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風迅速打轉方向盤,穩住車身。

黑色車子迅猛地又撞了上來,將顧立夏這邊之前就搖搖欲墜的車門,徹底撞掉了下來。

顧立夏坐在車後座,沒系安全帶。

身體因為慣性,不受控制地往車子外面飛出去。

千鈞一髮之際,一雙強壯有力的手牢牢地拽緊了她,將她顫抖的身子,用力拉回來,狠狠扣進自己的懷裡。

「嘭!」

邁巴赫失去控制,重重地撞在樹上。

車子側翻倒立。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世界終於安靜了下來。

顧立夏躲在司傲霆的懷裡,感覺自己身體側在車後座,頭暈目眩。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實在是太恐怖了!

忽然,一股溫熱的液體淌進她的脖子里。

她心口猛地一顫,從司傲霆的懷裡掙扎出來。

他英俊的臉,此刻一片慘白。

雙眸緊閉,鮮紅的血,不斷從額頭的髮際線處,流出來…… 「司先生,司先生,你怎麼了?別嚇我,司傲霆!」

顧立夏急得眼淚直流,手腳都在發抖,抱著他的頭,手上染紅的全部都是鮮血。

剛才車禍發生的時候,如果不是司傲霆護著她,此刻說不定她的命都沒了。

「少……少爺……」

穆風滿頭是血地看著他們,眼裡布滿驚恐之色。

「快,出去……油箱……炸……」

油箱,爆炸?

車子里果真有一股濃重的汽油味。

看過的那些電影、電視劇,一瞬間在顧立夏的腦海里播放。

顧立夏一激靈,急忙拽著司傲霆高大的身體往外面拖。

「司傲霆,你快醒醒,我拖不動你,你快醒醒……油箱漏了,要爆炸了……」

司傲霆迷迷糊糊轉醒,看著面前滿臉淚水的嬌小女子,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沉:

「別管我,快離開……」

「不,我不能走,說什麼都要把你拽出來……」

因為太用力,顧立夏的臉憋得通紅,右腿撕裂一般的疼痛。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

爆炸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可她一點都沒想過要丟下司傲霆逃跑。

她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司傲霆全身無力,頭部受到撞擊太大,昏昏迷迷地又暈了過去。

車禍發生的路段比較偏僻,這麼大的聲響,附近都沒人發現。

來往也沒一輛車,只有那輛黑色的車,停在原地。

如同幽靈,無聲地看著狼狽的他們。

顧立夏瞟了一眼那輛車,沒有心思管別的。

拼了命地拖著司傲霆的手臂,將他從車內拖出來。

「司傲霆,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我們一定能活下來的,嗚嗚。」

她的頭髮全都濕透了,分不清是眼淚還是汗水。

嬌小的臉,被司傲霆的鮮血染紅,看起來狼狽不堪。

司傲霆意識模糊,但能感覺得到有一雙手緊緊地拽著他。

一個焦急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地喚著他「司傲霆」。

心口被什麼東西,狠狠撞了一下,酸酸麻麻……

穆風艱難地從車裡爬出來,和顧立夏一起把司傲霆弄出車子。

三個人才離開車子五米遠,身後的車子「嘭」的一聲,爆炸起火。

爆炸的氣壓,將三人重重拋了出去。

紅色火焰之下,黑色無聲車啟動,悄無聲息地離去……

顧立夏醒來的時候,睜眼看到的是一片白色。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提醒她,她又進了醫院。

她環顧了一圈這病房,發現和上次住院的病房很像。

不經意地,瞄到床頭的沙發里,倚著一個頭上纏著繃帶的英俊男人,頓時嚇了她一大跳。

他、他怎麼在這裡!

「你醒了。」

司傲霆被顧立夏那聲嘶啞,口齒模糊的「啊」聲驚醒,迅速地睜開眼,起身到病床旁。

他不解地看著顧立夏的口型,皺了皺眉。

「你是要水嗎?等下。」

水,水你妹啊!

萌妻V5:總裁要抱抱! 姑奶奶是被你嚇到了好么。

不過倒是真的感覺喉嚨幹得不行。

司傲霆擰著眉頭,扶起顧立夏,服侍她喝水。

嚇得顧立夏的小心臟,哆嗦得直發顫……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小口小口地抿著溫開水,感受著兩人之間不正常的氣氛。

這人怎麼忽然對自己這麼好?

不會是在打什麼主意吧!

眼角餘光瞅見對面電視機黑色顯示屏內的倒影,

鬆鬆垮垮的病號服下面,引以為傲的C杯,依舊藏不住那驕人的線條。

而正喂她喝水的男人,也不知是碰巧還是故意,目光剛好落在那處…… 瞬間,她滿臉通紅,尷尬地別開臉。

司傲霆手一顫,乾淨的病號服瞬間便染濕了一片水漬……

他皺了皺眉。

「我去給你拿衣服。」

冰山一出門,顧立夏立刻活過來了一般,大口大口喘氣。

嚇死她了。

她看向自己的右腿,明顯打了新的石膏。

這腿不會又出新的問題了吧?

逃跑遙遙無期啊!

外面已經天亮了。

刺目的陽光透過窗帘灑進來,隱隱有了夏天的影子。

顧立夏忽然想起昨晚昏迷了一晚上,顧小北不知道有沒有打電話過來,急忙翻手機。

上面果真有二十多個未接,心裡一急,眼淚倉惶地掉了出來。

她爽了兒子的約,那個傻小子肯定很難過吧……

司傲霆推門進來,顧立夏慌亂地擦眼淚。

他將乾爽的衣服遞給她。

「換上。」

顧立夏沒有接,紅著眼眶看著他,哽咽地問出聲:「昨晚小北給你打電話了嗎?他怎麼樣?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總七上八下的,總覺得他有事兒發生。」

司傲霆眼神深邃如海,低沉地說了句――

「他很好。」

顧立夏終於破涕為笑。

「真的嗎?沒事兒就好,昨晚上沒接到電話,很擔心他,他心臟不好,不能受刺激。對了,昨天車禍你傷得嚴不嚴重?有沒有腦震蕩?」

司傲霆望著顧立夏關切的眼眸,心裡某根弦被什麼東西輕輕撥動了一下。

「我沒事兒。自己將濕衣服換下來。」

彆扭地轉身,走了出去。

站在醫院過道里的吸煙處,他習慣性地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煙點上。

望著窗外明亮的陽光發獃,腦海里忽然湧出顧立夏的那張笑臉。

「少爺。」

九霄情夢 穆風身上好幾處挂彩,看起來有些滑稽,但神情卻一臉嚴肅地走過來。

「怎麼樣!」

「那輛黑色車子和上次一樣,查不到蹤跡。不過,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

穆風小心翼翼地看著司傲霆。

「說。」

司傲霆吐出一個漂亮的眼圈。

「這輛黑色的車子應該和顧小姐無關。」

這個問題穆風知道,司傲霆心裡更清楚。

「繼續追蹤那輛黑色的車,另外關注這兩起車禍和那邊有沒有聯繫。」

「少爺,你是說–是那邊動的手?」

穆風緊張地握緊了拳。

司家家權都在司老爺子手上,如今他身體不好,今年之內會在司家四個孫子輩之間選出下一任接班人。

「照做。」

司傲霆聲音威嚴,不容反抗。

穆風點點頭。

這明顯就是有計劃有目的的蓄意謀殺,必須儘快查出兇手。

否則,下一次未必會有這一次幸運。

昨晚這次,因為駕駛的是豪車,安全性能極好,三人才能這麼幸運的逃脫,只是受了些輕微的小傷。

「是,少爺。穆風明白了。」

司傲霆神色愈發深沉。

真的是那邊動的手嗎?

他模糊地記得,那輛車撞翻他們后,一直靜靜地停在那裡不動。

如果是那邊下的手,難道不是趕盡殺絕嗎?

「小北找到了嗎?」

穆風搖了搖頭。

「沒有,美國那邊的人手到處在找,也已經報警了,不過,這孩子雖然只有四歲,但智商明顯不止四歲,非常機靈。從監控視頻來看,不像是有人綁架,更像是一次有預謀的逃亡。」

「加大人手尋找,他心臟不好,儘快找到。另外不要讓她知道。」

司傲霆頓了頓,補充道:「小北的事和車子的事。」

將手裡的煙摁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