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報刊上評論的事情太多太多,接連有些藝人站出來幫成悠說話,一時間已經被大家遺忘了的成悠成了微博的搜人物,大家去翻看她的微博,覺得成悠好像和報紙上的一些傳聞不一樣。

她會舉著劇組裡面的道具賣萌,會說一些冷笑話,會偶爾的來個人生感悟心靈雞湯,她就像是一個大家身邊的朋友,言語之間有種獨特的魅力,讓人不由自主的喜歡上她。

有些好事的人開始一一的挖成悠的一些事情,她從小在孤兒院長大,18歲自己開始在娛樂圈裡面打拚,跑了很多年的龍套慢慢的開始演幾個小配角,和她一起拍過戲的導演,演員對她的勤奮讚不絕口。

她從話題女王變成了勵志女王,很對人拿著她的一些很樂觀向上的話作為自己奮鬥的座右銘。

成悠的微博下擺起了一排排的小蠟燭,很多人都用著溫暖的話來送別這個飽受爭議的美麗女子,她的所有電影都被大家重新找了出來,慢慢的品,然後發現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像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和那些所謂的什麼小花旦絕對不是一個水平。

她的演技在獲得影后一年之後終於被大眾認可。

相比於成悠,白蘭和林熙的處境絕對不怎麼樣,特別是白蘭簡直不能說了。

一開始還有一些腦殘粉在下面呼號著說什麼我家的白蘭是女神啊,清水芙蓉啊,但是隨後一一爆出來的那些東西卻不得不讓人閉上了嘴。

白蘭剛出道的時候竟然還拍過什麼大尺度的照片,那些樣子絕對餅流片的女演員還要漏骨,什麼清純什麼女神范完全都不存在。

……

A市,穆家別墅。

一男一女靜靜的窩在沙發上,男人高大俊美,女孩嬌俏可人,男人緊緊的抱著女孩,下巴擱在女孩的頭上,兩個人彼此可以聽到之間的聲音,電視上沙沙的說這些話,在穆敬軒現在看來完全不重要,滿心眼都是自己懷裡的簡月淺,桃花眼彎彎,只覺得整個心都洋溢著幸福。

簡月淺一直都在看著電視,這是一款國內比較知名的娛樂節目,現在屏幕上出來的那個笑得妖艷驕傲的女人赫然就是她的前世,成悠。

成悠從出道時候那種青澀,到了最後表演她成名作《殺手》那種果決凜冽,節目組都播放了一遍。

主持人摸了摸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淚,硬生生演了一番很是哀切的模樣,用低沉的聲音道:「成悠一個傳奇人物,她生前飽受爭議,死後被人們遺忘,一代佳人,一代影后死得極為的意外和可惜,我們要給成悠找回公道,讓壞人繩之以法,這個外表堅強的女人經歷了太多,她用自己的嬌弱身軀承受著那些無妄之災,這是我們華夏女人的典範……」

簡月淺聽著那個主持人在胡扯簡直是要抓狂,臉上若是真的能夠出現黑線的話,估計她的臉已經被黑線給掩埋了。

什麼華夏女人的典範搞什麼鬼。

在成悠生前大家都在各種污衊,但是因為白蘭的這個事件,她卻被人捧上了一個新高度,這些事簡月淺沒有預料到的,但是薊已經向著更好的地方發展,那麼到底會被拐到哪個地方已經不重要了。

這件事情只要靜靜的看著,等著所有的事情塵埃落定,這些前世的紛紛擾擾就和她再也沒有關係,她不再是成悠,只是簡月淺。

相比於簡月淺的認真,抱著他的男人卻絕對沒有心思看電視,電視有什麼好看的還是懷裡的少女好看。

她的身子很柔軟,散發著一股獨特的馨香,大手不自覺得就往上面摸,拂過她的後背,指尖溫潤,一時間腦中閃過旖旎的畫面,眸子暗了暗,啞聲道:「呆寶,我要~」

他說話間帶著撒嬌,簡月淺轉過臉,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拍開那個不老實的手,「要個毛線,現在大白天的……」

「那晚上就可以嗎,你要好好的補償我~」

穆敬軒抓過了少女口中的漏洞,撒潑無賴狀。

本來趴在沙發旁邊地板上的雪球還在睡覺,卻突然聽到了兩個人膩膩歪歪的對話,抖了抖耳朵,警惕的睜開了眼,果然看見那個妖女正在勾引自己家的主人,嘴上說著不要,可是身體卻很誠實,對!這就是那個拉布拉多告訴它的招數,欲拒還迎。

真實的情況是這樣的……

「呆寶,你愛我嗎?」

影帝大人眼裡全是委屈,撒著嬌。

「愛……吧。」


簡月淺嘴角一抽,自己眼前的男人是本人嗎?

「那麼為什麼不可以?」穆敬軒在她的耳邊哈了一口氣,意有所指。

簡月淺透過男人的肩膀,看著窗戶外面的大好日光,一把把男人推開,「都說了現在是白天了,急什麼急?」

「晚上就可以了嗎?」

「不行!」斬釘立鐵。

「那就現在!」

「不行……」

「晚上。」

「……好吧。」

兩個人就這這個沒有營養的話題討論了半天,簡月淺之前是堅定的,是反對的,但是被繞著繞著最後還是無奈答應了。

一邊的單身狗雪球再也受不了這兩個人,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走了,它也想要找一個美麗的狗妹妹,到時候兩隻狗也一起秀恩愛,氣死那兩個人。

「小師傅,雪球最近怎麼了?」

簡月淺抬起頭看到的就是白色孤單單的背影,本著一個屋檐下的情意,伸出一隻手手指戳了戳男人結實的臂膀問道。

男人抬起了頭,淡淡看了自己家的寵物一眼,心下瞭然,「估計它也是寂寞了吧。」

說完在少女的唇上輕啄了一下,簡月淺樂呵呵笑個不停,伸出兩隻手挽住男人的脖子,兩個人就這樣對視著,氣氛逐漸變得曖昧起來,穆敬軒喉嚨一緊,滿滿欺身上前,簡月淺略微有些緊張的半眯著眼,兩個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到對方的鼻息打在臉上……

簡月淺徹底的閉上了眼睛,感受到男人略帶微涼的薄唇附了上來,淺淺深深,她不禁揚起了頭,發出了一聲輕喃,配合著他的動作,被吻得迷迷糊糊,腦袋中都有些缺氧,身子就像是飄了起來,站在雲端。

穆敬軒一直都沒有閉上眼,盯著少女臉上的表情,說實話他很喜歡吻她,但是估計第一次接吻被這個小壞蛋嘲笑了一次,每一次吻她,都下意識的會通過她的表情來揣測她是否開心,是否滿意。

不是別的,這關乎男人的自尊。

沙發上的兩人吻得如痴如醉難以分開,簡月淺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的裙子什麼時候一被撩了起來,穆敬軒翻了一個身子看著那個有些迷糊的少女,只覺得一陣血液就往身上湧起。

她真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麼美?


男人歪著頭,雙手描繪著女孩的臉龐,兩個人之間的氛圍有些微妙,簡月淺雖然已經被吻得有些甚至不清,但是卻也是能夠隱隱約約發覺有些不對勁,下意識的就想要奪,但是穆敬軒怎麼能夠讓她得逞,好不容易能夠如願了。

大手按住她的手腕,俯下了身子,用唇代替自己的手勾勒著她臉上的輪廓,吻在臉上有些麻麻酥酥的,簡月淺覺得有些癢,眼睛彎了(熱門小説網)彎笑出了聲。

在這樣關鍵的時刻怎麼能夠笑呢?!

薄家夫人才是真大佬 ,抬起頭,「呆寶,別笑。」

「癢~」

簡月淺對男人的低聲抱怨置若未聞,「哈哈哈哈,小師傅,別怪我,我忍不住~」

她也知道男人是來了感覺了,但是她真的是被這樣的吻弄得很癢很想笑,所以小敬軒只能默默承受著這樣的煞風景了。

穆敬軒嘆了一口氣,滿臉的無奈,也不知道怎麼辦是好,現在她笑得已經沒有那種旖旎的氣氛,也暫時歇下了那個念頭,大不了還是等著晚上吧,只是絕對不能輕饒了她。

桃花眼危險的眯起。

簡月淺笑容一僵,莫名的覺得很冷,看著眼前的男人還是溫柔的笑啊,所以剛才的都是錯覺?

「呆寶,你現在這裡呆著吧,我去給你弄飯。」

穆敬軒拍了拍簡月淺的頭髮,笑容越發的溫柔就像能滲出水一般,淺淺還是太瘦了,今天要餵飽她,晚上才有力氣餵飽他……


可憐的簡月淺對男人的想法一無所知,微笑著招手把他送走,心裡還在為著能夠逃過一劫而沾沾自喜。

……

環球娛樂總裁辦公室,氣氛格外的低沉一副劍拔弩張的感覺。

林熙坐在沙發上,他的經紀人阿瑟站的直直的怒視著那個微笑的中年婦女,也就是環球娛樂的總裁。

「總裁,你的意思是想要放棄我們家的林熙嗎?林熙在環球娛樂多年,為了公司付出了很多,我以為所有的一切你都能夠看到的!」

阿瑟現在覺得自己簡直是要氣炸了,沒有人比他現在還要憋屈,本來以為什麼事情都好好的,成悠死了好久了,林熙從那種悲傷中慢慢爬了出來,白蘭的事情也被順利的擺平了,一切看起來都是光景大號,前程似錦,他們家的林熙不僅最近有幾場慣例的演唱會,收到了《唱響心聲》的評委邀請,更是終於鬆口決定往演藝圈發展。

但是現在一切都被那個白蘭給毀了,不知道是惹了誰,把自己弄得一身騷以外還把林熙給弄臭,外面罵聲一片,他匆匆的來到了公司想要和總裁商量一下,但是聽著這個意思卻好像不打算管。

想得美!

「哎呀,別急誰說我們公司打算放棄林熙了?我們坐下來慢慢談,畢竟現在的情況很棘手~」中年婦女笑得很是慈祥,一邊把一杯白開水推到了阿瑟的眼前,一邊看著那個坐在沙發上沉默的男人,嘆了一口氣。

「我們環球雖然都說什麼都在發展,但是大家卻都知道對唱歌這個地方還真的是相對薄弱,比不上星宇不說,穆敬軒現在成立沒有幾年的晨光國在這一上都比我們做的要出色,菲菲走後我們公司也就林熙一個唱歌實力幹將了,阿瑟,你覺得我會放棄或者不管林熙嗎?」

「更何況林熙跟著我這麼多年,我都一一看在眼裡,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你又為什麼要這樣擔心。」

她這一番話說的是半真半假,但是卻還是真的有些道理,林熙這一枚棋子不能丟,只是最近他弄出的那事情還真的讓她很糟心,想要放棄他,他們公司確實沒有短時間替林熙在音樂圈裡面位置的,要是一直還把他捧著當一塊寶的話,畢竟傳出了那些醜聞,林熙的粉絲不一定再會買賬。

「不管怎麼樣,我都希望公司不要放棄了我家林熙,他還有很大的發展前景,娛樂圈裡面很多的事情會慢慢的爆出來,總有一天會把這個掩埋掉……」


阿瑟得到了她的承諾舒了一口氣。

但是僅僅這樣的話,他還是不滿足,對這個老總他也是有所了解,利益至上,雖然看起來樂呵呵的好像很好說話,其實全都是笑裡藏刀。

林熙這兩天太沉默了,應該也是沒有從那個打擊走了出來,作為他的后友還有經紀人他要幫幫他。

「我知道徐蓓姐已經走了,其實我能留在環球娛樂也是因為有林熙在,對錢什麼的我還真的沒有那麼在乎,若是總勃得這件事情讓我們不滿意的,我會帶著林熙一起走,到時候您將失去一個經紀人還有藝人……」

林熙聽到了這裡終於抬起了頭,皺了皺眉頭朝著阿瑟吼道:「別鬧!」

他對這個已經無所謂了,在娛樂圈裡面紛紛擾擾已經很是疲憊,打算退出了,但是不能連累阿瑟,他應該有更好的藝人。

開開心心過來和自家的老總聊一下最近工作的江玉笙一推看到了那三個人就聞到了這股濃濃的硝煙味,她半個身子都已經走了進去,現在三雙眼睛都齊刷刷的看著她,退也不是,進去也不是。

「玉笙姐。」

開口的是林熙,他和江玉笙不是很熟,但是江玉笙的輩分資歷比他大就是要這樣叫,圈子裡面的規矩就是這樣,在這裡一天就要這樣遵守。

「嘿嘿,你們在討論事情嗎,那我就先走了~」

江玉笙端著自己在外面的溫婉樣子,對著裡面的三個人笑道,打算溜號走人。

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見到林熙,但是轉念一想好像也沒有什麼好詫異的,畢竟因為白蘭殺人事件,林熙現在應該也是忙得焦頭爛額,在這裡和總裁一起想對策也是人之常情。

「哎哎,玉笙啊,你有什麼事情嗎,先別走啊!」

女總裁看江玉笙,慈祥的叫住了她,眼睛眯起。

「沒什麼正事。」江玉笙擺了擺手,那邊的林熙抿緊嘴站了起來。

------題外話------

桃花今天搬了一天的寢室,剛剛回來,字數少不要嫌棄花花,明天一萬五……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玉笙姐,你過來坐吧,我們事情已經談的差不多了,這就要走了。」

林熙邊說著邊站了起來,那邊的阿瑟卻急了,「林熙,我們還沒有說完……」

這才剛剛開始起了一苗頭,怎麼就說完了呢還沒有開好條件,勝利在即現在走未免太不理智了吧?!

林熙唇角彎了彎,琥珀色的瞳孔緊緊看著自己的好友,裡面各種複雜的情緒交匯在裡面,阿瑟看了半晌還是舉手投降,半是無奈:「好好……都依著你行不行?」

林熙平時好像對什麼都不在乎,只是真的倔強起來也就像是一頭牛拉也拉不回來,薊這樣的話還是下次再來一次吧,無非多浪費一口舌。

「沒關係,林熙的事情我們從長計議,公司會幫著壓下去的。」

……

「林熙,不是這樣子的人!」

「林熙,給我們一個說法!」

兩個人走在了大廳里,突然看著一群拉著紅幅的小姑娘在公司前大喊,阿瑟暗叫了一聲不好,伸手拉住在一邊僵站的某人就往一邊的樓梯躲去,雖然都帶了口罩,但是看著外面的那個要吞了林熙的架勢,現在出去就像是在找死。

「卧槽,他們怎麼都追到公司裡面來了,是不是有病啊!」


拉著林熙一路狂奔,來到了他認為比較隱蔽的地方,終於算是放鬆了一下心情,但是隨即而來的就是滿滿的憤怒。

「林熙,你別生氣,也別放在心上,相信我一切都可以擺平的。」

阿瑟喘了一下,平復好自己的呼吸,抬起頭看向男人。

林熙倚著牆,臉上沒有一表情,就像是被粉絲堵在公司口怒罵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樣,阿瑟不禁怔了怔,有些害怕,尷尬的笑了笑,走上前,拍了拍林熙的肩膀。

「沒事吧?」

「沒事……」

林熙從自己的西服口袋裡面掏出了一盒煙,然後在阿瑟的目瞪口呆下,拿出打火機燃,動作很是熟練,他皺著眉頭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在半空中重重的吐出了煙。

「林熙!你瘋了嗎!」

濃濃的煙草氣息把阿瑟拉(熱門小説網)回了現實,他眼眶一紅,伸出手一把奪過了男人手中的煙,惡狠狠的摔倒了地上,還用腳碾壓了幾下。

「你是不是把打算唱歌了,你忘記你剛開始學聲樂的時候老師說過的那句話嗎,不能吸煙不能吸煙!」

對一個歌手來說最重要的莫過於嗓子,從前有一個和林熙出道時間差不多的男藝人,也是唱歌出身,在一個選秀的秉中還拿了第一名,本來長得壞壞的,聲音清澈一出來就被很大一批粉絲喜歡,但是也不知道是他之前就這樣還是後面染上的壞習慣,酗酒抽煙……最後硬生生的把自己的一副好嗓子給毀了,然後他就在娛樂圈消失了……

他以為林熙不一樣的。

「你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你不是說唱歌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嗎,你不會把你最重要的事情都要做不好吧?!」

阿瑟一步一步朝著那個靠在牆上沉默不語的男人逼近,語氣裡面帶著質問。

「阿瑟。」男人神色平靜,眉宇間是濃到散不開的憂鬱,「你不要這樣對我好,你已經做得夠多了!」

再多的話他怕永遠都還不了了。

「說什麼傻話……我們是兄弟啊。」

林熙垂下了眼帘,心裡默默的笑了一個決定,也不想再和他談論這個問題,只是幽幽道:「要是你不小心無意之間傷害了最愛的那個人……你會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