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秋霞的話說得斬釘截鐵,學院這段時間的變化她也看到了,就是因為古風一個人的原因,才讓沒落已久的亡靈系漸漸走向輝煌,這可是她一直的夢想,一旦古風離開,亡靈系或許會變成之前冷冷清清的模樣。

古風苦笑道:「可是我在學院里,吳家遲早會找上門來的。」

秦秋霞蹙眉道:「你放心,只要你不離開學院,他們一時半會兒還不敢強闖,再給我一些時間,或許還有些辦法。」

秦秋霞都這麼說了,古風也只能繼續呆在學院里。

而秦秋霞在交待了古風幾句后,又再次離開了,說這次一定會請動那位亡靈魔法師為古風出頭。

秦秋霞離開的第二天,吳家再次來人了,這次是直接來到學院門口叫囂。

「亡靈系的古天,我吳家四傑在此,快快出來領死!」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亡靈系。

正當所有人都緊張無比時,古風就像沒聽到一樣,繼續緊閉房門修習空間魔法。

吳家的人一直在門口叫囂了幾天,多麼難聽的話都說過了,始終沒見古風出來后,他們也只能悻悻作罷。畢竟這裡是學院,不到萬不得已,他們也不敢亂闖進來。

不過三天後,吳家四傑卻找人送來了一封信。

古風打開信封一看,只見上面寫著:「古天,如果還是個男人,就出來光明正大一戰,我們發誓絕對不會做出以多欺少這種事,只要你敢出來,我們答應與你一對一生死對決。」

看完信,古風一把扔到火里。

一旁的雲曦擔憂無比,「長此下去不是辦法,吳家人不見到你是不會罷休的。」

古風不屑道:「聽說這次吳家只是派了幾名青年過來,如果明天秦導師還不回來,我出去會會他們。」

雲曦蹙眉道:「可是吳家這次來的可是年輕一代的翹楚,聽說其中四傑的實力都在魔法師第四階以上。」

「那又怎麼樣?」古風依舊不以為意。

「怎麼樣?」雲曦恨得直咬牙,「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實力,才魔法師第四階,能打得過他們嗎?」

古風笑了笑,「好了,我自有分寸,多麼危險的處境都經歷過了,還怕幾名青年不成?」

雲曦急得團團轉,只是古風都決定了,她也沒有任何辦法。

雲曦一步三回頭的離開后,古風的臉色才陰沉了下來,「娘的,泥人還有三分火呢,真把我逼急了,我讓你們所有人都有來無回。」

喃喃低罵了一聲,古風立刻緊閉房門。

心裡剛剛想著進去萬魂塔中,只聽「咻」的一聲,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捲來。下一刻,他已經身處無盡枯骨的萬魂塔之中。

不想浪費時間,古風立刻盤腿坐了下來,不久后便進入了冥想狀態。

這幾天他一直苦練空間魔法,以他驚人的天賦,居然在短短几天內便步入了魔法學徒第九階,只要給他一段時間,就能衝破現在的壁壘,達到魔法士第一階。

只是苦苦冥想了幾個小時,卻死死卡在魔法學徒第九階,絲毫沒有進入魔法士的徵兆。

「究竟怎麼回事?」

無奈之下,古風只得睜開了眼睛。

有時候苦修也不是辦法,需要達到某一個適合的契機,才能一舉衝破瓶頸。

「或許該出去走走。」

這個念頭剛剛在腦海里響起,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間捲來。

「咻」的一聲輕響,當他再次掌控自己的身體時,周圍已經不是萬魂塔內陰森恐怖的無數枯骨,而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內。

「現在夜深人靜,正是避開所有人談情說愛的大好時機啊,雲曦,本大帥男來了。」

喃喃自語了一聲,古風立刻向門口躥去。

不過剛剛走出兩步,一股危機感卻突兀的在心頭升起。

「有人?」

想也不想,古風以最快的速度向旁邊閃去。

「轟……」

剛剛避開的剎那,一聲如驚雷般的巨響猛然傳來,一時間木屑橫飛,他的木門與木牆竟然被一股巨力轟得粉碎。

「骷髏地龍?」

看清沖碎自己木門的巨物時,古風頓時驚呼了一聲。

因為衝進來的那個東西,竟然是亡靈魔法師才能召喚出來的骷髏地龍。

「古天,你去死吧!」


伴隨著一個陌生女子的聲音響起,地龍又立刻向古風橫衝直撞而來,一陣「噼里啪啦」一陣亂響,古風的房間瞬間被成了一片廢墟,各種殘渣四散飛射。

幸好古風的速度比普通人快得多,在關鍵時間避開了地龍的迎頭一擊。


「你是誰?」

「送你上西天的人!」

沒等古風繼續回話,地龍一個轉身,又迎頭撞了上來。

因為房屋太窄,而且事發突然,古風想反擊都來不及,關鍵時刻,他只得以速度向操練場掠去。

如果不拉開距離,自己根本就沒有反擊的機會。

「你不是龍翔魔法學院的人?」

向外面掠去的時候,古風又質問了一句,因為在龍翔魔法學院里,亡靈系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沒人達到魔法師境界。

「嘿嘿,等你死的時候,我會告訴你,不會讓你死得不明不白!」

女子的聲音剛剛落下,地龍一個大轉身,又向古風掠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轟、轟、轟……」

地龍的身軀太大了,剛剛轉過身,古風的房間瞬間砰然坍塌,一時間煙塵滾滾騰起,就連已經睡去的亡靈系所有學員都被驚醒了過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邊好像有人戰鬥,房子都被打塌了。」

「啊?好像是古天師兄的房間。」

這些聲音古風也聽到了,不過他哪裡顧得上這些,一邊向操練場狂奔,口中一邊念起了咒語。

「砰、砰、砰……」

在那具地龍還沒追來之際,八具同樣的龐然大物瞬間出現在了操練場里。在古風的意念驅使下,八具骷髏地龍又逆沖了上去。

「轟……」

畢竟是同一種地龍,剛剛撞上的剎那,兩具地龍同時撞得散架。

「魔法師第一階而已,還想跟我斗?」

正當古風以為自己反敗為勝時,那邊又「砰砰」連響幾聲,八具同樣的骷髏地龍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視線內。

「你也是魔法師第四階?」

古風頓時被震住了。

「嘿嘿,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還真以為自己無敵了?」

直到此刻,古風終於看清了襲擊自己的人。 只見百米外的牆頭上站著一道朦朧的身影,黑色的衣物,臉上蒙著面紗,看不清真容,但從纖細的身材和清脆的聲音可以看出,來人一定是個女子。

「既然有膽子來這裡殺我,又何必遮遮掩掩?」

「那麼多廢話做什麼,去死吧!」

見驚動了亡靈系的其他人,女子聲音中充滿了焦急,似是為了速戰速決,沒等古風說話,她已經驅使八具地龍瘋狂沖了過來。

「哼,境界跟我一樣高而已,你以為你殺得了我?」

古風絲毫不懼,也驅使剩下的七具地龍迎了上去,而他自己則憑靠奇快無比的速度繞到了另外一邊。

就算僵持下去,等其他學員或導師趕來,刺客絕對逃不掉。

「轟、轟、轟……」

一陣大亂撞過後,十四具骷髏地龍幾乎是同歸於盡,各種骨骼漫天飛濺,「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咦?人呢?」

直到只剩下最後一具地龍時,操練場上哪裡還有古風的身影?

正當女子四下環顧時,古風陰森的聲音突然在旁邊響起,「嘿嘿,你是在找我嗎?」

「啊?你……」

女子嚇得不輕,想也不想就要向後退去。

不過在她退去的時候,古風已經伸出了一隻手,成功摘住了蒙在她臉上的面紗。

「嘶……」


隨著面紗被揭開,出現在古風面前的,居然是一張完美無疵的臉。

白皙的膚色,靈動的雙眼,挺翹的鼻樑,再加上那具極具韻味的嬌軀,絕對算得上千里挑一的大美人。

以至於古風一時間都看得呆了。

怔怔望著美女退到二直米外,才終於下意識說了一句,「美女,我們似乎在哪裡見過?」

面紗被揭,美女似乎氣得不輕,剛剛退開,便指著古風氣得敗壞的罵道:「淫賊,誰跟你見過?我乃是吳家二小姐吳玲瓏是也!」

「吳家?」

古風再也顧不得審美,頓時皺了皺眉,「原來你是吳家的人?」

「啊?我……」

美女似乎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狠狠瞪了古風一眼,怒道:「就算被你知道了又怎麼樣?別以為躲在這個學院里,就能一輩子。」

知道眼前的美女是吳家之人後,古風的神色也冰冷了下來,「是你們吳家逼人太甚。」

「嘿嘿,你殺了我吳家那麼多人,就應該付出代價。」

「我不過是自保而已,動不動讓我去領死,真以為我是軟柿子,想怎麼捏就怎麼捏嗎?」

吳玲瓏絲毫不聽,縴手一揮,「人都殺了,還想狡辯嗎?告訴你吧,我們吳家這次來的人中,我的實力都是最低的,你逃得了初一,也逃不過十五,識相就乖乖出來決戰,或許你一不小心贏了,我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聽到吳玲瓏的話,古風突然靈機一動,「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贏了你們,你們吳家從此後不再找我麻煩?」

吳玲瓏一怔,俏臉上頓時有些為難。


畢竟她只是個女子,根本不能代表整個家族的意志,只是一想到古風也只是魔法師第四階,她又重重的點了點頭,「當然,只要你勝了我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好,那我明天去十里坡,希望你們說話算話。」

「我們吳家還不至於出爾反爾。」

說完,吳玲瓏一個咒語,將剩下那具地龍傳回了黑暗世界后,終於飄然離開,不久后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師兄別怕,我們來助你!」

直到此刻,才有幾名亡靈系的男學員「悍不畏死」的奔了過來。

看著那幾名男學員臉上義憤填膺的表情,古風只差沒一個跟頭從牆頭上栽落下來。

娘的,剛才吳玲瓏在這裡的時候,他們只站在遠處冷眼旁觀,現在人都走了,又過來充當英雄,還有這麼不要臉的嗎?

「不用了。」

這句話幾乎是從古風牙縫裡迸出來的,但幾名男學員就像沒聽出來一般。

一人繼續憤憤不平的說道:「吳家人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跑到我們亡靈分院胡作非為,師兄放心,我們一定誓死捍衛學院威嚴。」

又一人附和道:「對,我們一定跟古天師兄你共進退,同生死。」

古風頓時睜大了眼睛。

「古天師兄,你怎麼了?」

古風強行壓下心裡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就憑你們這番話,我就知道你們是義氣的代名詞。」


「那是,所以師兄以後有什麼差遣儘管說,我們上刀山,下火海都再所不辭。」

古風嘴角升起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好,我已經決定了,明天要去十里坡會會吳家的人,到時候就有勞幾位師弟跟我一起了。」

「啊?」

幾人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古風一臉詫異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