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葉進入元界之後,雖然一心修鍊,但對於三大教的威名,還是知道的。他還知道,像太初教這種無上大教,擁有的底蘊之深厚,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而教中的天尊,更是多得出奇。他們的勢力,遍布了整個元界,統領千萬大世界。

這個黑色怪幡,居然和太初教的強者有約定,這倒是有些難辦了。

章葉如果強行收服,就會得罪太初教。

就算是開創大教的教主,也不願意得罪這麼一個無上勢力。章葉現在毫無根本,得罪了這麼一個勢力,只怕後患無窮。

略略沉吟一下,章葉忽然一笑:「瞻前顧後,我倒是落到下乘了。我現在鎮壓了此幡,就算現在抽身而去,也會被太初教留意到,還不如強行收了此幡。再說了,天地寶物,有緣者取之。三百七十萬年前的一個約定,算得了什麼!」

章葉的目光落到黑色怪幡之上,說道:「聽好了,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收走。你願意臣伏,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不願意,我會出手抹去你靈性,你自己看著辦吧。」

黑色怪幡猶豫了一下,終於像玉玄劍一般,主動服軟了。越是高品階的先天道器,誕生靈性就越困難,好不容易誕生了一點靈性,如果被章葉抹去,那就一切都沒了。

章葉一指點出,在黑色怪幡之中留下烙印,說道:「汝來歷不凡,乃是秉乘上古玉界陰暗氣息,感應天地法則,歷經千億年演化而成,火焰可以焚燒靈魂,可以給人無限業力。以後,你的名字,就叫業火幡!」

收起了業火幡,章葉飄然而去。

一個月之後。

一個素衣女子來到荒漠。

女子面目如畫,雙眼之中像是有星辰沉浮,自有一種超然脫塵的氣息。乍一看去,像是十幾歲的少女,但細細看去,卻又像是滄桑的老人。而她身上那種脫塵的氣息,也在變幻不休,意志不堅定的人,只要看上了眼,立即就會沉陷其中。

素衣女子看了一眼荒漠,身上猛然間爆發出驚天氣息。

「好膽!」

素衣女子低聲說著:「是誰?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奪我教機緣!」

素衣女子纖纖玉掌一抓,一絲玄之又玄的力量湧出,化成一隻大手。


這是法力!

這素衣女子,在上古玉界之中,竟然可以調用天地法力。雖然能夠調用的力量不多,但這種手段,已經遠遠超過紫華天尊。


大手在虛空之中連連抓出,像是在抓取著什麼。

好一段時間之後,素衣女子終於停手,她的臉上露出一絲冷厲之色:「好本事,真是好本事,看來這位道友,也是第四步天尊。不過,就算是第四步天尊,奪我教機緣,也只有死路一條。在這上古玉界之中,我死冥天尊無法推算出你的根腳,但只要你返回蠻荒世界,你就逃不過我教的太初神算!」

死冥天尊一拂衣袖,驟然消失。

-(~^~)

PS:求訂閱,求月票!!月票過10,晚上還有! 上古玉界之中,有眾多先天道器。其中混沌道器有一,一品先天道器有三,二品先天道器有九,三品先天道器有二十七,四品道器一千零八,五品道器十萬八千。

章葉收服業火幡之後,繼續尋找下去,又收取了不少道葯。欣喜之中,章葉又注意到一件事,他發現,有幾件先天道器已經不知所蹤了。

「看來,這些先天道器,都已經被收走了。」

章葉微微搖頭。

上古玉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開放一次。億億年過去了,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天尊大能,進入到裡面去。這些天尊大能,把先天道器收走,並不是什麼出奇的事。

沉吟了一下,章葉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三天後,章葉來到一個深淵。

章葉沒有落去,取出業火幡,朝著深淵揮動了幾下。

「隆隆——」

隨著章葉的揮動,滔滔不絕的黑色火焰,朝著深淵貫注下去。這條深淵數億里長,數百萬里寬,空曠無比。但滔天而去的黑色火焰,竟然把整個深淵都淹沒,肉眼看過去,整條深淵都要消失了。

「嗡嗡!」

無數的怪獸,從深淵之中逃出。

章葉控制著業火幡,盡量不傷害這些怪獸。

黑色火焰不斷深入,滲透每一個角落。

終於。

一個浩瀚的意志,從深淵之中升騰而起,這道意志溫潤如玉,但卻有著煌煌之威,它一出現,黑色火焰登時節節退縮。

章葉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他停了下來,說道:「出來吧。」

一方玉印,從深淵緩緩浮起。

幾乎所有的先天道器,都是桀驁不馴的。但這方玉印,給人的感覺卻是溫潤如玉,對任何的生靈。都是滿滿的善意。

它散發著光明,這種光明看起來不強,但卻可以普照一方。

章葉看著這方玉印,臉色凝重起來。

這方玉印。雖然看起來溫潤如玉的,但絕對不容小視。這方玉印,乃是上古玉界天地生成的時候,天地法則為了鎮壓光明,而演化出來的。有著不可思議的大神,屬於二品先天道器。

它的全力一擊,相當於一個第八步天尊。

在它的面前,普通的天尊,一拍就死。

這方玉印,在章葉面前如此的客氣,是因為它感覺到章葉身上的一些東西,沒有突然襲擊。否則,章葉在拿出業火幡的時候,就要被它拍死了。

章葉手掌一翻。拿出一個紅杏,說道:「你應該知道它的來歷。我想用這枚紅杏,換你十萬年時間。你可願意?」


玉印嗡嗡震動。好一會兒之後,一道浩瀚的意念傳了過來:「三萬年。」

章葉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說道:「成交。以後,我就叫你光明玉皇印。」

章葉一揮手,把紅杏扔了過去。

玉印在天空中滴溜溜一轉,紅杏登時消失無蹤。隨後,這方玉印一閃,就像玉桂樹一般。自己進入五行小世界。

章葉搖搖頭。

他越來越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太低了。五行小世界,乃是他親自開闢出來的,按理來說。一切聽從他的控制才對。但無論是玉桂樹,還是這個光明玉皇印,都是想入就入,想出就出,這也太打擊人了。

玉桂樹和光明玉皇印,可以自由進出。只怕修鍊空間大道的天尊,也可以自由的出入。這想想都夠可怕的。

光明玉皇印似乎知道章葉的想法,說道:「放心吧。有本印坐鎮,就算是八步天尊,也休想窺視你的小世界。唔,話說你這個小世界,真是夠寒酸的。算了,還有三萬多年,為了以後的日子好過一點,本印就改造一下吧。」

章葉還沒有出聲,五行小世界再一次生變。

「我說,要有光!」

光明玉皇印的意志,回蕩在五行小世界之中。

隨著它的意志,五行小世界再一次生變。天空之中出現了光明之源,有了光明,就有了一切。天空變得無比的高遠神妙,大地以難以想像的速度,在飛速擴展。一個個巨大無比的湖泊,甚至一片片海洋,開始出現。

天地的法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強大起來,維持著整個世界的運轉。

「轟!」

不斷的擴展之中,五行小世界的天地法則,成長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出現在章葉的心頭。

章葉知道,五行小世界,已經變成了五行中世界。

玉桂樹發出陣陣綠光,它一聲不吭地擴大自己的地盤。它的根部無限的延伸出去,幾乎佔據了整個中世界。

光明玉皇印坐不住了,抗議道:「道友好無禮!這方世界,乃是我拚命拓展的,你一聲不吭,就佔據了整個大地,不可不行!」

玉桂樹呵呵一聲,說道:「我這個老傢伙,只佔據大地,天空都交給你。」

玉桂樹雖然實力大損,但它畢竟是先天靈根,乃是堪比一品先天道器的存在,並不怕光明玉皇印。為了自己的舒服,它根本不理會肖明玉皇印的抱怨。

光明玉皇印知道自己無法奈何這個老傢伙,抱怨了一句之後,它哼哼幾聲,飛到天空之中,化成一輪月亮。它乃是鎮壓光明而生的,溫潤無比,所以它沒有化成太陽,而是化成月亮。

章葉默默站了三天,出聲贊道:「光明道友好本事。拓展一個世界,比開闢一個世界,還要困難得多。看了道友的手段,我是受益不少了。」

五行世界,乃是章葉開闢出來的,任何的動靜,都無法瞞過章葉。剛才,光明玉皇印拓展小世界,展現了種種神通手段,章葉看了獲益極多。而五行小世界變成了五行中世界,又展現了另一番奧妙,章葉的獲益更多。

章葉的精神力,不知不覺間又提升了一截,而對天地法則的認識,又提升了一個層次。章葉現在返回到元界,他的五行法力立即就可以提升到法道九重巔峰去。而空間法則,也可以立即提升到法道九重巔峰去。

對於融合五種法力,章葉的信心更足了。

光明玉皇印呵呵一笑,說道:「接下來,道友想到哪裡去?」

章葉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笑意,說道:「西邊。」

光明玉皇印應了一聲,說道:「那就走吧。」

章葉呵呵一笑,御空而行。

突然間,光明玉皇印想到了什麼,出聲說道:「不對!你去西邊,不會是想找那個傢伙?道友,你是不是想拉我作打手,收服那個傢伙?」

章葉哈哈一笑,直接承認道:「正是。」


光明玉皇印怒了,說道:「道友,你竟然算計我。」

章葉一笑,說道:「我承認,是算計了你。不過,你對那傢伙,一直都看不順眼,何不隨我一起,把它收服了?你想想,那個傢伙囂張霸道,一向以來都跟你作對。我把它收服了,對你來說,也是一件大好事啊。」

光明玉皇印想了想,終於想通了,贊同道:「呵呵,你說得好有道理,本印都不知道如何反駁了。好吧,我們走吧。」

「人族,是狡猾無比的。」


一個小小的聲音,從一處角落中傳出來,正是業火幡。業火幡乃是陰暗力量演化而成的,它自然知道章葉所想。

章葉聽了業火幡的嘀咕,呵呵一笑,也不出聲。

光明玉皇印這時候卻是坐不住了,它不滿道:「你這個破幡,居然在本印面前出聲。這裡是本印的地盤,你有何資格出聲?再亂說,本印鎮壓了你。」

業火幡嚇得瑟瑟顫抖。

光明玉皇印,不但品階比它高,而且屬性隱隱克制了它。業火幡雖然厲害,但卻也不敢在光明玉皇印面前囂張。

章葉一路向西,十天之後,來到一片奇異的國度。

是的,就是國度。這是一個修鍊者建立起來的國度,名叫紫來古國。

上古玉界之中,照樣有無數的修鍊者,有無數的文明。章葉眼前這片國度,方圓以億億里計,有著無數的修鍊者。

如果普通的天尊,根本不敢和這些修鍊者接觸。因為一接觸之下,這些土著修鍊者,立即就可以知道外來修鍊者的身份。

但章葉卻是個例外。章葉完全領悟了饋贈光球,他對上古玉界的了解,比任何一個修鍊者都要多。他融入這些修鍊者之中,一點問題都沒有。

章葉穿過一個個大城市,甚至換來了不少的寶物。

如此又是五天之後,章葉終於來到這個國度的中央。這是一處巨大無比的宮殿,宮殿黑沉沉的,給人一種壓抑之極的感覺。

似乎,眼前的宮殿是活的,是一個史前巨獸,隨時都可以吞噬人。

據土著修鍊者所說,這處宮殿裡面,供奉著一件可以鎮壓天地的神器。這件神器,鎮壓著紫來古國的氣運,所有的修鍊者都要過來供奉它,朝拜它。

章葉一笑,說道:「玉皇印,該你出手了。」

光明玉皇印飛出五行中世界,打量著眼前的宮殿,有些不爽道:「這個老傢伙,真是夠無聊的,居然跑到修鍊者的國度當一件鎮國神器,簡直是辱沒身份。看本印出手,把這個老傢伙給砸出來!」

「嗡!」

光明玉皇印驟然間變大,如同一個巨大的山嶽,狠狠地朝著這個宮殿砸下去。

-(~^~)

PS:感謝No1古神大帝,夢戰戰國等朋友的打賞 「轟轟轟轟轟——」

光明玉皇印還沒有碰到宮殿,就遇到了重重禁制。這些禁制之高明,之可怕,足以毀滅五步的天尊大能。

但在光明玉皇印的狠砸之下,這些禁制就像是雞蛋一般碎開,根本無法抵擋它片刻。

章葉遠遠退出去,頭皮發麻。

光明玉皇印,平時都是一副無害的樣子,看起來對誰都是滿滿的善意,但這只是一種假象。橫掃八極,鎮壓天地,所到之處摧毀一切,這才是它的真面目。

眼看光明玉皇印就要砸到宮殿,就在這時候,一個浩瀚的意志突然間蘇醒了:「好一個老傢伙,居然跑到本台的地盤放肆了!」

「轟!」

天地間突然一暗。

一隻黑色的蓮台,突然從宮殿之中升起。章葉遙遙看了一眼,只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差點被吸了過去,極不舒服。

「不愧是鎮壓黑暗的二品先天道器,僅僅是看了一眼,就承受不起。如果我身上沒有本源樹葉,剛才只怕已經魂飛魄散了。」章葉心頭暗暗凜然。

「劈啪!」

章葉心頭凜然之間,光明玉皇印已經和黑色蓮台展開拼殺。

兩個先天道器,品階相同,但性質卻是完全相反。一個鎮壓的是光明,一個鎮壓的是黑暗,它們就是天生的對頭。

章葉瞪大眼,想看看它們的對決。

但很遺憾,他什麼都看不到。

章葉能夠看到的,只有一黑一白兩種顏色。

章葉搖搖頭,一陣無奈。觀看強者戰鬥,是有很多好處的。只可惜光明玉皇印和黑色蓮台的力量層次,遠遠地超過了章葉,章葉根本不可能看到。這就像是大象戰鬥的時候,地面上的一隻螞蟻,是無法看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