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胡菲菲這一點撥,白瑧才想起,她還得為她家爹娘的族人考慮,族人是可能一起住的,以前她只以為在修真界,就是他們一家三口了,一時有些不習慣。

自家爹娘這次回去,不會就是要接人過來住吧?

她都沒見過那些親戚,若是真有人來,好相處的倒還好,越是遇到那種喜歡插手別人家事的,她想想就堵心。

遭受過八竿子打不著親戚的狂轟濫炸,白瑧對如今的生活很滿意,並不想有人來打擾,特別是以長輩的名義。她有了些危機感,若是她爹娘也給她弄個家族出來……

想到她家爹娘都是凡人界出身,這種事估計暫時還不會發生,就算以後會發生,她那時修為都高了,真遇到糟心的,不理就是了!

與前世不同,她已經是個修士了,他們還能逼着她做不願做的事?那是不可能的,她如今還有師父可以依靠!

想明白了,那種緊迫不安就消失了,如今的她,再也不會讓別人,以所謂的親情綁架了!

只是她此時想不到,她的陽春雪還沒焐熱,就沒了。

因着收徒,外面亂糟糟的,又有聽雪樓、碧游宮和雲夢閣的人在,白瑧便窩在小院裏修鍊,胡菲菲倒是出去轉了幾圈,給她帶來了許多消息。

其中就有聽雪樓和碧游宮弟子幾月前衝突的原因,據說雲夢閣的掌門有意為雲若衣與聽雨樓的葉笙定親,聽雨樓一方也沒表示拒絕,修真界都傳,兩家門派默認了這門婚事。

雲若衣此次來躍凡城也是追着葉笙的腳步來的。

狗血的是,葉笙一行人在碎星河邊正好遇到渡河而來的碧游宮女弟子,且邀了碧游宮幾個弟子同行,還一起逛了躍凡城。

據說葉笙與碧游宮的陳雪心相談甚歡,兩人似是有意,他們的事情在躍凡城傳得沸沸揚揚,這可不就惹惱了趕來的雲若衣一行人。

更為狗血的是,這陳雪心的身世有些不太光彩,是平野城陳家的家主與碧游宮的蓮依峰主偷情所生。

陳雪心自小便被陳家主母送去了碧游宮,雖被冠上陳姓,在陳家卻沒有立足之地。

她有這般身世,自然成為雲若衣的針對目標,如說雲若衣咄咄逼人也不盡然,畢竟她掛着葉笙准未婚妻的名頭。

讓白瑧說,這件事都怪葉笙,若是他真的有意與雲若衣結親,就不該傳出這般閑話,若是無意,也該澄清,如今讓雲若衣和陳雪心掐起來算什麼事?

還沒見面,葉笙在白瑧眼裏,已經是一個渣男了。

這還沒完,沒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的!

有意思的是,據胡菲菲得到的消息,碧游宮這一行人,此次的目標還真不是葉笙,而是青雲派的君子劍,她家四師兄初玉!

這碧游宮也有趣,若是讓陳雪心追求她家四師兄,這是不是有點侮辱她師兄的意思?白瑧倒是沒有看不起陳雪心的意思,只是這身份實在不匹配。

初玉可是初家家主的嫡孫,初家是出過飛升仙人的一流世家,碧游宮的掌門是怎麼想的?將峰主的私生女嫁於初玉,這是結親還是結仇?

白瑧知道這親肯定是結不成的,因為初玉肯定看不上別人,他的真命天女是他未來的徒弟。

抱着這個瓜,白瑧吃得心滿意足,修真界其實也挺會玩的,大家都是修士,還有偷情這種事,還有四角戀……

修鍊吃瓜,一晃幾日便過去了。

這天下午,眾人接到盧長老的傳訊,此次收徒已經結束,命眾弟子次日卯正(六點)於武場集合。

。 「四哥,你猜我今天碰見誰了?」白宴上了車,一邊開車一邊給陸卿寒通話。

那端,傳來了男人的聲音,「你碰見誰了?」

「我今天來看明睿,碰見了溫惜跟她母親。」白宴道,「溫惜家境竟然這麼慘,哥哥跟父親都沒有了。」

「溫惜的事情,你跟我說做什麼?」

聽著那端陸卿寒的聲音,白宴挑了眉,遇見紅燈,他停下了,隨手放了一首歌,「四哥,這可是你說的,不聽她的事情,那以後要是再碰見她了……」

陸卿寒輕輕的斥了兩個字,「多事。」

「四哥,你要是對這個溫惜感興趣,就去找她啊,反正她一直在紅萬山工作,要不然,今晚上,我攢個局,我們一起去聚聚。」

陸卿寒淡淡道:「我沒時間。」

「行,那我叫上其他的朋友,宋凜也來。」

「你叫他做什麼?」

「宋參謀長的孫子,我家最近跟宋江曄有合作,走動的多了一點,改天,我給你倆好好的介紹一下。」

那端,沉默了幾秒。

綠燈了,白宴一腳踩下油門,墓園周圍的路很寬闊,平日裡面除了特定的節日跟周末,車輛不多,只有幾輛來往的公交車,一路行駛寬闊平坦,白宴盯緊了前面的路,白宴似乎是算準了陸卿寒會答應一般,也沒有掛電話,嘴裡哼著幾句曲子,過了幾秒鐘。

耳機那端傳來陸卿寒的話,「晚上再說。」

接著,掛了電話。

白宴一笑,他就知道,提到溫惜,陸四哥壓根不會不來。

不過這個溫惜到底是什麼魅力,讓陸四哥,都動了心。

……

下午四點半,半街圖書館。

溫惜還是下午出門的那一件白色的襯衣跟深藍色的牛仔褲,頭髮披肩,顯得有幾分清新自然,並沒有刻意隆重的打扮,她伸手,梳理了一下長發,目光看著坐在字對面的年輕男子。

對方約莫比自己大個兩三歲的樣子,帶著一副黑框的墨鏡,長相斯文老實憨厚。

「你好,我叫譚家明,聽李姨提起過你。」譚家明一邊說著,一邊扶了一下眼睛,動作有些不自然的往後看了一眼。

溫惜並沒有回頭看,她知道,身後的一個卡座上,坐著的是李阿姨跟江婉燕還有譚家明的母親。

溫惜白皙的臉蛋上也露出一抹笑意,「你好,我叫溫惜。」

譚家明看了一眼溫惜的臉,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我聽過你的名字,很好聽,單單聽名字,就知道一定是一個很溫柔善良的女生。」

「你客氣了。」

「我簡單的介紹一下自己,我現在在康匯企業上班,已經工作了有兩年,現在是單組項目的組長。」

溫惜還沒有出聲。

身後就傳來了譚家明母親的聲音,這聲音說不大,但是也不小,相鄰的座位,能清楚的聽到。

「我兒子可優秀了,從初中到高中次次都是年級前100名班級前5名,大學的時候更是每個學期都拿了獎學金,上了班,兩年就當是單個項目組的組長了。」張紹麗熱情地炫耀著自己的兒子,「康匯你們知道的,這可是陸氏集團旗下的子公司康匯企業,後面可是陸氏呢,一個月工資一萬多呢。」

接著是李阿姨的聲音,「家明從小就很優秀,婉燕啊,這可個好孩子,跟你家惜惜再合適不過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悄悄藏不住最新章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悄悄藏不住全文閱讀、悄悄藏不住txt下載、悄悄藏不住免費閱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

洛陽bibi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趁情敵失憶、我好窮,我裝的、不當你閨蜜、穿成偏執女配、悄悄藏不住、

。 盛夏能來關心自己,這已經足夠了,對於他而言,這已經是盛夏很給面子了,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夏夏,不要逃避我說的話。」言景祗聲音沙啞,這件事他已經思考了好久女。以前是覺得自己傷害了盛夏,他沒有臉面和盛夏繼續在一起。但是真的看見盛夏和其他人在一起時,他是真的控制不住。

除了自己,誰也不能和盛夏在一起。

其實他也想過,如果盛夏願意和其他人在一起試一試,或許他會放手一次。但是很顯然,不管是陸懷深還是陸英,盛夏都不願意。

命中注定盛夏要和自己在一起的,言景祗輕笑了一聲。

「我是真心的,之前對你做的那些不好的事情,希望你能原諒我。或者等以後我告訴你實情,你再做決定好不好?」

言景祗怕盛夏拒絕自己,只好這樣說,希望能讓盛夏給自己一個機會,他害怕盛夏從此不和自己來往,他會受不了的。

他這麼喜歡盛夏,捨不得看著她和別人在一起,他會嫉妒得發瘋。

什麼喜歡一個人就是希望她能過的好?在他這裡沒有。除非盛夏真的不願意看見他,他捨不得讓她難過,才會忍痛做出這些選擇。

「你先好好休息吧,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吧。等你身體養好了再來和我說這種話。」

盛夏這也算是給了言景祗一個機會,沒有一口回絕。因為她清楚言景祗的脾氣,要是她一口回絕了?還不知道他要怎麼鬧呢?

盛夏有些無奈,她覺得自己面對的不是言景祗而是一個孩子,任性得不行,她也有些無奈。

聽到盛夏這麼說,言景祗鬆了一口氣。

他伸出手要握著盛夏的手,盛夏不給,他的手就一直伸著。兩個人僵持了一段時間,最終盛夏還是敗下陣來,將手放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言景祗快活的像個孩子,高興的笑了起來。雙手摩挲著盛夏的手指,仔細把玩著,彷彿這是什麼絕世寶物,讓他捨不得放手。

盛夏無奈,看著言景祗說:「沈恪說你的情緒不穩定,我也沒辦法每天來照顧你,請個護工吧。早點養好身體才行。」

言景祗剛想拒絕,又聽到盛夏強勢的說:「我這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肯定的語氣。你沒有拒絕的道理,今天如果不是我在,你摔倒了怎麼辦?你以為沈恪能天天守著你?」

「他已經結婚了,家裡還有老婆孩子呢?就算是鐵一樣的兄弟,也得有喘氣的時候吧?」

言景祗:「……」

她已經將所有的話都給說完了,根本不給言景祗任何機會解釋,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好吧,請個男護工就行了。不過夏夏,我現在還有一件事想要做。」

「什麼?」

言景祗的表情瞬間暗淡下來,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麼,好半天他才艱難地開口說:「我想去看看洛生。」

盛夏愣了一下,這一次她沒有拒絕。

洛生至今還在重症監護室里,不知道生死。

。 電視小組到了泰國曼谷總共才三天時間,可在這三天時間裡卻發生了邊雨欣一輩子都不想經過的危機。但她哪裡知道,更大的危機還在後面,這僅是個開始,是進入更危險地段的一個小小前奏而已。

不單單是她,電視小組的人除了吳江龍和洪志、徐昕之外,他們都沒經歷過,特別是那個劉漢林人雖被救出來了,但膽也給嚇掉了百分之八十五,剩下的這百分之十五還在忐忑不安中。

誰都知道,此時的柬埔寨幾乎全部被越軍佔領,接近百分之百的城市和鄉村屬於越軍和親越的韓桑林政權。抗越的柬埔寨武裝力量靠的是游擊戰。戰爭打了若干年,柬埔寨「三方」力量到底有多大,他們能撐的住越軍的一次次掃蕩嗎?進入柬埔寨之後,電視小組何處立足,有什麼樣的人來接待他們………這些全都是未知數。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放亮,一輛豐田牌小型卡車停在了酒店門口。

過了一會,吳江龍、洪志、徐昕、童勇男、邊雨欣、劉漢林、董小朋七個人從裡面走出。

這是一個緊張時刻,也是拋棄一段險情的最好時機會。他們巴不得快點離開這是非之地,哪怕要去的柬埔寨更加危險,但那是目標,那是工作場所,就是死在那裡,那也是光榮的。現在出事怎麼辦,算什麼?只能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不值得。

因此,他們一見汽車,心情如何是可想而知,個個是迫切的狠,想著的也是快點,再快點。

到了汽車跟前,七個人沒有一個說話的。就連吳江龍也是一個勁地打手勢。眾人一個個把隨身設備放上車,接著又都坐了上去。

帶蓬的卡車車箱裝下這七個人似乎是有些擠,但又有什麼辦法。在那種環境,這樣的國度能有的坐就不錯了,還不成?人家還給你配備幾輛驕車不成!

李大使不是沒有聯繫過,但考慮到周邊環境,覺得還是低調些好,就連李大使本人在安排好這些之後,連面也沒見。他不是不想送戰友,而是為了盡量減少影響面。

眾人都坐好后,吳江龍對司機說,「開車」

司機是泰國人,對當地路況有所了解,總比吳江龍自己開車要方便的多。再者說,前面情況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有這麼一個泰國人罩著面子,估計也不會引起太大懷疑。

車箱上的蓬布被放下,剎時間裡面即變得黑古隆咚。外面人看不清裡面,裡面的人也看不到外面。現在看不看都無所謂,反正景況就是那樣,人也是如此。這幾天的驚慌,早就讓他們幾個失去了觀賞風景的好奇心。

汽車駛過街道,駛出城區,開始穿行在空曠的路上。過了一道小橋,路上的行人開始多了起來。不僅如此,前面的路竟然被行人堵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吳江龍詫異地望向那個泰國司機。

泰國司機似乎明白了吳江龍詢問的意思,嘰哩哇啦說了一通,吳江龍沒聽懂,一個勁地搖頭。那個泰國人這才明白,於是轉用英語。他告訴吳江龍,前面有泰軍的檢查站。

「噢」吳江龍明白了,明白之後忽然又緊張起來。既然是檢查站,那人家就什麼都得檢查。別的都好說,他和洪志、徐昕三人身上可都有槍,而且,那個箱子還有更長的一個狙擊槍,這要是讓泰軍檢查出來,那就麻煩了,雖然不會出什麼問題,但耽擱行程那是必然的。

「他們都查什麼?」吳江龍看不到檢查站的位置,想要盡量多知曉些情況。

「聽說有越南特務,凡是進出的人都要搜身。」那個泰國司機說。

「噢」

吳江龍一邊與這泰國司機說著話,一邊想著對策。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泰軍把他身上的武器搜走。他這樣想著,轉頭朝四周打量,看看有什麼辦法。

前面的路一堵住,一大群泰國裝扮的人圍著一個卡口。卡口旁站著眾多荷槍實彈的泰國軍人。從車上看過雲,出去的泰方人並不多,路主要是被對面的人給堵著。卡口上,只有兩個泰軍在檢查手續,其他的則端著槍,虎視眈眈盯著對面。

「我去看看。」

說完,吳江龍跳下車,擠過人牆接近卡子。到了近前他才看到,這裡幾乎就不算是什麼路口,其實就是一個洞,說白了,就是上面還沒有封住的洞。對面,幾乎是清一色的柬埔寨高棉人裝束,不用問,他們必是從柬埔寨逃難來的高棉人。看到這些人,吳江龍為之一動,就想上前打聽,但一看看自己這身裝束,他又打消了這個注意。

自己身上穿的即不是柬埔寨服裝,也不是泰人的短裙,而是中國人慣穿的中山裝。

說到這,就想提提中國的民族文化。我們常講,中國有這樣那樣的文化,這個那個的歷史悠長,可在服裝上,哪一種是我們中國人自己的,大眾化的?走到國外,讓人家一看這就是中國人!

旗袍是滿人的,女人穿著也算好看,但市場上不流行,只有個別「高貴、時賞的女人穿著還可以,普通老百姓有幾人穿這個的。穿成那樣,還怎麼幹活。再者,一些少數民族有服裝,但那是少數民族的,一般情況下,他們只在本地區穿,出外時,特別是遠門穿的很少。佔中國人口百分之七八十的漢族人可以說就沒有自己的服裝,這部分人可以說是中國最最主要的群體,他們的身份則完完全全地代表著中國。

沒有自己的服裝,就跟沒有信仰差不多,有時一細想,心裡也是空空的。這麼多年了,中國人沒有自己服裝怎麼辦,那就只好學國外的。學誰啊!還不是學西方!人家流行西服,我們就跟著穿西服。人家流行牛仔,我們就跟著穿牛仔。人家女人穿超短裙,我們就穿超短裙。穿來穿去,就是沒有我們自己的。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品牌,是我們中國人自己的中山裝,但沒穿幾年,又被西化了。到現在,真說不上哪一個服裝是我們自己的。

中國有這麼多服裝師,他們都幹什麼了!

再看看世界上的一些國家,別看國家小,人少,但在這點上,人家可是祖祖輩輩都這麼堅持著,永不更改。提幾個國名,泰國、柬埔寨自不必說,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馬來西亞、尼泊爾等等,他們個個都有自己的民族服飾,想到這,還真有點汗顏。

這次電視小組出來,上邊不是沒有考慮,想來想去最後定下中山裝。稍有常識的人,如果看到這個,一眼就能說出此人是中國人。別的就什麼都算了,特別是西方的東西,更不能要。到柬埔寨穿個西服那算什麼,不倫不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