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宵也是附和:「對,都是家裡人,栩栩,來,你帶著孩子坐到大伯這邊來吧。」

他未免溫栩栩尷尬,還特意招呼她過去他那邊坐著。

這一點,倒是像在維護他們神家人。

溫栩栩依言過去了。

神宗御面對這一切,居然也沒有生氣,只是老臉閃過一絲不自然後,很快,他就又待著兩個孩子坐到這陳家老頭子旁邊去了。

「親家,最近都在忙些什麼呀?好長時間沒有見到你了。」

「沒什麼,就是帶著幾個學生去幾所大學交流了幾下。」

「那真是辛苦了。」

神宗御聽了,這邊的溫栩栩竟然看到他老眼裡出現了極為崇敬的神色。

這麼奇怪?

他一個軍門戰功赫赫的老將軍,居然還要崇敬這樣一個渾身充滿了酸臭味的老頭子?

溫栩栩越發看不明白了。

倒是陳敏芬在席桌上看到后,露出了極為滿意的神色。

神宗御當然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了。

因為,他戎馬一生,最羨慕的就是別人有文化,而她這次叫來的他們陳家老族長,恰恰好,就是這座城市站在文化頂端的人。

他在他們那個年代,可是秀才。

而她當年能順利嫁到神家來,大部分的原因,也是因為這個族長,還有他們陳家有著百年書香門第的稱號。

陳敏芬喜滋滋的端起茶壺,過來給兩人倒了一杯茶。

「三叔,爸,喝茶。」

「嗯。」

陳家老頭對這個侄女倒是客氣多了。

喝了茶,兩個老頭放下來,陳老頭終於肯跟神宗御正兒八經說上一句話:「你這孫媳婦是哪家的?怎麼突然就這麼大張旗鼓的帶了出來?」

「嗯?」

剛把茶杯放下的神宗御,聽到這話愣了一下。

陳老頭看到他沒聽懂,瘦削的老臉馬上又出現了一絲不耐:「她的家境,你查了沒?你們神家怎麼說也是這裡有頭有臉的人物,這子孫後輩的媳婦人選,怎麼能亂來呢?」

神宗御:「……」

終於算是聽懂了。

驀地,他側頭朝斜對面正在哄著三個孩子吃東西的溫栩栩看了一眼,端起面前這杯茶笑了笑。

「這是他自己挑選的,這孩子還不錯。」

「什麼叫不錯?我看她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也沒規矩……」 在恆久集團,徐卿生見到了現任總裁孫子釗。

孫子釗,三十多歲,皮膚白皙,面容俊朗,看似文質彬彬,平易近人,但是在商圈卻很有名。因為他行事果決狠辣,而且六親不認。

他曾就職國內各大龍頭公司,而且都就職高位,為每個公司都創下了偉績。

但是,他有個癖好,那就是,無論在哪個公司,都干不長。他一般是簽兩年的合約,期限一到,無論公司高層怎麼留人,他都拍拍屁股走人。

而且這個人很難搞,不是誰想挖就能挖走的。

他想就職哪家公司,據說全憑心情。

他曾經不止一次和徐卿生打過交道,因此兩個人都不算陌生。

徐卿生倒是有些詫異,沒有想到,孫子釗會在恆久。

但是兩個人也沒有熟到寒暄敘舊的程度,因此徐卿生開門見山:「白詩音是不是你們集團公司的董事長?」

孫子釗似乎對他的問題並不意外,點點頭,道:「是!」

「她現在在哪兒里?」徐卿生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的聲音都有些發顫。

孫子釗搖搖頭:「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你怎麼會把公司遷移到安城來?」

「在一周前,我收到白董的電話通知,讓我把公司總部遷到安城,我就遷過來了!」

「你沒有見過她?」

孫子釗看著徐卿生急切的神情,平靜地說:「一個多月前見過一次!」

也就是那次見面,白詩音聘請他成為恆久集團的執行總裁。

「最近沒見過嗎?」徐卿生有些期待地問。

「沒有。哦,對了,她還在電話里告訴我,讓我和一生集團對接,讓一生集團成為恆久集團的子公司。她還說,對接時,讓我和你打聲招呼!」

「她,她提到我了嗎?她還說了什麼?」徐卿生急切地追問。

孫子釗搖搖頭:「沒有了,她只說了這一句!」

他的神情一點也不像是說謊的,讓徐卿生一陣失望。

她一句也不願多提他嗎?

孫子釗看著他失魂落魄的樣子,有幾分好奇地問道:「徐總和白董,是什麼關係?」

是什麼關係啊?

一句話問得徐卿生無言以對。

是啊,他們是什麼關係啊?好像是沒有關係!

就連他自己都信以為真的三年婚姻,也是他的一場騙局!

她應該對他很失望吧?他還有什麼資格找她啊?

可是在歐國的時候,她卻救了他!他聽到她喊他的名字,聲音中透著關切!

沒有人知道,只是那一聲呼喚,這麼多天來,一直縈繞在耳邊,讓他夜不能寐!

徐卿生沒有回答,而是說道:「能不能拜託孫總一件事?如果白董來了安城,能夠告訴我一聲?」

孫子釗笑笑:「徐總,這恐怕不行,我必須尊重白董的意思,畢竟,她是我老闆!」

徐卿生有些沉鬱地去了江家別墅,恰好江家人正在吃晚飯,他毫不客氣地坐在餐桌邊,對夜北梟嘲諷道:「堂堂的夜神,這是當了江家的上門女婿嗎?」

夜北梟鄙夷道:「老婆孩子在哪裡,哪兒就是我的家!不像某個人,腳踏兩隻船,結果兩隻船都翻了,白忙一場!」

徐卿生很生氣:「我要喝酒!」

江南曦去拿了一瓶夜北梟的藏酒,親自為兩個人倒了一杯,笑道:「徐總,你心裡的坎,也過不去了嗎?」軒轅邪的話語十分霸道。

眾人都是神色暗暗震動。

來自九幽魔宮的魔道傳人,果然都是強勢恐怖。

刀輕揚神色很不好看,畢竟他乃是九座靈塔中的一位主人,這代表著一種尊貴的身份。

可現在,他卻是當眾被軒轅邪如此威脅。

而且那威脅聲中,帶著一種極端的輕蔑,讓刀輕

《龍血神帝尊》第七百二十四章軒轅邪的強大 小灰這一擊,看得王萱萱和王猛心驚膽顫。不是說小灰的這一擊有多麼可怕,而是小灰是異獸。

人類對異獸,似乎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恐懼感。

「所以呢,要怎麼樣配合?」智慶軻問道。

洛天走到了小灰身旁,一躍而起,騎到小灰的頭上。

單手按住小灰的頭頂,閉上了眼睛。

讓眾人驚顎的是,小灰居然也閉上了眼睛,跟洛天的節奏幾乎同步!

靜,周圍都靜了下來,只有風蕭蕭吹過的聲音。

幾秒之後,洛天頓然睜開了眼睛,小灰居然也同步的睜開了眼。

「吼!」隨著小灰的一聲咆哮,震徹了整座山頭。

一爪落下,小灰依舊拍向那本就碎裂的岩石。

原本那岩石就是碎裂的,再次把這岩石擊碎,也沒有什麼了不得。

可小灰這一擊,居然快把那堅硬的岩石,擊碎成沙礫,這就很踏馬驚人了。

看得其他人一愣一愣的,洛天給予的作用就如此之大?

洛天一躍而下,跳下了小灰的後背,說道:「這就是魔法融合的結果,是我用我的魔法力融合到小灰的魔法力之中,使得它威力倍增!」

「看,看清楚了,真踏馬可怕!」嚇得智慶軻都有點結巴了。

「我懂了!」山葵點了點頭,說道:「那也就是說,我和我的異獸也可以如此配合?」

洛天點了點頭:「人類與異獸配合,這是每一位強者必備的能力!因為在真正的戰鬥之中,異獸可以起到的作用可是很大的,可以說異獸必然出現在戰鬥之中。就好像狼嗷山的蔣素,萬獸森林的胡大林,他們都會使用異獸來戰鬥。」

「可是,有一點我想要告訴你們。一定要把異獸當成朋友,跟它們並肩作戰。不然就好像蔣素和胡大林那般,利用異獸來達成自己的目的,往往沒有好下場……」

眾人點了點,山葵拿出召喚指環,一道白光閃爍,一頭小山一般的異獸出現了。

那自然就是山葵的異獸,不,可以說是獸靈,疾風虎!

智慶軻也把儲物指環拿出來,洛天提醒道:「老柯,習猿跟你的相性比較吻合,就習猿吧!」

智慶軻點頭,把習猿放了出來,立刻傳來一聲咆哮。

出來的,一頭身體巨大,雙手皆握巨劍,雙腳站立,正是智慶軻在彩虹秘境里收復的習猿。

而羅瑩只有一頭異獸,便是萬獸森林裡收復的閃粉蝶。

把閃粉蝶放出來,閃粉蝶立馬異常興奮的落在羅瑩肩膀之上,看來閃粉蝶很喜歡羅瑩。

洛天也把噴火象放了出來,話說好久沒有跟異獸們見面了。

「王,好久不見!」噴火象一出來,就恭恭敬敬的對著洛天說道。

可噴火象這一開口,可是嚇壞了王猛和王萱萱了。

洛天也賴得解釋,對著噴火象說道:「好久不見,把你們叫出來,只是為了教他們怎麼樣跟你們配合!」