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虎有些不滿的說道:

“骨頭,我本來就是中級劍神嘛!只不過實力稍微強了一點點而已。你看他不是也沒有神級就擁有了神級實力的嗎?你這是嫉妒!”

穆塔一個死靈球打在穆虎的臉上把穆虎猝不及防的穆虎打的踉蹌着後退了好幾步說道:

“他是變態你能跟他相比嗎?他能僅靠肉體的強度就承受的住我和奧摩爾的魔法對撞產生的傷害,你能嗎?他現在還不到聖位就擁有初級神級的實力,你還不到聖位的時候能嗎?他的速度可以快到瞞過我的眼睛,你能嗎?”

面對穆塔咄咄逼人的問話左顧右盼的不敢跟穆塔對視有些猶豫的說道:


“也許吧。不過我現在真的是中級神級,沒到高級神級呢!”

雪月痕艱難的站了起來,疲憊的身體讓他險些沒有能夠站穩踉蹌的走了兩步,就在他要倒下的時候穆虎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伸手扶住了他,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這是何苦的呢?現在你的身體還這麼虛弱,要是起來的話很難恢復的。”

雪月痕淡然的一笑說道:

“沒事的,我不過是想去迷霧之森去找一下那個精靈族女王神聖射手菲蘭提雅•奧瑪•藍摩。以我的速度應該很快就能回來的吧。既然已經答應過她要保護她了,現在又讓她受了傷,着本就是我的錯,如果耽誤了的話恐怕就不是很好治療了。我把她帶了過來,我就同樣要把她完好的帶回去。如果作不到的話我可沒有臉面再活下去了。”


雪月痕推開攙扶着自己的穆虎向前走了兩步跌倒在了地上,穆虎剛要去扶他穆塔卻開口說道:

“穆虎,你不要去管他!我看以他現在的身體他能走出多遠去!他只要能走出這片亡靈領地我就陪他去請精靈族女王神聖射手菲蘭提雅•奧瑪•藍摩!”

穆虎有些無奈的看了看正在掙扎着爬起來的雪月痕又看了看穆塔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小子,我承認你的意志非常堅強,也承認你的身體非常的強悍,單單是現在的狀態也遠遠超越的了我這個黑武士的身體。可是你要知道,現在這裏是雲龍帝國東側魔靈之海中的亡靈領地!你要想到達迷霧之森不但要穿越整個東大陸,還要穿越魔靈之海和死亡之海兩片廣闊而且危機四伏的海洋。而且迷霧之森的面積也非常大,幾乎佔據了中央大陸三分之一的面積!而中央大陸是五大陸之中面積最大的!一箇中央大陸甚至相當於七八個東大陸。在那麼大的範圍之內你要尋找一箇中級神級高手你認爲你有多大的把握?就算你再着急也不用急這一時吧!你能掌控風這一點我非常欽佩,我也知道你能空話子的風的範圍非常廣泛。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所能控制的風的範圍跟整個迷霧之森比起來又能酸什麼?而且你要知道那精靈族女王神聖射手菲蘭提雅•奧瑪•藍摩在一百年前就已經達到了中級神級的頂峯,很有可能已經突破到高級神級了!你能保證你的風能夠發現一個你從來沒有見過,而且即將突破或者已經突破到高級神級的精靈嗎?”

雪月痕放棄了掙扎,疲憊的趴在了地上,冷冷的問道:

“告訴我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現在到底應該作什麼。”

穆塔像拎死狗一樣拎着雪月痕的衣領把他扔回了牀上說道:

“你現在應該好好的休息,一切都等你恢復了之後再說。至於其他的你現在都不要去想,你現在只要想着恢復就好了。既然曾經答應過要保護她就養好身體繼續保護她!現在她因爲你的失誤而受傷了,你要爲你的過失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如果以後她再受到什麼傷害的話你就是罪不容誅了!難道你就不知道兩種相互剋制的能量在對撞之後回產生什麼效果嗎?當時那麼跟你說讓你離開你都不離開。”

穆虎看着天花板小聲的嘀咕道:

“我怎麼沒有聽到你說過這樣的話啊?”

穆塔伸手抓住穆虎的脖子陰森的說道:

“穆虎啊,你剛纔說什麼了?我有點沒有聽清,你能再說一遍嗎?”


穆虎艱難的說道:

“我,我剛纔說他怎麼那麼傻啊,叫他走他都不走,留下來送死。”

穆塔滿意的鬆開了手有些疑惑的問雪月痕:

“你真的不知道兩種相互剋制的能量相互衝擊回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嗎?我想不可能吧。”

雪月痕懶散的說道:

“怎麼可能不知道。要麼相互抵消,什麼也沒有發生。要麼產生新的類型的能量,就好像光屬性的誕生一樣。要麼就是像你們造成的那樣,產生大面積的破壞力。可是我沒有想到你們兩個的能量對撞回產生那麼大的威力,我更加沒有想到奧摩爾•萊恩特會在明知沒有效果的情況下釋放那麼強的光明術。真是失敗啊。”

穆虎輕輕的拍了一下雪月痕的肩膀說道:

“你這算什麼失敗啊?你不知道骨頭當年在聯繫召喚亡靈的時候,那才叫真正的失敗呢!”

穆虎完全沒有注意到穆塔眼中的兩團火焰已經從幽藍色變成了明藍色,滔滔不絕的說道:

“那次骨頭要召喚的是擁有接近聖位級別的亡靈騎士,可是沒想到卻召喚出來一個擁有接近神級實力的亡靈深淵惡魔!我們兩個差點沒有被那個不受控制的亡靈深淵惡魔打死!要不是當時骨頭的魔法不是很成熟,召喚是有時限的,我們早就進入死神大人的懷抱了!”

雪月痕憐憫的看了一眼穆虎閉上了眼睛,緊接着穆虎的慘叫聲就傳進了雪月痕的耳中,一陣嘈雜聲過後雪月痕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穆虎已經乖乖的站在了穆塔的身後。穆塔清了清嗓子對雪月痕說道:

“好了,現在正式的介紹一下,黑武士穆虎,自稱是中級劍神的高級劍神。他身上揹着的就是五大陸上現存唯一的一件中級神器靈魂收割者,所以一般情況下大家都叫他收割者穆虎。三百多年前我們兩個一起進行的獻祭,成爲了死神大人在人間的代言人。不過他成了黑武士,而我成了巫妖。從那時侯開始這個混蛋就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周圍超過一個月的時間!現在的唯一目標就是弄明白你的身份。”

雪月痕疲憊的一笑說道:

“那我也來做一下自我介紹好了。雪月痕,種族殭屍,按照你們的話來說應該是由擁有神靈血統的人的屍體在特殊的條件下演化而成的高級頂級亡靈。按照等級來劃分的話應該是屬於亡靈之中的王族。死於兩千兩百多年前,一年多以前剛剛完成蛻變醒來。生前是在我們那裏被譽爲殺神的第一名將公孫白起駕前第一大良造兼侍劍,因爲主人被王刺死而自刎爲主人陪葬。一年多以前因有人盜掘主人陵寢而甦醒,卻因殺戮要開啓主人陵寢的人而招來高手圍殺,後和雲娜一起進入混沌空間,以主人之劍斬開空間屏障到達這裏。原目標尋找可以破開空間屏障並開闢出可以安全通過的通道的人幫助我開闢空間通道回去繼續爲主人守護安寧。現在的目標是先爲雲娜治療眼睛,然後在想辦法回去。”

穆塔和穆虎對視了一下,穆塔說道:

“如果按照你所說的話你應該是屬於神裔了。可是爲什麼你的實力會這麼變態呢?那奧摩爾•萊恩特也是神裔,爲什麼他就遠遠不如你呢?”

雪月痕輕蔑的一笑說道:

“很簡單,因爲他的先祖是兩個屬性相互剋制的神,正因爲他們的屬性相互剋制才產生了光屬性這種複合屬性。而複合屬性並不是非常穩定的,不得不以一些代價來換取它的穩定。普通人的話代價會很小,小到幾乎不會顯現出來。而他就不一樣了,他擁有神的血脈,而且是違背了天地法則產生的神的血脈,他所修煉的又是他自身的屬性,所以很多神裔所擁有的都被壓制住了,這樣他和普通的人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了。只是他修煉起來比其他人更加輕鬆一些而已。”

穆虎有些好奇的說道:

“那你的身體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回發生變化?好像連神不能變化自己的身體吧。可你卻可以變化兩次。這到底是爲什麼呢?”

雪月痕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這個我不知道,第一次變化我還是清楚的,那叫屍變,是殭屍一族所特有的一種變化。一般只有達到了聖位境界的時候纔可以自由的使用屍變,省委以前是不可以使用屍變的。而我的情況有些特殊,我已經不是第一次使用屍變了。至於原因,可能是因爲我天生的地位就比普通的殭屍要高上很多,天生就是殭屍孩子中的王侯吧。至於你所說的第二次變化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前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殭屍一族之中根據等級的不同會在不同的時候演化出骨翼,等級越低的殭屍出現骨翼的時間就越晚。按照常理來說我應該是到了聖位之後才能生出骨翼來,可是現在就生出骨翼而且出現了奇異的屍身,這我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也可能是因爲我比較特殊,因爲我這種風屬性的殭屍好像以前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其他的殭屍都是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有像我這樣的風屬性的殭屍。當然了也沒有出現過像我這樣如此接近聖位境界卻遲遲無法突破的現象。我這樣回答你們還滿意嗎?”

穆塔猶豫了一下說道:

“你就這麼想回去?這裏其實也好似不錯的!”

雪月痕淡然的說道:

“沒錯,這裏的確是不錯,甚至可以說在這裏更適合我生存。不過這裏沒有我家主人的陵寢,我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麼用。更何況我還帶着一個過來,她不像我一樣是殭屍,她只是個普通人,一個有家人有朋友在那邊的普通人。至少我要把她送回去再說。你們能作到鋪開空間屏障並打開一條安全的通道嗎?”

穆塔搖了搖頭說道:

“不能,我和穆虎都作不到。如果空間主神麼隕落的話那有神級的空間系魔法師應該可以比較輕鬆的作到,可是現在空間主神已經隕落了。你要知道,破開空間屏障並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可是要要開闢一條空間通道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我召喚高等亡靈的空間通道還是在成爲巫妖的時候死神大人親自爲我開闢的,我自己根本是作不到的。”

雪月痕原本已經有些灰心喪氣了,以爲自己在短時間之內應該是回不去了,可是當聽到穆塔說死神可以開闢空間通道的時候雪月痕猛的坐了起來急切的問道:

“你是在哪裏進行的獻祭?能不能再進行一次?我想拜託死神爲我開闢一條空間通道,無論是什麼條件都可以。”

穆塔猶豫了一下說道:

“獻祭這種事情只要有了好的祭品準備好祭臺再找到一個亡靈系的祭祀就隨時都是可以進行的,不過能否成功就不一定了。你要知道這獻祭都是亡靈系的魔法師和武士在晉級的時候纔會進行的,能否讓死神大人答應你爲你開闢出一條空間通道來我就沒有把握了。而且獻給死神大人的祭品一般都是非常難得的東西,我們現在什麼珍貴的東西都沒有啊?沒有祭品的話我們就無法進行獻祭,你要上哪裏去找祭品呢?”

雪月痕鬆了一口氣倒在了牀上說道:


“這就先不要着急了,至少要等我想辦法把雲娜的眼睛治好以後再說了。至於祭品之類的我會去想辦法弄的。你們就不要擔心這個了。只要找到一個亡靈系的祭祀就可以了。”

穆虎一臉古怪的看了看雪月痕悄悄的退了出去。 第八章 原諒你?可以啊。

雪月痕坐在城堡的塔樓上靜靜的看着遠方的天空,穆虎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雪月痕淡淡的說道:

“來啦。一起過來坐一會兒吧。”

穆虎坐在了雪月痕的旁邊看了一眼雪月痕說道:

“怎麼樣?恢復的差不多了吧。擁有神的血脈的高級亡靈就是不一般啊。比我們這些黑武士要強了不知多少。我們要是身體透支到你那個程度沒有兩三年是沒辦法恢復的,可是你居然只用了三個月零十幾天就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雪月痕擡起左手握了幾下說道:

“還可以吧。不過我感覺現在我的身體還沒有達到最佳狀態,不過的確已經達到了以前的最佳狀態了。可能是因爲我將體力完全透支之後激起了自身的潛力讓身體得到了一次蛻變吧。想要適應現在的身體恐怕還要有一段時間,控制不好的話很容易造成失誤的。”

穆虎看着遠方說道:

“你是怕再發生什麼失誤給雲娜造成什麼傷害吧。”

雪月痕輕輕的點了下頭,穆虎重重的在雪月痕的肩上拍了一下說道:

“沒什麼的。誰能不犯錯呢?就算是神也是會犯錯的。一兩次失誤給她造成了傷害還是可以彌補的不是嗎?試着去彌補一下。”

雪月痕有些苦惱的說道:

“還有機會嗎?恐怕現在她都不會原諒我的吧。真的有點恨自己爲什麼那麼自負。明明知道到了你們這個境界一個小的境界也有天淵之別,可是還是放不下,想要挑戰一下自己的極限,想要突破。我還是太自大了。也許她真的就不會再原諒我了。”

穆虎有些神祕的說道:

“你去試過讓她原諒了嗎?”

雪月痕活動了一下身體說道:

“這還用去問嗎?給她造成了那麼大的傷害,現在她不恨死我就不錯了,又怎麼可能原諒我呢?我還是快點恢復,然後去找精靈族女王神聖射手菲蘭提雅•奧瑪•藍摩來治好她的眼睛再說更好一些。在這之前我不抱什麼希望她能原諒我。”

穆虎隨手扔給雪月痕一瓶烈酒說道:

“你不要總要用你的想法來跟她相比,她畢竟不是你,也不是男人。女人的心思有時候是很神祕的,根本就不是你可以琢磨的透的東西。”

雪月痕輕輕的一彈將酒瓶上的軟木塞彈掉了,灌了一口酒說道:

“那你還說這些幹什麼?我不懂,你也不懂。咱們兩個都不懂你讓我怎麼辦?我們那裏有句話,叫女人心,海底針。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在海底找到那跟針。”

穆虎懶散的說道:

“你我不懂你可以去問啊?直接去問女人不就可以了嗎?”

雪月痕淡淡的一笑說道:

“你讓我去問誰?讓我去直接問雲娜嗎?還是讓我跑到大陸上抓一個女人去問?”

穆虎懶散的說道:

“哪用的着那麼麻煩,你去問骨頭不就可以了。”

雪月痕愣了一下把剛剛灌進嘴裏的酒全噴了出去有些吃驚的看着穆虎壓低了聲音問道:


“你剛纔說什麼?你讓我去問誰?”

穆虎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

“骨頭啊。雖然她現在的形象的確是看不出來了,但我可以證明她的確是女人。我跟她一起進行的獻祭,在那之前她絕對是個美女。不過很少有巫妖會像她這樣爲了實力把自己弄的跟骨頭似的。但我可以向你保證,他絕對是女人。你問她是沒有問題的。”

一陣空間的扭曲穆塔出現在了雪月痕和穆虎中間,饒有興致的說道:

“怎麼了?看樣子知道我是女人你很苦惱啊。”

雪月痕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

“那當然了,如果你是男人的話我甚至可以毫不猶豫的殺了你,可是你是女人的話我就沒有辦法把你當成對手了,甚至連當初威脅你都感覺有些違背了自己的原則了。”

穆塔發出恐怖的笑聲說道:

“會嗎?好像你在威脅貝隆大公的孫女的時候也沒有什麼猶豫的吧。”

雪月痕伸了個懶腰說道:

“那是因爲她是個特例,她踐踏了那些在戰場上犧牲的戰士用鮮血和生命才鑄就出來的榮譽。如果她是個男人的話我早就已經殺了她了。你過來有什麼事嗎?”

穆塔理所當然的說道:

“當然是來接你了。去跟她道歉,請她原諒你。”

雪月痕猶豫了一下說道:

“她能原諒我的過錯嗎?”

穆塔神神祕祕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