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羅學院,浩劫似乎沒有波及到這裏,圍牆上留有黑暗生物攻擊的抓痕,僅有寥寥數道,心頭一鬆,大步走進了學校。

柔和的陽光照在巍峨的教學樓,與往昔似乎完全一樣,但細微處還可以發現有修繕的痕跡,只是不知道,留在深心處的傷口,可也癒合了。

龍璇只與星夜叔叔同行,其他人就留在學校門口。


“星夜叔叔,人龍帝國在哪裏呢?”

“遙遠,遙遠的地方,不爲世人所知。”

龍璇心中更加期盼那個地方,但是在這裏有朋友,老師,愛人,熟悉的景物在龍璇眼中漸漸模糊了,但他知道,必須離開這裏,要到出生地,那個陌生卻又屬於他的國度。

回過神來,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勞迪的住處,腳步變得沉重,心中更是酸酸的,多少年了,龍璇在這裏練功,嬉戲,成長,一切一切都彷彿沒有改變,童年的時光依稀可見。

“咿呀”門被推開,親切的聲音傳出,“要來的始終要來,要走的也留不住。”

勞迪瘦弱的身軀微微顫抖着,瞬間彷彿變老了,龍璇眼淚再也忍不住,撲到老師溫暖的懷抱,大哭起來,“老師,我回來看您了。”

“呵呵,龍旋,長大了怎麼還象小孩子一樣,快起來。”勉強的微笑有些僵硬,聲音中明顯帶有點點悲傷。

勞迪輕輕的把龍璇扶起,擦乾臉上的淚水,嘆息道:“龍旋啊,在我救回你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今天的到來。還記得你曾經問過自己爲什麼姓龍嗎?”

龍璇深深的吸氣,一鞠到地,說道:“老師,這十年的授業養育之恩,巍巍如山,弟子刻骨銘心,日後必定會回報您的。”

勞迪含笑的點頭,說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平生志氣,一定不會辜負我的,當年我怕你的一身黑暗力量會惹來殺身之禍。 凰主霸權:公主挽城 ,現在我幫你解除封印。”

勞迪枯槁的手掌向龍璇伸來,彷彿回到冰冷街角中,蜷縮着身子,老師同樣的向他伸手,感覺到溫暖,老師的愛意,不再孤獨

。。。。。。。。。。。。。

慢慢的抓住那曾經救我育我的手,龍璇的眼睛再一次模糊了,老師慈祥的面容溫暖着心田。

一股清涼的感覺從手中傳遍全身,然後在胸口處彙集,瞬間上升至大腦,在眉心處停留。沒有任何疼痛,只有老師的愛,意識短暫的消失一下,全新的感覺,能清楚的看見空中游離的黑暗元素,它們向龍璇呼喚,呼喚,輕輕的跳動。

嘴角動了一下,望着老師,龍璇隱隱有不捨之意,黯然的說道:“老師,我要回去人龍國,以後。。。。。。。。”說到後面喉嚨卻被梗住。

勞迪沉默了片刻,嘆了一口氣,說道:“傻孩子,又不是去了不再回來,快起來,你的妹妹還在等着你呢。”說完,轉身走進了內房,斜照進來的陽光映在他的背影上,彷彿有些耀眼。

門外的星夜走了進來,低聲說道:“王子,走吧,時間不早了。”

。。。。。。。。。。。。。。。。。。

走在通往宿舍的小徑上,翕然的人影走動,臉上似乎都很平靜,整個校園已經失去往昔的祥和,只是沉默,就這般的凝固。

樓房深處,遠遠的,看到了火雨老師的住處,彷彿傳來了幽幽的嘆息聲,也彷彿在微微的顫抖。

此刻房內有兩人,正是卡雷特和火雨,似乎在商量着什麼。

“老師,我來了。”龍璇臉上微微一笑。

火雨身子顫動一下,面部有點僵硬,心中知道,十多年的感情,心中不捨是可以肯定的。身邊的卡雷特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對龍璇點了點頭,說道:“龍旋啊,身子好了嗎?”

“恩,痊癒了。”

“那就好,以後要保重身體,有空多點回來看老師。”

。。。。。。。。。。。。。。。

談話間,一縷光線沿着門縫射進來,“咿呀”,門打開了,星夜單膝跪地,恭聲道:“公主殿下,你回來了。”

沉靜,似乎只剩下兩人在深深的對望,藍冰身子不斷的抽搐,眼淚不住涌出。

“藍冰,妹妹。”

“哥。”藍冰哇的一聲撲到懷裏大哭,親情之間是不需要任何的也不知過了多久,她才被龍璇輕輕的搖醒,捏着她的粉臉,溫柔的說:“冰,別哭了,老師他們還在等着呢。”

藍冰怔了一下,隨即掙脫了緊抱雙手,與火雨老師緊緊的抱在一起,哭泣的說:“老師,徒兒不能照顧你拉,你要保重,有空我會和哥哥一起回來看你們的。”微微平服一下。抓住火雨老師白皙的手,向卡雷特走去。

“其實老師一直都很喜歡你。”把火雨老師的手遞了過去。

卡雷特沒有象以前那樣躲避,不知哪裏來的勇氣,昂然接住火雨老師的小手,輕輕的擁入懷中。

衆人對望一下,悄悄的走出房間,把這一刻留給他們。

龍璇心中最牽掛的菲菲沒有出現,找遍整個學校,只是在學校門口見到盛雲三人,多少年的兄弟,互相的關心還深深的印在腦海。

“老大,你一定要再回來,我們要一起闖天下。”淡淡的一句話把四人的心都連在一起,久久迴盪在耳邊。

“盛雲,日光,維浦,你們要保重啊,天風大陸將會面臨一場浩劫,前些天的時候就是一個預兆,我們要好好提升力量,保護自己所愛的人。”四人同時伸出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王子,時間不早,我們要出發了。”星夜湊近低聲說道。

貿然回首,離別之時菲菲還是沒有出現,心中隱隱作痛,深深的呼喚,“菲菲,保重,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你要等我。”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


「一個時辰已過,可以開始了。」林之洋緩緩開口。

「轟隆!」

一聲巨響,葉峰等人前方的空地上,地面齊齊裂開一道數百丈長的裂縫。

「嗖嗖嗖嗖……」

一隻只全身瀰漫著火焰的獒犬從裂縫中躍出,這些獒犬每隻都巨大無比,像是雄獅一樣。

「火獒!」有人驚呼一聲。

葉峰臉色微變,他也聽說過火獒,火獒這種妖獸天生就能操控火焰,性情暴戾,一旦被某人激怒,就會不死不休追著對方,要麼是對方把他殺死,要麼是他把對方咬死,否則決不罷休。

因為火獒所釋放出的火焰非常可怕,且他們都是成群結隊在一起,所以,普通人根本不敢招惹他們。曾經就有一個萬象境武者招惹到了一群火獒,最後被活活咬死了。

「火獒背後都拴著一顆珠子,這顆珠子名為「噬火珠」,乃是用火獒的內丹煉製出來的。除了火獒的火焰之外,幾乎任何火焰都會被它吸收。」林之洋笑道。

「待會我們會傳授你們一種控火之術,你們必須學會這種控火之術,然後利用這種控火之術去搶奪火獒身上的噬魂珠。」國字臉中年人笑道。

「這次比試的時間,同樣為四個時辰,搶到十個噬火珠,能得到滿分,搶到九顆噬火珠,九十分……一顆也沒有搶到,得零分。」虯髯中年人接著說道:「除了用我們給你們的控火之術外,其他武技和寶器等等,你們全部都不準用,否則直接取消繼續參加丹王大賽的資格!」

愛情說了謊 ,名為八禽弄焰,是一種地階控火之術。」林之洋一笑,揚手一揮,一枚枚玉簡飛出,分別落在了所有煉丹師手上。

葉峰也得到了一枚玉簡,他把玉簡放在了眉心,玉簡中充斥著火焰,以及一個個火紅色的古文,這些古文忽然凝聚成了八隻飛禽,分別是鶴、鷹、鳶、鳩、鳳、青鸞、三足烏、雀。

八隻飛禽在火焰中翱翔……

其他人和葉峰看到的東西一模一樣,十幾個呼吸的時間,玉簡就粉碎了,化作了齏粉。


眾人臉色一變,他們根本沒想到玉簡會突然粉碎了。

「忘了告訴你們,你們看玉簡的時間,只有二十息!」林之洋笑道。

一些煉丹師真想臭罵林之洋一頓。

另外一些煉丹師沒有繼續耽擱時間,他們原地盤坐而下,開始回想著剛才在玉簡中看到的東西,然後開始修鍊八禽弄焰。

葉峰同樣盤坐在蒲團上,修鍊起了八禽弄焰。

火獒只有三百隻,每隻火獒身上,最多只有兩顆噬火珠,數量有限,誰先修鍊好控火之術,誰就能佔到先機。所以,每個人都在努力,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修鍊成八禽弄焰。

手掌一翻,葉峰的掌心浮現出一朵火焰,火焰越來越旺盛,耀眼之極。他雙手結印,火焰吸收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化作了一隻白鶴!

幾乎同時,不遠處,火靈兒和天絕身前的火焰也變成了飛禽。

林之洋等人目光一閃,直到此刻他們才完全相信,葉峰的煉丹天賦完全不下於火靈兒。但是,從火焰的威力上來說,葉峰的火焰遠遠不如火靈兒和天絕兩人的火焰。

「他用的莫非是某種妖火?」林之洋自語:「可是這種妖火的威力也太弱了,用這種火參加接下來的比試,他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火靈兒繼承了火赤魅前輩的海焰道種,天絕的黑色火焰透漏出了道種的氣息,顯然,天絕也擁有火系道種,在這一方面,葉峰根本無法和他們兩人相比。」國字臉中年人說道。

林之洋等人點了點頭,他們並不看好葉峰。

與此同時,火靈兒和天絕兩人也看了葉峰一眼,看到葉峰的修鍊速度竟然畢竟自己還要快一籌,他們臉色微變,緊接著他們集中精神,又開始修鍊控火之術。

轉瞬之間,一個時辰就過去了。

火靈兒、天絕、葉峰、楊安、管中邪、白天風六人已經遙遙領先其他人。葉峰、火靈兒和天絕身邊盤旋著六隻飛禽,管中邪等人則是五隻。

八禽弄焰,只要修鍊出五隻飛禽,就算有所小成了。

然而,葉峰等人並沒有停止修鍊,顯然,他們的目標是八隻飛禽!

又過了一個時辰,葉峰、火靈兒和天絕三人幾乎同時修鍊出了八隻飛禽。接著,三人幾乎同時起身,朝著火獒所在方向飛去。

葉峰操控著火焰所化作的八隻飛禽,八隻飛禽朝著其中一隻火獒飛去。

火靈兒和天絕兩人也出手了,他們操控的八隻飛禽,比葉峰的飛禽足足大了兩倍都不止。

「轟!」

火獒一抓撕裂了葉峰控制的白鶴,不過,另外七隻飛禽已經撲到了火獒的背後。

眼看火獒背上的噬火珠即將被取走,噬火珠釋放出一股驚人的吸力,把三足烏和青鸞吸入了噬火珠之內。

葉峰臉色一變,急忙控制剩餘的五隻飛禽,五隻飛禽振翅高飛,遠遠的躲開了火獒,這才沒被噬火珠吸收掉。

「一靠近噬火珠就會被吸食掉,根本不可能拿到噬火珠。」葉峰臉色凝重。

「轟!」一聲轟鳴聲傳來,葉峰側目看去,只見火靈兒用三足烏擋住了火獒,緊接著其餘七隻飛禽飛向了噬火珠。

七隻飛禽身上的火焰被吸收了一大半,他們的身形也縮小了一大半,可是他們並沒有被完全吸收。只見青鸞叼起噬火珠,振翅飛回了火靈兒身邊,剛剛飛到火靈兒身邊,青鸞的身體就崩解開來,化作一朵朵火焰,被噬火珠吸收。

火靈兒身後接住了噬火珠,收入了紫府當中。

葉峰色變,火靈兒的火焰威力極強,只要下手夠快,即便是噬火珠也奈何不了八隻飛禽。可是葉峰就不一樣了,他的火焰威力不足,即便下手再快,也很難抵擋住噬火珠的吞噬。

這時,天絕也得到了一枚噬火珠,他的火焰同樣可怕,噬火珠同樣來不及吞噬。

林之洋搖了搖頭,他們早就知道會是這種結果,葉峰的火焰……威力太低了。

「可惜……」 無雙娘娘了不得

不過,更多人的則是把葉峰當做了笑柄。

「難怪他修鍊控火術的速度這麼快,原來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嘿嘿,一味追求第一可不是件好事!」

「第一個修鍊出八禽弄焰人,要是一枚噬火珠也搶不到,那就太可笑了。」

「你們別忘了,他還是第一輪的第一名,如果他真的連一枚噬火珠都搶不到,那可就是丹王大賽有史以來最另類的第一名了。」

……

當然,也有不少人看出,葉峰所修鍊的八禽弄焰並非虛有其表,只不過是火焰的威力不足而已,所以八禽弄焰的威力才沒有發揮出來。

就在這時,楊安、白天風和管中邪三人也搶到了噬火珠。

與此同時,葉峰又嘗試了兩次,可是他依然沒有成功。

楊安不禁朝著葉峰譏笑一聲,「第一輪滿分又如何?如果第二輪得了零分,我看你還進不進得了第三輪?」

火靈兒看了一眼葉峰,柳眉微蹙,輕語道:「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