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逸根本不顧頭頂隕落下來的無數星球,劍光亂舞,唰唰唰唰,將文悅山莊的副宗主,切成了肉片,

「什麼,」看到這一幕, 天賜鑽石甜心 ,

雖然對對方偷襲的手段,感覺到格外不恥,但是他也清楚,對方這一下,就算是不滅級的修道者,如果被打中,至少也會短時間內失去反抗和移動的能力,

可是此刻,對方誌在必得的一擊,居然被秦逸直接一劍斬破,乾脆無比,現在更是直接失了性命,

PS:給大家道個歉,這周都在外地,見了一些很久不見的朋友,憶往昔,望未來,所以更新不穩而且還欠了一些,目前欠了6章,明天回家,一周內補齊,以後更新都穩定在晚上九點半,謝謝大家,

,,,,,,,,你們的朋友,半夜還在碼字,結完婚還沒度蜜月的老牙舉內褲求不要罵 第一一九八章上前者死(二),

轟,

一劍將那個可惡的偷襲者切成碎片,秦逸也來不及抵擋背後墜落的群星了,

要是憑著自己的身體,去硬生生扛下這一擊的話,就算秦逸的身體,比普通修道者凝練了一千萬倍,也必然會被打落在地,元氣凝滯,

到了那個時候,周圍還有那麼多虎視眈眈的修道者,他們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的,

星海門宗主也沒有想到,秦逸為了將文悅山莊的副宗主斬殺,而將整個後背,此刻都暴露在了自己面前,

錯愕、驚訝只見,他甚至忘了再補上一刀,只是眼睜睜看著一顆顆星球,一片片流星,滾滾而下,朝著秦逸傾瀉下來,

「乾坤戰甲,」


關鍵時刻,秦逸身體一震,頓時之間,全身浮現出一層似光明似黑暗,充滿混沌味道的戰甲,

噼里啪啦,

幾乎是同一時刻,數不清的星球,砸落而下,地動山搖,山崩地裂,罡雷、火焰化作瀑布長河,整個世界,彷彿處在了崩潰的原點,

「好機會,大家沖啊,」

「這個機會千萬不要錯過了,大家一起上,」

「有好處千萬不能讓星海門吃獨食,」

周圍的修道者,這個時候表現出來了驚人的一致,齊齊大聲吶喊,一擁而上,

「殺了秦逸,為副宗主報仇,」這是文悅山莊的修道者,他們一個個瞪著通紅的雙眼,口中喊著要報仇,但是不管是誰,心裡的小算盤,此刻都打得劈啪作響,

更多的人,則是打出了除魔衛道,斬殺叛徒這樣佔據道德制高點的旗號,

望著潮水一樣,朝著星球砸落的中心涌過去的人群,星海門宗主氣得幾乎吐血,這個時候他狠狠出手,將這些妄圖撿便宜的修道者,全都殺光的心思都有了,

不過這個時候惱怒歸惱怒,他心中同時還感覺有點怪怪的,

按照他的想法,自己這一招雖然殺傷力強大,但是以秦逸剛剛表現出來的實力,不應該這麼輕易就伏誅啊,

而這個時候,一片廢墟,處處都是衝天而起的煙塵中,秦逸耳中聽著周圍傳來的聲聲吶喊,惡狠狠將涌到胸口的氣血咽了下去,

秦逸此刻,為這些人的表現不恥,

千幻世界珠內,段靈則為這些平日里看上去道貌岸然的修道者的行為,感到心寒,

「剛剛要不是及時穿上乾坤戰甲,現在的戰力至少下降三成,星海門真不愧是十大宗門之一,還是有點壓箱底的寶貝的,」秦逸獰笑一聲,「不過現在既然我沒死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

元氣運轉,秦逸身後空氣驟然炸開,整個人的身體,似流星,死火箭,往前沖了出去,

他腳下的大地,都徹底裂開,咔咔咔咔,朝著遠處蔓延過去,

面前的煙塵被吹開,一個瞪著雙眼的修道者,顯然正在尋找他想象中「重傷」的秦逸,猛然之間,感覺到前方刮來一陣颶風,

風速之強,幾乎將他皮肉都吹得撕開,彷彿是一頭遠古洪荒巨獸,正朝著自己奔來,

幾乎剎那之間,他就憑著自己的本能,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誰,

「秦逸在,,」

唰,

下一刻,他的頭顱衝天而起,眼睛已經保持著睜開的樣子,望著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的身體,腦子裡還一陣疑惑:那具身體,怎麼看著那麼眼熟,

然後,眼前一片漆黑,

「一個,」秦逸吐出一口氣,乾坤戰甲覆蓋下的臉龐,看不出一絲表情,

神之怒目睜開,就算周圍煙塵如黃沙巨龍一樣翻湧,處處都是元氣爆炸后產生的扭曲虛空,對秦逸來說,都如同虛設,

望見遠處一支至少百人的修真者隊伍,正朝著自己高速飛來,秦逸幾乎沒有猶豫,直衝天空,赤煉劍凌空斬落,

唰,

金色的光芒,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在天空上烙下一條金色的印記,

噼噼啪啪,

劍芒掃中的地方,所有修道者,直接就被打爆成了一灘灘爛肉,鮮紅鮮紅,在半空炸開,煙花一樣散開,

從地上仰頭望過去,就像是一條滾滾金色大江,一下子將一整片虛空,撕裂成了兩半一樣,

「秦逸在這裡,」

「在這裡,不要放他跑了,」

天空上面的場景,一下子給如狼似虎的修道者們,指明了秦逸所在的方向,

「簡直是放肆至極,區區一個落雪門的弟子,居然膽敢斬殺各大宗門領袖,簡直就是無法無天,」

一聲怒喝中,人群之中,一個身穿黑袍的修道者,越眾而出,幾乎就像是一條黑色的閃電,一下子就超越了其他人,眨眼之間,就殺到了剛剛金色光源的所在,

「是混元天都的長老,」

「混元天都終於出手了,」

「你看,他身上那黑色的戰甲,就算是王器級別的法寶,全力一擊,至少都能承受五下,」


看到此刻衝出重圍的黑色光芒,諸多修道者驚呼連連,

到了這個時候,秦逸展現出來的力量,已經讓各大宗門的高層和領袖,都無法坐視了,

這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寶庫啊,

「秦逸,我是混元天都長老,你記住了,我的名字是,,」

「廢話太多,」

混元天都長老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一股無邊的殺意、劍氣,將自己籠罩,

滾滾氣浪,居然壓迫得讓他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這個感受,讓他剛剛的得意,一下子轉化為無邊的恐懼,


要知道,一般情況下,他就算是面對不滅級的混元天都宗主,都不會有此刻這種氣勢上被狠狠碾壓的感覺,

然後下一刻,更讓他絕望的場面出現了,

秦逸出現在距離他不到十步遠的地方,

秦逸身上同樣穿著一整套鎧甲,

只是和秦逸身上的鎧甲一筆,混元天都這個長老發覺自己身上的鎧甲,根本就是個笑話,就連紙糊的都不如,

僅僅一眼,長老就看得清清楚楚,對方甚至都不需要什麼動作,只要穿著身上的鎧甲撞過來,自己就能連同自己身上的戰甲,變成一張鐵餅,

「有話好好說,我們混元天都,是來幫你逃離這裡的,」這個長老審時度勢,剎那之間,就變了一副嘴臉,「你千萬不要誤會我,」

此時此刻,他連脊椎骨都在顫抖,

沒想到秦逸居然強悍至斯,還以為斬殺那麼多修道者,他已經筋疲力盡了,結果看對方現在這個狀態,根本連熱身都不算,

「你覺得我要逃,」秦逸眼中,閃過一絲戲謔,長劍一轉,眼前的長老,被他攔腰斬成兩截, 「你,,」

混元天都的長老,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在他看來,仙界十門中,混元天都是真正的龐然大物,不是其他九個宗門,輕易能夠去相提並論的,

秦逸有膽子得罪其他九大宗門,但是他們混元天都,一定是可以讓秦逸有所顧忌的,

這種居高臨下,自恃高人一等的態度,在秦逸當時見到白木虎的時候,也在對方身上感受到,

不過,這又如何,

秦逸冷笑一聲,凌空一腳,將這長老的下半截身子,從半空踢飛出去,

從始至終,他連知道對方名字的興趣都沒有,

「秦逸,你看到了嘛,」魂這個時候突然開口了,「這就是人心啊……」

「罪魁禍首,都是石崇,秦逸你抓到他,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段靈此刻也已經從最開始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握緊了拳頭,眼中怒火熊熊,

在她此刻看來,將秦逸現在逼得處處都是敵人的,就是石崇和石無雙,

「人心,哼,」秦逸點點頭,「所以還得靠自己啊,」

說話之間,秦逸眉心的神之怒目勘破虛妄,一下子就鎖定了遠處正朝著這邊冷笑的石崇,

因為煙塵和無數元氣噴涌的緣故,整個廣場上,此刻有一大半,都像是變成了一個漩渦,

石崇身處外圍,根本看不清這吞噬一些的漩渦裡面,情況現在到底發展成什麼模樣了,

不過對於現在的情況,他有著出乎意料的滿意,

按照他原來的計劃,誣陷秦逸和血魔勾結,將這個罪名扣到對方身上后,可以借著其他人的手,報了石無雙被殺的仇,

不過現在,秦逸居然出人意料的,斬殺了那麼多修道者,還有諸多各個宗門的領袖,

要知道,被秦逸當眾斬殺的,不僅有落雪門的長老,還有文悅山莊的副宗主,天命塔樓的長老,甚至還猖狂地叫囂著,要將仙界十門滅門,

這種行為,就已經將他釘在整個仙界宇宙的對立面了,

現在更讓石崇滿意的情況,就是秦逸身上,蘊藏著大秘密,

無論是他手中那柄叫人瘋狂垂涎的神秘長劍,還是他突然之間,暴漲了如此巨大的修為,都是一個叫人無法拒絕的寶藏,

在石崇看來,甚至都不需要秦逸斬殺那些修道者來結下私仇,在秦逸展現出那柄神秘長劍和他突飛猛進的修為的時候,就註定了他死定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小兒持金行走於鬧事的道理,無論在世俗宇宙,還是在仙界宇宙,都是一樣的,

並且在弱肉強食表現得更加**裸的仙界宇宙,秦逸的這種行為,就是自尋死路,

「殺吧,殺吧,秦逸,你現在是百口莫辯了吧,接下來你面對的,就將是整個仙界宇宙對你無窮無盡的追殺,」石崇眼中,厲芒吞吐,「殺我兒子,就要付出代價,」

突然之間,不知道為什麼,石崇感覺如同針芒在背,

在那一片元氣漩渦中,像是蟄伏著一頭洪荒怪獸,

這頭怪獸突然之間睜開眼,直直朝他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