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蘇瑾醒來已經不直到過了多久,他感覺肌肉發酸,那是一種過度運動後肌肉疲勞的感覺。

“小黑,修復我的身體。”蘇瑾齜牙咧嘴的對小黑說道。

“明白!”小黑立即開始修復蘇瑾的身體,這次修復蘇瑾並沒有昏迷,也許是這次修復並沒有之前那麼嚴重。

修復結束後,身體的痠痛感徹底消失,轉而一股往常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力量出現在了蘇瑾的身體之中,他感覺非常良好,揮動拳頭,立即有拳風響起。

“這裏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蘇瑾忍不住感慨,他翻動地獄手冊,回到積分那一塊,原本2100點積分,現在只剩下400點,這讓蘇瑾又忍不住感慨“不過還要有積分才行。”

“給我兌換一千萬現金。”蘇瑾想了想後選擇兌換一千萬現金,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己兌換的這些東西同樣有用,但自己最需要的或許是金錢,不管是老家的父母,還是妹妹都需要錢。

“這張卡在任何銀行都可以支取現金,而且可以保證來路沒有問題!”地獄手冊上浮現出一張銀行卡,這張卡通體黑色,卡體上繪製着銀色描邊的地獄火焰,給人一種陰冷深邃的感覺。

“還有300點積分!”蘇瑾看着剩餘的積分,他選擇兌換了一份巫女的隱身藥劑,還剩下150點積分則留着沒有動。

“積分,積分!地獄手冊真是夠奸詐的,雖然說十萬點積分可以脫離地獄手冊,但如果不花費積分兌換物品,增加自身能力的話,宿主根本沒有把握活過下一次事件,但如果兌換的話,誰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攢夠十萬點積分。

“兌換也結束了,我能回去了麼?”蘇瑾向小黑問道。

“可以,但我要提醒您,地獄手冊每一個月將開啓一次事件,你可以隨意選擇開啓時間,但如果你沒有自主選擇的話,地獄手冊會在一個自然月的最後一分鐘強行將你送入事件裏,這一點請您牢記。”小黑囑咐蘇瑾道。

蘇瑾點了點頭“明白了,現在送我回去吧!”

“好的,請您閉上眼睛,我馬上送你回到自己的世界。”

蘇瑾微微閉上雙眼,下一刻他感覺渾身一暖,這種溫暖就好像從冰冷的湖水中來到火堆旁,當他緩緩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自己公寓的牀上,除了破損的衣物和手中兌換的物品外,蘇瑾甚至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去了那個叫鳳溪鎮的地方。

“這一切……都是真的。”蘇瑾看中手中的幾樣東西,那張黑色的銀行卡對着燈光移動,隱約間能夠看到銀色的地獄火焰在抖動燃燒着一般。

蘇瑾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然後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推掉,把筆記本電腦放到桌子上,打開電腦後,蘇瑾在搜索引擎中輸入幾個字。

“鳳溪鎮!”蘇瑾按下確定,搜索引擎立即開始以這三個字爲關鍵詞開始進行搜索,片刻後一條條搜索結果出現在了電腦上。

蘇瑾逐一查看,關於鳳溪鎮的信息很多,但絕大部分都是名字相同而已,並沒有和自己經歷的鳳溪鎮有什麼相關的東西。

但蘇瑾並不放棄,他坐在電腦前一條條的搜索着有用的信息,數個小時之後,蘇瑾的雙眼一亮,他找到了一條非常相似的信息。

“鳳溪鎮……真的存在!”蘇瑾喃喃自語,在他的筆記本電腦上,一張圖片安靜的被打開! 電腦上,一張不知道拍攝於什麼年代的照片被打開,照片有些發黃,畫面是高角度向下俯視的狀態。

蘇瑾看着照片裏鎮子的格局,與他經歷的鳳溪鎮完全一樣,甚至還能夠遠遠的看到林月一家所居住的小院。

看了眼牀上的白骨長弓,這是他在鳳溪鎮的戰利品,不過按小黑的說法應該是需要鑑定後才能使用,可惜他的積分不多,用來鑑定一個不知道有用沒用的東西太不理智,所以就暫時放了下來。

拿出電話,蘇瑾給一個同事撥去“喂,是李哥麼? 大神,我養你 對對,我是蘇瑾,我這兩天有點事情,所以想拜託你幫我請個假,大概請三天吧!”

“三天,你小子可想清楚,三天不說全勤獎金沒了,而且聚餐你也錯過去了!”電話那頭傳來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

“沒辦法,真是有事,要不這樣,回頭事情辦完了,回來我請客。”蘇瑾求人辦事,陪着笑臉,至於請客這話要是放在以前他還真的不敢說,每個月各種花費去掉,省下的錢請人吃油條都未必能管飽。

電話那頭的中年男子笑道“你小子框我是吧!等你請吃飯,誰不知道你小子持家有道。”

“人窮才持家有道,不過我說的事情真拜託你了。”

“行了,你小子都不在乎全勤獎金了,這個忙我還能不幫,你是不是家裏出什麼事了?真有事的話說話,李哥能幫肯定幫。”中年男人語氣正緊起來。

蘇瑾心中一暖,嘴裏道謝“謝了李哥,有事肯定要麻煩你,那就這樣說,你先忙吧!”

“行。”

掛掉電話,蘇瑾又撥通楚義的電話,可卻提示這是一個空號,蘇瑾撓了撓頭,楚義那小子連自己的號碼都能記錯?

躺在牀上,蘇瑾把玩着黑卡,他隨意撥通一家銀行的客服電話,然後報上卡號,讓他奇怪的是查詢的過程完全沒有提示他提供密碼,這張黑卡居然沒有密碼。

“您的信用卡餘額,一千萬!”蘇瑾聽着電話中的電子提示音,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他又嘗試撥打了其他幾家銀行的客服電話,結果都是相同的,這張黑卡確實能夠在所有的銀行中進行交易。

“時間拉伸!”蘇瑾看了鬧鐘,除去自己剛纔查詢資料和打電話的時間,自己離開公寓似乎只有一分多鐘,他躺在牀上,對自己經歷的一場驚魂之旅還有一些不真實的感覺。

地獄手冊到底是什麼?能夠兌換各種神奇的物品,將宿主投放到難以置信的恐怖世界,相比起來修復身體,給予宿主大量金錢這種事情反倒沒有那麼不可思議了。

蘇瑾不可能靠着自己的猜想就明悟地獄手冊的一切,片刻後他雙眼微微閉合,這也算是蘇瑾的一個特殊能力,只要他想睡覺,就會在極短的時間內睡着,不會被任何心事所幹擾。

第二天一大早蘇瑾就醒了過來,他收拾了一下後直接前往機場,購買了前往z省的機票,好在現在不是什麼運輸高峯。

在地獄空間中兌換的東西和白骨長弓讓他很苦惱,機械內甲隨身攜帶,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其他東西想帶上飛機可不容易,正覺得苦惱的時候,蘇瑾無意間將地獄手冊扔到了白骨長弓上。

忽然間,白骨長弓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見了,蘇瑾一愣,他思索了一下連忙打開地獄手冊翻看起來,果然在倒數第二頁找到了白骨長弓,此時的白骨長弓化作了一副圖畫。

蘇瑾嘗試去抓白骨長弓,白骨長弓立即又化作白光竄了出來,現在蘇瑾終於明白爲什麼姜離的長槍是從什麼地方弄出來的了。

練習了一下收入取出的方法,很快他就熟練了,不得不說地獄手冊真的是了不起,光是這一個功能就足夠強大了。

飛機上蘇瑾用手機繼續搜索關於鳳溪鎮的信息,可惜除了那張照片外,鳳溪鎮的所有信息都好像被刪除了一樣,蘇瑾根本找不到一丁點有用的信息。

看着手機中儲存的那張鳳溪鎮的照片,照片的下角有着鳳溪鎮的地址,如果不是這張照片的話,蘇瑾永遠也別想找到一個偏遠地方的小鎮子。

下了飛機,蘇瑾又轉乘大巴車,公交,但還是沒有到達鳳溪鎮,打聽之後才知道原來鳳溪鎮的位置早就荒廢了,沒有公車通往那裏,如果想過去的話,除了走過去沒有其他辦法。

蘇瑾看了下天色,一路上奔波過來已經花費了一天時間,現在天色擦黑,不過他完全沒有疲憊的感覺,被強化過的身體能夠承受特種兵級別的高強度訓練,又怎麼會這麼容易感受到疲勞。

既然不累,蘇瑾決定繼續趕路,他在小鎮買了輛自行車,有這玩意總比自己用走的快,打聽了下鳳溪鎮的具體位置,沒想到這附近的人都知道,而不是像蘇瑾想象的那樣難以打聽到消息。

“鳳溪鎮那個地方早就荒廢了,都好幾十年了,你去那地方幹什麼?”一個女孩好奇的問道,她年齡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但也是知道鳳溪鎮的。

“啊!我是驢友,喜歡到處走走。”蘇瑾敷衍道,他好奇的問女孩“既然是荒廢幾十年的地方,你怎麼知道的?”

“這有啥,咱們這一塊的人都知道,小時候爺爺都當鬼故事說給我們聽的。”女孩撇了撇嘴,她對蘇瑾道“聽說那地方几十年前出了大事,一夜之間所有人都死絕了,警察封鎖了那裏,說是傳染病,你不怕啊?”

“傳染病。”蘇瑾笑了笑道“就是真的有傳染病,這都過去幾十年了,還能有什麼問題。”

和女孩告別,蘇瑾按照她指引的方向向前,女孩在後面喊道“這都天黑了,你去了今天晚上就要在那裏過夜了。”

“知道了,謝謝你啊!”蘇瑾擺了擺手道。

夜裏八點多蘇瑾終於遠遠的看到了鳳溪鎮,自行車也已經扔掉了,後來的路只能步行,自行車成了累贅,而這個鳳溪鎮和他經歷的那個差距太大了,到處都是已經破損的房屋,野草長的都有半人高了,一看就知道確實是幾十年沒有人來過的地方。

撥開草叢,蘇瑾緩緩向前,很快他就看到了林月一家所住的院子,奇怪的是這處院子與鎮子裏其他的房屋相比,保存的非常好,而在院子前蘇瑾看到了一灘碎裂的血肉。

蘇瑾的思緒迴轉,回到姜離一槍將獵人附身的楊子晨炸碎的時候,他微微嘆了口氣,找了個被不知道被丟棄了多久的工具,仗着自己現在體力強悍,用已經半毀的工具在地上挖了個洞,然後將那堆血肉埋葬。

“兄弟,我們萍水相逢,不過也一起經歷了生死,我能活也要謝謝你,你家在哪裏我也不知道,只能讓你入土爲安,希望來世你不要再遇到這麼倒黴的事情。”蘇瑾喃喃自語,楊子晨的血肉出現,也就是說昨夜的一切真的是發生在這片荒廢的鎮子裏,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一夜之間,鎮子會有這麼大的改變,但經歷了昨夜的一切後,還有什麼是蘇瑾接受不了的?

衝着這個簡易的墳墓鞠了幾躬,蘇瑾再次走向那個院子,院子前,一柄泛着寒光的剔骨刀被藏在了暗處,蘇瑾將剔骨刀撿了起來,然後用剔骨刀敲了敲院子。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有人嗎?我按照約定來了。”蘇瑾好像個賣貨的貨郎一樣,叮叮噹噹用剔骨刀在木柵欄上敲打着。

嘎吱……!

就在這個時候,院子中發出一聲木門被推開的聲音,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出來,與蘇瑾面對面。

“你真的來了。”來人正是鳳溪鎮中除了完成事件的宿主們以外,唯一活着的人,神的人間體李嬸。

蘇瑾臉上掛上笑容,他敲了敲手裏的剔骨刀道“我這個人最遵守承諾的了,只是我還擔心你沒有辦法領悟,讓我白跑一趟呢!”

“你特意將剔骨刀留下,我就知道你還會回來,不過這對於我來說可是一場賭博!”神低聲說道。

“怎麼?你怕我不回來?”蘇瑾笑道。

“我只是怕你回不來而已,作爲地獄手冊的事件,鳳溪鎮有着自己的特殊性,本來事件結束我就該沉睡,等待下一次事件被開啓,但是爲了等待你,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如果這次得不到我想要的結果,我可不會善罷甘休。”神死死盯着蘇瑾,彷彿要將蘇瑾吞入腹中一樣。

“對有機會與你聯手的人做出這樣的威脅,這可不是一件好事,我要扣除你的一些印象分了。”蘇瑾一邊說道,一邊用食指習慣性的敲打着鼻樑,他在嘗試分析神的話,身體強化過後,蘇瑾發現自己的腦袋似乎也清晰了不少,這不是說蘇瑾更聰明瞭,解釋起來就好像蘇瑾更新了cup,讓他的運算速度更快了而已。

而神剛纔的話裏包含重要的信息,不過對於現在的蘇瑾來說只能暫且記錄下來,想要分析裏面的信息還要有其他的信息作爲印證纔可以。

“不用想了,有些事情你早晚會知道的,那麼現在你考慮的怎麼樣了?要成爲我的信徒麼?”神張開雙臂,好像在等待蘇瑾投入他的懷抱一樣。 “我拒絕!”蘇瑾毫不猶豫,語氣堅定的拒絕了神。

神微微一愣,然後臉色發黑,黑色如同液體一樣的光從他的七竅中升起,在李嬸的頭頂匯聚成一張猙獰的面孔,那面孔衝蘇瑾怒吼“你是在戲耍我麼?戲耍一個神?你好大的膽子。”

“稍安勿躁!”蘇瑾衝神擺了擺手,笑道“幹什麼這麼暴躁,我只是對條件不滿意,又沒說要否定這次合作。”

“凡人,你……到底什麼意思?”神被蘇瑾弄糊塗了,作爲神而高高在上的他,現在居然會被一個凡人弄的困惑不已。

“很簡單,想要我和你合作沒問題,但我要求提高待遇,這個你總明白吧?想要招安我,你至少要表示出自己的誠意吧!”蘇瑾聳肩說道。

神沉默了片刻,他點頭道“好吧!你也算是個人才,既然如此的話,我可以讓你成爲我的使者,我的傳道人,允許你借用我的力量。”

“如果你的誠意只是這樣的話,那我想不必浪費時間了,昨天晚上你最後提出的條件,我沒有記錯的話就是讓我成爲你的代言人,傳道者,我給了你一天的時間考慮,結果你付出的價格,居然還是這麼讓人不滿。”蘇瑾將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

吃出個星辰大海 “凡人,不要惹怒我!”神沉聲說道,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向蘇瑾衝了過來。

蘇瑾一動不動,他斜眼看了神一眼道“怎麼?才一天的時間,你就虛弱的這麼厲害了?如果是之前的話,你不是要用烏光壓制我麼?現在只剩下氣勢了?”

“你……!”蘇瑾的話讓神憤怒不已,但同時那股強大的壓迫感也隨之煙消雲散,看着蘇瑾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神終於認輸了。

“貪婪的凡人,你到底想要什麼?”

蘇瑾見狀再次笑了起來,對於這個神的情況,蘇瑾心裏已經有數了,一個所謂的舊神,能夠被幾人宗教內的凡人鎮壓,其力量衰敗的程度可想而知,而且昨天晚上,在最緊要的關頭,這個神也沒有能夠突破鎮壓扭轉乾坤,他有多無力就一目瞭然了,不然蘇瑾即使在經過了強化後,也不敢來找一個神的樂子。

“這兩個東西都是你製造的,那麼先幫我鑑定一下如何?”蘇瑾將剔骨刀和白骨長弓都取了出來,他昨天沒有鑑定白骨長弓,心裏就是做了現在的打算,積分這種東西如此寶貴,能省則省。

對於蘇瑾的要求,神沒有拒絕,他隨手一揮,兩件物品上就分別冒出一股金光。

“好了,不過要跟你說清楚,這兩件物品都是我製造的,所以我才能夠鑑定,如果你有其他需要鑑定的東西,不要來煩我,除了它們的製造者外,只有地獄手冊能夠鑑定。”神對蘇瑾說道。

蘇瑾點了點頭,他將剔骨刀和白骨長弓拿了起來,兩件物品從表面上看並沒有什麼變化,蘇瑾想了想將剔骨刀收入地獄手冊,地獄手冊上,剔骨刀的下方立即出現了一串文字。

“邪神打磨的剔骨刀,擁有斬開絕大部分物質的鋒利刀刃,附帶技能邪神斬擊!消耗50點靈能,強行發動一次斬擊,有機率發動斷裂效果,斬斷一切阻擋之物!”

“這……還真是網遊麼?”雖然早就料到所謂的鑑定後,這東西肯定會有所變化,但蘇瑾沒有想到會是這麼數據化的變化,而且其中50點靈能讓他非常在意。

再拿起白骨長弓將其收入地獄手冊,手冊上同樣多出一串文字。

“邪神長弓,由邪神精製的長弓,擁有強大的攻擊力,附帶技能邪神咆哮!消耗100點黑暗類靈能,射出一枚邪神箭矢,箭矢附帶泯滅效果,吞噬一定範圍內的物質!”

邪神咆哮的威力蘇瑾可是親身品嚐過的,當時自己只是擦到一點,整個手臂就沒了,如果當時自己是被直接擊中的話,怕是連渣都不會剩下丁點。

“靈能,黑暗類靈能?也就是說靈能還有不同的種類?”蘇瑾注意到兩件物品中,對於靈能的不同描述,剔骨刀只提到靈能,但邪神長弓卻特別指定,消耗的必須是黑暗類的靈能。

“關於靈能,不知道你是否能給我一些指導?”眼前有一個神,即使是衰敗的神,但其掌握的信心定然也是巨大的,他沒有理由不知道靈能。

神點了點頭,他直接道“作爲地獄手冊的宿主,你想要活的長久,靈能自然是最重要的東西,靈能的開啓有多種多樣的方式,極限刺激,特殊修煉,灌頂傳道還有……信仰!”

“有趣,難怪你這麼輕易幫我鑑定了邪神長弓,爲的就是這個麼?讓我信仰你!”蘇瑾笑了笑道。

“對你我來說這都是最好的選擇,信仰我,我可以立即幫你得到靈能,而且等級頗高,你還能馬上使用邪神長弓,相信我,擁有這些你會非常強大,比一般的資深者強大的多,只有這樣你纔有機會活下去,纔有能力幫助我。”神向蘇瑾不停的推銷自己,希望蘇瑾可以立即成爲他的信徒。

“我拒絕!”蘇瑾毫不猶豫,再一次拒絕了神的邀請,他道“我不會成爲任何人的信徒,不管是你還是上帝。”

“你的頑固對於活命不會有任何好處。”神恨聲說道,他調整了下語氣,繼續問道“好吧!你不肯定成爲我的信徒,那我還能爲你做什麼?”

“爲我開啓靈能啊!”

“你是聾子麼?我說過了你只有成爲我的信徒,我才能爲你開啓靈能,你拒絕的話我也無能爲力。”

“你剛纔說還有其他方式不是麼?極限刺激,特殊修煉和灌頂傳道,挨個來啊!我頂的住!”

“時間,沒有時間了,除了灌頂傳道外,其他兩種方法都需要大量的時間,我馬上就要沉睡,沒有時間做這些事情了。”神顯得很無奈。

“那就灌頂傳道吧!”

“嘿嘿……如果你希望的話,我不介意。”神忽然怪笑道。

蘇瑾想了想道“灌頂傳道會讓我成爲你的信徒是麼?”

“當然,我可是神,我的力量中帶有神性,那些次一等的強者可以灌頂傳道而不影響受道者,但我不同,只要接受我的力量,神性就會影響受道者,這不可避免。”神說道。

錦繡小娘子 “神還真是沒用。”蘇瑾搖了搖頭,他想了想道“那靈能有替代品麼?”

“替代品?不,靈能是獨一無二的神奇力量,絕對不可能存在替代品。”神搖頭,對蘇瑾的這個問題,他的回答非常堅決。

蘇瑾有些苦惱了,無疑眼下這兩件物品將是自己以後生存的一大利器,但要是使用不了就沒有意義了。

“換個說法,有沒有可能讓我在沒有靈能的情況下使用這兩件裝備?”蘇瑾換個問法問道。

神楞了楞,片刻後他點頭道“如果你只是想使用這兩件裝備的話,我確實有辦法,我可以給你製造一枚靈能電池,裏面有我儲備的力量,你需要的時候直接使用就可以了。”

“還好!”蘇瑾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他道“那就拜託你了。”

“哼,到現在爲止都是你提要求,作爲合作的雙方,義務和權利是相互的,不是麼?”神說道。

“當然,那麼……說說你想要的吧!”蘇瑾點了點頭。

“自由!我要自由,讓我從這個該死的地獄手冊創造的事件中脫離出去!”神幾乎是怒吼着說出了這句話。

蘇瑾捂住耳朵,等神的怒吼結束後他皺眉道“方法呢?”

“不知道!”神毫不猶豫的說道,他見蘇瑾一臉愕然的樣子,立即解釋道“地獄手冊可不是一成不變的死物,即使曾經能夠助我脫困的法子,到了現在也不再有用了,所以我需要你去尋找新的辦法來解放我。”

“這很困難,不過我會盡量去做的。”蘇瑾點了點頭,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意思。

這倒是讓神很奇怪,按照他之前觀察蘇瑾的結果來看,蘇瑾即使願意幫他,肯定也會提出一大堆的條件,在獲得了足夠的好處後再出手纔對。

“沒有要求?”

“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情,讓我生存的概率越高,你獲得自由的可能性就越高,這次機會我想對你來說非常難得,錯過之後你什麼時候才能再次找到類似的機會,所以你如果把這當做一場交易,而討價還價的話……得不償失的是你。”蘇瑾面帶微笑,有條不紊的說道。

神沉默了,片刻後他點頭道“不錯,你是我的機會……也許永遠不會有類似的機會了,你的到來不止是幸運,還有諸般巧合,我怎麼能錯過。”

蘇瑾雙眼微微眯起,從一開始他就看的出這位神對自己很重視,不過蘇瑾有些疑惑,願意和這位神做交易的恐怕不會只有一個,這位神對自己的重視着實有些過了。

不過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作爲合作的雙方,神對自己越重視自然也就越好!

“你稍等一下,有件東西……看來必須交給你才行。”神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神拿出的東西蘇瑾見過,那是李嬸家人的骸骨,他將兩具骸骨提到木柵欄前,當着蘇瑾的面將兩具骸骨的頭顱打破,只見兩具骸骨的頭顱裏各藏着一枚黑色的石頭,乍一看好像兩枚眼珠一樣。

“這是我真身遺骸的一對眼珠,現在你我各自一枚,我會將屬於我的力量灌注其中,也就是剛纔說的靈能電池,如果你遇到必死的危機,也可以將他打破,到時候或許會讓你有一絲生機。”神非常鄭重的對蘇瑾說道,然後將一枚眼珠扔了出來。

蘇瑾撿起眼珠,這東西手感像是某種金屬製品,沉甸甸的,沒有想象中溼滑的觸感,仔細觀察會發現在眼珠實際上是透明的,只是顏色比較偏暗,纔會讓人以爲是石頭。

蘇瑾將眼珠收入地獄手冊,地獄手冊立即顯現出介紹。

“邪神之眸,蘊含邪神靈能的力量,來自邪惡強者的遺骸,附帶技能邪神的探視!消耗50點靈能,發動一次探視,獲取對方一定量的資料,得到的結果在地獄手冊進行顯示,每名被探視者只能使用一次技能,且不能像地獄手冊的宿主使用!現存邪神靈能3000%2f3000!”

“不錯的技能!”蘇瑾對邪神之眸附帶的技能非常滿意,他對於信息有着特別的執着,而且他也認爲足夠的信息能夠讓自己在未來的事件中多幾分活下去的希望,邪神的探視簡直就是爲自己準備的。

“只是儲存的靈能不多,3000點靈能麼?這樣的話要計劃使用了,看來富二代計劃破產了。”蘇瑾嘆了口氣,這東西堪稱完美,只是續航太差。

“什麼富二代計劃?”神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沒什麼,你還有沒有其他東西給我?比如什麼邪神手臂,邪神小腿,邪神排骨一類的東西給我?”蘇瑾上下打量了神一番,一副還想拆點什麼東西下來的樣子。

神臉色一黑,直接對蘇瑾下了逐客令“哼,能給你的東西都給你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去找出來……能夠讓我獲得自由的辦法。”

蘇瑾揚了揚手,轉身就走,兩人的交易已經達成,那麼再留在這裏就沒有意義了,而他的身後又傳來神的聲音。

“記住我們的交易,記住你是在和一個神交易,如果你妄圖欺詐我,你必將受到懲罰!”神的聲音越來越小,最終飄散在夜空中。

蘇瑾停下腳步,他回頭看去,小院依舊,只是他轉身的這十幾秒間,居然已經殘破不堪,神的身影也消失不見,彷彿這裏從未有除了蘇瑾以外的第二個人一樣。

恐怖堡 “所以這是對我的制約麼?”蘇瑾手中把玩着邪神之眸,對方在這裏留了後手,自己雖然看不出來,但猜也知道,不過這個後手是必須的,如果沒有這個後手的話,不管是邪神還是自己,恐怕都會對這次的交易感到不安。

把邪神之眸收入地獄手冊,這次的交易是一次賭博,對蘇瑾和邪神都是,至少蘇瑾在來到鳳溪鎮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抱希望邪神會在此等候他,邪神那邊也是,似乎完全不確定蘇瑾是否會到來。

“我不確定他是否會在還情有可原,但他爲什麼會不確定我是否會來呢?”蘇瑾察覺到一絲不對,這個問題似乎關係很大,但思索了片刻後蘇瑾只能放棄,單憑主觀的臆測,不管是誰都難以得到真正的答案。

離開鳳溪鎮,蘇瑾在附近的鎮子休息了一夜,夜裏他的電話響起,看了看原來是在老家上學的妹妹。

“小妹,怎麼想起來給哥打電話?”蘇瑾躺在賓館的牀上,房間的味道讓他有些不舒服,自己那個十平米的小公寓雖然說小,但還是很乾淨的,比這裏要舒適的多。

“哥,我卡上多出三萬塊錢來。”蘇瑾的妹妹叫蘇晴,剛上高中,正是花樣年華的時候,蘇瑾也非常疼愛這個小自己幾歲的妹妹。

“厲害哦!是不是哪個富家公子看上我妹子了,想展開金錢攻勢?”蘇瑾笑嘻嘻的說道。

“哥你別逗我行不行?我知道是你打的,你一次給我打這麼多錢幹什麼?我生活費還有,最近也沒要交資料費。”蘇晴知道自己哥哥沒有個正緊。

“哥公司發季度獎金了,想着你以後學習會很緊張,爲了不打擾你學習,就給你一次打足錢,以後要買些什麼你自己拿主意就是了。”蘇瑾通過電腦給蘇晴轉了些錢過去,其實他還向蘇晴的另一張卡里轉了五百萬,不過那張卡在老家放着,這是蘇瑾爲了防止以後自己在哪次事件裏一命嗚呼,特意給家人準備的。

蘇瑾的回答讓蘇晴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不過以她對自己哥哥的理解,哥哥對於錢一向是精打細算,這倒不是因爲哥哥摳門,而是因爲家裏真的窮。

蘇瑾又詢問了妹妹最近的學習和生活怎麼樣,兄妹兩聊了一個多小時,這才掛了電話,第二天一大早蘇瑾就趕回了s市,現在手頭上有錢了,他準備把公寓換一換,沒有必要再窩在那個十平米的地下室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