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女人腳下一個踉蹌,向前撲倒,後面的一羣人很快追過來將她團團圍住。

男人猥瑣的聲音傳來,說什麼漂亮女人難得,要一個個的嘗。細數一下這羣男人有十二個,如果都對女人施暴,這女人難有活路。

女人驚恐的苦苦哀求,換來的只是男人更加露骨的調戲。

張齊緊握匕首,匕首上還插着最後一隻鳥。他丫的,敢情他進入了蠻荒世紀,還能遇上這種齷齪事。

那邊的男人們已經開始抽籤決定先後次序,女人大聲求饒,哭的十分可憐。

張齊將烤鳥的翅膀咬下來一個,用力的咀嚼,快速閃過去。

一羣男人終於抽完簽了,正在興奮的說誰排第幾。拿到第一的人興奮的揮舞着手中籤,大笑:“哈哈哈……,老子第一,來讓老子嚐嚐還是不是雛。”

沒有拿到第一的人嗤了一聲:“切,雛有什麼稀罕,沒意思。”

第一的男人笑:“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女人都在意第一個男人,老子嚐了她以後算算整整破了十個處。”

有人罵:“你個狗孃養的,這有什麼好吹噓的,癟三才喜歡炫耀這個。”

“哼,你小子只怕一個都沒嘗過,別在這裏嫉妒了。”

男人開始解褲腰帶,他剛把皮帶扣打開,那根皮帶就嗖的一下被人抽走了,緊接着他手中的籤也飛了。

提着褲子的男人驚的扭頭看。

一個人手裏提着把匕首,匕首上插着一隻半糊的鳥,另一隻手拿着他的皮帶,而籤條也就捏在拿匕首的手指間。

“第一,我是第一,你們都給我閃開,這人是我的。”

一羣人面面相覷。

提褲子的男人怒聲質問:“媽的,你老幾啊,幹嘛搶我的東西?”

“這是我的地盤,我做主。你們在這裏分享一個女人,我是來收稅的。”張齊歪着頭痞痞的說,然後把鳥的另一個翅膀扯下來塞進嘴裏。

提褲子的男人惡狠狠的瞪着他,“我呸,這地方一向是我們說了算,你媽的,從哪來的,敢跟老子們搶人,活的不耐煩了。混蛋,有多遠滾多遠,免得老子打斷你的狗腿。”

“啪”皮帶在空中被甩響,張齊不悅的皺眉:“大膽,竟然敢對老子不敬。我告訴你們,這地方從今天開始就是老子我的了,你們想在這一帶活動需要交過路費。所有經過這裏的東西都是我的,包括這個女人。快點滾,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十幾個人盯着張齊囂張的樣子,不約而同的爆笑。

提着褲子的人笑完了騰出一隻手指着張齊:“你個混小子,竟然敢對我們這些人說出那樣的話,你不是傻子就是笨蛋。哥幾個,給他的點顏色看看,讓這小子長長見識。”

聽到這聲招呼,有幾個人捲起胳膊撲向張齊。也許在他們眼裏,只要幾個人一起下手,張齊肯定會屈服乖乖的退走。誰知道等他們衝過來還沒有來得及出拳,每個人的臉上就被皮帶抽出了一道血紅的印子。

走運中招的人統一捂着半邊臉用又驚又懼的眼神瞪視張齊。提着褲子的人瑟縮了一下,似乎很怕的樣子。

“你,你,你他孃的到底是誰?”

“老子是你祖宗,趕緊給我滾,不要惹老子生氣。”

十來個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最後好像沒有從別人的臉上看到自信。提着褲子的人吭哧出這麼一句話:“你把腰帶還我,我們這就走。”

張齊忍着笑,生怕被人看出他不會把這些人怎麼樣,揚手把腰帶丟在提褲子人的腳邊:“趕緊滾,別浪費老子的時間。”

、一羣人非常聽話的走了,被圍困的女子眨巴一雙勾魂攝魄的狐狸眼,露出驚魂未定的可憐相,戰戰兢兢的問:“你,你想怎麼樣?”

張齊不想跟她有太多交集,扭身往會走,“我只是不想看你被人欺負,趕緊走吧,不要在這裏晃悠。”

女子沉默了片刻,突然站起來,跟在張齊身後:“我迷路了,你幫幫我吧,我不想再遇上那幫匪徒。”

“迷路?”張齊站在轉頭看她,迷路這兩個字提醒了他,這個女人說她迷路了,那麼也是說,這裏是有路的,也就是說他肯定能走出去。

九福晉她美又嬌 “你從外面來,是走來的還是坐車?”

女子愣了一下:“啊?我,我是從外面坐車過來玩的,進了樹林後忍不住往裏多走了幾步,結果就越走越深,又遇上那羣無賴,要不是你,我……”

女子頓了一下,“哦,對了,我叫小靜,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張齊。”

帝少的甜心寶貝 小靜低眉一笑:“謝謝你張齊,你從哪裏來啊?”

“我,我也是迷路的。”

小靜擡頭看了一圈:“你也是迷路的啊,那麼我們可不可以結伴而行呢,我害怕……”

一雙狐媚的眸子在張齊臉上轉了兩圈,露出乞憐模樣。

看她這樣張齊怎麼能拒絕,“你跟我在一起沒關係,我就擔心會連累你。”屁股後面一堆變態殺手,要是追上來他還要照顧她。

小靜連連搖頭:“怎麼會呢,我們都是迷路的人,能夠相互照顧才能走出去。”

張齊想雖然小靜迷路了,但她是從外面過來的,總比他一無所知強。

“也好,你跟緊我,如果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別大驚小怪就行。”

小靜開心的點頭:“我知道了。”看到張齊匕首上的半個鳥,小靜露出渴望的神情,“野味一定很好吃吧,能給我嚐嚐麼?”

女人直接開口要,能說不給麼,儘管張齊一點兒都沒吃飽,還是大方的把半隻鳥給了小靜。

“我咬過,不嫌棄就好。”

小靜笑的很開心,“當然不會了,你是好人,好人的東西都是香的。” 半隻鳥很快下了小靜的肚子,張齊擡頭穿過厚實的樹葉望向天空,剛過正午,陽光稍微傾斜。如果小靜是早上進來的,以一個女人的速度應該深入密林不久,只要找對方向就能在日落前走出去。

當然不是跟小靜在一起,張齊有把握一個小時就能穿過去。現在小靜顯然成了他的累贅,可是已經答應人家一起走,總不能立馬反悔。

“我們走快點,也許能在天黑前走出去。”

小靜開心的點頭:“好啊,我們可以天黑前在離樹林不遠的小鎮上休息。”

有小鎮,張齊很想多探聽一下外面的情況,又不想讓小靜知道他什麼都不知道,苦惱的想如何措辭才能不讓小靜發現他的底細。

“嗯,我落水的時候把錢包弄丟了,到時候能借你點錢麼?”

“可以啊,你救了我,我應該感謝你的,所以在這裏的花費算我的。”小靜豪爽的說,一雙媚人的眸子在張齊的臉上逡巡着,臉上掛着柔媚的笑。

別說張齊對這種美色抵抗力強,實在是他現在安全受到威脅根本沒有心思考慮其他方面,“你有手機麼?”

小靜嘆口氣:“有手機也沒有,這裏沒信號。”小靜掏出手機給張齊看,“你看,沒有吧,我早就想過打電話求助了。”

“這裏有這麼偏僻麼?”張齊忍不住自問。

小靜突然笑了一下:“好了,看你的樣子好像很煩惱。沒事了,你看我剛經歷了那樣的事情都沒什麼心理負擔,你別想太多,我相信總會走出去的。”

張齊心事重重的笑了一下,他並不擔心能不能走出去,而是擔心有多少殺手在暗處伏擊他。

小靜眼珠子轉了一下,從後面的揹包裏摸出一瓶礦泉水來,熱情的招呼:“你渴不渴,喝一點吧。”

“哦,謝謝,我現在不口渴。”之前掉在湖水裏喝了夠多。

小靜眨眨眼,勸:“別客氣,喝一點吧。”

“你帶的水應該不多,節省一點吧,還不知什麼時候能走出去。”

小靜不情願的把礦泉水放回了揹包,緊跟在張齊身後,不知道想什麼,一時沒說話。

張齊則在擔心會遇上什麼,可他的擔心不能改變什麼,該來的還是來了。

有一二十人正在從三個方位逼近,感覺他好像已經被鎖定了一樣,圍攏過來的人正在以他爲中心快速逼近。不能後退只能前行,而前路任何一個方位都被人封鎖。

意識到這一點,張齊緊抿起嘴脣,心情轉陰。

“緊跟我,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大驚小怪。”提前給小靜打預防針,免得她看到槍什麼的,嚇的只知道喊叫。

小靜好像沒聽明白一樣,詫異的問:“爲什麼這麼說啊?”

“因爲很快就有一羣匪徒進攻我們。”

小靜忍不住驚叫:“你不要嚇我。”

張齊冷硬的回:“是,真的。”

“啊?! 總裁今天又寵我 怎麼會這樣?你怎麼知道的?”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我叫你跑,你就跑,不要猶豫。”

小靜還是不敢相信的樣子,“你真的不是開玩笑。”

“這不是玩笑。”

“可是我沒看見有什麼異常啊?”

“叢林中靠的不是眼睛。”包圍圈越來越小了,現在可以行動了,“聽好了,十點鐘方向,跑!”

“啊?!”小靜沒有動,大概是在想爲什麼。

十點鐘方向是個漏洞,圍攏過來的人最少,以張齊的速度完全能穿過去。可是現在多了個小靜,又加上她不十分會配合,張齊無奈,一把抓住小靜的胳膊,命令,“跟我走!”

小靜發出一聲驚叫,聲音不大足以引起圍攏過來人的注意。張齊當她是不由自主,不要怨她,拽着她向前跑。

小靜顯然跟不上他的步子,“你慢點,我跑不了那麼快。”

“必須快。”張齊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

“可是爲什麼呀?”

“這個你別管。”

小靜突然尖叫一聲,身子歪倒下去。

“我的腳,我的腳……”

麻煩了,居然在這時候崴腳,張齊鬱悶的收住腳步,“你沒事吧?”

小靜用略帶埋怨的口氣道:“你跑那麼快乾嘛,真奇怪,這裏又沒有野獸,你跑什麼啊?”

其實張齊真不想跟她解釋什麼,因爲連他也稀裏糊塗的。

“我說了你別奇怪,我招惹了一批亡命之徒,他們要殺我。”

小靜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瞪着他:“你,怎麼會招惹上這些人?”

“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你怎麼樣,還能繼續跑麼?”

小靜捂着腳脖子,苦着一張臉:“你看,我這個樣子,連走路都困難,嗚嗚……”她突然哭起來,“怎麼辦啊,這裏到處都是壞人,我怎麼辦?”

搞不懂女人哪來這麼多的眼淚,說下就下。此時已能看見不遠處晃動的人影,那些人靠近了。

張齊急忙捂住小靜的嘴:“噓,別出聲。”然後用目光示意。

驚疑中的小靜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果然看到一兩個端着槍的人走過來。小靜似乎被嚇到了,一把抓住張齊的胳膊,“這些是什麼人?”

張齊搖搖頭讓她不要出聲,旁邊不遠處就有一個突起的老樹根,可以藏身。小靜的腳崴了,肯定跟不上他,又不能將她甩下。彎腰將小靜整個兒抱起來,快速閃到大樹根處,悄聲吩咐。

“你在這裏稍等,不要發出響聲,我把他們引開。”

小靜緊張的一把揪住張齊的衣袖:“你不會丟下我吧?”

“呃,”他沒說要丟下她,“不會,藏好。”

小靜還是不十分相信,張齊着急:“你放心,我說到做到絕不食言。”

聽了這個小靜才慢慢放開張齊,還是不很放心的說:“一定不能丟下我哦。”

張齊點了一下頭,飛身躍向一邊,敏捷輕盈如狸貓一般沒有發出半點聲息。離開小靜藏身之地二十多米後,他突然閃了出來,朝圍過來的人衝過去。

大佬每天被迫營業 發現張齊的行蹤,圍過來的人紛紛舉槍,一時間槍聲大作。密集的射擊對速度如閃電般的張齊來構不成多大威脅。他快速的移動,將所有人引向另一邊。

聽到槍聲,所有人都向這邊聚攏。

“快,跟上,他在那裏。”

“媽的,太快了,呼叫前方圍堵。”

……

“準備,快!”

“跟上,那邊。”

……

奔跑中的張齊聽着這些人的對話。想圍堵他想的美,就他們的速度根本沒可能。張齊不停的變換着方位,引得那羣人在後面一會兒追過來,又一會兒追過去,子彈浪費了一發又一發。

紅顏亂:狂妃傾天下 引的夠遠了,張齊哼了聲,老子不陪你們玩。一個急速轉身,化作一條黑影,人從追殺者的視線裏轉瞬消失。

小靜坐在樹根下東張西望,看見如影子般突然閃回來的張齊,臉上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

“我還以爲你不回來了。”

“我答應你的,就一定會回來。”

“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啊?”

“我也不知道。”

小靜費力的扶着樹根想爬起來,大概腳踝很疼,試了一下,沮喪的坐了回去,自責:“我真沒用。”

眼前橫看豎看都算的上一個美女,張齊想,背美女不算吃虧。

“我揹你。”

“啊?你肯揹我?”

“不揹你,我們兩個都走不出去。”

小靜很感動:“謝謝你,出去後我一定要好好的謝你。”

“這不算什麼,互相幫助,應該的。”

轉身蹲下,“我們快點,他們很可能會返回。”

“哦。”小靜一點兒都不扭捏,很快的趴到張齊的背上,這時候張齊才感覺掃小靜的身體不像普通女孩子那麼輕盈。

目測小靜瘦瘦的絕對沒有九十斤,可是背起來才發覺她至少一百二。一百二對於個頭中等,又看起來很瘦的女孩來說是不合常理的,除非她全身上下跟男人一樣全是結實的肌肉。

“你經常鍛鍊麼?”張齊問。

“我喜歡跑步,我喜歡玩。”小靜回。

張齊想是個愛運動的女孩,長的結實點也可以理解,於是便沒有再問下去。

小靜歪着頭看着張齊側臉,問出這樣一句話:“爲什麼你的速度這麼快呢?”

“我經常鍛鍊。”張齊敷衍。

“經常鍛鍊的人多了,沒有見到誰像你一般快啊。”

張齊繼續敷衍,“這是我的特長。”

小靜頓了片刻,突然說:“你騙我。”不用張齊解釋,她便接着說,“你一定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根本做不到。”

“你不要問了,這是我的事。”張齊不喜歡被人死死糾纏,乾脆斬斷小靜的追問。

小靜沉默了片刻,突的笑了:“瞧你緊張的,我沒有想打聽你*的意思。”

“不是,我沒有緊張。”

“行了,你不用解釋,不想說就不說吧。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不用擔心我會生氣。”

張齊尷尬的笑,聽着遠處的偶爾發出了一兩聲槍響,那些人在對空開槍麼,純屬瞎開。

“那些人爲什麼殺你,我很好奇。”大概是沒話找話,小靜如是問。

“不知道,估計是認錯人。”儘管這話連三歲孩子都不信,張齊這麼說也就是告訴小靜,不要問這個,他不會說。

小靜瞭然,立即轉變話題:“你也是來遊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