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讓我冷靜冷靜。”

‘女’媧大神最終無力的坐在了地上,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看到她失神落魄的樣子,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對於別人來說,‘女’媧是一方大神,而對於我來說,‘女’媧大神也是一位母親,雖然有些不稱職,可是她對上官林夕的感情都是真實的。

過了半個小時後,‘女’媧大神從地上站了起來,此時她一臉冰冷,“我想好了,夕兒就‘交’給我來處理吧!我不想讓她死的太難看。”

“好,不過你要是狠不下手,那我也不介意幫你一把。”

“謝謝你,我先走了。”

‘女’媧大神說完就飛走了,看到她神情冷冽,我也知道她已經下了決定了,眼下已經沒我和神龍他們什麼事情了,所以我們幾個也回到了市區。

“表哥,那些屍體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一看到表哥,我就連忙詢問了那些屍體的處理問題,誰知道表哥竟然對我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見他這個樣子,我心裏來了疑問。 “表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識是,讓你先等等,我在接聽電話呢。。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

表哥白了我一眼,然後扭頭繼續打他的電話了,原來他是這個意思,害我白擔心了一場。

等了大約十分鐘後,表哥的電話纔講完,看到他朝我走過來,我連忙走了過去。

“表哥,屍體怎麼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各自帶回家去唄,唉!你們現在有什麼打算?”

“我們能有什麼打算,我先等‘女’媧大神解決上官林夕再說,那個‘女’人一天不除,我一天就無法安心,誰知道她還會做出什麼壞事來,表哥,你這幾天也不要放鬆警惕,讓手下的人四處都嚴謹一點。”

“好,我知道了,你們先回去吧!這裏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要做了,我老爸說晚上做了紅燒‘肉’,等下我們幾個喝一杯吧!”

“也好,那我先回去幫大伯做飯。”

跟表哥告別後,我就帶着神龍他們回到了表哥家裏,沒想到我老爸老媽他們都來了,看到大家歡聚一堂,我心裏也有了自己以後的打算。

“爸媽,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我們今天中午就來了,見你們都走了,我們在村裏也沒事做。”

“也好,大家也聚聚,反正你們現在都沒事做,而且一直呆在村子裏也無趣,還不如常來市區跟大伯表哥聚聚,老媽,要不我也在這附近買一套房子給你們住?”

“‘花’那個錢做什麼,我們又不長住在這裏,過兩天我們還是要回去的,城市我們也住不習慣,再說了,你又不常在家裏,我們兩個住哪裏都一樣。”

“我打算好了,在市區買一套房子,爸媽你們都搬過來住,我也打算在市區找個工作上班。這樣我們也能過我們自己的生活,我總不能一直都沒事幹吧!”

“那也好,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能一直就這麼晃‘蕩’着。”

跟老媽說了一會兒話後,表哥也回來了,看到表哥一臉疲憊,我有些怕怕的。要是我以後上班也像他每次都早出晚歸那麼累,那肯定是有些受不了的。畢竟我很早都沒有受過約束了。

不過看到老爸老媽年紀也大了,總不能一直都讓他們‘操’心,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都要爲老爸老媽活一次,既然他們那麼想讓我上班過平常人的生活,那我就聽他們一次。

第二天的時候,我帶着神龍在附近買了房子,然後老爸老媽也都搬了過來,看到自己的新家。我心裏一陣感慨,秦始皇和我母親去了靈異界,因爲那個世界比較適合他們的體質。

‘弄’好家裏的事情後,我就開始找工作,因爲我大學一畢業就去做了道士,如今也不知道做什麼好,感覺自己在凡人的世界很難生存。最終我找了一個看墓園的工作,也就是看墓人。

雖然說看墓人這個職業很特殊,不過也算是應景了,跟我這個做道士的身份也沒有什麼衝突,而且眼下也馬上要過年了,工作真的很不好找。有這麼一個閒職也算是不錯的,好在我爸媽也算開明,沒有抱怨什麼。

陵園裏面很寂靜,我以爲今天跟平時一樣,正在巡視陵園狀況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吵架的聲音,我連忙朝着聲音那邊跑去。沒想到竟然是‘女’媧大神和上官林夕,看到她們在這裏,我一陣好奇。

“‘女’媧大神,你們怎麼在這裏?”

“絳禹?你怎麼在這裏”

‘女’媧大神和上官林夕一看到我,連忙停止了爭吵,看到她們雙雙警惕的樣子,我心裏一陣好笑,不過我這次可沒打算放走上官林夕,如今我爸媽都住在市區,要是上官林夕再鬧出一個禍‘亂’來,我可吃不消。

“我是這裏的看墓人,自然是在這裏的,你們又是怎麼回事?‘女’媧大神,你答應過我要收服她的,爲什麼她還在?”

我直接冷了臉,‘女’媧大神見我一臉‘陰’沉,直接嘆了口氣:“我現在就收服她。”

“哼!你果真還是‘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女’媧,你還好意思說給我機會,我真是高看你了,原來你也跟那些僞君子一樣。”

上官林夕冷笑了兩聲,就在‘女’媧大神一臉難堪的時候,她竟然朝‘女’媧大神偷襲而去,好在我一直都警惕着她,要不然‘女’媧大神這次真的要在她手裏遭殃了。

“畜生,你竟然真敢對我動手。”

‘女’媧大神見上官林夕對她動手了,立馬就火大了,她好歹也是一方大神,如今竟然被一個小妖偷襲,要是傳出去了,她的臉面何存?況且上官林夕還是她的養‘女’,要是被傳了出去,人家肯定會說是她管教不嚴,以後她也難以堪當重任了。

“哈哈哈……有本事就殺了我啊!就像你當年殺了我父母那個樣子。”

上官林夕已經紅了眼睛,她變成了狐狸就朝‘女’媧大神撲來,我沒有想到上官林夕的本尊竟然是一隻紅狐狸,怪不得每次看她都感覺她妖里妖氣的。

‘女’媧大神見上官林夕已經跟她徹底撕破臉皮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輕輕揮了一下手,就在自己和上官林夕的中間隔了一道屏障。

上官林夕因爲奔跑太過快速,直接撞在了屏障上面,聽到“碰”的一聲,上官林夕就平爬在地上了,不過她很快就爬了起來,又繼續朝那層屏障上撞去,似乎不撞破屏障不罷休一樣。

“‘女’媧大神,需要我幫你嗎?”

見‘女’媧大神只是把自己隔離起來,並沒有動手,我心裏有些着急,生怕上官林夕逃走,要是她逃走了,又要費很大的勁才能抓到,我可不能再給她逃走的機會了。

“不用,這是我跟她之間的事情,所以我會親自解決,希望絳禹大神不要‘插’手的好,免得你也結了因果。”

‘女’媧大神一提起因果,我也明白了,她是因爲跟上官林夕結了因果,因此纔會執意要收服她的,而我跟上官林夕的因果在沒了,所以也不方便動手。不過我並不害怕因果,因爲我本身很特殊,是不會產生因果的。

“‘女’媧大神,既然你執意自己動手,那我就在一邊看着,不過我不會讓她再次逃走的,而且我也不會跟任何人結下因果。所以你也不用擔心。”

我說完就在四周下了結界,這麼一來。上官林夕也被困在了結界裏面,她也不可能再逃離這裏了,看到四周都設了結界,上官林夕對着天空嘶吼了一聲。

“我跟你們拼了,啊……”

上官林夕瘋狂的撕扯着‘女’媧大神跟前的屏障,‘女’媧大神似乎見時間差不多了,這才撤離了屏障,因爲失去了屏障的緣故,上官林夕一個不注意。直接滾到了‘女’媧大神的腳底下。

‘女’媧大神沒有仁慈,一腳就踩在了上官林夕的身上,上官林夕很是不甘心,可是又無法動彈,在‘女’媧大神面前,上官林夕根本就不能發揮出實際的力量,而且現在是人界。她們因爲有因果關係,所以實力都被壓制在了一定階段,不像我。

“殺了我吧!”

上官林夕的眼睛通紅一片,這是已經成魔的節奏,而‘女’媧大神也沒有繼續再猶豫下去,直接拿出神器就刺進了上官林夕的心臟裏。

王爺你作弊 神器一刺進上官林夕的心臟裏。上官林夕的身體也化成了碎片,很快就從我們眼前消失了,連魂魄都沒有殘留。

“絳禹,我的因果已經沒有了,我跟這個世界也再也沒有因果了,從今天開始,我就把人界的和平‘交’給你了。我們天界見。”

“‘女’媧大神慢走。”

送走‘女’媧大神後,我的心情也輕鬆了不少,如今的人界已經沒有什麼所謂的大神了,至於我,那完全就是一個另類,因爲我現在有自己的新身份,那就是守墓人,而我的名字又改回了原先的陳二寶。

週末的時候,我悄悄去了一趟巫‘門’,沒想到巫‘門’已經關‘門’了,這裏早破落的不成樣子了,那些弟子也各自離開了,看到巫‘門’已經不在,我心裏一陣感慨。

“陳庚。”

聽到久違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我連忙轉過了頭去。

“玄武?師傅?你是……”

“笨蛋,我當然是你師傅,玄武已經走了,他讓我給你帶句話,說他繼續沉睡了,這具身體依舊由我來支撐着,傻小子。”

“師傅……真的是師傅你……”

我沒有想到玄武竟然會爲了我捨棄了自己的時間,心裏感動之餘,更加的興奮,因爲師傅回來了,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點一般。

“好了好了,哭什麼,師傅回來了,你不應該高興嗎?不過爲師可不高興,巫‘門’是爲師的心血,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你‘弄’破滅了,唉!你說爲師要怎麼罰你纔好?”

“師傅,要不我下山幫您招收弟子吧!我們一起把巫‘門’發揚光大,您之前留弟子一個人,弟子實在是沒有能力光復我們‘門’派,如今有師傅的幫忙,我想我們巫‘門’一定很快就要重振起來。”

“嗯,師徒搭配,幹活不累,哈哈哈……那就罰你趕緊招收弟子上來,還有,收拾‘門’派的事情,你也要做,爲師先去看看老朋友去,一個月後爲師再回來,到時候‘門’派要是沒人來,看爲師怎麼收拾你。”

師傅說完就走了,不過我心裏還是很開心,很快我就叫來白虎神龍他們,好在他們也不囉嗦,幫我直接收拾好了巫‘門’。

一個月後,巫‘門’又重新開張了,看到‘門’派裏面上百名弟子,我的心情很是‘激’動,師傅坐在掌‘門’位置上面接着衆位弟子的茶水,我在一旁伺候着,原本師傅讓我做掌‘門’的,只是我拒絕了,因爲我覺得師傅做掌‘門’更好,我還是喜歡做他的徒弟,做衆位弟子的師兄。

一切又迴歸了平靜,經過一年的努力,巫‘門’也被山下很多人知道,大家一提起巫‘門’,總會提起我師傅林風來,當然了,我陳二寶的名字也已經是響噹噹的了。

現如今巫‘門’的弟子已經過千,師傅也已經做了甩手掌櫃,現在的我,越發的忙碌了,就好像回到了以前,很多人都無法回到自己原先夢開始的地方,可是我卻回來了,而我也很喜歡這種感覺,我們巫‘門’降妖捉鬼宗旨,也繼續傳承着…… 人人都喜歡錢,甚至是黑心錢。但是如果我說你手裏的錢,它有可能是冥錢,你信嗎?

冥錢,又叫紙錢、死人錢或鬼錢,你也可以理解爲死人在陰間用的貨幣。我叫陳二狗,就是因爲有一次錯把冥錢當成了真錢,結果走入了一條夢噩般的不歸路……

那是在七月十五鬼節的當天晚上,我和隔壁老王、老鄉小劉跑出去打麻將,回家的時候已是半夜時分了。

我還記得非常清楚,當時從麻將館出來時,街上空蕩蕩的,沒有車,也沒有人,昏暗的路燈下,街道路邊上到處都是一堆堆燒完的黃紙錢,陰氣森森。

從麻將館出來就是一個十字路口,當時老王卻突然兩眼一亮,指着前方叫道:“你們快看,那是啥子喲?”

我順着老王所指的地方一看,只見前方的路口邊上,竟然散落着一堆花紅花紅的東西,仔細一看,那可不就是錢麼?

我們當時別提多興奮了,我發誓,從沒見到過這麼多的錢,散落在地上那是一大堆啊,全都是紅紅的百元大鈔。

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這大街上的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錢呢?第一直覺,那就是這些錢不會是假的吧?要知道這可是一堆錢啊。

不過當我撿了一張拿起來看了看,卻驚訝的發現這些錢竟然都是真鈔。而一旁的老王和小劉也說全是真的。

眼前突然出現這麼多的錢,當時我的小心臟就嘭嘭直跳,看了看四周,空蕩蕩的街道上依舊沒有一個人影。

我問老王,誰會掉出這麼多錢來呢?

老王卻說:“老子管這麼多幹啥子,反正這回咱們算是發財嘍,這麼多錢估計起碼得有好幾萬,咱們三個平分,這個月打麻將輸掉的啥都回來了。”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會寵 說着話的同時,他們二人就把地上的錢全部撿了起來,好大一疊。細細一數,竟然有六萬元。

我勸他們還是別撿了,要不然就交給派出所去吧。

他們如今已經掉進了錢眼裏了,哪裏會聽我的勸呀。他們每人分了兩萬塊,同時還分出兩萬塊錢遞給了我,我不想要,但是他們強塞,於是我就接了下來。說實話,我這也是半推半就,我一個窮屌絲,突然間看到這麼多的錢,不動心那是騙人的。

老王叮囑我們,撿錢的事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講,包括身邊的同事也不能說。

分完錢,我們就分手了。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會是我夢噩般的開始……

這隔壁老王,其實並不老,四十歲不到,四川人。我之所以認識他,是因爲我們在同一家餐館上班,我是服務員,他是廚師,當初我找房子時,正好他租的房子旁邊有一間空着,所以我們不僅是同事,還成了鄰居,相處了大半年,關係很不錯。而小劉是我在這個城市的老鄉,雖租房不在一起,但平時常在一起聚。

回到租房後,我就將錢放進了一個鐵盒子裏面,如果失主真的找上門來了,這錢我二話不說就退還給失主,咱不賺那個便宜。

不知爲何,當晚我迷迷糊糊的做了一個怪夢。我夢見自己手裏捧着一大堆的鈔票,我樂開了花,可是當我準備數一數這些鈔票有多少時,卻發現數出來的根本就不是錢,全部都變成了一張張的死人錢。

雖然是身處夢境之中,但是夢裏的我卻十分清醒,知道這是死人錢,所以嚇得不輕,就想將手裏的死人錢扔掉。可是我無論怎麼扔,那死人錢都扔不走,它飄飄灑灑的又會飄落到了我的手裏,我這叫一個急,一慌就摔了個狗吃屎。

這一摔,我發現自己竟然摔下了牀。雖然醒了過來,但是我還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覺得做這種夢晦氣,以至於脊背發寒。

窗外月光照入房中,顯得十分清冷。我看了看手錶,發現纔到半夜三點。

腦袋有些暈乎乎的,我就爬回牀上打算繼續睡。可是就在這時,渾渾噩噩之間,我眼睛一瞥,忽然見到牀頭邊上竟然站着一個黑乎乎的人影。

那黑影背對着我,面朝着牆壁站着,鬼氣森森,我也看不清楚他的相貌。

當時我就嚇了一跳,那是動都不敢動了。我心說完了,鬧鬼了,大半夜的突然見到自己牀前站着一個人,這種感覺別提多恐怖了,心裏又驚又恐,這種恐慌讓人感到窒息。

就在我驚恐萬狀的時候,那鬼卻緩緩將頭轉了過來,我一看,更是嚇了一大跳,只見這鬼竟然是隔壁老王。

只見此時的老王穿着一身黑衣,站在漆黑的房間裏,臉孔煞白如紙,毫無血色,樣子十分的陰森恐怖。怎麼說呢,他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他是死人。

老王出現在我的牀邊,忽然手裏拿出一疊鈔票,這疊鈔票我很眼熟,好像就是我們昨天晚上在路邊撿來的錢。

老王就這樣站在我的牀邊,然後拿着錢就往空中撒去,那錢在空中飄飄灑灑而落,落到我房間裏的地上滿地都是,仔細一看,這些錢可不就是死人錢麼?

老王撒呀撒,我很害怕,不知道他爲什麼要在我的房間裏撒死人錢。就在我驚恐萬狀的時候,這時他的脖子突然被一條麻繩給套住了,頓時他就現出一臉猙獰的表情,伸着舌頭,手腳拼命的掙扎,喉嚨裏發出“咯吱咯吱”恐怖的聲音。

這一下我真是嚇壞了,頓時心裏猛得一跳,一個激靈直接就從牀上坐了起來。

我猛地打開了電燈,然後第一時間就急忙朝牀頭邊上望去,可是讓我驚詫的是,只見牀邊空蕩蕩的哪裏還有老王的蹤影呀,而且地上也不見有什麼死人錢。

這下我傻了眼,心裏十分的納悶,爲什麼突然會不見了?難道剛纔我是眼花了?

可是我心裏十分肯定,剛剛看得非常真確,絕對不是眼花,更不是做夢。我看了一眼門窗,尚還關得好好的,而且還是反鎖着的,也就是說,老王根本不可能進來。既然老王不可能進來,那我剛纔見到的老王又是怎麼回事呢?

我忽然感到後怕了,脊背直冒寒氣,難道我剛纔見到的真的是鬼?

回憶起剛纔看到的一幕,我就又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心裏滲得慌,總覺得這事很邪門。

我就這樣僵坐在牀上,也不敢再睡了,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天越來越亮了,隨後我起了牀,第一時間就去敲老王的門,想問問他昨晚是否來過我的房間。

可是我去敲他的門,房間裏竟然毫無動靜,就好像房間里根本就沒有住人似的。

難道他已經起牀出去吃早餐了?

當時的我也沒多想,出門吃了早餐就去上了班,反正我和老王在同一家餐館上班,到時候再問問他昨晚半夜的事情。

可是,讓我不解的是,老王當天竟然沒有來上班,他曠工了。

餐館少了一位大廚那怎麼行呢,打老王的電話也不接,餐館老闆就叫我回去找老王。當我回到租房處時,房東大姐正巧也來找老王收房租,問我老王去哪了,叫我見到了他的話,叫他趕緊把這個月房租交上去。

我告訴房東大姐,我也在找他呢。

說着這話,我就去敲老王的房門,房門裏頭依舊沒有絲毫迴應。

我想了想,於是拿出手機再次撥打了老王的電話,電話雖然通了,但對方仍然沒有接聽。不過,讓我驚訝的是,這個時候我卻聽到了老王手機的鈴聲。

我頓時眉頭就一皺,仔細一聽,那手機鈴聲竟然是從房間裏頭傳出來的。

有了這一發現,我就眉頭都皺了起來,十分的疑惑。因爲老王的手機既然在房間裏,那麼代表他也多半就在房間裏。可是,爲什麼敲門也沒反應呢?

難道他病了?

不知爲何,或許是因爲半夜在房間裏見到了老王,所以我心裏總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隱隱不安。

老王的手機鈴聲還在房間裏繼續響着,直到掛斷才停下來。我又猛敲了一陣門,屋內依舊毫無迴應。

我問房東大姐有沒有備用鑰匙,房東大姐點了點頭,然後就幫我將老王的房門給打了開來。

穿越秦時當外掛 可是這房門一開,房東大姐就發出了一聲嘶心裂肺的驚叫,就好像見到了鬼似的,一下就竄出去幾米遠。

我問她怎麼了?

房東大姐臉色煞白,滿臉驚恐的指着房門裏頭,花容失色的叫道:“死……死……死了……”

看到房東大姐那驚恐萬狀的模樣,雖然不知道她看見了什麼害怕的東西,但是我心裏卻已經感覺到不妙了,心道誰死了,總不能是老王死了吧?

此時的房東大姐已經是嚇得連話都說不清了,我也只好趕緊推開房門,往房間裏頭看去。

房門打了個半開,外面日頭雖大,但是房間裏光線卻很差。我往裏頭一瞥,麻痹的可沒把我給嚇死,只見房間裏的房樑上竟然吊着一個人!

深淵里的修騎士 那人臉正朝着門口,穿着一身黑衣,房間裏光線雖然差,但是我卻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上吊的人,這個人不是老王,還會是誰呀?

只見老王臉孔白得嚇人,就像是白紙似的,已經沒有一點血色了。因爲是上吊窒息的原因,一對瞳孔就像兩個鴿子蛋似的暴凸在眼睛外,怒目圓睜,滿臉痛苦猙獰的表情。

更讓人心裏發寒的是,他竟然咧着嘴在詭笑!就好像他在臨死之前,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似的,死相十分的詭異。

我這個人膽子本來就不是很大,此時一看到老王這副恐怖瘮人的死相,我頓時就是一驚,心裏咯噔一聲,差點也像房東大姐一樣叫出了聲。只覺得後背直冒寒氣,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豪門之假婚真愛 我心說完了,老王真的出事了。

只是讓我想不明白的是,這老王好好的,怎麼就會死了呢?而且還是上吊死的!難道他有什麼想不開的事情嗎?還是遇上了什麼過不去的坎了?

我心中十分的納悶,昨天我們還一起去打麻將,也沒見他有什麼煩心事。唯一讓他煩心的那就是這個月錢堵光了,他不知道如何向家人交代。可是,昨天晚上我們不是撿了一筆錢麼,按理來說錢的問題等於解決了呀,可是他爲什麼還要自殺呢?

難道他是因爲撿了錢,良心發現,心生慚愧,所以上吊自盡了?

這就更加不可能了,老王這個人雖然不壞,但卻也不是啥君子,如果他真有這種覺悟,前天晚上也就不會強行要撿那地上的錢了。

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事情倒底是爲什麼。

說實話,除了心中的疑惑,此時我真的嚇得不輕,十分的害怕。但是我還是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趕緊叫驚慌失措的房東大姐報警,然後我自己則鼓起勇氣,慢慢朝房間裏走了進去。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老王身前,他的鞋子掉在了地上,光着腳丫。我輕輕的碰了一下他的腳,入手一片冰涼,心裏一跳,我知道他是斷氣很久了,因爲他的身體都早已僵掉了。

想到昨天晚上我們還在一起,也就是說,老王是在昨天晚上死的。

碰了一下,我就不敢去碰第二下了,更加不敢給他鬆綁。只等警察來了,讓他們去處理這些事情。

這時,我就環視了一下房間,接着我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只見房間裏滿地到處都散落着錢幣,這些錢不是真錢,而是印着“天地銀行”字樣的冥錢!

看到這滿地的死人錢,我整個人頓時就不好了,瞳孔猛地一縮,狠狠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幕不就是跟昨天晚上我看到的那幕一模一樣嗎?

昨天晚上我看到老王站在我的牀邊,先是不斷的往空中撒死人錢,撒的滿地到處都是,最後他的脖子突然被一條麻繩給套住了。而眼前的一幕,可不就是那個情景一樣嗎?一樣的是地上到處撒的是死人錢,一樣的老王被麻繩給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