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閻離開後不久,皇甫悠然也是來到了林冕的房間,將自己所打探到的情報告訴了後者。

“那吳墨雲幾天前來到金林聚集點,然後立刻住進了金林聚集點最大的客棧當中,一直閉關到現在,沒人知道他在幹什麼。”

皇甫悠然說完便是停了下來,林冕雙目微眯,問道:“你肯定不止打聽到這麼一點消息吧?”

“沒錯。”皇甫悠然點點頭,蔥指輕釦桌面,“那吳墨雲在金鵬殿得到一柄名爲天狼刃的靈器,只不過上面有着極強的封印,我覺得,他應該是抓緊時間在閉關煉化這柄靈器。”

“花費這麼久的時間煉化,那名爲天狼刃的靈器肯定也不簡單,看來必須得加快腳步找他談判談判了。”林冕站起身,看着窗外,嘴裏喃喃自語道。

……

夜幕降臨,林冕等八人調整好狀態,齊齊離開客棧,往聚集點另一處行去,不管結果如何,總要去會一會這個吳墨雲纔是。

走到金林聚集點最大的客棧門外,讓林冕沒想到的是,那白天遇到的神祕月白衫女孩居然也在,此時她正被幾個男子圍在中間說着什麼。

“姑娘,只要你跟我們到樓上去,我保證一會兒把兩間客房讓給你。”一名長相猥瑣的男子捏了捏下巴對月白衫女孩說道,眼中有着濃濃的淫邪之意浮現出來。

“那你不要騙我。”月白衫女孩高興地點點頭,跟上男子的步伐。

“嘿嘿…哥幾個走着,今天有得玩兒了。”猥瑣男子對身旁兩人悄聲道,“好不容易遇到一長得這麼漂亮的傻妞,大爺非得好好瀟灑瀟灑才行。”


三人心照不宣地互相對視一眼,正要擡腳往樓上走去,原本在林冕身邊的皇甫悠然卻是一步閃身來到了月白衫女孩跟前,道:“想玩兒,不如帶我一個如何?”

“喲,還有小美人兒自己送上門來,今天真是豔福不淺,走,跟哥哥到樓上去。”其中一名男子見皇甫悠然的容貌也是貌若天仙,立刻鬼迷心竅伸手向後者肩膀攬去。

“哼。”

皇甫悠然嘴角勾起一抹冰冷弧度,纖細手臂不知何時捏住面前男子肩膀,刺骨寒氣爆發開來,鑽入男子血管當中,竟是直接將其肩膀給凍成寒冰。

“咔嚓。”

細微的冰塊碎裂聲傳來,男子的手臂無力垂下,看那模樣竟是折斷了去。

那男子愣了片刻,旋即痛苦的捂着肩膀往後退去,同時震驚地看着皇甫悠然,能瞬間將自己的手臂擊傷,實力絕對比自己強上一個檔次不止。

“快滾。”皇甫悠然低低喝道,在這裏她也不想將事態擴大,所以就僅僅是使了個小手段,並沒有暴露自己的實力。

那三名男子嘴巴一張,彷彿是要說些什麼,然而下一刻,一股更加令他們毛骨悚然的氣息將他們籠罩而進,讓他們當場僵立。

“快走,要不然就不只是斷手這麼簡單了。”林冕的身形如同鬼魅般出現在三人身後,幽幽地道。

那三名男子嚥了咽口水,自覺地快步離開了客棧,頭也不敢回一下,生怕一回頭就人頭落地。

“他們怎麼走了?”月白衫女孩詫異地問道,似乎還想追上那三人。

皇甫悠然拉住她,驚疑道:“你怎麼回事,還真想跟他們去嗎?”

“他們說能讓給我客房,你們又不讓,還把他們攆走了,真討厭。”月白衫女孩皺眉道。


皇甫悠然眼中有一抹震驚之色掠過,愣道:“你……”

“我不管,反正你們把他們攆走了,兩間客房,賠給我!”女孩伸出手,看着林冕怒道。

林冕睜大眼睛,說道:“他們是騙你的你不明白?這裏房間緊缺,莫說兩間上房,就算是一間普通客房也難訂到。”

“我不管,賠我!”女孩絲毫不聽林冕的解釋,跨步逼近林冕。

“你一個人爲什麼要住兩間客房?”皇甫悠然皺眉問道。

“要你管!”

場面一下變得尷尬起來,看着噘嘴怒顏的月白衫女孩,林冕心中大爲疑惑,他知道這女孩不普通,但卻沒想到她的心智如此……幼稚。

“好好好,我答應你,你不要生氣了,等會你和我們回客棧吧。”林冕無奈聳肩,答應女孩道。

“等等,你們兩個也是女孩子吧,那我可以和你們住一間房。”

女孩見林冕答應,臉色稍微好看了些,指着皇甫悠然古玲瓏兩女道。

這話一說出口,林冕幾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這看似機靈聰明的女孩,是總給人一些奇怪的感覺。

“你們好,我叫靈月,你們可以叫我小月。”

月白衫女孩兒臉色突然間由怒轉喜,對林冕和皇甫悠然伸出了手。

“額……你好,林冕。” 這名自稱靈月的女孩表情轉變之快,讓林冕有些摸不着頭腦,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孩實在是讓人看不透,但鑑於林芊羽的那番話,林冕暫時還不敢把她惹急了。


“悠然姐,這個女孩兒好奇怪,竟然還會被那幾個人騙。”古玲瓏湊近皇甫悠然身邊悄悄說道。

皇甫悠然搖頭表示不知,這靈月會被那幾個人給輕易騙到,閱歷幾乎可以說爲零,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簡直比古玲瓏還要天真。

但古玲瓏至少還有分辨是非的能力,這靈月則像一個五六歲小女孩一般,誰有她所需要的東西便是跟誰走。

這妖獸天墓中相比外界更加兇險,無法想象,這女孩之前是怎麼在這裏安然度過的……

自從林冕答應讓出一間客房後,靈月便是乖乖站在他身後,寬大的月白袖袍鼓動,看上去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裏面不安竄動。

見靈月安靜下來,林冕來不及頭疼,自己已然是來到二樓大廳,環視一圈,眼睛微微一亮,往其中一個方向邁步走了過去。

“站住,小子你幹什麼!”

一名青衣男子攔住林冕,壯碩高大的身影猶如鐵塔一般,實力也是有着通靈境大成的程度。

“我想見見吳墨雲,麻煩引見一下。”面對鐵塔男子,林冕絲毫不懼,嘴角露出一抹淡淡微笑。

“宗主的名號豈是你叫的,趕緊滾!”鐵塔男子怒喝一聲,一巴掌狠狠朝林冕掄扇而去。

啪!

手掌帶着足以將一名通靈境小成強者瞬間扇飛的力道重重襲來,不過下一刻,那鐵塔男子的神色卻是猛然一僵。

因爲他見到,面前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少年,竟然輕描淡寫地就抓住了他的手腕,修長五指猶如鐵鉗一般令他的手動彈不得。

“你還沒資格讓我滾,讓你家宗主和我說話。”林冕五指漸漸發力,體內靈力往鐵塔男子身體中侵蝕而去,讓後者的靈力被徹底壓迫,如同灌了鉛一般無法調動。

而到了此時,鐵塔男子這才驚恐地發現,面前的少年看起來雖然只是孱弱的通靈境小成,但靈力卻兇猛無匹,壓制自己簡直易如反掌,在他面前自己就如同廢人一般。

“宗主……”

鐵塔男子滿頭大汗,低低呼喊了一聲,房門中,一名男子的聲音幽幽傳來:“打狗還須看主人,閣下莫要得寸進尺,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林冕甩開鐵塔男子,站在門外不遠處,聲音平靜道:“吳宗主真是沒誠意,同爲殘圖擁有者,我覺得還是面對面談話比較好。”

房間內沉默了片刻,然後傳來一聲冷笑:“原來是另外一位殘圖擁有者,難怪實力如此出衆……”

“可不止一位。”秦閻走上前,體內融靈境大成的氣息毫無保留地釋放而出,同時朗聲道。

“嗯?!”

門內的吳墨雲頓時不再言語,半晌,房門終於打開:“進來吧。”

林冕與秦閻對視一眼,並肩走進略顯陰暗的房間中,只見一道瘦削身影盤坐於木牀之上,想來,應該就是他們此行要找的人了。

融靈境大成強者,吳墨雲。

“唰!”

當那吳墨雲睜開雙眼之時,一道銳利的目光陡然射向進入房間的兩人,那目光鋒利如刀劍,猶如是能瞬間將人洞穿而去。

秦閻與吳墨雲同爲融靈境大成倒還好,直接選擇無視,而林冕則是冷冷一笑,以相同的目光回敬過去,眼神中,沒有因爲對手比自己強上許多而有絲毫的服軟。

“沒想到,妖獸天墓的殘圖擁有者,竟會如此年輕。”屋內光線明亮,林冕也得以看清吳墨雲的長相。

吳墨雲長相年輕俊逸,與他那雄渾的聲音十分不符,若不是親眼見到,林冕還以爲他是一名三四十歲的中年男人。

林冕和秦閻的到來,吳墨雲也不感到太過意外,作爲妖獸天墓殘圖主人之一,他也清楚的知曉始終逃不過另外幾人的感知與追蹤。

“吳宗主,大家都心知肚明,如今你手中有我們所需的殘圖碎片,所以,我們想和你談個合作或者交易。”秦閻雙手抱胸,直截了當地切入了正題。

“哦?什麼合作?”吳墨雲饒有興致地問道。

林冕往前一步,低聲道:“我要知道天曜貪狼墓穴的位置,地圖在你手上。”

“哦?那這麼說,主動權是在我的手中?”吳墨雲似笑非笑的注視着林冕,冷聲道。

“沒錯,但是有時候佔據主動,也不是一件好事。”

林冕的話語同樣冰冷,他不管吳墨雲心裏在想些什麼,只要他肯拿出殘圖,那一切都好說,要不然……

吳墨雲眯縫着狹長雙目一言不發,半晌後,神色微收,呵呵一笑道:“好說,我也正準備前往天曜貪狼的墓地,既然兩位和在下目的一樣,那就一起前往如何?”

話音落地,林冕秦閻兩人的眉頭不約而同地微微一挑,兩人都是沒料到吳墨雲竟然會如此爽快,而且似乎有些爽快得過了頭……

“好,既然吳宗主都這麼說了,我們也沒有拒絕的道理,只是有一個問題在下還想了解了解清楚。”片刻後,秦閻打破了客房中的沉皺眉沉聲道。

“天曜貪狼的墓穴位置不同於其他妖獸大墓,我想也只有殘圖持有者才知道其真正的方位和進入方法,如果你將消息放出去了,我們這合作,怕是就不能再合作下去了。”

林冕站在房間中,與吳墨雲相互對視着,言語中有着一絲妥協的意味,尋找天曜貪狼墓穴對小狼來說極其重要,現在主動權的確掌握在吳墨雲手中,眼下也只能摸着石頭過河,走一步看一步了。

吳墨雲站起身來,友好地伸出手:“兩位都不是普通人,能和你們合作是我吳墨雲的幸運,再說我豈會傻到將這份寶藏送出去讓其他人共享的程度,合作愉快。”

……

離開客棧,林冕和秦閻仍然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吳墨雲雖然看起來十分爽快,但無論如何,他沒有開出任何價碼就願意與林冕一起前往天曜貪狼的墓穴,這一點最爲可疑。

“不管他有什麼陰謀,反正他只要能帶我們準確找到墓穴位置,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回客棧的途中,林冕輕聲喃喃道。

皇甫悠然點頭道:“放心吧,大不了就是打一場架,這不是你最喜歡的方式嗎?”

聽到皇甫悠然似是而非的揶揄,林冕也只得咧嘴一笑,眼角餘光瞥到另一道身影,笑容立刻消失不見。

靈月安靜地跟在林冕的身後一言不發,突然注意到林冕瞟來的目光,絕美清秀的臉上綻放出一抹傾城笑容。

“唉,怎麼還惹上了這麼一個**煩……”林冕在心中叫苦不迭。 回到客棧之中,林冕依言將自己的房間讓了出來,自己則和老魔一間客房。

不過房間讓出來後,小月卻和皇甫悠然兩女住在一起,意味着空出來的客房根本沒人住,爲此林冕瞪大了雙眼質問小月,然後被直接無視,無奈之下,只得將就一下。

因爲吳墨雲爽快的態度,林冕在疑惑當中度過了兩天,第三天中午,吳墨雲便是派人來到客棧當中,告訴林冕,傍晚時分就可以出發。

“不會有什麼問題嗎,這傢伙偏偏要挑晚上動身……”

房間當中,皇甫悠然站在林冕身邊,注視着樓下逐漸遠去的傳信人,擔憂道。

林冕嘴角微掀,輕聲哼道:“管他到底有些什麼盤算,總之,先跟隨他找到墓穴所在再說。”

話音剛落,秦閻和另外三名強者已然走進房間,看模樣是準備就緒,隨時可以離開。

秦閻看着窗邊的林冕,說道:“剛剛得到的消息,吳墨雲應該已經煉化了那件靈器,現在的他更加危險,而且他的態度極不尋常,我們務必要小心。”

林冕輕輕點頭,臉上神情雖然嚴肅但卻不緊張,似乎沒有一絲擔憂:“放心吧,城主,就算他是融靈境巔峯我也有脫身之法,更何況他還不是。”


聞言,秦閻及身後四人身軀都是微微一震,與林冕相處這段時間,他們逐漸瞭解到林冕絕不只是一名天賦如妖孽的修煉天才,他的心智堅定成熟得可怕,從不做沒把握的事。

現在林冕說能夠從融靈境巔峯強者手下脫身,雖然很震驚,但他們心中也是相信了七八分。

所有人都調整好狀態後,落日餘暉也是逐漸照射進狹小的房間之中,木牀上,林冕輕撫着小狼柔順的皮毛,喃喃自語道:“走吧小狼,準備去見見你祖先的魂魄。”

“嗷。”小狼趴在林冕懷中昏昏欲睡,似乎對這件事並不怎麼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