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細的品味了一番帝棄魂祖師給自己帶來的震撼后,林仁心裡頭又替祖師湧起了絲絲悲哀。

這樣的人物,這樣的力量,都難以長生,不得不說,這是古今一大憾事。

「只要有足夠的力量,六神道的六大道主就不足為慮,我將四極八荒拳交給你,是希望它能幫助你提高修為,我不希望它成為你的桎梏。」

「力量的境界,永無止境,禁忌領域,遠非盡頭,四極八荒拳是我的極限,但並非你的極限,所以,希望你能踏著我的肩膀,登臨長生領域,替我看一看彼岸的花盛開的模樣。」

「我已隕落,這殘存的殘影,也只是為了四極八荒拳的傳承而存在罷了,禁忌雖隕,禁忌一脈卻在,繼承我的遺願,努力去踏上最巔峰。」

「我的一生,活得比歷代禁忌傳人都要簡單,我的眼裡,只有力量,我的目標,就是追尋最強的力量境界,你不需要效仿我,你是獨一無二的禁忌傳人,身負造化天葫,當你破滅六神道的時候,告訴他們,你是我帝棄魂的後輩。」

……

帝棄魂祖師看著林仁,鏗鏘道,英俊的面龐有著對力量的執著。

他心中有恨,恨自己生不逢時,若是天地完整,他相信自己必定登臨長生領域,踏足力量的極致境地。

他的心很純粹,只有對於力量的追求,即便如今已經隕落,可那種追求還是被林仁感受到了,那種執著,讓林仁為之動容。

這一刻林仁明白了帝棄魂祖師的力量為何能達到那種程度,因為他對於力量的執著,無人可以媲美,即便是林仁,也只能暗自搖頭,自愧不如。

當一個人將生命的一切都寄託到了對力量的追求上時,他所掌握的力量,是常人所難以想象的,這執著的追求,這瘋狂的一生,造就了後來的帝棄魂。

以帝為姓,註定了他的不平凡!

踏著歷史長河前往過去,與諸多古老存在交手,尋便諸天萬界所有對手來磨礪自身,這一切的一切,何等的霸氣,念及此處,林仁都忍不住熱血沸騰。

「我定不會墮了我們禁忌一脈的名頭,定不會埋沒了四極八荒拳的威名。」


「您所追尋的長生領域,我來替您開啟,到時候,彼岸之花,將綻放在您魂前,六神道,將覆滅在我們禁忌一脈的意志下。」

「我定踏入力量的極盡領域,我定然會超越您!」

……

林仁目光堅定的道,有著一股絕對的自信,渾身熱血沸騰。

「這才是禁忌傳人該有的模樣,只有這樣的霸氣,才配得上我的四極八荒拳。」帝棄魂微微一笑道,帝氣浩蕩,諸天萬界的星辰似乎都隨著他而閃爍。

一縷殘影而已,依然有這樣的威勢,難怪林老稱其為古今戰力最強幾人之一,這確實不是誇大。

「四極八荒拳已經全部傳承給你了,我打造這九死一生地,是想要封印所有的詛咒之力,避免不祥波及世人。」

「本想煉化所有詛咒之力,奈何身已隕,力量不存,難以做到,剩下的這些詛咒之力,便交給你吧,以造化天葫的力量,應該能煉化掉它們。」

「除了四極八荒拳以外,我沒有什麼東西可給你的,我的神體在化道時已經消失,待我意志消散后,你就在此地抓一把黃土,當成我的骨灰帶回去吧!」

「我希望,荒山上的碑,從你開始,不要再多下去了。」

……

帝棄魂緩緩道,模樣雖然英俊年輕,但卻有種無與倫比的滄桑感。

聞言,林仁意識到了什麼,頓時握緊拳頭,眸子里有嘆息之色湧現。

該來的,終歸要來,即便他心裡頭百般不願,可事實擺在眼前,他無可奈何。

帝棄魂早就化道了,同臨泉上人一樣,他所留下的這殘影,也只是為了傳承而存在罷了,如今四極八荒拳傳承結束,這殘影,也到了消散的時候了。

「差不多也到了消散的時候了,追尋了一生力量,如今化道,算是可以徹徹底底的休息休息了。」

「林仁,繼承我們禁忌一脈歷代祖師的遺願,勇敢的走下去,你不是一個人面對六神道,你的身後,有眾生。」

「不要彷徨,不要害怕,你是我帝棄魂的後輩,你是四極八荒拳的傳承者,你要有天帝般的無敵氣概。」

「來日覆滅六神道,打開永生領域之時,替我,好好看看彼岸之花。」

……

帝棄魂微微笑道,面臨徹底的消散,他表現得比林仁這個旁人還要坦然。

「祖師,您放心,我定不會辜負歷代前輩的希望。」林仁握緊拳頭,堅定的道。

「吾……帝棄魂,英雄一世,戰至絕巔,枉我追尋一生力量,到頭來依舊難逃歲月洗禮,可悲,可嘆,奈何宿命如此!」

「心有一憾,未能長生……下一世,若天地無缺,吾必登臨絕巔。」

……

帝棄魂抬頭看著天,目光像是直達神道深處,口中喃喃自語,訴說著一縷不甘。

話語一落,光雨漫天,帝棄魂的身軀自下而上,緩緩的化為光雨消散在天地間。

從始至終,他都是那麼的平靜淡然,他的心裡頭只有力量,生死對他來說都不放在心上。

「心有一憾,未能長生……」看著逐漸消失在視野中的光雨,林仁喃喃自語著帝棄魂最後的話語,拳頭死死的握緊。

他感受到了帝棄魂的不甘心,本為蓋世人傑,註定要踏入長生領域,傲視古今,可奈何天地有缺,最終難逃身隕宿命。

這種遺憾,讓人為之惋惜,那種對於力量的追尋,更是讓人欽佩不已。

帝棄魂,驚才絕艷,放眼古今歷代人傑,唯有他一個人在化道之際依舊敢殺上六神道,更是讓六大道主不敢降臨,這等壯舉,深深的刻在了林仁的心裡,激勵著林仁去努力,去奮鬥。

林仁是由衷的欽佩帝棄魂祖師,他這一生,看似不將蒼生放在心上,一心一意只顧著自己去追尋力量,可事實上,他一直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

否則年邁化道之際,他為何要殺上六神道,再震懾一番六大道主?為何身隕之際,依舊將最後的力量化為九死一生地,封印這恐怖的詛咒之力?

雖然帝棄魂祖師沒有說,可身為禁忌傳人,林仁都明白他所做的一切,所以由衷的尊敬與佩服這位祖師。

「您的一切不甘,一切遺憾,就由我來為您完成吧!」看著帝棄魂方才所坐之地,林仁喃喃自語道,眼睛里的光芒前所未有的炙盛與堅定。

他站起身來,按照帝棄魂之前的囑託,從其方才所坐的地方捧起了一把黃土,當做其骨灰好好的收了起來。

他要將這「骨灰」,帶回荒山,為祖師立碑。

事實上,如今荒山上的那些碑也是這樣立的,身為禁忌一脈的傳人,化道之際,六神道怎麼可能讓其有屍骨留下,後人想要立碑,也只能葬化道之地的土或者留下的衣物。

這便是禁忌一脈的悲哀!

「轟隆隆……」

帝棄魂一消散,四方因四極八荒拳重新出世而湧現的種種不祥再次震動起來,要滅絕林仁,不允許這種古神通出世。

「哼……」

林仁冷哼一聲,眉心一亮,造化天葫浮現而出,其葫蘆口符文滔天,化之力湧現,那種最純粹最本源的毀滅氣息讓天地都在顫抖害怕。

「呼呼……」

宛若狂風掃蕩而過,化之力呼嘯而出,身為天地間一切死亡的源頭,一切毀滅力量的本源,它瞬間覆滅四方種種詛咒之力,宛若神道在覆滅這裡的一切。

「嗡嗡……」

與此同時,裂天帝蜂竟然也出現了,從造化天葫的表面飛起,蜂翅震動間,毀滅了無數的詛咒之力。


不僅如此,更讓林仁驚訝的是,這小東西毀滅詛咒之力的同時,竟然還吞吸起這四周無盡的黑霧。

林仁心裡頭困惑無比,盯著裂天帝蜂,想看看它會有什麼變化。

豈料將這些黑霧吞噬殆盡后,裂天帝蜂又趴到了造化天葫上,繼續沉睡蛻變了起來。


不過就在林仁鬱悶困惑的時候,裂天帝蜂像是感受到了林仁的困惑,所以流轉出了一縷意志湧入林仁腦海中。

隨後林仁恍然,知曉裂天帝蜂這樣做,原來是在吸收此地的禁忌殺氣,這東西,對它的恢復很有幫助。

裂天帝蜂很特殊,萬古歲月以來,它一蜂自成一族,每一世都會涅槃重生,神奇無比,所以雖然吸收禁忌殺氣這個能力讓林仁很驚訝,可很快他就釋然了。

很快,在造化天葫的力量下,這些詛咒之力消失殆盡,全部被煉化了,至此,這裡的那種陰森森感覺終於褪去,恢復了原樣。

這個時候,林仁便準備離開這滅生古礦了,因為他還有其他目標要去完成。

雖然這是九死一生地,可因為詛咒之力的原因,這裡的唯一「生地」並沒有誕生什麼驚天動地的寶貝,或許等無盡歲月以後,那種東西會誕生,眼下是不可能出現的。

其他的「小生地」內的東西對於林仁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他也不願為那些東西而耽擱時間,待得日後唯一「生地」孕育出寶貝的時候,再回來也不遲。

「接下來,就該去那神秘的黑淵看看了!」忙完手頭之事後,林仁目光閃爍,喃喃自語道。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第五百九十三章再臨黑淵

他這一次來到這小遺迹,目的有兩個,一個便是掌握這完整的四極八荒拳,另一個就是前往那神秘黑淵看上一看。

他清楚的記得,當年那黑淵底部有種無比強烈的召喚感,讓他三番四次忍不住想跳下去,如今他的實力強大了太多,是時候前去探查一番原因了。

「帝棄魂祖師,您安息吧,剩下來的,交給我去完成,他日彼岸之花定然綻放在您的面前。」最後看了眼這空曠寂寥的滅生古礦,林仁嘆息道。

帝棄魂的徹底消散,難免令他有些傷感,不過很快這股傷感就化為了力量,化為了無邊的動力。

林仁體內所掌握的四極八荒拳,帶給了他無比強大的力量,他發誓,不會辜負了這份曠古絕今的殺伐神通。

收斂一番有些沉重的心情后,林仁離開了滅生古礦,他沒有動這裡的一草一木,讓這裡殘留著最原始的模樣,畢竟這裡是帝棄魂祖師寂滅的地方,他不希望有人來打擾,有這九死一生地的阻隔,他會放心很多。

「呼呼……」

離開了滅生古礦后,林仁順著記憶中的方向,駕風而去,幾個呼吸間便跨越了無盡距離,來到了那迷幻仙境。

當初的迷幻仙境,無數的藤蔓上夾雜著數不清的氣泡,可後來全部融合,化為了唯一世界,神秘無比。

如今,那唯一的一個氣泡依舊熠熠生輝,流轉著不可思議的氣機,讓人悚然,讓人敬畏,像是面對一個偉大的古界。

站在這往昔的足跡面前,一時間,曾經年少時闖蕩的種種經歷浮上心頭,讓林仁感慨萬分,頗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昔日的對手或者好友,如今都難覓蹤跡,甚至大州皇室與州主都無影無蹤了,實在是讓人感嘆不已。

「也不知這段時間靈族有沒有到達過黑淵底部,希望那份召喚感還在。」林仁喃喃一番后,踏入了那唯一世界。

如今的唯一世界,沒有了往昔的那種熱鬧,放眼望去,難見一人蹤影。

冥冥之中的那股召喚感在林仁踏入此地之時又出現了,無論距離如何,無論空間如何,它始終存在。

隨著林仁如今境界的提升,他即便沒有到達黑淵附近,也能感受到其中的那股召喚感,這省卻了他很多功夫。

畢竟當初他是在一個氣泡世界發現的黑淵,如今萬千氣泡歸為一體,他也不清楚黑淵的具體位置,但這股召喚感的存在,無疑給了他方向。

順著召喚感,林仁一路疾行,途中所經過的一切並沒有多少人為接觸的痕迹,看來這些年來,靈族的人並沒有過多的進入這唯一世界。

這其中究竟是何原因,林仁也不解!

「呼呼……」

伴隨著陣陣狂風呼嘯聲,林仁很快便來到了召喚感傳來的源頭,遠遠便看到了那像是斬裂蒼穹的黑淵。

黑淵神秘,氣息浩蕩,其內部深邃無比,難以看到底部,隱隱約約從上面可以看到底部有光華涌動,像是有無數的寶貝落在黑淵最深處。

當初的林仁,對這黑淵就敬畏無比,感覺它具備了莫大的力量,而如今,儘管林仁境界高出當年太多了,可那種敬畏感卻越發的濃郁了。

這黑淵無比的神秘,林仁在其中獲得過青仙的葉,此刻又感受到了定天大聖的氣息,還有許多古老而又恐怖的法則醞釀在其中,使得這黑淵具備了莫名偉力。

站在黑淵后,看著深不見底的黑淵,那種召喚感迫使林仁有種想要直接跳下去的衝動,強烈的難以抑制身體。

林仁的直覺告訴他,這其中的東西對他很重要,並且沒有什麼壞處,只有無盡的好處,否則不會有這麼強烈的召喚感。


懷揣著無比的好奇,林仁踏入了黑淵,他當然不可能直接跳下去,而是如同曾經的自己,一步步攀爬向下。

黑淵的牆壁很獨特,某一塊區域可能是好的,沒有任何危機,可也有的區域是蘊含了莫大危機的,內斂符文,沒有碰到的話根本看不出來其中的恐怖符文。

林仁運轉葯神術,神魂之力開啟,一路而下,避開了種種危險區域,速度很快,眨眼間就下降了三千多丈,這可是當年的他費勁千辛萬苦也難以抵達的深度。

途中,他看到了許多殘兵斷器,都是瑰寶,還有許多神材神料,皆被他收到了納物戒中。

林仁的想法很簡單,這些東西對林田村下一代孩子的修神很有幫助,那他就要為那些孩子們多收集一些。

能力越大,責任就越發,身為村子里最強的人,他必須為村人多考慮,必須多為村人收集資源,壯大後輩。

就如同曾經的林熊一樣,他身體最壯,所以一有空就會去打獵,給後輩壯大氣血調養身體,如今這種工作,輪到林仁了。

當然,這種種舉動只是順便而為,林仁的主要目的還是深淵底部。

「隆隆……」

約摸五千丈的深度后,林仁明顯的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下方有無比狂暴的氣流在往上吹,恐怖無比。

簡單的掃了一眼,林仁就發現這股氣流中含著蝕骨黑風,破滅沙暴等等幾十種可怕的風力,極端恐怖,更有符文夾雜其中,即便林仁神體很強大,也難以輕易抵禦這股狂暴的風潮。

雖然有些棘手,可林仁自然不會束手無策,他施展葯神術,符文層層籠罩自身,而後朝下而去。

「碰碰……」

風暴與符文的碰撞聲很刺耳,林仁很快就感覺到防禦明顯的不足了,當即施展出移花接木,將周身恐怖的風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壓力大大的減輕了。


隨後,雨霧身法等神通被其一個接著一個的使出,他下降的深度也越來越深。

這般下降了約摸一千多米后,林仁終於穿過了那層層風暴,這個時候,他體力與神力都消耗了大半。

「呼呼……」

七色精氣涌動,林仁停留在牆壁上運轉起了九轉造化訣,開始恢復神力,調整狀態。

與此同時,他目光看向下方,只見下方黑漆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