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

秦川約美女吃飯一下子就被置頂不說,更可氣的是竟然有一些低年級學弟、學妹在下面留言道,表示畢業典禮現在只期待兩個節目。

一個就是白馬樂隊,一個就是秦川!

如此,她怎能不氣?

還有更可恨的是,有些同學竟然說和秦川約會的那個美女要是在北藝絕對是校花,比畢業要登台的幾個優秀畢業生至少漂亮兩個檔次。

「菲菲….這個應該不是表演!秦川畢竟是個男的….事情雖然好笑,但真的….丟面!」

聽到徐菲菲這麼說,一位舍友有些遲疑。

男人最看中的就是自己的面子,誰會拿面子開玩笑?

現在已經有一些調皮的學生給秦川開始起外號了,什麼「秦燜雞!」「燜雞師兄…..」等等。

明天秦川走在校園裡想不被認出都難。

「丟面?你們別忘了…..他現在是文工團喜劇表演部的喜劇演員……」

徐菲菲繼續冷哼。

一個喜劇演員最不怕的就是這個。

「額…..這麼一說….似乎還真是!」

舍友被徐菲菲說的有些遲疑。

「似乎!就是真的…..不過旁門左道終究上不了檯面,到時候看直播的觀眾可不吃這一套!」

徐菲菲氣鼓鼓的再次研究起了唱跳視頻。

後天就是上台表演的時候,有些細節還要再琢磨琢磨。

嫉妒歸嫉妒,鬱悶歸鬱悶,

最後還是要自己給自己找個台階下!

「叮鈴鈴….」

就在徐菲菲剛剛開始用手比劃起了唱跳動作的時候,她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心情原本不爽,聽到電話就要掛斷,

不過看到來電時,徐菲菲想了想拿著手機走到了宿舍外面關上門后這才接通了電話,

「怎麼了親愛的?」

她用手捂住了手機話筒說道。

電話是她男朋友的打來的。

「親愛的,想我了沒?」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道男聲。

「想了…但現在在忙畢業典禮的事情,你也知道…..綠城演義那邊黃了…..而且我們班的那個秦川很討厭,三番五次的搞事情!」

走到樓道的盡頭,徐菲菲壓低了聲音說道。

「搞事情?秦川?他又怎麼了?」

略作停頓,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惱怒。

「今天和一個女的在校門口演了一場戲,在學校論壇被置頂了!人氣還不低。」

徐菲菲完全就是一副告狀模樣。

「陰險小人,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他!不就是簽到煤礦文工團了有什麼好囂張的!我一個遠方表叔也在煤礦文工團好像還是個了中層領導,等畢業了分分鐘教他做人!對了,有個好事要告訴你!」

很快,男聲再次響起。

「好事?啥好事?」

徐菲菲眼睛一亮。

自從那天見完男朋友后她就老感覺自己再走霉運,諸事不順。

此刻終於聽到了好事兩個字。

「我託人找了個關係….只要你在畢業典禮上好好表現,那邊願意給一個機會!」

男聲很是自信的說到。

「那邊?是什麼公司?」

徐菲菲急忙再問。

話說那天吃完飯後她就把這邊的事情哭訴給了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當場表示讓她不用擔心,會動用自己的關係來給徐菲菲找一份工作。

現在看來應該是工作有著落了。

「是一個直播公司!」

「啊?直播公司?」

聽到這個,徐菲菲頓時有些失落。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做什麼都想著要和秦川比一下…..直播公司比起綠城演藝差的都不是一星半點,更別說是煤礦文工團。

「菲菲….你可別小看了這個直播公司,只要在公司裡面表現優秀,收入非常可觀!很有可能你一個月的收入就能比得上那個秦川十個月甚至是一年的!」

徐菲菲男朋友的語氣里多了一絲不屑。

「啊?這麼高?」

徐菲菲一愣。

「那是….我那個遠方表叔在文工團工作了十幾年,現在每個月也就五千三….所以別把煤礦文工團想的那麼好…..你當初沒去的選擇是對的!」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里多了一絲不屑。

「好吧,直播公司就直播公司…..」

徐菲菲的心裡忽然好受了一點。

如果工資真的有秦川十倍之多….也不是那麼難接受。

「寶貝,還有個事….我給你花錢雇了一些拖,到時候會在你上台表演的時候為你吶喊加油….要主意和他們互動!」

「好的!」

聽到和表演有關,徐菲菲當即回道。

………

殊不知,就在徐菲菲和她的男朋友正在進行策劃的時候,北藝學生處這邊,負責人接到了一個電話,

「您好?這裡是北藝學生處,請問你們是….」

「你好!我們這邊是綠城演義公司!」

電話另一邊很是清晰的響起了一道中年男子的聲音。

「綠城演藝?您給我們打電話是?」

接電話的負責人一愣。

作為一個藝校負責人,最關注的就是龍國各大演藝公司,綠城演藝的名字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是這樣的….聽說貴校後天要舉行一場畢業晚會?有些優秀畢業生要上台表演?」

「是的!」

「那能不能給我們公司兩張入場券!後排也行。」

「入場券?」

學生處負責人有些不明就裡。

綠城演藝什麼演出沒見過,竟然還想著要看北藝的畢業典禮?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是這樣的,我們綠城演義最近缺一個練習生,想要再補充一下,如果台上有好苗子的話我們願意簽下來!」

綠城演藝那邊的人解釋了一句。

「啊?你們要簽畢業生?」

「是的!」

「好!沒問題!到時候給你們安排位置,在最前排!」

弄明白了原因,學生工作處的負責人當即點頭答應。

學生工作處本來就是為學生的就業等等方方面面服務的,現在綠城要招人那是巴不得的事情,必須給安排到最好的位置。 「小墨,你這麼做可不地道啊,英雄怎麼能你一個人當呢?。」

「我也一起去,他們離開這麼久了,一定也餓了。」

喬森和汪師傅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小墨的身後。

「你們···」小墨感動的不要不要的,穩定了一下情緒:「那好,引擎最大功率輸出,前進!」

賽爾號朝着黑洞的方向駛去,很快就接近了苦苦掙扎的海盜船。

「發射救生鋼纜!」

從賽爾號上發射出了一條鋼纜,因為太短,雷伊拽住了恭喜的腳、恭喜拉住了發財的腳,發財的小翅膀拽住紅包的腳,而紅包···用鉗子夾斷了救生鋼纜。

眾人:「???」

「我也不想的啊,誰讓我打頭陣的?」紅包欲哭無淚。

雷伊站直了身體,看着嚎啕大哭的三大神獸:「三位,很榮幸能和你們並肩戰鬥,再見。」

「還有機會再見嗎?我們要被吸進黑洞了!」

海盜船內部。

「美麗圖閣下,我們完蛋了!」

「美麗圖閣下,我們死定了!」

「注意美感~~~」

賽爾號上。

「小墨,我們已經儘力了。」

「嗚嗚嗚,他們再也吃不上我做的飯了!」

「不!」

小墨表情嚴肅:「他們還活着,救援還沒有結束。」

「你怎麼知道?」

「直覺,我靠的是直覺,只要我們從黑洞中間穿過去,就一定能把他們救出來。」

「直覺?」

喬森和汪大廚對視,雙方都是一臉懵逼,這麼嚴肅的時候你竟然跟我提直覺?

你是不是短路?

就沒有點科學的解釋嗎?

「反正戰友和精靈們都已經送出去了,試試也沒有關係,抓穩了!」小墨啪的一下按下了引擎總開關,賽爾號再一次加速。

小墨寄希望於快速穿越黑洞中心,然而她低估了黑洞的可怕,在路上的時候,賽爾號龐大的船身就被撕裂成粉末。

「小墨,你這叫什麼直覺?不是說沒事嗎?」

「那、那直覺錯了,汪師傅,喬森,對不起了!」

他們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洞的大口之中。

······

孩子們滿臉不可思議。

失敗了?

怎麼可能?

正義的營救怎麼能失敗呢?

這跟他們認識的兒童劇根本不一樣!重要配角死了就不說了,竟然連主角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