師妹說他在玄靈境四階的時候就能把玄靈境九階的武者打的落荒而逃,果然是個恐怖的存在啊!!!”

寒月也是感嘆連連,彷彿之前張小天侵犯她一事,她都給忘了。

“對了,師姐,之前你和張小天之間發生的事,估計真是誤會,他如果真是故意的話,爲何不還手??他可是有着滅殺咱們的實力啊!”

寒夜隨後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眉頭微皺着說道。

寒月聞言不禁嬌軀一震,絕美的容顏也是變了數遍,沒有回答寒夜的話,而是內心暗道:“真的是誤會嗎?張小天,你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

再看張小天,揉了揉疼痛的腦袋,隨後來到了野狗殘肢的地方,定睛找了找,隨後興奮的從廢墟之中找到了一枚空間戒指,此戒指就是野狗的空間戒指。

看着手中那屬於野狗的空間戒指,張小天的嘴角浮現出一抹開心的神色,隨後張小天施展出了自己的靈魂力量,很輕易的就進入了戒指之中,開始翻找起來。

“哈哈……野鬼傀生術??嘿嘿……這野狗果然隨身攜帶着……這可是好東西啊………”

半晌後,張小天突然發出了驚喜的笑聲,一本黃色的小冊子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封面上面寫着野鬼傀生術幾個大字。

之前看見野狗三人祭出傀儡的時候,張小天就覺得此術實在是太好了,居然可以操控傀儡與對手作戰,也就是說,修煉此術的武者,不是一個人戰鬥,加上傀儡而是兩人,這本身就是一個不公平的存在!

將手中的小冊子收了起來,張小天這才轉身看向了寒月和寒夜那邊,只見那邊站着三個木雕泥塑的美女,施鑫潔自然是真正的木雕泥塑,而寒月與寒夜則是被張小天那變態的實力給驚在了當場。

“額……這個,兩位姑娘,你們怎麼了?沒事吧?難道受傷了??”

張小天來到兩女身邊,不確定的說道。

“張…張小天,你真的只有玄王境三階的修爲??”

寒夜率先反應了過來,驚訝的問道。 “呵呵,絕對是玄王境三階啊!!”

張小天苦笑着說道,不就是殺了幾個玄王境高手嗎?你們至於這幅表情嗎?

突然張小天的身體開始搖晃起來,頭疼欲裂,過度消耗靈魂力量導致靈魂受創,豆大的汗珠開始從他的額頭上滾落,臉色也開始蒼白起來。

“張…張小天!你怎麼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寒月見到張小天的異樣,急忙跑了過來一把扶住了即將摔倒的張小天,焦急的問道。

寒夜也是緊隨其後的扶住了另一邊道:“師姐,他好像受傷了??”

突然被兩個貌美如花的美女一邊一個扶住,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柔軟,以及少女那引人遐想的體香,張小天突然感覺自己不再那麼難受了,不由自主的嚥了咽口水。

“呵呵,我沒事,只不過靈魂力量消耗過度而已……咦?寒月姑娘,咱們之前發生的事你原諒我了??”

張小天一邊享受着美女的按摩,一邊微笑着問道。

噗通一聲張小天直接被兩女給扔在了地上,來了個四腳朝天,而兩女則是在一旁怒氣衝衝的瞪着他。

“哎喲……我的屁股,二位,你們怎麼回事,也不提前通知在下一下,你看這下摔的……疼死我了………”


張小天躺在了地上,一邊揉着屁股一邊揉着腦袋鬱悶萬分的說道。

“噗………”

“嘻嘻…誰叫你嘴賤呢?哪壺不開提哪壺,沒摔死你算是便宜你了……”

兩女頓時被張小天的囧樣逗的同時笑出聲來,異口同聲的嬌笑道,猶如兩朵美麗的蓮花綻放,出塵而脫俗。

“額………”

張小天頓時無語,隨即心中暗自慶幸道:“嘿嘿,終於雨過天晴嘍……小爺的演技還是不錯的嘛!要是在前世準能拿個影帝什麼的………”

“來,這個是補充靈魂受損的潤魂丹,對你的靈魂受損有着很好的幫助!!”

兩女笑罷,將地上的張小天重新給扶了起來,寒月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瓶子,遞給了張小天道。

“潤魂丹??這……該不會是什麼毒藥吧??我都說了是誤會誤會啊!!”

張小天心中跟明鏡似的,他當然明白寒月不會給他什麼毒藥,眼珠一轉,裝作驚恐的說道。


“噗……”

寒夜被張小天的膽小給逗的又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後道:“嘻嘻…我說張小天,你怎麼會如此膽小??哈哈……你以爲師姐會像你一樣無恥啊!!這潤魂丹可是中品丹藥,可寶貝着呢!!你如果不要,那就拿來給我……”

寒夜說罷就準備伸手去奪,哪知道被張小天給一把搶了過去。

“嘿嘿……說說而已嘛”

張小天一臉訕笑着說道,隨後打開了小瓶子的木塞,一股丹藥的清香瞬間溢出,張小天只是吸了兩口就感覺,神清氣爽,就連腦袋的疼痛都減弱了三分。


隨後張小天就將裏面的丹藥給倒了出來,只有一粒,這是一顆渾圓的綠色丹藥,丹藥的周身瀰漫了淡淡的綠光,像極了一顆閃閃發亮的綠寶石。

“快服下吧,時間久了會影響藥效的!!”

寒月見張小天一動不動的盯着潤魂丹直看,不禁莞爾一笑,柔聲說道。

張小天聞言,也不廢話,直接將丹藥扔進了口中,一股清香瞬間瀰漫在了其整個口腔之中,潤魂丹似乎有着靈性一般,不用張小天咀嚼,直接化作精純的丹液,順着張小天的喉嚨進入了其體內之中。

“呼……好舒服啊………”

張小天只感覺全身一陣無與倫比的舒暢,那靈魂受損所導致的腦袋疼痛頓時消減了大半,隨後張小天直接盤膝坐下,閉上了雙眼,運轉玄力,開始煉化吸收潤魂丹。

看着張小天旁若無人的療傷,寒月和寒夜嬉笑的神色也是一收,開始戒備起來。

“夜兒,此地的動靜鬧的不小,只怕已經驚動了別的勢力,現在張小天在療傷千萬不能打攪,速速傳音給門內其他弟子,前來支援……”

寒月神情凝重的吩咐了一下寒夜,隨後寒夜掏出自己的傳訊玉符一陣忙活後,兩女也開始分坐在張小天的一左一右,一邊恢復之前消耗的玄力,一邊開始爲張小天護法。

“竹叔,你說小天他現在是死是活啊?這都好幾天了,也沒發現他的蹤影!!”

原始森林的某一處,公孫欣兒和公孫竹以及公孫梅漫無目的的尋找着,說話的正是公孫欣兒,此時的她一臉的焦急,臉色顯的極其憔碎。


數日前,張小天讓公孫欣兒在山坳處等他,可是幾日過去了,還是沒有張小天的消息,這下公孫欣兒坐不住了,也不顧公孫梅的勸解,一邊傳訊公孫竹,一邊也跟着公孫梅飛到了這片原始森林。

與公孫竹相遇後,三人開始尋找張小天的蹤跡。

“呵呵,小姐放心吧,那小子的命硬的狠,不會那麼容易死的,現在只怕躲在哪裏,一時間不敢出來罷了!”

公孫竹看着公孫欣兒一臉焦急的模樣,不禁苦笑的勸道。

“對啊,小姐,張小天的身法詭異的狠,雖說修爲不足,但逃命絕對不是問題的!!”

一聲美婦打扮的公孫梅也是在一旁勸說的道。

“哎……希望如此吧!!之前走的匆忙,連傳訊玉符都沒有交換,現在只好看看運氣了……”

公孫欣兒嘆息的自我安慰道,此時天色已經大亮了,凜冽的寒風又開始呼嘯起來,雖說有着樹木的阻隔,但還是讓人感到極度的冰寒,寒風颳過數枝引起狼嚎一般的聲音,聽得人是毛骨悚然。

兩個時辰後,之前張小天等人打鬥的地方,張小天依舊盤膝而坐,他的療傷還沒有結束,靈魂的受創乃最爲難治,雖說服用了潤魂丹疼痛已經止住,但受損的靈魂還需一段時間修復。

“師姐,怎麼他還沒有醒過來啊??”

此時寒月二女早已經恢復完畢,站在了張小天的身邊,寒夜對着寒月說道。

“靈魂的受損不是那麼好恢復的,不過恐怕也快了,潤魂丹的藥效只怕已經全部吸收了,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就會醒來!!”

寒月還是披着張小天那肥大的黑袍,柳眉微皺的說道。

“咦?之前的動靜好像就是那邊傳出的,咱們過去看看……”

正在這時,一道渾厚的聲音自張小天三人的後方,叢林中傳出。

“有人?聲音好熟悉,不好,是至尊玄武的如風……”

寒月與寒夜聞言同時一驚,寒月頓時驚訝的說道。

還沒等二女有所動作,從不遠處的叢林中走出了三個黑袍人。

爲首的一位,身材略顯魁梧,一臉的凶神惡煞,不是如風又是誰??後面跟着一老一少,老者自然就是至尊玄武如風的護衛莊文,至於另一名年輕人想必也是如風的師弟了。

三人看了看場中的張小天三人,先是一愣,隨後突然興奮的哈哈大笑起來。

“張…小…天,哼!果然是你,本少找你找的好苦啊!哈哈………”

如風一臉冷笑的看着張小天和寒月以及寒夜,恨恨的說道。

“風兒,這小子看樣子是受了傷,正在療傷呢!!”

一旁的莊文眼力甚好,一眼就明白了一切,摸了摸花白的鬍鬚,冷冷的說道。

“嘿嘿…是嗎?這下就更容易對付了!!”

如風冷笑連連,隨後對着寒月說道:“這不是紅塵歸隱軒的寒月仙子嗎?怎麼?張小天被你們逮住了?嘿嘿……還是你們已經得到了寶物??”

寒月一看來人是至尊玄武的如風,後面居然還跟着玄王境九階的莊文,頓時是心急如焚,聽聞如風的問話,先是一愣,隨後整了整額前的秀髮。

“原來是如風兄啊,呵呵…小妹哪有這等機緣啊!至於張小天的寶物剛剛已經被野鬼門的弟子給搶走了,你等來往了一步!!”

寒月一時間也不知如何解釋,所以就隨便編了一個謊言說道。

“野鬼門?額……哈哈……月仙子這不是睜着眼睛說瞎話嗎?這地上的屍首以及那幾個傀儡不正是野鬼門的弟子嗎??想必,是你等和張小天聯手滅殺了他們,識相點的快交出寶物,否則不要怪本少不念同位道修一脈的情分!!”

如風聞言,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地上野狗和野鼠以及野貓的屍首,不屑的說道,由於野狗的屍首已經四分五裂,野鼠更是被吸成人幹,所以如風以及一旁的莊文都沒能發現他們的真正身份,還以爲是普通的野鬼門弟子呢?否則只怕不會是這般輕蔑的態度,要知道野狗可是野鬼門的精英弟子,實力只在如風之上,不在其之下的!!

“哼!如風,你想幹什麼?難道你想引起我紅塵歸隱軒和至尊玄武的大戰嗎?”

寒夜見如風出口不遜,柳眉微皺,怒氣衝衝的說道。

“嘿嘿… 八極武神 ,現在你等離開的話,本少就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否則……嘿嘿……這裏人煙稀少,就算是殺了你們也沒人知道是我們乾的,哦…對了,你們別妄想着傳訊,莊老可是有秒殺你們的實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