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髮少女使者走回議事大廳的台階上,望著安靜下來的鄉親人群,緩緩的道:「未錄取的也不要氣餒,這次所選新生皆因為皇廷索要,比起往年稍顯嚴格,本使者職責所在,自當遵從皇命。」

「此外,本使者今天還要宣布一很件很重要的事。」

望著合格的弟子,安靜的鎮民道:「皇廷收到消息,已經有很多的叛國者和潛隱的敵人在破壞這次全國的元試,由於用軍隊的護送,目標大醒目,他們一路暗殺埋伏。今年已經有很多批各路新生惜遭毒手。為了隱秘的保護好你們,這次皇廷決定不再派軍隊護送新生,要今年的新生隱秘分散的到鳳來都府去報到,再統一護送進帝都。今天元試一結束就出發,防患未然,出其不意。這樣才能真正的保護活著的新生。」頓了片刻道:「你們每一位新生都是帝國未來的棟樑。我不希望你們夭折在敵人的陰謀破壞下。」

隨後又道:「本使者會在鎮上再呆上幾天,以迷惑敵人的探子線報。」

紅髮少女使者說完。低頭轉身入門進了議事大廳。

族長微笑著走前幾步:「大夥,回家好生準備,午後集合出發,男子由步雲帶隊,女子由步月兒帶隊。

「這也不什麼大事,我們鎮風風雨雨過了哪么多年,大夥放心吶」步青長老笑呵呵接著。

「哈哈,大喜事呀,今年又出了那麼所個新生,而且全是帝都要的,晚上大夥得好生鬧鬧。」步雷長老的聲音總是特別的大。


散開的鄉親大家臉上露著笑容,愁腸著心思。

雖然大夥都沒人再說什麼。但是人們的心裡很亮堂。

因為,大家知道帝國的時局很艱難。

因為,大家知道豺狼虎豹環視著家園

因為,大家知道家裡的男人越來越少

因為,大家知道國亡家何在?

只是這一次去的是帝都,或許有一家會出個光宗耀祖的兒郎,或許有一家就再也看不到兒子了

**********

鎮外,官道。

步飛兒輕輕的拽著步月兒

「自己要多保重,別老在外面瘋。」

「恩,姐姐要照顧好哪個傻子。」

「妹妹。放心,我管不了,不還有你么?」

「姐姐好羞……」一雙火懆的雙眼不時的瞄著不遠處的風哥。

步長風遠遠的望著步飛兒和步月兒拉著話,自己也和三個親如兄弟的夥伴道著別。

「長風,你這個天才,不能讓我們失望呀。我們兄弟等著你……」步雲用力的拍著步長風的肩。

「長風,我們走了,你要趕上來呀」這是步勇的話。

「我們會想你的」步亮最溫厚老實,說話也溫厚老實。

步長風望著三個黑塔似的兄弟,不停的點著頭。

這時步青長老緩緩的聲音:「該上路了。」

難離難捨的鎮民和新生開始分開,別離。

步飛兒趕緊從懷裡摸出一個紅布綉囊遞給步月兒,在步月兒的耳邊輕說了一句話,

步月兒臉上一朵紅霞盛開,很扭捏很嬌羞的望了一眼步長風,小心的貼懷將紅布綉囊收好,開心的朝步長風揮著縴手。

步長風也舉起手揮舞著。

揮舞著看著步月兒踏上官道,

揮舞著看著自己的熟悉的夥伴逐漸的消失模糊。

步飛兒理了一下被風拂亂的幾縷長發,輕輕地說道:「月兒,是族長的孫女,她的父母都戰死了」。

步飛兒輕噙著淚水柔柔的在步長風的耳邊道:「月兒的心是你的。」

步長風回頭望了一下步飛兒,閃動著目光,往前走了幾步,便看見遠處山丘上站在一棵樹下的月兒輕輕的揚著手,一道淚光,晃了一下步長風的眼睛。

「她喜歡你,她走了。」步飛兒靠了過來。輕輕牽著了步長風的手。

「她喜歡你!因為我們都是一起從小玩大的,他和你最親近。她走了,因為那年元試,她也是其中的一名天才,早先就被保選進了無極宮!為了看到你傷好,求著族長才留下來,不過,這次……」。

步長風牽起步飛兒的溫柔縴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望著遠處山丘上緩緩消失的倩影,心裡莫名的升起起一絲惆悵,有些不能理解的說道「無極宮在什麼地方?」

步飛兒又理了一下烏黑油亮的長發,然後溫柔靠著步長風的胳膊「很遠,很遠,在墨洲和冰洲交界的一個高山險峰上。在我們墨洲這邊很熱,靠冰洲哪邊又很冷,無極宮就在一邊熱一邊冷的哪座高山上。」

步長風皺著眉頭,輕吁口氣「有空我們去看她。」

步飛兒撲哧一聲笑道:「無極宮只有女弟子,不會有男人。」

「全是女的?」步長風又皺了下眉「總會有個男人出現在無極宮的。」

「胡話」步風兒輕捶了一下步長風的胳膊。「難道是你么?」

步長風道:「一定會有的」

**********

一間昏暗的密室里。

族長步一人和灰黑二位長老正神光奕奕的看著黑檀木桌上的一張古老的殘片玉簡。

這張殘破的玉簡發著微弱的光芒,一陣似有似無的閃著些許古老的字跡,乎隱乎現,卻元氣盎然,威壓漣漪。

這張殘片玉簡是紅髮少女使者帶來的。

帶來的一個驚天秘密。

族長抬起很嚴肅的目光望著灰黑二位長老道:「奇迹真會發生了」。

兩位灰黑長老也很嚴肅的點點頭。「該讓奇迹成真了」

紅髮少女道:「鋼要怎麼煉呢?」

族長望了一下手中的黑色長杖,步青和步雷長老也望了一下黑色長杖。

密室中沉寂片刻。


三位老者又望著紅髮少女一揖道:「辛苦你了。」

紅髮少女道:「這個計劃自從制定出來,我就考慮清楚了,所以我才會來。」

三位老者滿顏的喜色流露,掩飾不住激動的心情。

「不過,我還有條件的。」

「額?」三位老者茫然的神情緊張的圍了上來,一副求知的表情。

紅髮少女看到炯光神突的步雷長老,急道:「不用這麼緊張,我的條件很簡單的,這第一條就是你們得瞞著步長風,不能讓他知道我們的計劃,你們能辦到嗎?」

三位老者連連點頭,就像三個老頭哄騙一個小姑娘的糖吃。

「這第二點就是,你們要想法讓我無時不在的呆在步長風的身邊,包括吃住行,修鍊等等……」

「什麼?」三位老者異口同聲的道。

「要一同吃飯?」族長道

「要一同修鍊?」步青長老道

「還要一同睡覺?」步雷長老使勁的眨了眨無光自亮的眼睛,悄悄的嘀咕道:「可……飛兒那丫頭睡哪兒?」

紅衣少女解釋道:「這不是一門很簡單的傳承,我修鍊的這門功法,雖然就是以我為載體,為他人做嫁衣,但是這門功法的傳度也有它自身的苛刻條件,就是要熟悉傳承的這個人,相互培養出感情,至少要有點心靈相通的連接點才可使為。不然後果……你們也不想這個連大門主都急上火的計劃出現意外吧?」

紅髮少女疑惑的看著三個驚呆了的老者道:「難道這第二條,你們辦不到?」

族長和步青步雷三位老者相互望了一下,眼神的瞬間交流,齊齊的點頭道:「沒問題,絕對的沒問題,小藍門主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有什麼問題?小兔崽子還敢翻了天去?……絕對的行……」步雷一收嚇人的目光,跳著腳的嚷著。

*********

這個早上,步長風背負著任務礦石正要堆砌上礦場的時候,便見到了步雷長老握著族長黑色的長杖走進了礦場,走進了爹爹步空雲的鐵匠鋪。

步雷長老走進鐵匠鋪將黑黑的長杖放到步空雲的手中,望著步空雲道:「這是族長的意思。」

步空雲雙臂一陣顫動,抖動著聲音道:「我明白。」

步雷長老從懷裡摸出一個木匣遞上道:「這個秘密辛苦你了!」

步空雲點點頭道:「我一定最好的完成它」。

步雷長老點點頭,冷冷的臉上望了下外面的步長風道:「你生了一個好兒子。」

步空雲望了望外面的步長風,嘆息的搖搖頭,「還不是廢材一個。」

返身大步上前,用力的將黑黑的長杖投入炙紅的窯爐中。

用力的揮舞起鐵鎚叮噹叮噹的擊打著火紅的刀胚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進入夏天的早晨總是來得特別的早。

當步長風起床的時候,阿媽和步飛兒就已經不再屋子裡了。

「呵呵,真是勞碌命,一早又出去了……」步長風嘀咕著整理了一下床鋪,聞到散發空氣里的一陣馨香,「這要命的體香……」心裡一陣傻樂著,這是步飛兒的體香,想著每夜自己都要與步飛兒合體擁抱著才能靜入睡眠的怪病,步長風就自吁自埋的嘆了口氣。

回想起姐姐的溫和嬌體,優柔的溫情,動人的笑容,無私的關愛,美滿傲人的乳峰,結實彈性的臀部,還有那每每讓自己無法自拔,深陷桃源的美妙天堂,幽徑曲折,風光無限,每每讓人留戀難返,一陣陣沐浴乘風,破浪龍門的美美愜意絕然會全擁在姐姐的身上,步長風深深的感嘆這世間造物真的是有著玲瓏剔透的妙法,猶人不可多想,猶人不可多得……

幸好,這一世的人情世俗與眾不同,也許是因為年年戰爭的原因,男丁逐年減少的原因,也許是世俗本身的約定,對於人倫理解觀念有著不同的安排。

在這個鎮中,自家的姐妹總是優先做自己兄弟的妻子。

步成風也是從「藏書閣」的各類書籍中才了解到:在這個以武立國的世界,女人是個不確定的附加品,居然可以當萬用物用。

在不同的環境,地理,場所,條件下,即可以當財,當物,當工具,當畜生,當口糧,當洩慾品,當然也有高級一點,當奢侈品,當人上人,當大家閨秀,最後最重要也是現今最流行的,也是稍微最「理性」一點的,就是當老婆(老公,老婆一詞從古宋朝就出現了,不用死磕,不信可以去翻歷史,在這順便拿來用用,以後經常出現這詞就別計較了,呵呵)。


當然,步長風自己從書籍和人們的接觸了解認為:自己雖然現在是幸福的。但是放大到世界去,就會發現,因為戰爭也好,因為一己私慾也好,還是把女性當這當那的奇怪定律也好,自己現在是管不過來的,眼下,步長風就知道兩點,一是這一世的男人的確是太稀少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咋樣的,單單看全鎮男女老少的比例就知道,要不然元試就不會全是鶯鶯燕燕的聲音了。步雲步勇也用不著比著娶老婆了,還一個個才十三四的姑娘呀,這麼早就被豬拱了那麼大一院子「白菜」,還是水靈靈的「小白菜」。

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也是步長風從書本里也沒找到答案的發現,那就是人口的出生也不成比列的奇怪發展,每年出生的嬰兒基本也是男孩少於女孩,三比七的比列讓這立男為重的世界更顯的男孩子稀缺,就這樣還讓女人成孕幾率不大,能大起肚子來的女人都算幸福的女人了,在加上夭折與戰爭的損失,男人的數量直線下降,弄得現在一個普通男人都二三十個妻子,富足家庭就養上百個女人,更甚者養女人當養羊群一樣,隨心得「點殺」,想安排做啥就做啥。

弄得世間販賣拋棄無家可歸女子遍地都是。

弄得女子眼巴巴的唯一希望就是懷胎生子,生個女兒也比不生的好,生個兒子就一步登天,隨之榮華舒服日子享之不盡。

至於死了男人孀居,孤寡的女子,步長風也只能嘆氣傷懷哀莫能助了,這樣發生的事情又何止在自己的那一世沒有呢?

步長風驚獃痴目的不敢想象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值得慶幸的是,這樣的事在這個偏遠的山鎮來說,也許是太偏遠的緣故,本鎮的女子就幸運多了。至少都是找到「老公」的。

「嗯嗯……」看著自己悠悠頂挺起來下衫,步長風趕緊的往下拍了拍,嘀咕道:「不就說了幾句的牢騷么?兄弟你至於這麼不真氣么?」

趕緊整理好被褥,隨便的拉扯了幾下長袍,「飛兒這麼優秀,幸虧娶了你,不然天天看著自己的姐姐撩也撩死自己了」莫名的嘀咕著幾句混賬話,不禁一下臉臊,開門往外跑去。

每天早晨,步長風都要出門晨跑一會,從家門口跑到鎮外牌樓前面的一塊巨大的風化石止,在順著鎮中石橋下從墨龍山融化流淌的雪溪跑回來,然後再吃早飯,這是上一世帶來的習慣,居然在這一世還發著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