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後,林絕帶着關雲兒進入龍虎門。

方剛腳步要慢半拍,指着地上斷臂的手下罵道:“給我把這不長眼的狗雜種抓去活埋了,媽的,要是得罪林少,老子非得現場殺了你。”

龍虎門待客的龍虎堂上。

“呵呵,林老弟過來了,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人中之龍,名不虛傳。”

門主洪霸呵呵笑道。

林絕按江湖規矩抱拳,笑道:“門主安康,過獎了。”

“老弟不必自謙,你的事蹟,可是傳遍了這京城,一人獨鬥凌家和盧家,爲愛大殺四方,即使是我這個老頭子,聽了也不自覺熱血沸騰,回憶起我年輕時候的事。”

洪霸越說越得勁,林絕都不好意思了。

洪霸目光一轉:“這位就是雲兒小姐吧,果然是天姿絕色,與林少正好一對。”

關雲兒臉色羞紅:“雲兒拜見洪老爺。”

內心驚奇,龍虎門的門主可是堪比世家家主的人物,怎麼對林絕這麼客氣,一口一個老弟,這更像是拉關係,刻意討好林絕似的。

“不知林老弟此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洪霸不着痕跡問道。

林絕開門見山:“想與龍虎門做一個生意,不知洪門主有沒有興趣?”

洪霸還沒說話,副門主向橫就冷哼,輕蔑道:“哼,龍虎門每天來做生意的多了,你赤手空拳上門,連個禮都沒備,未免缺乏誠意。”

林絕淡笑道:“我來談的是大生意,事成之後,龍虎門自然大賺特賺,還差我送這點禮嗎?”

向橫冷笑道:“你空口白牙,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林絕眉頭一皺:“我想問一下,這龍虎門是你向橫作主,還是洪老門主作主?”

向橫一窒,怒道:“你這不是廢話嗎?當然是洪老大作主。”

林絕冷笑:“那你在這逼逼什麼?我是來找洪門主的,可不是找你的。你沒聽過,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嗎?”

向橫鼻子都氣歪了:“林絕小兒,別以爲你徒有虛名,就敢在我龍虎門撒野,老子讓你走不出龍虎門,信不信?”

“不信。”

林絕眼神冰寒,直刺入向橫的雙眼。


後者居然一個膽寒,那濃烈的殺機,差點凍徹他的心扉。

“夠了,向橫。”

洪霸冷喝:“我和林老弟談話,你插嘴幹嘛?滾下去,別在這裏礙眼。”


向橫灰溜溜的,恨恨瞪了一眼林絕,走人。

“呵呵,林老弟,請見諒,向橫頭腦簡單,是個粗人,沒文化。”

洪霸笑着解釋道。

心頭暗凜,這個年輕人,果然有狂的資本。

林絕心頭冷笑,向橫不過是洪霸用來試探自己的,說白了就是殺自家威風。

可林絕真沒打算讓,就算在龍虎門地盤又如何,他無懼。

倒是把關雲兒嚇得不輕,這傢伙在人家地盤都這麼狂,真是不怕惹禍上身啊。

林絕輕鬆道:“那我們還是迴歸正題吧,我找龍虎門談的生意,很簡單,協助我的林幫滅了輝煌會。”

洪霸大驚:“林幫是你的?”

林絕笑道:“是我的,門主不必驚奇,知道的人沒幾個。”

洪霸臉色快速變化,這個年輕人,好狠的手段,隱藏得好深。

開口就是要滅京城一個大幫會,而且以龍虎門的情報網,居然事先不知道他就是林幫之主。

“這個,老弟啊,輝煌會實力可不弱啊,與我的龍虎門並列京城四大幫會,而且背後還有一個伊家世家支撐着,你說滅就滅,是不是太簡單了?”

洪霸故作爲難道。

沒想到林絕起身就走:“雲兒,我們走。”


關雲兒懵了,不是談得好好的嗎?

怎麼就要走。


洪霸也趕緊道:“老弟,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就要走呢?”

林絕淡淡道:“我原以爲龍虎門號令京城,高居第一大幫的地位,實力非凡,現在看來不過是二流門派。”

洪霸大怒:“林絕,你敢瞧不起我龍虎門?”

林絕爭鋒相對:“瞧不起又如何?一個不思進取的門派,遲早要落幕。既然洪門主你沒這份眼光和野心,那我就去找其他幫派,相信他們很樂意接手輝煌會的地盤。”

洪霸一聽輝煌會的地盤,貪慾就起來了。

“老弟快請坐,別傷了和氣,有話好好說。”

洪霸陪上笑臉,讓林絕重新落座。

林絕笑道:“門主動心了?”

洪霸尷尬笑道:“這個,哪有不動心的說法。輝煌會可是一塊大肥肉,只是單憑我龍虎門,也拿不下來。”

林絕沉聲道:“所以我林幫會協助龍虎門,一舉攻下輝煌會,地盤全歸龍虎門,林幫一分不要。”

洪霸微微吸了一口冷氣,這個條件,太特麼誘人了。

林絕笑看他,決定再加一把火:“龍虎門如果將輝煌會的地盤化爲己有,實力將膨脹一大截,到時候別說其他幫會,就算是世家,龍虎門也要穩壓一籌。如果龍虎門再出個把妖孽的人才,龍虎門便可一躍成爲堪比豪門的存在。洪門主你,將是龍虎門的豪門締造者,榮譽和權勢,都將無邊。”

洪霸嘴角帶笑,已經開始做豪門之主的夢了。

“呵呵,老弟你真會說話,說得我都心動了。”

林絕笑道:“心動不如行動。”

洪霸眼裏射出貪婪之光,一拍椅子:“好,這一票我龍虎門幹了。老弟你看這攻打輝煌會的時間?”

“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晚。”林絕淡淡道。

洪霸卻是微微哆嗦,這位,行事果斷狠辣,輝煌會惹上他,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

“我想問一下,老弟你出力這麼多,拿下輝煌會後,地盤又給了我龍虎門,那你圖什麼?”

洪霸也不是傻子,林絕難道白白幫他?

“不圖什麼,我就是想看到輝煌會完蛋。”

林絕一笑:“還有,我看上了伊家伊少川的命根子。”

洪霸心頭大跳,嘿嘿乾笑。

狠人,特麼十足的狠人啊!

事請他是知道一些的,輝煌會打到林幫大門,卻不得而入。

京城第一少得罪了林絕的一個妹妹,結果就要被林絕要求交出命根子。 “那麼,告辭了,請洪門主不要忘記約定,晚上行動。”

“一定一定,老弟慢走。”

林絕和關雲兒離開。

洪霸立刻叫來龍虎門高層。

方剛問道:“老大,林絕來是爲什麼?”

向橫不屑道:“這小子上門,準沒好事。”

“閉嘴。”洪霸冷喝:“我讓你試探那個林絕,不是讓你裝逼,你特麼差點把人家得罪了,知道嗎?”

向橫訕訕道:“可是……可是那小子在我們地盤囂張,這誰看得下去?”

洪霸冷冷道:“今晚和林幫一起攻打輝煌會,我們龍虎門全盛的日子,到來了。”

不理會門衆的驚愕和不可置信。

洪霸繼續道:“以後儘量別與林絕衝突,這傢伙太狠了,惹到他的下場,就是輝煌會即將從京城除名,而這一切,導火線只是因爲他的一個妹妹被伊家欺負,你們說,這人是有多護短?”

向橫哆嗦了:“老大,那我今天對他那麼沒禮貌,我怎麼辦?要不要向他道歉?”

洪霸似笑非笑:“你以爲人家會把你放心上,道歉?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人家會重視一個螻蟻的道歉?”

向橫面紅耳赤,給說得恨不得鑽進地縫裏去。

出了龍虎門。

關雲兒長出一口氣;“呼,嚇死我了,這個京城第一大幫,到處都是些兇人,你怎麼跟他們打交道。”

林絕哼道:“要的就是兇人,有時候兇人很可愛?不是嗎?”

關雲兒一時不知道怎麼說。

這個男人,談笑間,就決定了一個大幫會的生死存亡。

連她這個向來對爭鬥不感興趣的女孩,都覺得心驚。


“林絕,滅絕輝煌會,這麼大的事,一定會引起京城震動的,你確定要這樣做?”

她有些替林絕擔心,怕導致輝煌會的反撲,那樣林絕說不定會受傷。

何況背後還有一個伊家。

林絕聳肩道:“別說是一個輝煌會,更大的勢力倒閉我也見過,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再說,京城震動,關我什麼事,除非是世界震動,我倒會考慮考慮。”

關雲兒氣呼呼道:“不說大話會死啊,知道你厲害,可是這不是小事,我想讓你考慮周到。”

“沒什麼考慮的,我已經給過輝煌會機會了,是他們作死。”

林絕跳上車:“上來吧,今晚就是輝煌會的滅絕之日,如果你感興趣,可以去現場看看,一個京城大幫會的滅絕,還是有點壯觀的。”

關雲兒無語。

這傢伙說得就跟一件小事似的。

京城地下世界,輝煌會。

雄輝煌和幕僚爭論不休。

“會長,我建議,立刻向林絕道歉,無論是割地還是賠款,我們都不要心疼,只要林絕滿意就行。另外,一定要讓少爺和夫人出面給林絕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