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楓沒有因為成功突破而驚喜,驟然睜開雙眼,轉過身來,望向蝶舞,發覺其此刻狀態,心中竟是不由一疼。

「蝶仙子……你這是……」秦楓起身來到池邊,顯然是明白先前正是蝶舞的幫助,才能令他突破。

「呵呵,不礙事,休息會兒便好。」蝶舞虛弱地說道,身上的藍光已是散去。

「你這是犧牲自己來成全我嗎?你這是何苦?」秦楓凝望著蝶舞,怎麼也想不到蝶舞竟然擁有這等秘法,可以過渡自己的靈魂之力給予他人,而且竟會真的如此做。

「我能進入這煉魂池本就是沾你的光,而且你數次助我,現在幫你突破,也是應該,何苦我沒有什麼損失。」蝶舞淡然道。

聞言,秦楓語塞,因為對方的藍光散去,在黑夜之中難以看清對方,不由散發出精神力仔細打量了下蝶舞,面色卻是不由一陣尷尬。

原來,蝶舞的藍色長裙還是濕的,而它並不厚實,反而有些薄,此刻有些透,竟是能隱約看到衣裙下的白嫩肌膚,令人不由浮想聯翩。

而且,還是以強大的精神力探測,顯得更加清晰。

秦楓輕咳一聲,連忙收回精神力,並轉過身去,說道:「蝶仙子,你先設法將身上的衣裙烘乾吧。」

聞言,蝶仙子立即明白過來,臉頰之上不由閃過緋紅。

秦楓自己也開始催動力量逼出衣服內的水分,將之強行蒸發。

片刻之後,蝶舞才呼喚秦楓轉過身去,一身藍裙已是變干。

在黑夜中,二人的身影都有些朦朧,不過離得較近,卻也能隱約看見。

此刻,池子外的結界卻是還未散去,顯然要到天明之後才會消失。

「看來還要在這歇一晚了。」秦楓開口道。

「嗯。」蝶舞低聲應道,宛如蚊子叫,臉上的緋紅還未完全散去。

秦楓也顯得有些尷尬,不知該說什麼,只得盤坐下來,以修鍊化解尷尬。

魂煞劍內的古靜萱望著這一幕,不由一笑,自語道:「楓,你的女人緣看來還是那麼好啊,這個蝶舞似乎對你也有著不一樣的情感。不過,你也還是這麼木訥,這麼可愛。」

她凝望著秦楓的臉龐,神情之中滿是幸福,滿是溫柔,卻是不時露出調皮可愛,又頗為滿足的笑容。

「我好想能夠快些恢復真身,陪在你的身邊,好想與你並肩作戰,為你分擔一些壓力。」古靜萱呢喃著,可惜秦楓卻是聽不見。

一夜時間轉眼而過,待得天明,沒多久,結界便是消失了,而這煉魂池已是沒了效果,成了一處普通的池子。

秦楓二人走出那裡,蝶舞問道:「你後面去哪裡?」

「此次煉魂之後,令我想起在這魔仙山脈似乎還有一處淬體泉,可以淬鍊肉體之力。我對此道也頗感興趣,要去那裡看看。」

「淬體泉?喝上一口泉水,可以淬鍊肉體的淬體泉?」

「嗯,那淬體泉頗為隱秘,擁有的量也不多,不知現在是否還有餘留,我要去尋找一番。」

「你一定能夠尋到的。悟道仙石的悟道時間已經到了,我要去與海棠匯合。」蝶舞說道,望著秦楓,似乎是因為即將分別,神色有些失落。

「路上多小心。」秦楓與她道了聲,沒有過多的停留,轉身離去。

蝶舞一直望著秦楓的背影,那挺拔的背影,久久無法移開目光。

淬體泉的存在只是聽說,秦楓也不確定真的存在,只是在進來前邪鬼堂的強者提到過一次,若是想要增強肉身,倒是可以去尋找一番。

不過,那淬體泉也並非所有人可以享用,必須是本就走在這一條路上,且頗有成就的修者才可以,若是太過脆弱的肉體去飲下那泉水,則會被撐爆肉體,屍骨無存。

按照估計,至少需要堪比蠻獸的肉體也足以承受那淬體之力。 他微微攏眉,對於時清靈太過卑微的行為不滿。

「既然都是誤會,說開就好了。」

時清靈聽到這話,鬆了一口氣。她怕之前的事情,會給封晏留下不好的印象,雖然他從未提及過。

但她知道,那天唐柒柒過來了,為了自證清白,不惜捅了自己一下。

她必須做點什麼,挽回自己的形象。她一直憋著,現在適時解開,封晏也不會覺得自己是有心機的人。

而且,她也變相的在唐柒柒面前宣誓主權,她才是陪伴在阿晏身邊的人,希望這個前妻識趣,不要再干擾他們現在的生活。

隨即,她沖著唐柒柒柔柔一笑。

「嗯,說開就好了,你不需要這樣的。」唐柒柒抿唇淡淡地說道:「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唐柒柒收回目光,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她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無聲無息的攥緊了自己的報告單。

她只要孩子,至於封晏的感情事,與自己無關。

身後還依稀傳來她們的談話聲。

「阿晏,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都喜歡,只要是你生的。」

「那……這輩子,我只給你一個人生孩子好不好?」

「好。」

……

唐柒柒出了醫院,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沒有一絲懈怠。

既然醫生說胎兒沒問題,而且已經過了頭三月,孕婦也沒那麼嬌氣了。

她要利用課餘時間做兼職,現在離婚的財產都給了唐家,她也要為以後做打算。

好在她專業能力過關,很快找到了一家服裝設計工作室。

因為她是新人,做的多半是端茶遞水,跑腿寄快遞送衣服的活。

但凡有點時間,她就像塊海綿,拚命地跟著前輩學習新的知識。

「柒柒,李太太這禮服急著要,下午兩點就要出席宴會了,你現在趕緊給她送過去,她正在餐廳用餐,你直接送到餐廳就好。」

唐柒柒剛坐下來打開飯盒,沒想到帶她的林姐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趕緊拿著禮服,一路趕了過去。

等她趕到的時候,渾身是汗,氣喘吁吁的。

而李太太已經用餐結束,等了十分鐘,見到她滿是不耐煩,聲音裡帶著呵斥。

「怎麼這麼慢啊,不知道我趕時間嗎?」

「對不起,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了!」

她把禮盒放在她的面前,衣服是防皺的,所以可以摺疊。

李太太打開禮盒,臉色瞬間難看。

「絲巾呢?」

「絲巾?」她愣住。

「你們怎麼做事的?我後來還訂了一個絲巾搭配,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們都忘了?」

「林姐沒告訴我……」

「我不管,這是你們的責任!」李太太拍著桌子,訓斥道。

「我去給你拿。」

「你覺得現在還來得及嗎?一來一回,我還要趕過去!你們是怎麼辦事的,到底懂不懂規矩啊!」

李太太指著唐柒柒的鼻子訓斥。

她覺得委屈,但是卻強忍著。

現在和李太太分辨很愚蠢。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封總,這家餐廳環境怎麼樣?應該很合你的胃口。」

封?

帝都里姓封的屈指可數。

她情不自禁的看了過去,看到那偉岸身姿的那一刻,心臟狠狠顫抖著。

她如此狼狽的時候,而他光芒萬丈的出場。

。 而蘇老三和蘇家三媳婦在看到黃氏背部的顏料時,都不由的傻眼了,他們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不對,不是,不是這個樣子的。娘,這到底怎麼回事。」蘇老三一看見事情竟是都往蘇葉那一邊靠,竟是不知道所錯的質問起了黃氏來。

卻不知道自己的這一副樣子在外人看來更是證實了他們演戲的『事實』。

「什麼怎麼回事,你這孩子在說什麼,這傷太夫也看了,里正,你該給我們一個公正的說法了,我傷得這麼重,該讓他們賠償多少,還請里正公正處理。」黃氏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只是此時她的腦中滿是蘇葉給他們的賠償,所以放下衣服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里正來處理這事。

「她說的沒錯,還請里正公平處理,這上門誣衊別人該怎麼辦。」蘇葉也是笑吟吟的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再說是我們誣衊,蘇葉,難道你還不明白么,你的謊言被揭穿了,所有村民都看到了。」黃氏一聽立馬惡狠狠的對著蘇葉反駁道,這一次竟是破天荒的沒有說她是小野種。

不過,這個還不足以讓蘇葉放過她,因為在前一刻,她已經決定了對於這樣的極品她要慢慢的玩,這樣才能讓這無聊的古代之類增添一些樂趣,不至於那麼的無聊。

「黃氏,經過把脈你身體並沒有什麼不適,還有,你自己看看這個是什麼。」那太夫說著把那沾染了顏料的手拿給黃氏看。

「這是什麼。」不明所以的黃氏看著問道。

「黃氏,我還想問你呢,你背上為什麼會塗著這個東西,這個該是你給我們一個解釋。」里正見此不由厲聲的問道。

此時的他有些許生氣,他知道這黃氏脾性很醜,在十幾年前就知道了。

可是他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她沒有收斂一點點,還反倒變本加厲了起來。

把自己的兒子給趕出了家門不說,如今竟然使用這樣的手段來陷害自己的兒子,都說虎毒不食子呢,這老太婆竟然為了銀子竟然能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簡直就是比狼心狗肺都不如。

「這個我不知道啊,里正,我背上怎麼會塗著這個東西,我冤枉啊,這一定不是從我背上拿來的,一定是這太夫陷害我的。」黃氏說著就伸手指向了那太夫。

那太夫瞬間就被黃氏這無賴的行為給氣到了,這簡直就是血口噴人,要不是剛才還有眾多鄉親看到,那他這不是平白無故的被冤枉了么。

「黃氏,在每一句話說出口的時候,你得先想想,畢竟人是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的,這東西到底是不是從你背上的,我相信這裡這麼多雙眼睛都看到了,你想抵賴也沒用。」太夫氣憤的說道,此時他看黃氏這樣子,簡直就是越看越討厭。

「娘,你背上的確是塗著顏料,你什麼時候塗上去的,我們怎麼不知道。」見此蘇家老三不由的開口問道,語氣中還透漏著不滿。

而且那蘇家三媳婦和那兩孩子竟然還配合著蘇老三的話點了點頭,黃氏差點沒有被氣暈過去。

蘇葉看了只想笑,豬一樣的隊友也不過如此。。 要命啊!

趙信竟然跪下去了。

看到這一幕的玉帝和西王母,都用着些許愛莫能助的眼神看着他。

金鐘九響的天選神尊要跪。

天尊,你要怎麼辦?

這絕對是個特別頭痛的事情。

道德天尊乃三清之一,在仙域內位高權重。

輩分也是頂了天花板的存在。

哪怕是玉帝、西王母,看到他都要以禮相待。

偏偏,神尊跪地了。

拜的就是這位仙域老前輩。

天尊,跪還是不跪?

神尊和帝尊可是完全天差地別的存在。

玉帝和西王母都不禁暗自慶幸,幸虧趙信跪拜的不是他們倆,要不然他們也得頭痛的要死。

跪了沒面子。

不跪,神尊叩首一拜,仙域誰人抗的起?

太上老君確實懵了。

他現在可謂是進退兩難。

「這兔崽子!」

太上老君心中口吐芬芳。

他看出來了。

趙信估計是從凌霄寶殿內的眾仙,還有玉帝和西王母的態度,感覺出來他在仙域中地位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