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在沉吟了一下之後,突兀地落到了一座小型山脈之上,

這座小型山脈林木參天,飛瀑轟然而下,山風蕭蕭,獸吼聲聲,也不知道有多少的魔獸隱藏在山林裡面,

然而,秦凡的身形一落到這座小型山脈之上,立馬就消失不見,

此時,天空之中的幾隻飛鳥,發現秦凡的氣息消失不見了,啾啾的叫了數聲之後,慢慢的降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搜索著秦凡的身影,

一千丈、八百丈、一百丈…..

緊接著,那幾隻飛鳥越飛越低,終於落到了一棵參天大樹上面,輕聲的鳴叫著,

「轟,」

隨著,轟地一聲響起,那幾隻飛鳥剛剛落到大樹上面虛空中突然就出現了數道的龍捲颶風,以閃電般的速度朝著幾隻飛鳥罩下來,

「啾,」

「啾,」

「啾,」

……

此時,那幾隻飛鳥反應的速度極快,龍捲颶風一出,

「啾啾啾,」

旋即,幾隻飛鳥之中只有一隻身形瘦小的淡藍色飛鳥,憑著絕快的速度,逃離了龍捲颶風的吞噬之力,尖叫著飛上了天空消失不見,

「唉,可惜,」

秦凡突然間出現在樹頂,看著逃離而去的飛鳥,心裡一陣的遺憾,他落到地面之上本來是想憑著強橫的實力,將這些監視的飛鳥一網打盡的,沒想到還是有一隻飛鳥逃跑了,

「嗯,那隻飛鳥雖然逃跑了,但在霸斬虛空的攻擊之下它已經受傷了,希望它再也無法監視我了,」

秦凡心裡想著,繼續展開身法趕路,

畢竟,秦凡驟然出手殺了幾隻飛鳥,剩下的那隻飛鳥也許是嚇著了,接下來的近一天時間裡,天空中沒有一隻飛鳥監視,

可是,到了第二天的時候,秦凡突然間發現天上又來了幾隻淡藍色飛鳥,緊緊的跟著他飛行怎麼都無法甩脫它們,

秦凡再次被監視了,

此時,秦凡心裡暗怒,落到地面上,打算再次引誘這些飛鳥飛下來,然後出手擊殺,

然而,讓秦凡此時感覺到驚奇的是,這些飛鳥一個都沒有飛下來它們只是在天空之中盤旋著,緊緊的監視著下方的動靜,讓秦凡的打算落了空,

唉,甩又甩不脫,殺又殺不了,明明知道這些飛鳥在監視,卻是無可奈何,這讓秦凡一陣的鬱悶,

頓了頓,秦凡喃語道:「唉,算了,監視就監視吧,」

緊接著,秦凡心裡發狠道:「哼,以我的實力,即便是即將邁入煉尊之境界的武者也無法奈何我,現在時間有限,還是趕路要緊,」

秦凡此時想到了這裡,也懶得理會那些飛鳥了,他只是老老實實的埋頭趕路,打算快一點麒麟宗開啟之處去,調息一番備戰麒麟宗,

隨著,時間的緩緩流逝,


秦凡如此飛行了近三萬多里路程,而此時一直緊緊跟在秦凡頭頂的幾隻飛鳥,

突然間,啾啾的叫了起來,秦凡抬頭朝著前方看去,只見天際突然出現了八道影子,直直的朝著秦凡飛掠而來, 此時那八道影子的速度快得出奇,

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裡,已經飛到了秦凡前方百丈之處,化成了八個殺氣騰騰的武者,

旋即,秦凡的目光掃去,只見當先的一人身體高大削瘦,臉色枯黃如土,雙眼渾濁渙散,看起來就像是一年沒有吃飯的窮苦人,又像是一個死掉了多年的骷髏,依稀可見是一名中年人,

此時,在這個骷髏人的後面,站著七個血衣人,這七個人身材粗壯,目光如電,他們的手裡各自執著一柄丈許之長的玄鐵長槍,玄鐵長槍上面湧出來的殺氣,將整片虛空都凝固了,

「唧唧,」那個骷髏一般的人,昏黃的目光打量著秦凡,唧唧的怪笑了一聲,

此時,白森森的牙齒顯露了出來,只聽到他以沙啞的聲音說道:「嗯,你就是打傷東方不義的那個小子吧,剛才你打死了我幾隻珍貴的藍靈鳥,等下我要將你撕成幾大塊,再喝光你身上的血液,」

聞言,秦凡神色不動,沉聲的說道:「哦,我是和東方不義有過接觸,請問閣下是誰,」

雖說,那個骷髏一樣的人,看起來毫不起眼,但是他身邊若隱若現繚繞著的天地靈力,卻顯示出,他乃是一個實力強橫的武者,

即便是秦凡也不敢輕視,隨之秦凡的眼神也變得濃重起來,

此時,那個骷髏一般的人沒有回答秦凡的話,他的昏黃的目光射在秦凡身上,陰沉沉的說道:「唉,一個將要死的人,沒必要知道我是誰,」

秦凡聞言冷冷一笑道:「呵呵,是麽,你不說我也知道,」

頓了頓,緊接著秦凡佯裝猜疑地說道:「我沒猜錯的話,閣下應該是東方家族嗯,東方不義父親手下的大弟子東方天雲了,」

「咳咳,我聽人說,你已經修鍊出了一絲先天煉尊之力的煉尊境界的武者,我還以為是什麼丰神如玉的人物,沒想到卻是一個看起來高大,而實際是個削瘦難看之極的骷髏一般的人,」

秦凡的聲音還沒有落下,那東方天雲的臉色就變得猙獰之極,他身上突然間冒出了龐大的殺氣,森然說道:「哼,小子,死到臨頭,還要在口頭上佔便宜,既然如此,那我就快一點將你撕成碎片吧,」

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落下,突然就看到前方黑影閃動,一隻帶著龐大紫色能量的手掌突然間朝著他斬了下來,

畢竟,秦凡根本就沒有心思與這個骷髏一般的東方天雲啰嗦,趁著這東方天雲說話的時候,秦凡突兀的跨前百丈,主動的發動了進攻,

「轟,」

隨著,秦凡的手掌斬下,猶如晴天響起了霹靂,手掌周圍空氣發生了劇烈的起爆,一圈圈肉眼可以看見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急速的擴張,虛空似乎都被秦凡這隻手掌斬裂了,

緊接著,秦凡再次施展霸斬虛空,

「哼,小子找死,」見到秦凡如此主動進攻,東方天雲冷哼道,

「轟,」

隨著,轟的一聲響起,

旋即,一股鋒利無比充滿著死亡氣息的力道突然間爆開,

而且,以秦凡那麼強悍的力量,都被這一股可怕的力量擊得倒退幾十丈,全身一陣的不舒服,氣血都一陣翻騰,


悠地,秦凡心中嗯道:「嗯,這種力量裡面,居然蘊含著死人的氣息,這個東方天雲,難道是死人,想必他是修鍊了什麼和死人有關的功訣了,」

秦凡此時心裡微微一驚,心裡突然間警惕了起來,

畢竟,像這種修鍊旁門左道功訣的人,實力一般都比普通的武者強悍,這東方天雲修鍊的力量是死亡氣息,那麼他的戰鬥力,肯定在普通煉尊境界的武者之上,辛好這裡壓制修為才能進來,否則秦凡此時就危險了,

秦凡被東方天雲一舉擊退,正欲再次展開攻擊,突然一股如若實質的殺氣涌了過來,

而且,這股殺氣浩浩蕩蕩,如同大海里的水一般無窮無盡洶湧而來,緊緊的將秦凡包圍在一處,讓得秦凡全身冰涼一片,

然而,這一股殺氣正是那七個血衣人身體上發出來的,他們不知何時已經形成了一個玄妙的陣勢,手裡的玄鐵長槍斜斜指出,無窮的殺氣突然間就鎖定了方圓數十丈的空間,以秦凡這麼強橫的實力,都不敢輕舉妄動,

「唧唧,」

此時,東方天雲骷髏一般的臉容上,露出了一絲難看之極的笑容,

旋即,他的一隻枯乾的手臂往身後一抓,手裡突然間多出了一根黑漆漆的長槍,

隨後,東方天雲森然的說道:「嘿嘿,小子,剛才你能夠硬接我一擊而不傷,也算不錯了,怪不得能輕易的擊傷東方不義了,不過與本人相比,你差得遠了,」

頓了頓,東方天雲又道:「嘎嘎,我三招之內,畢取你狗命,」

聞言,秦凡立即毫不示弱的回應道:「哦,狗麽,你們東方家族的人才是狗吧,你在人家族裡當狗有意思麽,」

「啊,小畜生,受死,」東方天雲的聲音剛剛落下,身上冒出了絲絲黑色的死亡氣息,黑色的死亡氣息如同海浪般鋪天蓋地的洶湧而來,

隨之,方圓百丈之內突然間漆黑一片,處處都是令人靈魂顫慄的死亡氣息,饒是秦凡的實力強悍異常,也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此時,死亡氣息洶湧不休的時候,一根黑漆漆的長槍無聲無息地朝著秦凡擊來,簡簡單單的一擊,配合著無窮的死亡氣息頓時有著移山倒海之威,

秦凡的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旋即,秦凡暗忖道:「哼,這個東方天雲好強悍的實力,以此人的實力,再加上七個血衣人,我將處於絕對的下風,隨時都有性命危險……」

畢竟,現在的局勢,秦凡要想取勝看來只有想辦法擊退這個東方天雲才行了,

秦凡心裡想著,體內的靜演之力和龍族能量瘋狂運轉,


緊接著,秦凡的手掌揮出,

見狀,東方天雲的骷髏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獰笑,手上的長槍突然間以一種奇妙的手法震動起來,無窮無盡的死亡氣息洶湧而至,

「咻,」

「咻,」

「咻,」

……

隨著,咻咻聲響起,長槍上面發出來的可怕力量,還有無窮的死亡氣息,足以將數十頭的七級魔獸震死,

即便是一座數十丈高的小型山脈,放在東方天雲的面前也要被震得寸寸崩潰,

此時,黑色的長槍在東方天雲的全力推動之下,在秦凡的五指之間瘋狂的扭動著,每一次的震動都發出轟隆的巨響,猶如一條力量無窮的黑色巨龍正在瘋狂的掙扎,整個天地都為之震動起來,

黑色的死亡氣息,沿著長槍而來,瞬間就染黑了秦凡的手臂,

畢竟,死亡氣息有著可怕的腐蝕之力,能夠腐蝕一切生命的生機,秦凡的手掌緊緊的抓在長槍之下,一瞬間就變得黑漆漆的,就連他的手臂出變得黑漆漆的,

「哼,」秦凡冷哼一聲,

旋即,秦凡的五根手指猶如山嶽一般,緊緊的擒住了東方天雲的長槍,

東方天雲的長發上面,有著強悍之力的力量,有著可怕之極的死亡氣息,

可是,在秦凡的五指面前,再大的力量也無法動彈,再可怕的死亡氣息也無法讓秦凡的手臂顫動一下,

「啊,」東方天雲心裡一驚,

畢竟,東方天雲簡直不敢相信,那小子居然赤手擋住了他的近百萬斤大力,擋住了他蔓延的死亡之氣,擒住了他的長槍,他的肉體防禦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嗯,小子,你的肉體防禦力量怎麼如此恐怖,你到底什麼境界,」東方天雲見到秦凡竟然如此輕易擋住他的死亡之氣,不禁喊叫出來,

話說,肉體防禦力量恐怖他可以接受,因為他遇見過專修鍊體的武者,但是如此輕鬆的擋住他的死亡之氣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聞言,秦凡哦了聲道:「哦,是在問我麽,八重煉帝境界的武者而已,你難道看不出來麽,」

說完,秦凡臉上冷冷一笑,心中對這東方天雲的忌憚也弱了許多,

因為從剛才的交手中秦凡發現,他的靜演之力完全可以剋制那死亡之氣,很輕鬆的就將那死亡之氣擊潰,

頓了頓,緊接著秦凡冷冷的笑道:「嘿嘿,來吧,」

聞言,東方天雲嗯道:「嗯,不好,」

東方天雲一驚之後,立即東方天雲就意識到了不妙,

然而,就在這時候,秦凡的一隻手掌驟然的伸出來,一招手刀斬擊而出,

此時,秦凡的手掌紫光璀璨,霸斬虛空再次施展而出,一招手刀斬出之下肉掌就像是一柄鋒利之極的開天劈地的巨斧,短短的數尺空間里,秦凡的手掌竟然斬出了轟轟的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